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12年前“艳照门”,曝出1400张照片,背后水究竟有多深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9月15日 上午 10:4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湖北“水货”首富:4次被抓,5年败光20亿,如今畏罪潜逃!

首富商圈 Today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大江湖解局 Author 江湖大大

大江湖解局 .

有深度,有秘史,有内幕!

致读者:点击上方 “首富商圈 ”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民国年间,湖北武汉有一兰姓人家,家底颇为殷实。鼎盛时期,兰家有几处店铺,还有一间酒楼。
然而好景不长,一把火将兰家的酒楼化为灰烬。酒楼破产后,兰家未能东山再起,几个店铺只能转手,从此走向没落。
临终前,兰老爷子留下遗言:千万不要做生意,一不小心就会引来灾祸。
没想到,兰老爷子一语成谶,居然成为他孙子的宿命。
但在此之前,兰家的祖坟还会冒一阵青烟,湖北的首富将花落兰家。

一、

1960年,兰世立在湖北武汉出生。
彼时,兰家已经破败到家徒四壁,家里人口众多,生活极为贫困。
后来,兰世立父亲谋得了一份供销社售货员的职务,保一家人不用挨饿。
兰世立14岁那年,父亲病重,于是将售货员的职位,让给了兰世立。没多久,父亲便撒手人寰。
兰家的希望,全部寄托在拿着铁饭碗的兰世立身上。
很快,兰世立就让全家人失望了;看不到希望的兰世立,辞去了让人艳羡的售货员工作,开始埋头苦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兰世立考上了一个专科学校,很快又获得了武汉大学进修的机会。
大学毕业之后,世兰立一鼓作气,考上了湖北省政府的公务员。
这份工作,让兰世立积累了不少人脉关系。
1991年,兰世立31岁生日那天,邀请了几个朋友一起喝酒聚餐。
当朋友们捧上生日蛋糕,给兰世立唱起生日歌时,早已微醺的兰世立被感动到大哭起来。
回头想想自己表面光鲜的公务员身份,却依然一事无成,兰世立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辞职下海创业。

那一年,武汉东星电子公司草创成立,兰世立颇有雄心;“东星”意为“东方之星”,他要将公司开到世界各地,让东星的旗帜飘扬在世界的各个角落。

抱负归抱负,眼下是要解决如何存活的问题。
兰世立从政府部门采购的电脑上,看到了商机;当时,基本上所有的电脑业务,都被全国闻名的四通给垄断了。
头脑灵活的兰世立,经过一番考察,另辟蹊径,通过在深圳购买走私的零配件,组装成廉价电脑,从而顺利进入市场。
仅用不到一年的时间,武汉东星电子就站稳脚跟,成为当地排名前三的电脑供应商。
做生意经常要应酬,尤其是请领导吃饭,兰世立发现武汉没有一家拿得出手的酒楼。
常年往返深圳、香港、广州等地,在改革开放最前沿的地方见过世面,兰世立决定把广东的高档粤菜餐厅引进武汉。
此时,兰世立不仅把不要做生意的祖训抛之脑后,还学着先人开酒楼。
1992年,兰世立的东宫大酒楼正式营业。
东宫大酒楼装修得富丽堂皇,进出的都是达官显贵,非普通百姓所能一睹其中的风采。
东宫大酒楼的生意异常火爆,用日进斗金形容也不为过,赚到钱的兰世立,不断地拓展新的业务。
那个时候,兰世立就确定了东星的发展战略:嘴里吃过碗里的,眼里看着锅里的,心里还要想着筐里的。
1993年,兰世立又成立了东星旅游公司,正式进军旅游业。
但在这一年,由于东宫大酒楼内部管理出了问题,一名员工实名举报兰世立走私。
一石激起千层浪,兰世立第一次被公安机关逮了起来;但是,调查一段时间之后,并没有发现兰世立走私的蛛丝马迹,此事就不了了之。
出来之后,兰世立快马加鞭,又在汉口开了一家西宫大酒楼,继续押注餐饮业。
生意蒸蒸日上,兰世立如日中天。
1994年的一天,兰世立来到宜昌的鸣凤山游玩,见一座寺庙,于是就抽了两支签。
一支为下下签,内容是“犹如盘龙困鸟窝”;一支为上上签,内容是“拨开乌云见明日”。
兰世立当时只是笑笑,权当儿戏,他没预料的是,一场灭顶之灾,即将来临。

二、

1995年,国家明令禁止公款吃喝,政府招待仅限于食堂,不能在外面接受招待。
“东宫”和“西宫”大酒楼生意一夜崩盘,兰世不得不关门止损。
祸不单行,那一年,深圳又严打电脑配件走私,东星电子断了低价货源,兰世立的生意再次遭遇暴击。
兰世立这才想起去年抽的那两支签,他认为自己是盘龙,要能拨开乌云,就得离开鸟窝,说白了就得换个行当。
当时,三峡工程刚刚启动,各地商人络绎不绝地来到宜昌。
兰世立敏锐地注意到,宜昌的酒店和娱乐业,将会从此兴起。
于是,兰世立迅速调转船头,在当地组建了高端夜总会和桑拿洗浴中心,火爆的生意再次一扫颓势。
兰世立趁热打铁,成立了东盛地产,进入房地产行业。
就这样,兰世立力挽狂澜,带着东星公司,走出了生死一线。
此后数年,兰世立成立了东星集团,横跨电脑、酒店、餐饮、娱乐、旅游、地产等数个产业。
彼时的兰世立,只能算是一方富豪,还称不上是一个全国性的企业家。
2004年,国家民航总局放开民航业准入资格,允许民营资本进入。
凭借旗下东星旅游公司,在旅游市场占据一席之地的兰世立,敏锐地发现这是一个进入航空业的绝佳机会。
2005年,兰世立组建了东星航空,第一批拿到民航总局的批文。
随后,东星航空以1.8亿元的资金,撬动了120亿元,拿到了20架空客飞机。
自从有了飞机以后,一切都变了。
兰世立从一个土老板,摇身一变,成为了顶级企业家。
兰世立的社交圈子,上升到外国的国家元首、世界名流和各界的领袖,王石也是在这个时候,成为了兰世立的朋友。
2006年,兰世立第二年进入福布斯富豪榜,以24亿元的财富,成为了湖北省首富。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早在东星航空筹建的时候,他们已经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东星集团的摊子铺得太大,房地产、公路、写字楼投入大,产出慢,旅游和广告的收入不足以支撑集团的巨大开支。
如今再加上重资产的航空业,东星集团早已不堪重负,现金流断裂。
为了自救,兰世立铤而走险,将东盛地产开发的楼盘,假卖给员工,以套取银行贷款。
新进入的航空业,犹如一个吞金巨兽,再多的钱砸进去,都难以为继,东盛地产干脆就一房多卖。
但此时的兰世立,依然在沉醉在湖北首富的梦幻中。
有一次,王石来访,想看望关在武汉第二看守所的牟其中,兰世立便一同前往。
初次见面,兰世立眉飞色舞的介绍完自己的发家史,牟其中立马脸色一沉,欲言又止。
兰世立做梦都不会想到,三年之后,他将成为牟其中上下楼的兄弟。

三、

2007年,东星集团的形势更是急转直下,此时的兰世立,开始寻找外部投资。
美国的高盛抛来橄榄枝,但做完尽职调查之后,就没有了下文。
彼时,东星航空每个月都要亏损2000万元,兰世立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经人介绍,兰世立认识了在武汉做典当生意的谢小青。
谢小青是融众集团的董事长,手里有钱放贷。
兰世立没事的时候,就跑到谢小青的办公室,一泡就是一整天,常常把谢小青办公室冰箱里的雪糕吃完。
两人熟络之后,谢小青就开始帮助兰世立解决融资的问题,让双方都没想到的是,两人将因此反目成仇。
2008年,发生了全球金融危机,航空业遭受重挫;高盛以1亿美元收购东星航空25%股份的计划落空,东星航空命悬一线。
兰世立想要3.15个亿,解决燃眉之急。
谢小青要求用东盛地产的股权作为抵押,于是双方签了个股权转让协议,兰世立将东盛地产100%的股权,转让给了谢小青指定的两个人。
正是这个协议,将兰世立置于不利之地,从法律上来说,相当于已经将东盛地产拱手让人。
兰世立收到8550万元之后,谢小青就没有再支付后续的借款。
谢小青停止借款的原因,是他发现东盛地产还有大量隐匿债务。接手了东盛地产之后,他不得不花钱摆平这些债务。
双方各执一词,为此对簿公堂。
2009年,资金链完全断裂的东星航空,被民航局停飞。
兰世立见大势不妙,只身逃往珠海,准备在那里过关,最终被警方带回武汉。
成立不到5年时间,东星航空宣告破产。
在立案前,兰世立又被释放了出来;当年9月3日,兰世立又被刑拘;3个月之后,兰世立又被取保候审。
2010年4月,兰世立被武汉市一中院判处有期徒刑4年,理由是逃税5000万元。
就这样,兰世立成了牟其中的邻居,牟其中被关在二楼,兰世立关在一楼。
入狱之后,兰世立疯狂展开自救。
他在狱中不断写书,让他的家人在媒体宣传,为自己喊冤。
兰世立的遭遇,博得了一批企业家的同情。
2014年,兰世立提前出狱。
为了东山再起,兰世立拜访雷军、王石等商界大佬,寻求资源。
此后,兰世立决定重返航空业和旅游业,企图像互联网人一样,要颠覆传统。
但是,中国已经进入到移动互联网时代,兰世立已经和外界脱轨四年,思路早已跟不上时代的发展。
兰世立的遭遇和过往的辉煌,还是有人相信和追随他。
2015年3年,新疆麦趣尔的李氏三兄弟,与兰世立签订协议,一起合作参股泰国东方航空有限公司。
合作不到半年,李氏兄弟就向广州警方报案,指控兰世立合同诈骗,骗取了麦趣尔3.5亿购买的泰国东方航空公司的股份。
2016年初,兰世立因合同诈骗罪,被广州警方抓捕。
4个月后,兰世立又被释放,改为监视居住。
2016年7月12日,兰世立认为在劫难逃,于是从监视居住区逃走,用假护照从香港入境新加坡。
就这样,这个早已拿到新加坡国籍的湖北前首富,出境逃亡,成为了国际“红色通缉令”的在逃人员。

四、

赚过快钱的,永远也回不去赚慢钱。
习惯了空手套白狼的人,再也没法踏踏实实做事业。
兰世立自从创业以来,就一直没有走在正道上。
如果他只安安份份做一个小商人,或许还有留个善始善终。
个人的巨大野心,以及历史的巨大机遇,将他推上了时代的洪流之上。
一次民航业的大调整,让兰世立瞬间成为顶流企业家;只不过,能力匹配不上野心,终将走向毁灭。
早已千疮百孔的东星集团,加了巨大的杠杆吃成了一个航空业的胖子,但借的钱始终是要还的,入不敷出的东星航空,逼着兰世立铤而走险。
从湖北首富的宝座上跌下,兰世立仅仅用了4年时间,负债催生的首富,不过是一个水货首富。
入狱后的兰世立只顾喊冤,却从来没有反思过自身的问题,一些民间企业家为其摇旗呐喊,以为这是兔死狐悲。
但兰世立出狱之后,他依然重操旧业,只想空手套白狼。
当人们发现他要套的白狼,却是曾为他喊冤叫屈的企业家朋友时,兰世立在企业家心中最后的一点怜悯,也消失殆尽了。

全文完。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面的名片,关注我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