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和田地区万名教师集体发声亮剑宣讲宣誓大会在于田举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7日 下午 2:1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自从尝试过我的本领之后,厂里的女人见到我都低着头....

首富商圈 Yesterday

  徐天,二十三岁,是云酒酒厂一名刚入职的小员工。

  本以为有份工作是他幸福生活的开始。

  哪裡想到他在上班的第一天就把美女老板给看光了,而且还被人家当场抓获!

  美女老板扬言要他好看!

  整整一天,徐天都忧心忡忡。

  自己本来就是不知道走了什麽狗屎運進了这家公司,还没干活先把老板给得罪了。

  这以后还能有什麽好果子吃?

  要不干脆自己辞职算了?

  刚这般想着,母親的电话打了过来。

  “,你爸病情恶化,手術费需要三十万元!醫生说要是三个月内不换肾,死亡率极高!”

  “啊?”

  徐天心裡一痛。

  三年前的冬天,父親为了多赚点钱供自己读书,冒雪出去工作,结果被一辆车给撞了,车辆逃逸现在都没找到人,而父親也因此落下了病根。

  这几年,父親的病几乎耗光了家裡的积蓄,哪裡还有三十万再为父親手術?

  想到父親母親斑白的头发,徐天咬了咬牙。

  “妈,你别着急,钱我很快就汇过去!”

  挂断电话,徐天的脸色却第一时间阴沉了下来。

  工作难找,钱难挣!他作为刚出大学校园半年的应届生,体验更是深刻。

  经验人脉,他一樣都没有!

  上哪去搞这麽大一笔钱?

  咚咚!

  敲门声让徐天回过神来。

  “谁呀?”

  徐天好奇的打开门,一看到来人,他脸色顿时一动。

  门外站着的是公寓的房东陳梅。

  陳梅今年四十岁,大脸盘子,水桶腰,身材矮胖,整个人像是一个矮冬瓜似的。

  但是她却不自知,经常说话声音嗲嗲的,每一次徐天听她说话,身上都会起一层的鸡皮疙瘩。

  “梅姐,有事嗎?”

  还没到交租日期,徐天心情略微放松了点。

  “就你嘴甜!”

  梅姐不見外的走進了徐天的屋子,笑盈盈的拉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两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徐天,越看越是满意。

  “没啥大事,就是想問問工作还顺心嗎?”

  徐天摸不清陳梅的意图,搪塞道。

  “还行吧,刚入职,老板...”

  话说到这,徐天说不下去了,他实在是不擅长说谎。

  陳梅却是一个人精,哪裡能看不出来徐天脸上的苦涩?

  “小徐啊!”

  陳梅不自觉的靠近了徐天。

  “其实你也不用擔忧,这老板不行,咋再换一个呗!”

  “你要是不嫌弃,姐这还有一份工作!”

  徐天眼神一亮。

  那感情好啊,正愁着要是辞了酒厂的工作,没了進项呢。

  “不知道姐的那份工作是?”

  徐天好奇的問道。

  梅姐脸上的笑容都堆出了褶子来。

  “也没啥,就是想让你做我的小情人,一月一万,包吃住!”

  说着朝着徐天抛了一个媚眼,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就要摸到徐天的大腿上。

  这幅模樣差点没让徐天吐出来。

  还以为是什麽正经工作,还不是当少爷?

  与其伺候你,还不如去会所呢!

  “梅姐,这樣不太好吧,要是方大哥知道...”

  徐天小心的避开了梅姐的手,苦着脸说道,他嘴中的方大哥是梅姐的丈夫,徐天想用他来让梅姐打消念头。

  可是陳梅不以为意,見到徐天避开她的手,她也没有在意。

  “我那男人一年也回不来几天,放心吧!”

  見到徐天不为所动,梅姐接着劝道。

  “你放心吧,这事没人会知道!”

  “你也知道现在的工作多难做!跟姐干两年,到时候挣了钱,有了本钱,什麽事情做不成?”

  “姐姐会好好待你的!”

  说着那双油腻的小手就攥住了徐天的胳膊。

  油腻腻的,像是一片肥肉贴在了身体上。

  徐天本来还在犹豫,三十万的缺口要是跟了梅姐,也就一两年的时间就挣回来了,说不定哪天梅姐一高兴,时间就更短了,可是这身体上的触感让他实在忍受不住。

  “梅姐,请自重!”

  许是徐天的声音太大,动作太粗鲁,梅姐笑盈盈的脸色一瞬间阴沉了下来。

  “给脸不要,这个月开始,你以后每个月的房租涨一千,押一付一也改为押一付三!”

  徐天脸色瞬间涨红。

  屋漏偏逢連夜雨,父親病重,本来自己就束手无措,现在又遇到这麽蛮横的房东。

  “租赁合同还没到期,你没有權利随意更改。”

  “不要拿合同来说事,我的房子我做主,不服就去報警抓我,要不然趁早滚蛋!”

  “你……”

  徐天气到牙齿打颤,没了房子他就要露宿街头,又不能回家,家裡还指望他挣回父親的医藥费呢!

  自父親出事后,徐天又一次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力感!

  难道真的要放下尊严与梅姐交往,成为她裙下之臣?

  陡然,一段信息凭空出现在徐天脑海——

  【人物:陳梅,四十岁,包租婆】

  【秘密:大儿子親生父親为鄰居冯大为,二儿子親生父親为租客徐大强。】

  徐天想要喝骂的声音顿时僵在口中。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脑子里怎么会莫名的出现梅姐的信息?

  难道是某种超能力?

  那这些信息到底准不准?

  而他这幅模样在梅姐的口中却成了屈服的表现,她早已经调查过徐天,知道他的情况,这个时候的他该是走投无路的时候!

  “姐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考虑好了再回答!”

第2章 


 徐天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只有试一试了!

  “你还记得冯大为吗?”

  梅姐的瞳孔微微一缩,皱起眉头。

  “那是谁?”

  “怎么?连你大儿子的亲爹你都忘了?”

  徐天目光灼灼的盯着陈梅。

  见徐天一下子叫破,陈梅脸色骤变。

  怎么可能?

  这都快二十年的事了,徐天怎么可能知道?

  “你胡说什么?”

  梅姐大声呵斥,只是那语气中多少有些中气不足。

  见到梅姐的这幅模样,徐天哪里还能不清楚,这脑海里的信息八成是真的!

  “我胡说!那你还记得徐大强吧?”

  徐天得理不饶人,又往前进了一步。

  梅姐的脸色变了又变,声音都变的有些发抖了。

  “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这些事情?”

  “你别管我是谁!只要你别惹我,这些秘密我会烂在肚子里,否则的话...哼哼!”

  徐天凶狠的模样让梅姐全身发抖。

  自己深藏多年的秘密被人家一语叫破,怎么能不叫人心惊?

  “你...你这个月的房租免了!”

  梅姐落荒而逃。

  等梅姐走后,徐天顿时一蹦三尺高。

  真的!

  他脑海中浮现的那些信息是真的!

  有了这样的依仗,短时间内挣够三十万不再是个奢望!

  出门晃荡了几圈,徐天对自己的能力有了一些了解。

  如果是和他生命有交集的人,他就能够看到对方的秘密,但是如果没有交集,那就什么都看不到。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路人在他面前经过,他看不到他的信息,但是要是这个路人撞了他一下,或者他打了一个招呼,那么他就能够看到这个人的信息!

  兴奋了一夜,第二天,徐天精神抖擞的来到了公司,准备大展宏图。

  可是刚一到公司他愣住了,人事拿着保洁的衣服扔给了他。

  “公司规定,酒厂销售人员要从最低级的岗位做起!”

  “今天你就负责公司的卫生,还有卫生间的清洁!”

  徐天眉头刚要皱,听到是公司的规定,也就老老实实的穿上了保洁的衣服。

  云酒酒厂虽然生意不景气,但是怎么说也是个成立了三十五年的公司,酒窖、销售、售后一条龙,有点规矩也很正常。

  接下来的时间内,徐天兢兢业业的干着保洁的工作,打扫卫生,收拿快递,清洗厕所,一边干活一边在思索到底如何在短时间内挣到三十万块钱。

  可是这美好局面被一个女人给打破了。

  那时,徐天正在清理厕所,公司的老板乔然乔总走了进来,刚拖的地面光可鉴人,但是乔然走进来之后,地面上布满了黄色泥巴,一边踩,一边她高傲的扬起下巴!

  “拖干净!”

  “窝尼玛!”

  徐天刚要生气,他的目光对上了乔然的美眸,冰冷无情,似乎是在期待他顶撞。

  瞬间徐天就软了。

  心虚啊!

  那天报到的场景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

  晃荡了半天没有找到人事,他就在云酒酒厂闲逛起来,猛然瞧见一间屋里有人声,就跑过去敲门,敲了好几遍没人应声。

  徐天直接推开门走了进去。

  谁知道正好看到乔然洗完澡出来。

  后来才知道,那天他们公司休息,就剩乔然自己在公司加班,是他记错了报到的时间。

  那匀称的身材,白皙的皮肤,挺直的小腿,傲人的高峰...

  徐天不自觉将目光抬了起来。

  乔然今天穿着一身OL装,脚踏黑高跟,腿裹黑丝袜,浑圆的臀部在紧身裙的包裹下更显诱人,比那时候的赤果果更吸引人了。

  “看什么看?赶紧拖!”

  许是徐天的目光极具侵略性,让乔然一阵不适应,喝骂两声就离去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同事对他说,“没听说有新人还要做保洁的工作啊?你是不是得罪了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

  徐天当时就怒了。

  妈的,亏我战战兢兢为公司谋福利、求发展,你个当老板的却一门心思的想我走,故意刁难!

  不就是看了你一眼吗?至于这么折腾人?

  嘿!想让小爷走,小爷还就不走了!

  到时候你要求着小爷留下来!

  想到这里,徐天回想起刚刚在卫生间看到的乔然的信息,敲响了乔然办公室的大门。

温馨提示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好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