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薇被控七宗罪 主因疑是……

扑朔迷离!赵薇发帖“没跑”,随后又删帖…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和田地区万名教师集体发声亮剑宣讲宣誓大会在于田举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0月8日 下午 2: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软色情、诈骗」屡禁不止,游戏陪玩要被「团灭」?

首富商圈 Today

Image致读者:点击上方 “首富商圈 ” → 点击右上角“ ... ”→ 点选“设为星标 ★ ” 加上星标,就不会找不到我啦!

Image

Image


「核心提示」


对年轻人来说,陪玩已经成为他们克服孤独和焦虑的方法之一。然而,陪玩平台上的软色情等问题一直屡禁不止。近日,陪玩行业迎来监管风暴,七款主流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随后头部平台比心陪练宣布永久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风暴中的陪玩行业未来会怎样发展?


监管风暴正在席卷陪玩行业。


先是在9月7日,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陪练、咪呀、可可西里、一派陪玩、比伴陪玩7款陪玩APP被无限期下架。随后,头部平台比心陪练被监管部门约谈。9月10日,比心陪练发表声明,将永久性关闭涉及“陪玩”的功能。


近几年,随着电竞游戏市场的快速扩张,陪玩行业迅速崛起,成为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电竞产业“第四赛道”。


不过,在发展过程中,因其社交属性,陪玩从最初的“只陪打游戏”,慢慢滋生出很多灰色产业。哄睡、叫醒、唱歌、陪聊等业务逐渐占领各个平台,甚至还出现了裸聊、诈骗等违法现象。


虽然之前就有平台被指涉黄,下架了一系列软色情功能,但是由于违法成本低,获利高,游戏陪玩乱象屡禁不止。8月23日,新华社发布了“名为陪玩实为裸聊,揭秘陪玩行业内的涉黄交易”视频,视频中部分网络平台存在暗语,打“软色情”擦边球,甚至利用暗语接头后,换平台进行“裸聊”交易。


陪玩平台之外,社交平台上还活跃着各种陪玩团。入团先交团费,99元-399元各式各样的陪玩团在社交媒体上都能找到。


有些陪玩团甚至打着“招女陪、16岁以上就可入团,月入几千”的广告,诱导未成年人入团。入团后又靠高额补贴引诱陪玩师拉人进团,以此来迅速壮大规模。这种发展模式几乎与“网络传销”无异。


各种灰色产业链的存在,让陪玩行业的整改不只是下架几款APP那么简单,也给整个行业的未来蒙上了一层阴影。


Image

平台的擦边球打飞了


“我碰到那些发性暗示色彩广告的人,反手就是一个举报,冻结他们的账号。”亦星是一位有着两年多经验的全职陪玩师,作为一个老用户,他对陪玩平台的态度是“又爱又恨”。


“爱”是因为这两年,他靠着在平台上做全职游戏陪玩养活了自己,“恨”是因为只靠打游戏挣钱变得越来越难。


越来越多奇怪的服务在平台上出现。平台上单子要求从“游戏技术好”,慢慢变成了“声音好听的女孩子,技术不限”,或者是“会唱歌的女孩”、“情商高会聊天”。


“我们男生接单比较难,技术、声音、情商总得占一样才能接上单。女生就比较容易,只要能说话,一个星期随便挣一千多。”亦星说。


在陪玩圈子里,下单约陪玩的用户被称为“老板”。一位“老板”告诉《豹变》,进入陪玩平台的派单大厅,说完自己的要求以后,就会有陪玩师挨个自我介绍,“少女音、萝莉音、御姐音,任君挑选。”


由于陪玩平台自带的社交属性,而且陌生人社交平台上的伦理约束弱,擦边球问题一直屡禁不止。静雯曾经在平台做过陪玩,她告诉《豹变》,之前经常会有“老板”打着要陪玩游戏的幌子,提出线下见面等要求。


除此之外,由于很多陪玩平台都是做“情感生意”的,所以往往具有很强的诱导性,很容易发生诈骗等问题。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搜索关键词“陪玩”,可以看见不少用户被骗。大部分形式都是陪玩师从平台私聊“老板”,通过加微信,而后骗取钱财,被骗金额从几十元到几万元不等。


2020年9月,央视新闻曝光了一个“网游陪玩骗局”。某诈骗团伙以谈恋爱之名诈骗上千人,涉案金额超过200万元。据警方揭露,该类诈骗团伙利用网图、变声器在各类社交软件上注册女性账号,以谈恋爱为名诱骗受害人陪其一起玩网络游戏,再利用送花、结婚、冲榜单等理由让受害人不断充值,最后将其拉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