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卷福”变身奇异博士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2016-11-05 李邑兰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为了演奇异博士这个角色,“卷福”观察了很多手部有残疾的人,有一段时间,他甚至禁用自己的双手。他发现,一些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完成的时候,人会变得失落、痛苦、愤怒、无助。(剧组供图/图)


全文共2554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 康伯巴奇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蝙蝠侠。他认为,漫威“超级英雄”电影的风靡是有原因的,“漫威在运用流行、娱乐文化上做得非常聪明,它很契合时代,有很多奇幻的、理想主义的人物,也讲了关乎现实生活、政策、人的选择的东西。它可以足够的政治化,也可以足够的去政治化”。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把那头卷发拉直了。“卷福”是中国影迷给他的昵称,除了表达对他饰演的福尔摩斯的喜爱,也因为,那头卷发也一直是他的标志。“我想做一些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挺重要的。”他摸摸头,笑着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2016年10月17日,康伯巴奇带着漫威影业出品的新超级英雄电影《奇异博士》来到上海,他在其中饰演“超级英雄”、奇异博士史蒂芬·斯特兰奇。


漫威认为康伯巴奇是“奇异博士”的不二人选,“可以说,我们开发这个角色的过程中,康伯巴奇一直是我们的原型。”漫威影业主席、该片制片人凯文·费奇说。他们为了他一再推迟电影的拍摄制作和上映档期——那时,康伯巴奇在伦敦演出舞台剧《哈姆雷特》。加上影片特效复杂,到康伯巴奇来上海宣传,影片仍未完全制作完成,媒体只能看到40分钟片段。《奇异博士》2016年11月4日在中、美同步上映。


“奇异博士”斯特兰奇曾是举世闻名又傲慢自大的外科医生。一场车祸断送了他的从医生涯。他走遍世界寻求治愈的方法,遇到了法师古一,法师带领他学习了超自然的法力,这些法力看上去糅合了中国的功夫元素。成为大法师的斯特兰奇走到了对抗想要摧毁现实世界的黑暗力量的最前线。


除了发型,奇异博士斯特兰奇和神探夏洛克还有很多差别。两个都是傲慢的天才,但是“斯特兰奇却很有趣,他的同事们都喜欢他。他话不多,语速不快;夏洛克说话特别快,像我一样。但这个人不合群,也没有什么性生活”,康伯巴奇笑着说。


他注定会陪伴这两个角色很长一段时间——奇异博士将加盟2016年11月开机的《复仇者联盟3》,成为漫威超级英雄联盟的一员,《神探夏洛克》第四季,也将于2017年1月1日回归。


1
“我必须收起不相信”

演奇异博士之前,康伯巴奇事先研究了外科医生的工作。他在网上观摩真实的神经外科手术,也亲自到医院观摩。他还读了两本与外科医生有关的书:《善恶双生》(Do No Harm)和《当呼吸成为空气》(When Breath Becomes Air),后者的作者保罗·卡兰尼斯,是美国斯坦福医院神经外科的住院总医生。36岁时,卡兰尼斯患上肺癌,在病榻间,他从科学的角度思索了对人生的认识。他于2015年3月去世,终年37岁。


“它们对我确实很有启发性。”康伯巴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从里面可以看到神经外科医生背后的很多东西,除了能力和技术之外的诸多品格”。


奇异博士斯特兰奇则是因为一场车祸而废了双手。康伯巴奇因此很注意观察人的手,包括很多手部有残疾的人,他发现,当看似简单的事情都无法完成的时候,人会变得失落、痛苦、愤怒、无助。


有一段时间,康伯巴奇干脆禁用自己的双手,并想象自己不能再像一个神经外科医生一样做手术。“我确实有挫败感。那种感觉有点可怕。不能用手,就好像整个真实的触感消失了。”他说。


康伯巴奇也与“神秘的、充满异域风情的东方元素”有过深入的接触。高中从哈罗公学毕业,升读曼彻斯特大学之前,康伯巴奇花了半年时间前往印度大吉岭的僧院义务教授英语。康伯巴奇觉得“是段奇妙的旅程,极大促进了我对不同维度文化的理解和思考”。在那里,他学会了冥想,在《奇异博士》中,他也将冥想加进了奇异博士修炼东方法力的过程中。


影片有一部分是在纽约、伦敦、香港、尼泊尔加德满都取景,还有相当一部分场景是靠特效合成的,这意味着康伯巴奇常常要对着一堆奇怪的场景板演戏,有时是一块单色的幕布,却要想象成闪闪发光的魔法空间。


“这其实有点疯狂,一切都要靠想象力。你没有真实的触感、真实的距离和时间概念,同时现场可能会非常无序。”他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镜头前,我必须收起不相信,尽力投入到这个虚拟世界里,让观众跟着我走。”


2
“观众不会在电影院睡着”

《奇异博士》前半段,是一个现实的、唯物的世界,外科医生斯特兰奇非常理性、信奉科学;下半段,失去医术的奇异博士斯特兰奇则进入了一个唯心的魔法世界。从唯物到唯心,为了让斯特兰奇的转变过程变得令人信服,导演斯科特·德瑞克森下了一番功夫。德瑞克森是以拍灵异片和魔幻片起家的,他不喜欢天马行空地表现超自然,而是试图为超自然找到存在的合理性。


“这是一个唯物的科学工作者忽然闯入神秘未知世界的故事。”德瑞克森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奇异博士首先是一个医生,一个信奉科学的人,后来他见证了一些神秘的力量和异度空间,这个世界超出了他的认知。其实科学也一样,有太多悬而未决的谜题,这正是漫威漫画里神秘未知世界的一部分。我喜欢将它们视为未知的科学世界的一种延伸,之间可以求得平衡,不是要把超自然的东西跟科学对立起来”。


“很多观众看‘超级英雄’大片已经有些审美疲劳了,大家也会说漫威的电影是同样的套路——拥有超能力的超级英雄,代表正义战胜邪恶,你们有没有这样的担心?”《奇异博士》上海新闻发布会后的圆桌采访,一位记者问道。


“没有人比我们更担心审美疲劳这件事了。”漫威影业主席凯文·费奇说。漫威近年一直在寻找有别于传统印象的新“超级英雄”形象,2016年推出的电影《死侍》就是一次成功的尝试,“死侍”是一个非典型性的“超级英雄”,他是话唠、爱爆粗口、爱吐槽、说话不正经,笑料百出。


费奇也是《死侍》的制片人,他介绍,为了让奇异博士看上去更新鲜,他们用了很多新的方式处理视觉和动作。影片在香港有一场街头大战的戏,分几个阶段拍摄:摧毁,恢复原样,再逐渐摧毁,电影中展现的,是从毁灭倒退到复原。为了拍好毁灭场景,拍摄中使用了350吨碎石。费奇介绍,即使将这场戏放到漫威影业所有影片中看,它也是最难拍的动作场景之一。


随着故事的展开,奇异博士会从现实世界造访另一个,然后是两个、三个、四个,以及更多的神秘的平行世界、魔法空间。不同的空间,会有不同的维度,需要不同的光影和反射来表现。导演德瑞克森希望营造出一种荧光的质感,他和漫威的美术部门反复讨论,绘制了约800幅插图、3000张概念图,制作了约40个场景模型,最终呈现的视觉形象,德瑞克森形容为“丰富、黑暗和光辉的”。


康伯巴奇最喜欢的“超级英雄”是蝙蝠侠。他认为,漫威“超级英雄”电影的风靡是有原因的,“漫威在运用流行、娱乐文化上做得非常聪明,它很契合时代,有很多奇幻的、理想主义的人物,也讲了关乎现实生活、政策、人的选择的东西。它可以足够的政治化,也可以足够的去政治化”。


康伯巴奇则更关注故事。“如果故事里没有幽默,没有一点深刻,观众一样会觉得非常无聊。”看完《奇异博士》剧本后,他放心了。“我敢说,观众是不会在电影院睡着的。”他说。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