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为什么外国人也爱搓麻将?

2016-11-08 方可成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几名荷兰人在鹿特丹中国文化节上体验中国麻将。(新华社记者 李国田/图)


大约一百年前,美国出现了一股麻将热潮。从1922年开始,打麻将成为许多美国人业余时间里的重要活动。销售麻将牌的商家赚得盆满钵满,红色封皮的麻将规则手册畅销全国,时髦女郎周末在家中举办麻将聚会,报纸上刊登出名为“麻将沙拉”的食谱,至少有四部和麻将相关的电影上映,甚至有“麻将芭蕾舞剧”在纽约上演。


麻将在美国的突然流行,一方面是因为生产制造成本大幅下降,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精明的商家的推波助澜,他们营造出一种“遥远东方帝国”的异域想象,成功激发出大众的好奇和热情。


这种异域想象自然是充满误解和偏见的,但它却也发挥了相当重要的正面作用。在打麻将的过程中,美国人形成了这样的印象:中国文化其实很容易理解,就像麻将一样容易上手;中国人其实很有趣,就像麻将很有意思一样;中国人完全不具备威胁性,就像麻将是相当和平的桌上游戏一样。以麻将为代表的中国文化和打麻将的中国人,成为美国人可以接触、愿意接触,乃至渴望接触的对象。


这种印象在当时的时代背景之下非常难得。1920年代的美国,正处在一战之后、大萧条之前的不安年代,排外情绪不断滋长。国会通过了极其严格的移民法案,限制移民数量。贸易保护主义势力强大,关税被提升到极高的水平,阻止与他国的贸易。简言之,对于移民来说,那不是一个好时代,生活在唐人街的华人很容易被美国人视作讨人厌的外来者。


在这样的背景下,麻将热潮一方面软化了美国人和华人移民之间的紧张关系,另一方面也为华裔之间提供了更多联系和互动的机会。麻将是一种社交游戏,在唐人街不停歇的“搓麻”声音中,作为少数族裔的华人之间营造了更紧密的文化社区,塑造了更强大的身份认同,为他们更好地生活在美国多元文化之中提供了帮助。


就像很多流行风潮一样,1920年代的麻将热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有意思的是,另一个群体将打麻将的爱好传承了下来——犹太美国人,特别是女性的犹太美国人。


逃离欧洲的第一代犹太移民在美国落脚时,和华人一样是处于弱势地位的少数族裔,麻将也成为他们在困难年代营造社区的重要游戏。他们比华人更进一步的是:从1937年成立“麻将联盟”开始,就将其和慈善项目联系在了一起。赌博的色彩被消除了,保留下来的是游戏的快乐,而从中赢得的财富又被投入很多对社区有利的慈善项目之中,进一步加强了社区的凝聚力。


后来,当犹太人在美国立足下来,搬入郊区的中产阶级社区后,麻将依然在一段时间内扮演了重要角色——大家住得远了,麻将成为联结彼此的渠道。


其实,在游戏的历史上,像麻将这样联结弱势群体、营造互助氛围和社区归属的例子并不少见。风靡世界的桌游《大富翁》,就是诞生在美国1930年代的大萧条之中。《大富翁》诞生的18个月内,它在美国就销售出了两百万份。在现实生活中潦倒失意的人们聚在一起,从游戏中寻找快乐。《大富翁》就像一块磁石,将需要抱团取暖的人们联结得更加紧密。


在如今这个年代,网络游戏在年轻人当中也发挥了类似的作用。尽管关于网络成瘾的指责从来就没有停歇过,但越来越多人意识到:网络游戏也是一种社交,往往以组队共同完成任务的形式开展。在玩网游的过程中,玩家之间需要合作、互助,逐渐建立起社会信任和鼓励合作的社会规范。


当一些人还在用传统眼光来看待网游,认为玩网游的年轻人是“一个人对着电脑”的时候,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这些年轻人正在进行非常重要的社交活动。这些发生在数字空间中的社交,一点都不比线下社交更加“虚拟”。2016年初,德州大学的几位学者发表的一项研究就发现:如果你在网游中更多和不太熟悉的人组队,那么你在线下生活中也拥有更高的社会信任度。对于社会资源有限、竞争压力巨大的年轻人来说,网游或许是将他们联结在一起,互相支持扶助,从社群中获得力量的重要途径。

(作者为传播学博士候选人)



Pageview
加载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