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蔡英文在美大肆鼓吹台独,何时开战?大陆武统进入倒计时

去了一趟西藏,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去了一趟西藏,我睡了100个女人”:伪朝圣,榨干了多少中国人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开年猜想:肺癌发病率会继续攀升吗?

2017-01-04 马肃平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12月31日,一名市民戴口罩在北京天坛公园内行走。1月4日17时,北京AQI是369,为严重污染。全国多地遭遇雾霾天气。 新华社/图


全文共2168字,阅读大约需要4分钟。

  • 把肺癌归咎于吸烟、厨房油烟有道理,但主治医生觉得,又不完全公平。因为早在2013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就明确将大气污染确定为人类致癌物,并将其致癌等级划分为第一类,“对人类有确认的致癌性”。

  • 肺癌发病率是否会继续攀升?雾霾会对人体产生怎样的危害?下文虚构了2021年也许会发生的场景。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微信号:nanfangzhoumo


“不知怎么搞的,就得了肺癌。”


50岁的方睿,面黄肌瘦,躺在S市肿瘤医院的病床上。病房里熙熙攘攘,探望病人的亲友络绎不绝。只有方睿的床位是安静的,床边没有鲜花也没有果篮,只有一碗冰糖梨水。

进入2021年,华北地区这家以治疗肺部肿瘤见长的医院,“生意”出奇得好。光前十个月,就接诊了肺癌患者4万多人。人数还在增加,门诊大楼的扩建已经开始。而十年前,就连全国数一数二的上海胸科医院,每年的肺癌接诊量也不过1.5万例。

这十年间,肺癌的发病率和死亡率一直居于“众癌之首”,是男性中最常见的恶性肿瘤,也是女性中仅次于乳腺癌的第二大恶性肿瘤杀手。


值班护士拉开半掩的窗帘,没有阳光。站在20楼俯瞰,窗外模糊一片。


冬至这天,方睿动了手术。手术做到一半多,戴着口罩的大夫走了出来。“这一刀没白开。”大夫向家属展示了从方睿体内取出的恶性组织,并反复强调“组织周围的淋巴都摘除干净了”。

望着那个深色的“大号青春痘”,家属们都有点懵:怎么就得肺癌了呢?

方睿是个普通人,过着普普通通的日子。家、单位和菜市场,是她最常去的地方。每天吃过晚饭,只要不下雨下雪,她都会下楼散会儿步、跳会儿广场舞。这个习惯,她坚持了15年。

这15年,也是中国肺癌患者快速增长的15年。2008年,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在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了一份评估报告:考虑到中国一半以上男性吸烟的现实,以及市内煤炭燃烧的情况,从2003年到2033年的30年间,中国因肺癌死亡的人数或将达到1800万。这个结果,还没有考虑到当时尚未成为热门话题的城市大气污染。

肺癌最重要的致病原因是吸烟。世界卫生组织曾做过调查,70%的肺癌患者都有吸烟史。方睿从不抽烟,但办公室里二十多年如一日的二手烟,让她几近崩溃。



▲ 
(农健/图)


办公室共八人,有五杆老“烟枪”,每人每天至少一包。夏天空调房门窗紧闭,每天一进办公室都是烟雾缭绕,那酸爽。

S市曾出台过《市区公共场所禁止吸烟的规定》,实行“限定场所、单位负责、加强引导、严格管理”的原则,但办公室并不在禁烟范围内。方睿和同事们用尽了办法,她负责贴禁烟小纸条,年轻的女同事负责开玩笑撒娇。碍于同事面子,老“烟枪”们消停了一阵,可没多久又肆无忌惮地抽起来了。

2014年,国家卫计委起草的《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一度让方睿看到了摆脱二手烟的希望。送审稿规定,公共场所、工作场所室内100%禁烟。但到了2016年末,多次征集意见后的送审稿却被删改到了“不可接受的地步”——办公室确实禁烟了,但工作场所的吸烟室不属于共用场所,不在禁烟范围。方睿的座位紧挨着吸烟室,老“烟枪”们进进出出,她还是被熏得难受。

方睿听人说起,送审稿开“口子”和烟草行业有关。丈夫就在省城的烟草公司工作,这几年卷烟销售量下降,日子远不及以往滋润。虽然公司早就承诺履约控烟,但私下仍在做着最后的“抗争”。三个月前,单位一声令下:全体干部职工要带头拉升喜庆活动的用烟数量,挖掘潜在消费群体。于是,饭店、酒楼、婚庆公司成了丈夫最常跑的地方。

想到妻子的病情,他的心里不是滋味。

方睿所在的病区里,很多病友都没有吸烟史。这并不奇怪。2010年,日本、韩国和中国香港的科学家做过统计:在亚洲肺癌患者群体中,不吸烟者达到30%-40%,这个比例还在继续增加。

而上海研究者一项长达五年的肺癌流行病学调查发现,在非吸烟女性罹患肺癌的危险因素中,超过60%的女性长期接触厨房油烟,32%的女性烧菜喜欢用高温油煎炸食物。

方睿也是其中的一员。厨房连着卧室,冬天很少打开窗户烧菜,高温油烟久久不散。调查表明,这种病因在城镇中老年女性肺癌患者中特别突出,危险因素是正常人的2-3倍。

把肺癌归咎于吸烟、厨房油烟有道理,但主治医生觉得,这不完全公平。因为早在2013年10月,世界卫生组织下属的国际癌症研究机构(IARC)就明确将大气污染确定为人类致癌物,并将其致癌等级划分为第一类,“对人类有确认的致癌性”

一篇发表在《美国科学院院刊》上的研究甚至认为,中国北方居民因受到雾霾的影响,与南方居民相比预期寿命减少5.5年。

医生也说不清,身处京津冀雾霾重灾区的S市和周边地区肺癌发病率攀升,和雾霾究竟有多大的关系。十多年了,天就像个烧了很长时间的锅一样盖在城市上空。一眼望去,不是灰,也不是黑,是焦黄色。

方睿邻居家的孩子今年3岁,正是爱提问的年纪,总会问太阳为什么下班、为什么有雷雨闪电,就是没问过为什么会有雾霾。方睿也觉得奇怪,大概在她的认知里,雾霾是一件平常的不需要发问的事。如果天气好,小女孩早上起床就会大叫:“哇!蓝天白云大太阳!”特别开心。

平心而论,方睿觉得这几年空气质量是有所改善的。她猜测,这归功于即将在北京和张家口联合举办的冬奥会。申冬奥时,国家曾许下承诺:到2022年,北京PM2.5的年均浓度要比2012年下降45%。不过,重污染日还是无法完全避免。就像12月的S市,雾霾依然会不期而至。

2022年1月底,方睿出院了。刚动完手术的身体对空气质量的变化格外敏感,她特意添置了一台空气净化器,为自己,也为家人。2016年12月中下旬的那轮重雾霾期间,京东商城共售出空气净化器11万台。五年过去了,空气净化器的生意依然火爆。在S市一家空气净化器公司工作的小陈开玩笑,觉得自己像卖炭翁,“心忧炭贱愿天寒”。

大年初四,全家人聚在一起看重播的春节联欢晚会。还有4天,冬奥会就将开幕。S市的钢厂早就接到了限产停工的指令,蓝天白云暂时被召了回来。方睿期待,它卸了妆的样子别让人心理落差太大。


(注:本文为虚构。参考文件:《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送审稿)》、《全国登记肿瘤中心2015年报》、2015年《中国成人烟草调查报告》、《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科学报告:空气污染与癌症》)




★ 一种观察


雾霾真的解决不了么?

我大学教环境的老师,是华北某省环境领域的专家。他对我们说:影响政策的制定。笔者认为,有识之士:上可进入顶层,制定国家方略,制定环保法律,加大违法成本;中可进入环保部门,掌管审批核定权力,履行监督执法责任;下可开工厂建企业,完善环保设施,履行减排承诺。

要治理雾霾,光靠微博和朋友圈的情怀转发和段子调笑是没有用的,需要付出实打实的代价。这个代价也许是你的出行方便受到限制,也许是你的菜价高企,也许是暂时失去你的工作,也许是暂时失去GDP增长的业绩。不管是什么成本,只有两种情况下雾霾才会得到真正治理:一是雾霾的危害巨大,大到不治理就无法生活或生存;二是经济高速发展、百姓生活水准高度提升,治理雾霾所要承担的成本对生活水准的降低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估计,更有可能发生的是第二种情况。越是面临污染,就越要大力发展工业;工业越发达,企业发展越好,越会追求技术进步,也就越不会在意治污措施带来的成本,污染也就越小。只不过,做出这个“愿意付出”的决策,依目前的经济发展阶段实在是有点困难,需要共同努力和耐心等待。


——知乎用户 颠沛/王立


相关
内容

点击蓝字阅读: 专家预警:京津冀治霾计划将落空》




Forwarded from Official Account

健言
健言
Learn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