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突然出兵伊朗,不为开战,只为维护世界和平!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共砌“能量+”金砖

2017-09-07 黄金萍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2017年9月3日至5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在厦门举行,国家主席习近平发表题为《共同开创金砖合作第二个“金色十年”》主旨演讲。图为9月5日会见中外记者。(新华社/图)


全文共5348字,阅读大约需要10分钟。


  • 让现代国家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惊讶的是,会上发布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中,71条内容几乎覆盖了当前世界全部问题,其中关于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内容居然是最多的,有24条;其次才是经济务实合作,22条。


  • 此次高峰会晤或将成为金砖国家从务虚全面转向务实、从偏向经济转向政治与经济相结合的重要分水岭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2017年9月3-5日,金砖五国领导人聚首中国厦门,举行第九次会晤,就金砖经济合作、全球经济治理、国际和平与安全、以及人文交流与合作展开讨论,发表共同宣言,开启第二个“金色十年”。


金砖五国是指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南非。十年前,这些新兴市场国家GDP在全球占比12%。十年后增加了10个点,2016年约为23%。十年过去,这个地理位置相隔遥远,看起来松散、“结伴”而不“结盟”的组织,并未走散。此刻,他们身后代表的是全球42%的人口、全球GDP的23%,2016年对全球经济的增长贡献了50%。


让现代国家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惊讶的是,会上发布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中,71条内容几乎覆盖了当前世界全部问题,其中关于国际和平与安全的内容居然是最多的,有24条;其次才是经济务实合作,22条。


暨南大学教授、全球化智库(CCG)高级研究员吴非认为,此次峰会或将成为金砖国家从务虚全面转向务实、从偏向经济转向政治与经济相结合的重要分水岭。

1


“砖内”寻找增量的力量

2017年9月3日,在中国商务部召开的金砖国家经贸合作成果吹风会上,中国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表示,金砖五国GDP占全球的23%,但是对外贸易只占全球的16%,五国相互贸易仅占各自对外贸易总和的5%。


在吸引外资方面,五国吸引外资总量也只占到全球的16%。王受文称,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的统计,金砖五个国家2016年对外投资将近2000亿美元,占到全球投资总量的12%。但五国相互之间的投资只占到整体对外投资的6%,即五国更多的投资是投资到五个国家之外了,这个潜力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美研究所所长吴白乙对南方周末记者介绍,金砖国家之间相互贸易少,最主要的障碍是理念问题。在过去,特别是二战后布雷顿森林体系下,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实际上是在搭车发展。“发达国家要求你上车要买票、要把鞋子擦干净、不能背什么包,有各种约束。”


发展中国家也担心体系的主导者利用技术、资金、规则的优势来大规模进入自己的市场,摧毁本土产业,这是发展中经济所不可避免的陷阱和挑战。怎么办?只能靠制定规则来防御,大搞进口替代,什么都自己造,这是一个已经宣告失败了的办法;还有就是通过显性、隐形的贸易壁垒。


中国和其他金砖成员之间,要进行贸易合作,很难避开这些麻烦。


在吴白乙看来,慢慢地,大家觉得应该还是从市场的角度看问题。现在金砖之间相互贸易空间打开了,但投资领域看得见看不见的壁垒仍然存在,所以需要政府间达成共识,然后通过部门间沟通谈判,逐渐克服自身发展差异和障碍。


“这是一个过程,不能要求人家一下子放开市场,”吴白乙说。在外界看来中国显然是很强的,可能会对人家产生吸空效应,所以他们要保护劳工利益、劳动机会。新兴大国不能走传统大国的老路,中国也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样做的结果,是投资保不住、要打水漂,最后还是要吃亏。


王受文表示,五国希望通过经济技术合作,来加强各自的能力建设,拓展相互贸易和参与国际市场的能力。通过金砖国家投资便利化纲要的实施,可以进一步推动金砖国家内相互投资的增长。


在9月4日公布的《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的第二部分,就金砖经济务实合作提出了22条共识,强调要落实《金砖国家经济伙伴战略》以及在贸易投资、制造业和矿业加工、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资金融通、科技创新、信息通信技术合作等优先领域的倡议。


9月4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大范围会议上宣布,中方将设立首期5亿元人民币金砖国家经济技术合作交流计划,用于加强经贸等领域政策交流和务实合作。


现代国家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前所长陈凤英认为,虽然这一交流计划并没有写入宣言,但这是中国对金砖实实在在的贡献。经济技术合作交流计划,主要是培训,要执行《厦门宣言》中的63项、71条,需要人去推动。首期5亿元人民币虽说数字不大,但目标非常好,对年轻人、专业人员的培训,帮助他们学习中国技术能力,未来他们会成为各个层面的领导人,甚至还可能会在以后的金砖活动见到他们的面孔。5亿人民币是首期,未来应该有增加。


习近平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会晤大范围会议上表示,五国虽然国情不同,但处在相近发展阶段,具有相同发展目标,都已进入经济爬坡过坎的时期。加强发展战略对接,发挥各自在资源、市场、劳动力等方面的比较优势,将激发五国增长潜力和30亿人民创造力,开辟出巨大发展空间。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执行院长王文认为,金砖国家经济互补性强,巴西是“世界原料基地”,矿产资源丰富;俄罗斯是“世界加油站”,油气资源丰富;印度是“世界办公室”,劳动力资源丰富,IT优势明显;南非作为“非洲门户”,拥有丰富资源;中国是“世界工厂”,拥有完整工业体系及制成品优势。


陈凤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美国是中国第一大出口国,欧洲是中国第一大贸易伙伴,这两个市场可以说是存量市场;在一个不断变化的世界中,增量是可以改变世界的。1990年代中国在工业革命进行中,与巴西、南非等国以资源合作为主,现在则转向制造合作。金砖国家结合比较优势的合作,很有可能打破南北格局。


她举了中俄北极开发和宽体飞机合作研制的例子。


中俄联手北极开发在能源矿产、白令海峡航线中的意义不必多说;中俄在2016年就新一代远程宽体飞机的合作研制达成一致,2017年5月22日,中国商飞与俄罗斯联合航空制造集团(简称UAC)在上海成立中俄国际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正式启动新一代远程宽体飞机项目C929,寄望打破以前美国波音和法国空客在远程宽体飞机领域的垄断地位。


2017年9月4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厦门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同工商理事会对话会并发表讲话。(新华社记者 丁林/图)

2


融资推进器与金融安全网

金砖国家在过去十年合作中的最大成果,应该是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NDB)和应急储备安排(CRA)。


在厦门会晤前一天,2017年9月2日,NDB在上海举行了新开发银行永久性总部大楼奠基仪式,预计2021年可以迁入新址。


新开发银行成立于2015年7月。它最初的动议是在2012年3月金砖国家领导人在印度新德里举行的第四次会晤,经过三年的酝酿与筹备才真正落地。新开发银行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各成员国平等捐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印度银行家孔达普尔·瓦曼·卡马特出任首任行长。


2013年3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五次会晤在南非德班举行,会后发布的《德班宣言》中提出设立一个初始规模为1000亿美元的应急储备安排。最后落实的应急储备安排为:中国投入410亿美元,俄罗斯、巴西、印度各180亿美元,南非50亿美元;各国的可取用额度分别为,中国210亿美元,俄罗斯、巴西和印度各180亿美元,南非100亿美元。


王文认为,由于国际金融体系尚不完善,欧美发达国家主导的金融体系一定程度上限制甚至阻碍了发展中国家的金融发展,因此金砖国家之间有必要通过彼此合作,减少来自欧美金融体系的冲击,提高自身金融体系的稳定性,形成新兴国家自己的经济流动区域。


中国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在9月3日的吹风会上介绍,开业两年来,新开发银行已经批准了11个项目、贷款承诺额30亿美元。11个项目中,俄罗斯、印度、中国都有,南非和巴西也有正在申请的项目。


在吹风会之前,中国和NDB签订了三个项目;福建莆田平海湾风电项目、湖南长株潭小流域治理项目、江西省绿色低碳产业发展项目。此外,2016年上海临港产业园区光伏发电项目已经实施。


9月3日上午签约时,新开发银行行长卡马特对史耀斌说,新开发银行要把这三个项目作为今后的示范性项目,作为以后其选择项目的一个标准。史耀斌把项目标准总结为清洁能源、生态环境治理、绿色低碳减排,以及民生工程。


史耀斌认为,新开发银行不仅作为一个单纯的多边金融机构负责贷款项目,还作为金砖机制之下大家加强财经合作的平台,加强金砖国家之间在财经领域的相互理解,分享各自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经验和总结教训,使得国家之间可以互通有无,增加彼此理解和信任,共同面对外部经济变化的挑战。


王文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正在践行绿色、平等的发展理念,致力推进发展中国家经贸合作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全球经济治理改革,为满足金砖国家巨大的融资缺口提供帮助。金砖国家应急储备安排则让金砖国家在金融风险发生时能联合抵御外部冲击,不附带其他经济和政治条件,以预防性和流动性工具为金砖国家编织金融安全网。


早在2009年6月,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四国领导人就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了首次正式会晤。这次会晤正式启动了金砖国家之间的合作机制,同时也就推动国际金融机构改革达成了一致看法。但在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对话过程中,改变既有格局并不容易。


以IMF改革为例。2010年,IMF批准份额和治理改革方案,决定增加新兴经济体的投票权,中国的投票权从第6位升至第3位,印度从11位升至第8位,巴西由第14名升至第10名。此外,IMF永久性资金也将翻倍,从2385亿特别提款权(SDR)上调至4770亿SDR。


IMF的方案最后需要获得拥有85%投票权的国家通过才能实施,而改革前美国拥有16.7%的投票权,尽管奥巴马政府对此表示支持,但美国国会一直阻挠,在拖延五年之后,才终于在2015年通过了该方案。


IMF仍然需要更多改革,以确保新兴市场经济体拥有更多的份额和投票权。在《金砖国家领导人厦门宣言》中再次提到:我们决心构建一个更加高效、反映当前世界经济版图的全球经济治理架构,增加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的发言权和代表性。我们重申致力于推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9年春会、不迟于2019年年会前完成第15轮份额总检查,包括形成一个新的份额公式。我们将继续推动落实世界银行股权审议。

3


扩大金砖朋友圈

2017年9月1日,在CCG全球化智库举办的《金砖国家合作,下一步走向哪里》研讨会上,CCG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何伟文说,从世界银行的数据看,2006-2016十年间,金砖五国在全球GDP占比中增加了10.5个百分点,但是其中中国增加了9.4个百分点、印度增加1.2个百分点,其他三国GDP则下降了0.6个百分点。


根据IMF的预测,2017年全球经济增长率为3.5%,发达国家为2.0%,而俄罗斯约为1.4%,达不到世界平均水平,而巴西过去两年增长为负,今年估计为0.4%,不足以恢复原来水平;南非本是非洲最大经济体,前两年被尼日利亚超过,未来一两年内可能被埃及超过。


中国在2006年占金砖五国的GDP比重是45%左右,2016年约为2/3,中国一家独大后其他国家会怎么看?显然金砖国家需要扩容。


从2013年金砖峰会起,金砖国家就邀请区域国家参加扩大会议。2013年,金砖会议在南非举办时加了非洲国家,2014年在巴西举办时加了拉美国家,2015年在俄罗斯举办时加了欧亚国家,2016年在印度举办时加了孟加拉湾国家。这一次,中国邀请了几内亚、墨西哥、泰国、埃及和塔吉克斯坦参加对话。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此前曾三次阐释“金砖+”的拓展模式,分别在中国“两会”期间记者会、金砖国家外长会晤记者会、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和新兴市场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对话会中外媒体吹风会上。


王毅称,“金砖+”的拓展模式,通过金砖国家与其他发展中大国或发展中国家组织开展对话,建设更广泛伙伴关系,扩大金砖“朋友圈”,把金砖合作打造成当今世界最有影响力的南南合作平台。他表示,金砖合作要做新兴市场国家以及发展中国家团结合作的“助推器”。


陈凤英对南方周末记者称,“金砖+”是一种创新合作,也可以说是对金砖国家扩员的探索、铺路。


作为金砖智库成员,陈凤英早就建议金砖扩员,因为只有五个国家,时间长了难免不会出现问题。毕竟五国之间部分存在地缘经济的竞争,而扩员有助于稀释金砖内部矛盾。但是扩员也有问题,成员国对于吸纳谁进来有不同意见。


吴白乙认为,从效率的角度看,金砖国家数量不宜太大。如果大家对金砖规则接受了,大家拿出实实在在的各自创意、投入,金砖合作需要众人拾柴火焰高,需要有柴火堆进来,扩容也是不可避免。


陈凤英认为,或许可以在新开发银行上尝试,目前五家成员国各摊20%的股份,是否可以考虑拿出部分股份来,让新成员以新的方式参股,新开发银行的活力需要接力,这样才是真正的股份制。


此次厦门会晤前,中印边界冲突持续了两个月,外界一度猜疑金砖合作是否就此破裂。最后印度总理莫迪还是到场,并与习近平进行了会晤。陈凤英对南方周末记者说,中印有很多合作空间。我们应该看到大局是发展,共同去竞争世界的话语权。


在陈凤英看来,中国在金砖合作中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从国家主席习近平的讲话来看,他也不想突出中国。他在工商论坛开幕式致辞中说了三点“启示”而没有说“原则”,提了四点“希望”而不是“建议”。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学院教授、CCG高级研究员崔凡在前述CCG全球化智库讨论会上说,现在金砖国家和很多国家经济发展状况不太好,但是不着急,因为只要是一块砖,不管是什么砖,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都是有战斗力的,怕的是一盘散沙。


“金砖国家”的来历


2001年11月20日,时任高盛首席经济学家的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发表了一份题为《全球需要更好的经济之砖》的报告,首次提出了“金砖四国”(BRIC)的概念。


2003年,美国高盛公司发布经济报告《与BRICS一起梦想:通往2050年之路》。BRIC由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的英文名称首字母组合而成。因BRICS发音同英文单词bricks(“砖”的复数形式)相同,而且作为一个投资概念,包含经济发展潜力较好的4个新兴市场国家,被译为“金砖国家”。2010年底,经各国协商一致,南非正式加入金砖国家合作机制,金砖国家扩大为五国。


金砖国家合作始于2006年,中、俄、印、巴四国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首次会晤。2009年,金砖国家领导人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行首次会晤,之后每年举行1次。


点击下方蓝字

下载: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