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谈谈中科院巴基斯坦籍已婚留学生将自己与数十名中国女性的性爱视频上传到国外网站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面对虐童案,如何保护孩子不受伤害?

2017-11-24 马肃平 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

朝阳区教委相关部门负责人到现场说明情况。(资料图/图)


全文共3409字,阅读大约需要7分钟。


  • 据新华社报道,针对网上流传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存在猥亵、针扎幼儿、给幼儿喂食和注射不明药物等行为的情况,北京市公安机关表示,22日已接到家长报案,北京警方正在根据家长反映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目前涉事老师和保育员已暂时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 “儿童受到性侵犯的普遍性,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但大部分时候是被掩盖和隐瞒的。”低龄儿童,可能是一个在黑暗中隐没的庞大受害者群体。家长们应及时安抚,防范孩子受到“二次伤害”。


本文首发于南方周末

南方周末记者 马肃平 

南方周末实习生 罗逸爵 蒋梦筱


“携程亲子园”事件余波未散,北京红蓝黄幼儿园疑似虐童新闻再次掀起波澜。


据新华社报道,针对网上流传北京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园区存在猥亵、针扎幼儿、给幼儿喂食和注射不明药物等行为的情况,北京市公安机关表示,22日已接到家长报案,北京警方正在根据家长反映情况进行调查取证。目前涉事老师和保育员已暂时停职,配合警方调查。


事发幼儿园位于北京市朝阳区管庄。2017年11月23日下午两点左右,南方周末记者在红蓝黄幼儿园新天地分园看到,众多家长聚集在幼儿园门口,希望获得园方回应。


往常,小朋友们都在幼儿园睡午觉。但这天,刚过11点,就有不少家长到幼儿园将孩子接走。国际二班的小朋友没有来上课,原计划的感恩节的活动已被取消。


红四班一名孩子的姥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昨天她发现孩子的屁股上有个针眼,“孩子说班里有两个老师,一个爱他,一个不爱他,不爱他的那个给扎的。”另一名男家长还提到孩子小便失禁,好几次新衣服都有很多裂口。


据了解,在国际小二班上学的幼儿有20人左右,共有3名教师、1名外教。22日晚间在家长的微信群中陆续有家长称自家孩子出现问题,目前家长质疑的问题主要包括:孩子身上发现结痂的针孔,有孩子称被老师喂食白色药丸等。但目前,家长们无法看到监控录像。


“目前,教室内的监控视频已被警方调走。班上3名涉事教师暂时停职,改由其他老师替换。”11月23日下午,朝阳区教委相关部门负责人来到现场,向围着的家长和媒体解释情况。该负责人说,目前警方和教育主管部门正在调查此事;警方已调取幼儿园监控录像,也约请了皮肤科大夫就“针孔”问题参与调查。


朝阳区政府新闻发言人声明,接到报警后,朝阳区政府立即成立专案组,依法开展调查取证工作,禁止任何形式的伤害幼儿身心健康的行为。针对家长反映的问题,一经查实,绝不姑息,并依法从严追究相关责任人的责任。


孩子在特勤的保护下离开。(罗逸爵/图)

当晚,教育部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微言教育”也第一时间做出回应,表示,针对近期网曝个别幼儿园存在“虐童”现象,教育部已责成地方有关部门立即启动调查,尽快查清事实真相。“对一切损害幼儿身心健康行为的幼儿园和教职工必须进行严肃查处,对情节严重、构成犯罪的,必须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以切实保障幼儿身心健康成长。”


正当社会公众对此事件愤怒不已时,11月24日,北京红黄蓝儿童教育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发布声明,对任何违反教师师德的人员和行为,坚决奉行零容忍原则;如有任何公司和幼儿园应承担的责任,绝不推脱。同时还提到,对个别人士涉嫌诬告、陷害的行为,园长已向公安机关报案。不过,声明并未指明哪些是诬告、陷害行为。


这不是红黄蓝幼儿园第一次被曝虐童。2016年,吉林省四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四平市铁西区红黄蓝幼儿园红三班教师,在教室内、卫生间等地点,多次恐吓班内幼儿,并使用针状物等尖锐工具将肖某2等多名幼儿的头部、面部、四肢、臀部、背部等处扎伤。经鉴定,幼儿体表皮肤损伤存在。最终,三位教师以“虐待被监护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涉事的红黄蓝幼儿园。(罗逸爵/图)


此次,红蓝黄幼儿园虐童行为虽未得到完全证实,但低龄儿童,可能是一个在黑暗中隐没的庞大受害者群体。不久前发布的十九大报告中也明确宣示:要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


1

如何判断孩子受到虐待?

“我们的孩子懂事,会跟家长说。”11月23日,红蓝黄幼儿园门口,一部分大班家长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事发主要是在小班,因为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语言表达不够流畅、自我保护能力几乎没有,处于明显的弱势地位,因此很容易成为“攻击目标”。

红黄蓝幼儿园的孩子准备放学。(罗逸爵/图)

据了解,红蓝黄幼儿园疑似虐童的孩子一般3岁或不足,有的刚入园一两个月。而此前的携程亲子园,开办的目的也是为了解决携程职工1岁半到3岁左右的还在在家中无人带教的困扰。


心理创伤援助公益平台春风网创始人隋双戈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当孩子出现“退行”的表现时,家长应当警惕孩子是否受到了虐待。比如,原本已经能够自主控制排泄的孩子,突然又开始随意大小便;刚上小学的孩子突然开始频繁尿床或者吸吮手指。


玩游戏的方式也能暴露孩子的内心世界。“一个被暴露在性虐待情景下的孩子,玩游戏的方式会发生很大改变。”黄晓楠提醒,比如,当孩子们玩起性主题游戏,脱下娃娃的衣服、关注娃娃的生殖部位,甚至刻意模仿大人们的行为、做出有性意味的动作时,家长一定要注意孩子受虐的可能性。


对于表达能力较弱的低龄儿童,树立自我保护意识并非没有办法。隋双戈说,家长可以用画画或游戏的形式,向孩子讲解自我保护知识。比如,画个小娃娃,标明各身体部位,告诉他们哪些隐私部位不可以让陌生人摸。


当发现孩子遭遇伤害时,家长的态度至关重要。在日常的援助中,隋双戈遇到过不少家长,即使收到了孩子的求助,依然选择了忽略或拒绝相信。“责备”和“回避”也是常见反应是:“你怎么不早说”“这怎么可能?别胡说”“你千万不要和别人说”。


隋双戈说,这样的态度很容易给孩子带来二次创伤和冲动行为,“孩子会觉得:这是什么事?”正确的做法是:家长先让自己冷静下来,倾听孩子愿意表达的一切,通过以上信息判断发生了什么,而不是责骂、埋怨。


“孩子的身心安全第一,贯穿始终。”隋双戈强调,家长首先要确定孩子是否有受伤,注意避孕、传染病的预防。无论当即决定报案与否,证据的固定和保留都是必要的。此外,要稳定孩子的心理状态,预防自杀风险,必要时寻求专业人员的协助。

2

低幼儿童安全被忽视

随着社会老龄化和城市化加速,以及二胎的放开,中国“幼有所育”社会机制的缺失已经越来越凸显。大城市的白领生活在一个工作强度较大、时间较长的机制中,晚生晚育的趋势也让祖辈一代已经难以承担传统的“育幼”工作。


“儿童受到性侵犯的普遍性,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但大部分时候是被掩盖和隐瞒的。”这是上海和睦家医院心理治疗师黄晓楠的感受。


精神心理科医生反映,他们的患者鲜有儿童,都是清一色的成年人,年纪最小的刚进大学,二三十岁的居多,也有超过四五十的。他们中的大部分发现,进入恋爱阶段后,自己无法和对方发展正常的亲密关系,婚后无法和配偶正常性生活。


临床治疗中,让黄晓楠最为心痛的是,童年受到性侵犯的儿童,未来人际关系中受到“二度创伤”、成为其他人虐待对象的比例极高。她接诊过的一个小伙子,年幼时曾被继父性侵,上大学后很容易就被别人侵犯了身体,甚至发生了“约会强奸”。


“受到创伤后,自我认知、身体的界限感会紊乱。”黄晓楠解释,这些人产生不了“这是越界”的概念,很难识别哪种人容易对他造成威胁。


2010年,世界卫生组织曾做过调查,全世界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中,有被性侵经历的女童大约占到20%,男童占到5%-10%。


不过,与传统认知中“壮汉在夜黑风高里扑倒受害者”不同,儿童性侵的施害者多为熟人,甚至是家庭内部成员。“从我接诊的案例来看,老师所占比例并不是最高的。”黄晓楠说。

3

国外经验:“强制上报”和“终身禁入”机制

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刘鹏看来,在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里,孩子在学前教育阶段都要面临“被虐”的风险,其它城市和农村孩子们学前教育的质量则更难以让人放心。“这绝非个案的残酷现实,反应出国内幼儿学前教育已经面临一定程度的制度性风险。”


国外的一些实践,或许能为我们提供有益的参考。


上世纪70年代,美国联邦政府率先出台了“儿童虐待防止和治疗法”的条款,各州随之制定了相关法律,要求保育员、心理咨询师、医生和社会工作者等与儿童相关的职业人员,若是怀疑存在“可能的儿童虐待和忽视”,必须强制上报(mandatory report of child abuse and neglect),若是知情不报会被指控犯罪。


黄晓楠介绍,在美国,申请幼儿学前教育的人员,其背景将会受到彻底调查,有性犯罪史的人员将会被登记在案,终身不得进入教育系统。


刘鹏觉得,国内对于学前教育机构的强化监管,不能仅仅重复“重审批,轻监管”的老路。在一些涉及到孩子安全、健康的关键维度上,不仅要有适度的准入门槛,更需要通过高效、精准的“事中事后”监管创新,提升监管效果。比如,通过互联网平台建立实时视频监控系统,执法人员在移动平台上实现对教育机构的实时监管;建立学前教育机构的“红名单”、“黑名单”制度。


“大数据时代,中国是否也有可能建立幼儿园教师的信用体系?”隋双戈也建议,出现虐童行为的学前教育机构不但要追究机构及个人的法律责任,还要实行终身行业禁入制度。


点击下方蓝字

下载:南方周末新版客户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