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喜报!福大陶丰教授入选2017年度“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建议人选名单!

王小波:相信奇迹早晚会酿成大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励志!杨坤从穷困潦倒,到抑郁,到音乐导师再到歌手!音乐就是他的人生,他要来悉尼唱给你听!

喜欢毕竟不是爱,所以变心很快 ​​​​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8月9日 下午 8:2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七夕当天,徐翔妻子再次诉请离婚

商周君 商业周刊中文版 今天


据澎湃新闻报道,87日,昔日私募一哥徐翔的妻子应莹透露,她与徐翔的离婚案预计将于8月底在山东青岛开庭。


同时据腾讯新闻报道称,8月7日晚间,徐翔妻子应颖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再度请求青岛中院加速甄别徐翔的资产,并再度提出离婚诉求。为了能够顺利离婚,应莹表示,本次离婚案没有提出财产诉求。对于她和徐翔的财产分割,会在离婚判决之后另案提起。应莹表示,青岛中院对于徐翔的财产甄别,目前还没有新的进展,所以预计即便成功离婚,等到财产分割,也会有比较长的一段时间。


2019320日,应莹向上海市黄浦区人民法院提交起诉状,请求法院判令和徐翔离婚。现年40岁的应莹总共提出4项诉讼请求,包括:


1、判令和42岁的徐翔离婚;


2、判令夫妻双方所生之子由应莹抚养;


3、请求依法分割夫妻共同财产;


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


据应莹当时介绍,徐翔出事之后,被法院冻结、查封、扣押的资产大约有200多亿元。而这些财产中,有100多亿元是合法资产。但目前法院尚未对查封冻结的资产进行甄别。



在徐翔被长期关押之时,应莹只能独自抚养孩子,生活困难,致夫妻关系失和,现要求离婚,孩子的抚育权、财产依法处理。澎湃新闻报道称,应莹目前在上海生活靠的是朋友接济,被查封的房产虽然可以住,但由于是毛坯房,装修还需要一笔费用,因此自己和儿子只能住在租的房子里。


应莹称,由于她和徐翔婚前并没有特别的约定,因此婚后两人的合法财产,自己应该占50%,因此,希望法院也能按照相关法律条款对两人的财产进行依法分割。由于两人名下的财产多为上市公司股权,据应莹说,折合目前市值,预计分割到的夫妻共有财产在50亿元左右。


据起诉状内容,徐翔和应莹于1998年自行相识,于2000年左右确立恋爱关系,2004年登记结婚,距今已有15个年头。双方均系初婚,2005年育有一子。1998年,应莹在中国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工作,还不到20岁,而徐翔就是这个营业部的客户,已经在中国股市闯荡了五年。中国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还有一个为人熟知的名字——“涨停板敢死队大本营,民间有俗语曾称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到1999年左右,敢死队大户们已经大都有7位数和8位数之间的个人资产。当年,A股迎来史称“519”的结构性牛市,徐翔迅速成为新时代的资本玩家,财富几何式增长。



接近徐翔的人士透露说,2004年结婚时,徐翔资产才刚刚过亿元。2006年到2007年大牛市,徐翔斩获颇丰,身家达到数十亿元。20085月,上海泽添投资发展公司成立。此后注册的公司包括上海泽熙资产管理公司、上海泽煦投资有限公司、上海泽熙增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公司,这一系列公司被称为泽熙系。但是,外界仍然很难看到徐翔的身影。泽熙系第一家上海公司的股东,是徐翔父母徐柏良和郑素贞。


不接受媒体采访,不拍照,徐翔服膺于资本大鳄索罗斯的反身理论(投资者与市场之间的互动影响),立志做东方索罗斯。徐翔,一度是中国最为神秘的私募人士。从早期的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营业部“涨停板敢死队”,到2005年转战上海,徐翔旗下的“泽熙系”资产版图也逐渐壮大,直至2015年案发。


201511月,徐翔在上海与宁波之间的高速公路上被警方逮捕,他身穿爱马仕外套照片顿时传遍网络,徐翔最后露面的地点为杭州湾跨海大桥的岗亭。根据相关公司在交易所发布的公告,警方随后冻结了徐翔投资所涉的逾1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股票。中国股市2015年突然大跌,市值蒸发了大约5万亿美元,中国监管机构对其原因展开广泛调查,徐翔被捕只是其中一部分。


2017122日,曾经的中国私募一哥宁波涨停板敢死队队长徐翔被判操纵证券市场罪成立,被判有期徒刑56个月,并处罚金110亿元,没收违法所得93.5亿元。徐翔被指控2010年至2015年间单独或伙同他人,先后与13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实际控制人合谋操纵上述公司的股票交易。



作为中国私募界著名的操盘手,徐翔的身家一直是谜,谁也说不准他到底有多少身家。此前,应莹向《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徐翔出事时,法院对徐翔个人及家庭的资产进行了查封、冻结和扣押,这其中包括很多的股权,按照当时的市值,总共被冻结的资产有200多亿元。


327日,徐翔所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大恒科技、宁波中百,文峰股份等均披露了《股东股份继续冻结公告》。徐翔案发后,其相关的股票资产也被冻结。记者初步统计,若应莹决定离婚,或许将涉及6家上市公司合计52亿市值的财产分割。


在冻结之初,大恒科技、宁波中百、东方金钰、文峰股份和华丽家族5只股票的总市值为107.98亿。截至41日,多只股票股价已经腰斩,总市值仅剩51.6亿元。除此之外,加上近期重返A股的长航油运0.64亿元市值,徐翔涉及的A股上市公司资产约为52.27亿元。


据应莹说,2018年初,她曾提出过对该案罚金执行、涉案财物处置存在异议,并在当时委托律师向青岛中院提交申请,要求法院举行听证会,甄别徐翔及家人合法财产并予以返还。


徐翔事件时间节点一览:


1993年徐翔带着3万元进入股票市场


20世纪90年代后期徐翔成为宁波敢死队成员


2005年徐翔从宁波迁到上海


200912月徐翔等人成立上海泽熙投资进军阳光私募领域


201511月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徐翔被公安部门带走


20164月徐翔等人被依法批准逮捕


201611月徐翔等人被提起公诉


201612月青岛市中院对徐翔案进行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20171月青岛市中院对徐翔案进行一审宣判。


延伸阅读:应莹:《关于离婚案的一点说明》


我与徐翔二十岁时相识于银河证券宁波解放南路证券营业部,他沉迷炒股,多次起伏,最终年少成名。光环之下的徐翔,在我和一些朋友们看来,其实与普通人无异,他也有喜怒哀乐,也有自己知识的盲点和对新奇世界的渴求。炒股对于徐翔来说是一种信仰,这种执着与痴迷,早已超越获得财富本身,在资本市场大繁荣的时代,我们很侥幸获得上天眷顾,也让徐翔受到一些业内尊重。


我们夫妻对享受财富的态度都比较淡然,徐翔是个工作狂,抗拒社交让他几乎没有公开露面的机会,甚至外界也有诸多误解,而我则将重心放在家庭上,抚育教导孩子,照顾双方老人,这几年来,无论外界如何猜测和各种传言,我们夫妻分工得当,于我而言,生活平静如水。


徐翔案发后,我们家庭名下大概接近210亿元的资产都受到查封,这包括泽熙系公司的资产、徐翔父母名下以及我们夫妻名下的所有资产。此外还包括一些关联朋友的资产也一并查封。2017年1月23日,徐翔案判决书认定,徐翔的犯罪所得为71亿余元。判决书第98页认定徐翔“所得赃款已全部被追缴”。另据判决书:“本案三被告人的辩护人均提出’公安机关扣押、查封三被告人的涉案财产,部分是他人财产以及与犯罪无关的本人合法财产‘的辩护意见,本院将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


以上均为判决书原文。谁曾料想,“对随案移送的涉案财物权属和性质予以甄别后,依法作出处置”这句话成为数年来我最大的纠结,亦成为我们婚姻最大的艰难和坎坷。


在徐翔案判决前,2016年9月,划扣个人银行卡余额约5亿,2016年11月至12月,划扣信托账户资金余额约100亿(未通过信托公司,直接从银行端划扣),判决后,2017年6-9月,划扣个人证券账户资金余额约16亿。以上划扣都是直接去银行划扣,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手续,查询相关账户后才得知被划扣。


早在2017年4月16日,我就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申请书,请求法院依法甄别徐翔案的合法资产。同年6月29日,我向青岛中院当面递交《案外人执行异议书》,法院回复提异议是我的权利,关于家庭财产的甄别肯定会有个结论,但近期不会研究,会先处理车辆。划扣资金都有手续,但不会给当事人。


在徐翔未案发之前,我的身份是徐翔的妻子,但徐翔入狱后,我成为整个家中的顶梁柱。在家庭而言,我是徐翔的妻子、徐翔父母的儿媳、儿子的母亲,同时我也是我父母的女儿。我有时还要参与两个上市公司宁波中百和大恒科技的一些管理事务。在持续数年的时间内,我长期奔波于青岛、上海和宁波三地,四位老人年事已高,身体孱弱,孩子未成年需要抚养,同时我还要去青岛看望徐翔,这其中辛苦烦累和困顿,早已让我精神透支。


事有千千结,千千结之中,最纠结的就是青岛法院对冻结资产的甄别问题迟迟没有进展。徐翔的父母不止一次提出,要求法院甄别他们名下的合法资产,压力到我身上,作为儿媳我自然是责无旁贷;我父母的房产也遭到查封,我的父母和兄长也对此有怨言,我也万分惭愧;徐翔有一些朋友的资产也遭到冻结,徐翔入狱,他们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


可以说,我已经力所能及,竭尽所能,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多年来一直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查封资产,对涉案朋友、对家中老人和对狱中的徐翔,都有一个交代,我本人真的问心无愧。


事实如此,矛盾的根源在青岛法院,最后的压力却在我一人身上,我能奈何?


在我本人所有手段都无法求解的情况下,我申请与徐翔解除婚姻关系。与我而言,我本人希望换一个身份,重新有一个站位和角度。站在一个离婚妻子的角度,我依然希望青岛法院能够加快速度甄别资产,现在是我要求分割我们家庭共有的合法财产,为我和儿子获得一份应有的资产,这一切是合法,也是合情合理的。不可否认,徐翔有一些违法行为,他本人也认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家庭的合法资产也要受到剥夺和没收。


今天,虽然我和徐翔的婚姻走到尽头,穿梭沪甬铁路时,望着窗外风景,我依然能回忆起和他生活的美好时光:


他婚后一度每周在沪甬两地奔波,身价几十亿却舍不得买一辆车;我在宁波临产时,他不肯放弃当天的行情坚持操盘,听到儿子降临后却对着电脑手舞足蹈;他曾写着密密麻麻的炒股心得,神神秘秘地要把绝招都教给儿子……


在我要求离婚的消息传出后,一直许多亲戚朋友的相劝和安慰,让我十分感动和无奈。最后我想说,这次离婚不针对徐翔个人,我们问题的压力来自外因,结局却是婚姻不可逆转地解体。


最后我再次以徐翔要离婚的妻子的身份,要求青岛法院尽快甄别涉案资产,苍天在上,我要离婚。


徐翔妻子应莹

更多阅读:徐翔入狱两年后,妻子应莹诉请离婚》

整理编辑:商周君


可点击下方图片订阅最新杂志!

◆  ◆  ◆  ◆  ◆  


点击你感兴趣的关键词

立即获得关于TA的更多信息!


《哪吒》

网商银行 美团单车

华为财报ofo黄作庆

约翰逊加拿大美联储降息

赴台个人游孙宇晨 霍顿房价

......


欲了解更多专业内容,请点击这里下载商业周刊中文版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