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中山瑞丰商情】一个德国的仓颉,用汉字书写全世界的语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水云间渔乐村【2天1晚和3天2晚】休闲度假游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褚朝新

河南南阳的302个烂尾楼都没能阻碍书记们的升迁

对于官员干不满5年一个任期的现象,罗中枢团队这样分析危害:“党政领导干部任期制在执行中流于形式。关键岗位上的领导干部频繁调动,严重影响了基层政府和政权的稳定,也助长了领导干部的不良心理。”
7月5日 上午 10:10

我们可以不喜欢陈杰人,但不能剥夺他的基本权利

当时主张抓他的,恐怕都是昔日曾与他称过兄道过弟、推杯换盏的人。去年岁末,我在长沙曾对一个十分了解陈杰人的湖南官员说:陈杰人有今天,恐怕也是你们惯出来的。没有你们惯,他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6月14日 上午 10:16

三年换四个书记,最大的受益者不是当地民众

我查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废止《党政领导干部职务任期暂行规定》的信息,如果个别人因为特殊的原因可以不遵守这个规定,那在晋中这样一个地级市如此频繁地出现违反任期制的情况,那就需要引起重视了。
4月11日 上午 11:23

我在现场,却不知你们指控的冷漠来自哪里?

居然有那么多人盲从那些毫无道理、毫无人性的指控,尤其车上遇难的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你们的良心不痛吗?什么叫没有无辜的人?这这场死亡十多人的事故里,除了司机与女乘客这两个当事者,其他人都是无辜的。
2018年11月4日

山西监狱系统塌方式腐败:服刑的黑社会头目“小四毛”拉下16名官员

另外,有四名厅级官员的通报中提到涉及黑恶势力,“小四毛”第二次入狱才被法院判定为黑社会团伙头目,因此可以判断这四名厅官参与了“小四毛”第二次入狱减刑的操作,其中三人被定性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2018年9月15日

“组织”最爱让干部跟谁“交友”

通知对“各处室、各直属事业单位”说:为更好地满足省直机关单身男女青年交友需求,省总工会、省直机关工会工委决定于2014年5月17日举办省直机关“缘在五月”鹊桥联谊活动。
2018年9月4日

又闻教授说胡话:做啄木鸟,别把树放倒

呵呵,还真是从没有听说啄木鸟能把树放倒的。如果一只啄木鸟停到一棵树上啄了几口能把树啄倒,那绝对不是啄木鸟的问题,肯定是树已经烂透了。这样烂透的树,一是该倒,而是即便啄木鸟不去啄,来一阵风也会吹到。
2018年9月1日

山东,加大舆论监督正当其时

这几天,山东最引人关注的是洪灾,潍坊的寿光、临朐等县市受灾严重。网上,看到很多视频,有的菜农、养猪户嚎啕大哭:这日子还怎么过啊?有的是老农捧着被水冲落的葡萄泪流满面……
2018年8月24日

谁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请问河南省,全省疾控部门的官员接受问题疫苗生产厂家长春长生公司的邀请到五星级宾馆开会,吃住谁出的钱,相关领导有没有收红包,监管部门和企业这么在一起活动,这是一种什么关系?其中,是否有违法违纪的行为?
2018年7月25日

陈杰人是否有罪待查,官员谢建辉是否造假也该查

公安机关介入了,那就等着看调查结果和司法机关最后的认定。所以,陈杰人是不是真有罪咱先不要议论,有件事倒是不应该被忽略:陈杰人批评过的那些官员是不是真有问题,陈杰人批评过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有问题的?
2018年7月9日

对马文革,山西省委也有一句话说中了

我将这些事实摆出来是要告诉大家,县委书记不好干,官不大权力大,也容易被人盯上。对于马文革的落马,山西也有官场朋友提醒我说,会不会是被人设了圈套呢?商人围猎官员,当然是设有陷阱和圈套的,这不用怀疑。
2018年6月9日

山西千挑万选选出来的书记落马暴露了几个问题

如果说马文革仅仅只是吃了这么一顿饭,那最多也就是一个违纪,不至于被山西省纪委、监察委通报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并“接受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显然,马文革还有别的更严重的问题。
2018年6月7日

保护老师就是保护孩子,六安警察的孩子都不上学吗?

什么事情都把警察推到一线,这是当下一些地方党政主官遇事常用的办法。这种不分青红皂白就让警察上的官员,要么是执政无能在民众心中毫无信用,要么就是屁股不干净怕被抖落出来,必须用武力强迫别人闭嘴。
2018年5月29日

褚朝新:两会新闻场上当个合格的托

2012年3月7日,一个朋友在全国人大代表、某直辖市市长的房间,一不小心看到了该代表团开放日将会提问的记者名单。而该团的开放日,在两天之后。所谓开放日,就是该省代表团全体代表向媒体开放接受采访。
2015年3月3日

“塌方式腐败”风暴中都没落马的厅官,居然投案了

该县一位退休的人大主任曾亲见县长骂县委书记:“前年一个老干部会,县长讲话,下面几百个老干部。她说,县里种了一些银杏树,有老百姓把这个树叫‘县长银杏树’。我看啊,这个树还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的银杏树。”
8月17日 上午 10:38

难道每个嚣张的夫人背后都有一个低调的官员丈夫?

严书记很快就出来澄清了,因夫人出轨两人离婚已经五年了。很快幼儿园家长群里就有人爆料说,严书记和所谓已经离婚五年的这位前妻还有个3岁的儿子。离婚5年还能生个3岁的儿子,这对离异夫妻真的是人间美眷啊!
8月6日 上午 7:42

致腾讯:虽然你们不讲理,但我不后悔这么做了

文章的意图,并不是要通过微信公号替他募捐,而是希望更多人关注我上面说的这三点,给予更多途径的社会救济。没有号召大家捐款,没有写任何的“赞赏引导语”,就跟我平时写文章一样,只是默默开通了原创和赞赏。
7月22日 下午 3:15

湖北一县级外宣办主任网上筹款救子

事情经我率先披露后,引起了一些媒体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关注与重视,当地暂时解决了他的医疗费问题,暂停了水滴筹,但大病医保报销繁琐、很多昂贵的药物不能报销等诸多问题因此也暴露出来了。
7月20日 上午 7:35

一场令人五味杂陈的“误会”

随后,食药监局给小Z打来了电话,也询问这件事。10月29日,食药监局第二次打电话回话表示,送样检测没有发现有什么卫生问题,孩子们出现拉肚子的情况可能是因为饭菜凉了所致,会责成学校改进。
2018年11月9日

闭嘴和戒酒都很难

昨晚九点多,我尚在酒醉之中,老先生还特地来电话,电话里反复说“对不住,没把你治好”,我则只能在电话里反复道谢。
2017年8月27日

我们都被殷雪明副县长骗了

原告刘某的委托代理人叫吴蒙,当时是河南团结律师事务所律师。殷雪明的代理人是谁呢?叫孔君。孔君是谁呢?很容易就能查到,孔君,现任淮阳县政府法制办主任。淮阳县政府当被告的很多案件,都是孔君出庭代理。
2017年8月12日

晋吏邢艳军的当官梦:等我当了县长书记,提拔你当局长很容易

说到这,连我都好奇如此牛气的小邢究竟是哪个大佬的小弟了。他自己在微信群里说,他是正省级干部的秘书。不过,我怀疑这话也是吹牛的。正省级干部的秘书,还是个副主任科员?我还怀疑,他冒充领导秘书开班骗人。
2017年8月8日

何挺被免

何挺当时没有反对我录音,倒是他的一个部下为了是否录音与我交涉了半个小时。我当时说:你们都不同意实名,还不让录音,将来你们否认接受过我采访,我找谁哭去?最后,关了录音笔用手机录了音。
2017年6月16日

一个时政记者眼中的《人民的名义》

还有很多事情,都不太靠谱。比如坐车,省部级、地市书记市长和县委书记这类官员,现实中多数人都是秘书或者司机开车门,自己开车门的极少。但是剧中不少官员都是自己开车门,这个不符合现实情况。
2017年4月6日

被政府请去也要说真话

期间,一些河南籍的媒体同行介绍,郑州近几年大拆大建,郑州民间给时任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吴天君取了一个外号叫“一指无”。而我,此前去郑州下辖的中牟县采访,也亲见过当地强拆引发的矛盾和冲突。
2016年12月2日

风暴中的警队表情

总之,警察不应被简化为工具与齿轮,更不应把权力边界延展为思想与言论警察,而应首先是有人格尊严和七情六欲的血肉之躯。警队也不应被视作简单粗暴的国家机器,而应是有清晰价值观与职业荣誉感的纪律部队。
2016年6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