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问了一圈,都躺平了!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尽量有趣一些

和戎诏下廿五年:1997时美国众议院议长金里奇访台发生了什么?

这只是一篇小品文,没有花甚么功夫,只是试图还原25年前的一桩不甚重要的历史事件。也欢迎点击上方“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pelosi窜访台湾”一事,在国内引起极大的波澜,乃至很多朋友包括我在内都学会了“窜访”这个词。世界的报道也不算少,不少文章都提到佩氏作为“25年来(窜)访台的最高规格”;我才知道25年前,已经有另外一位“pelosi”去过台北了。他叫作金里奇(Gingrich),当时同样是美国众议院议长。这就不能不引起我的好奇,25年前,也就是1997年,我已是可以阅读报纸的年纪,却从不记得当时有过这样万众沸腾的阵仗,甚至连“金里奇”其人都根本没听说——幸好今时不同往日,互联网已经非常发达,以前不了解的事情,现在反而可以看得清楚一些。当然,这一定不是甚么“深入解读”的文章,盖作者对美国政治史了解极其有限,台海关系更是一窍不通,只是从当时报道的角度,以满足自己及读者好奇心为目的,做一些简单的搜集而已。一金里奇其人
8月5日 上午 10:33

谁才是对的? | 明而不简的巴以关系史

仅仅用了五天,以色列就轻松杀死了所有敢于抵抗他们的巴勒斯坦勇士,冲到了阿拉法特的庇护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城下——再没别的选择了,阿拉法特只能被迫离开贝鲁特,逃往北非国家突尼斯,他在那儿还有几处别墅。
2021年5月16日

为了一百五十个阶级弟兄——商榷驻美使馆的“目的审核”新政

本账号系私人维护,内容均系原创,主要兴趣领域为非理性主义哲学、美学及艺术史,更新频率不固定,更新内容不固定,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更欢迎大家点击上面蓝色的“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2021年1月24日

新神的降临——“墙”与互联网权力史稿

至晚在这一年里,互联网首次具有了真正的“主体力量”——不再是工具,不是谁在“利用互联网”同政府对抗,而是政府在于“互联网的本体”对抗,堂吉诃德的风车居然真的活了过来,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的局面。
2021年1月17日

在埃及,新冠已经消失了——兼谈中国严厉抗疫政策的逻辑

标红色的,是访谈认为抗疫政策较为宽松的;底色为黄的,则是我了解到有较严厉“二次封国”措施的——人均GDP分布有明显的界限,而上一轮疫情中受影响最大的意大利西班牙法国等,恰好也都算是“西欧穷国”。
2021年1月10日

回忆 | 2020,我这一年

也正在这时,欣欣向荣已不再是中国专利。美洲诸国同样全面开放复航,旅游人数陡增,全世界似乎恢复了久违的勃勃生机。尽管还有不少朋友呼吁重视新冠后遗症,但那显然已经不再是焦点,大多数人都受够了疫情的日子。
2021年1月1日

天津的风味

传统的天津炸糕只有一种内容:豆沙馅儿。做豆馅儿要用红豆去皮配桂花红白糖细熬,耳朵眼炸糕所以素孚盛名,主要就是馅儿好,跟面关系好像不大——因为直到现在,耳朵眼仍然单卖豆馅儿,但从来不见单卖糯米面儿的。
2020年12月27日

“双检测”回顾 | 海外侨众的“国民互害”与咎由自取

本账号系私人维护,内容均系原创,主要兴趣领域为非理性主义哲学、美学及艺术史,更新频率不固定,更新内容不固定,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更欢迎大家点击上面蓝色的“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2020年12月6日

大选 | 美国民调怎么这回又错了?

本账号系私人维护,内容均系原创,主要兴趣领域为非理性主义哲学、美学及艺术史,更新频率不固定,更新内容不固定,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更欢迎大家点击上面蓝色的“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2020年11月5日

当一个中国人没有美国签证,他就没法回中国了

本账号系私人维护,内容均系原创,主要兴趣领域为非理性主义哲学、美学及艺术史,更新频率不固定,更新内容不固定,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更欢迎大家点击上面蓝色的“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2020年11月1日

这边,教皇认可同性婚姻;那边,巴黎的教师被斩首了。

那为什么不能“全世界人民一起去仇视少数极穆”呢?因为从个别到一般的“贴标签”本就是人类认知的基本规律,对于大多数没有机会接触到大量muslim的非穆国家,“新闻中的极穆”就是全体muslim的代表。
2020年10月24日

再谈“5个一”的海外问题

最近正在写一篇关于拉美本地疫情介绍的文章,不是很好写,因为总要查很多数据。倒不如先写个容易的。也欢迎点击上方“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关于海外回国的政策,我先前专门写过一点东西:中国海外政策的逻辑(上)。文章原本分了上下两部:上部谈包容,下部谈问题——于是现在还能看的,便只剩上部。在那个时候,这个话题的影响力也仅限于海外。国内的朋友,若自家没有留学生的,就不会太在意。但最近几日,“5个一”忽然成了各大媒体较热门的话题,我便忍不住想再生发一点什么。一
2020年5月24日

四月和谐文章大赏 | 4. 中国海外政策的逻辑(上)

注:这一系列文章都不算长,原没有拆分的必要,完全是由于被反复禁言后的生存进化。本文着于2020.4.29.这是一篇随笔的小作品,我希望为同在海外的朋友们写点什么。作品小,争议却不一定小,我所能保证的仅是“说真话”而已。欢迎点击上方“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这个标题就包括了三部分内容:1,海外的政策是什么样子;2,那政策的逻辑是什么;3,该如何评价这样的逻辑。一
2020年5月1日

参考 | 关于“权力-权威”的理论基础

这是一篇受前文牵连而被删掉的老文章,为了便于理解《论大国形象》一文的缘故,我将相关的一些理论内容摘要出来,而省略掉了具体的例证。本文其实不能构成一篇独立而完整地文章,若您对汉娜.阿伦特已经有了解,便完全可以不读。也欢迎点击上方“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本文主要只讨论一件事:中国和西方国家,权力结构究竟有何不同。
2020年4月23日

臣道与人道——说疫情中的“好公民”

私人公号,内容纯原创,以欧陆哲学、文化史及文化比较为主要兴趣领域,偶尔也发些国内外游记,不保证更新频率,不保证政治正确。欢迎转发谢绝转载——更欢迎大家点击上面蓝色的“尽量有趣一些”关注我:)
2020年2月9日

较高级一些的香港知识——民主、法治与权力话语

在(上)篇中,亦有不少朋友指责我只知描述现状却不能话及事件背后的缘由。在这一篇里,我们便不再过多地回顾香港的事件本身——香港在发生什么,我就假定各位都已经了解,重点放在试图解释“为什么”。
2019年8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