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将亡于中国自媒体!首个确诊超20万的国家!单日新增死亡创造恐怖纪录

蔡英文公开蒋介石临终遗言!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人民日报这次“翻车”了

经济最困难的时候远未到来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作家刘念国

权力就算是一个╳,那也是镶金嵌钻的,不是人尽可夫的!

我以前带过的一个实习生@大胖丫头(山大毕业,如今在成均馆大学读研镀金),作为一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吾国人,也喜滋滋来到首尔光华门打酱油,当然重点是和维持秩序的帅气警察藕霸搭讪合影。
2016年11月7日

纪委奉命“双规”,李姓厅官和他的秘书竟敢负隅顽抗,最后双双撂倒,锁上手铐

再譬如,“陶静想,‘究竟希望他们把自己捆紧点儿,还是捆松点儿呢?捆太紧了肯定很难受,捆松了说不定自己会控制不住乱动。电视里那些女的都被绳子勒着肩膀在胳肢窝下穿过,那些武警会不会趁捆绑时吃豆腐?’”
2016年10月7日

因SM意外去世不可耻,但可怕!

同样用嗜辣来打比方,这个层级就是重度嗜辣症、嗜辣癌,饭可以不吃,辣椒断不可少,不辣不革命,不辣会死人,嗜辣如命,深入骨髓,就像足球之于梅西,篮球之于科比,啪啪之于嫪毐,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2016年9月17日

为什么要把公安局长冯志明五花大绑②那些牛逼或苦逼的警察叔叔

上一集还科普了我朝警察共分为五大坨,一个师公一道符,各有各的老板,包括“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国安部)”“监狱、戒毒场所(司法部)”“法院司法警察组织”“检察院司法警察组织”。
2016年9月1日

喝酒这件事上,没几个中国人会认怂

可老朱却端着杯,涎着脸,就是不喝。见甄爷唱得热闹,还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心里有,茶水也当酒”,甚至倒打一耙,把酒杯递向隔得近的陪酒妹子燕燕,说“危难之处显身手,妹妹替哥喝杯酒”。
2017年2月28日

造反指南│哪些刁民在害朕!?

这已不是JTBC第一次与政府公然对抗,“岁月号沉船”事件时,JTBC新闻部部长孙石熙,就亲自跑到前线报道,还在事发现场待了半年取材,处心积虑参与拍摄了抹黑朴大姐的关于“岁月号”的纪录片《潜水钟》。
2016年11月17日

怒赞呼格父母:不感谢政府,就是为大大们分忧!

因为我清楚地记得,2014年12月15日,当内蒙古自治区高院正式向呼格吉勒图家属送达再审判决书,并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时。呼格母亲尚爱云热泪盈眶,连声“感谢政府”,称“让我儿子得到清白判决”。
2016年10月24日

那个被奸杀的杨妹子谁来管?只有冯局长获刑18年,呼格家获赔205万是不够的!

同时,对实现这份蓝图的路径,全会亦作出明确部署,指出要从形成完备的法律规范体系、高效的法治实施体系、严密的法治监督体系、有力的法治保障体系,形成完善的党内法规体系等5个方面,对总目标进行展开。
2016年10月23日

冯局长获刑18年︱你叫的是鸡,上来的却是鸭?

按照新京报的说法,从“呼格案”责任关系调查清楚那一刻起,案件主办人冯志明惩处结果的期待,就承载着民众对于“告别历史”的独特需求——对相关责任人依法追(刑)责,是一种于公于私都不可缺失的公共仪式。
2016年10月20日

得罪他们一个,就是得罪1400万?

但万事开头难,现代警察设立之初,囿于技侦手段落后,所谓密探密探,主要突出一个“探”字,强调联防联动,线人密布,同行袍泽抱团,外加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天下警察是一家”。
2016年10月13日

为什么总要等人死了,正义才姗姗来迟?

写负责任的小说——遍地赞歌的时代,努力做一个扎米亚金一样的不合时宜者,“真正的文学,只能由疯子、隐士、异教徒、幻想家、反叛者、怀疑论者创造,而不是那些舔菊的奴才”。
2016年9月30日

你真的不必太恐惧“朋友圈说的每一句话都可成为呈堂证供”

“这次就是勃起来(簿※熙※来)屙了一坨屎叫王※立※军吃,王※立※军端给检察院,检察院端给法院,法院叫李※庄吃,李※庄的律师说他不饿,谁屙的谁吃,这不退给王博士了,他主子屙的他不吃谁吃!”
2016年9月27日

枪决女犯陶静

她想,“究竟希望他们把自己捆紧点儿,还是捆松点儿呢,捆太紧了肯定很难受,捆松了说不定自己会控制不住地乱动。电视里看着那些女的都被绳子勒过肩膀在胳肢窝下穿过,那些武警会不会趁捆绑自己的时候吃豆腐?”
2016年9月23日

部队、武警、公安,捆绑技术哪家强?

如果俘虏很重要,或者后援机动运输工具(战术侦察车、超静音直升机)隔得比较近,可以对俘虏注射安全剂量的麻醉剂后,装入简易捕俘袋拎过去——大名鼎鼎的美帝海豹部队将这称为“UPS速递”(联合包裹)。
2016年9月12日

这个自杀的女人是勇士│美国为什么没有公安部

本文的重点,是扯“五六个身体很棒的检察院的人,拿着绳子将冯志明五花大绑”——冯志明是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原党委委员、副局长,也是轰动一时的大冤案“呼格吉勒图案”的头牌导演、荣誉出品人。
2016年9月7日

为什么要把公安局长冯志明五花大绑?

当然也有那种人间极品、人头猪脑,倒个桩可以把车倒到床上的,考官为了不让这货下一关考科目三时,直接撞死袍泽兄弟,也会断然喝令滚蛋:你他妈别说刮3下雨刮器,就是刮胎,老子也不会让你过!
2016年8月25日

警察叔叔你们如果一定要抓走这个母亲,请务必抱走她的孩子!

写负责任的小说——遍地赞歌的时代,努力做一个扎米亚金一样的不合时宜者,“真正的文学,只能由疯子、隐士、异教徒、幻想家、反叛者、怀疑论者创造,而不是那些舔菊的奴才”。
2016年8月18日

近期内要抓一个老犯人“爆菊”新犯人的现行! 《从学霸到狱霸•第74回》

可他天外飞仙的微笑只维系了三秒,而且来去皆惊鸿一瞥,很快恢复了面若止水,指头轻轻叩了叩桌面:“嗯,总的来说还行,不过前面两个一有问题,有大问题。煤都有句俗话,叫干屎不臭,挑破恶臭。知道意思吗?”
2016年8月17日

你T裤上有他的男人味│假如王宝强夫妇在台湾

譬如宜兰一个名叫李某的女子,因与丈夫感情裂痕,某日离家未归,“基于通奸犯意”在台北市东区某PUB饮酒作乐后,与初次见面、姓名年纪不详的友人发生性行为,并因此怀孕生子——也是醉了,居然一炮就中?
2016年8月16日

每周一三五,阿刚主任都会戴着“女朋友”小成赠送的绿帽子来回踱步,长吁短叹,无语凝噎……………《从学霸到狱霸•第73回》

为了完成政府交代的任务,为了不给干部和五哥抹黑,更为了不至于引起公愤,可怜的李安苦心积虑想了很多办法,比如偷窥到教育科当天刚印完试卷,他立马就扛着簸箕、扫帚扮演青年自愿者,笑容可掬主动上门打扫卫生。
2016年8月15日

有些俊朗的新犯人一下矿,就会被老犯人拽进旮旯,一边塞个馒头给他,一边摁他的脑壳:扭过去,撅起来!《从学霸到狱霸•第72回》

当然,作为抗拒下坑的反改造分子,二臭要想挣分减刑是不可能了,但他既然混成了准大拿,自然要在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的刑期中找点乐趣,便全身心投入到了猎艳寻瓜的浪蜂狂蝶队伍之中,逐渐赢得了“摧瓜圣手”的雅号。
2016年8月14日

我裤裆里的凶器断了,就去你家住,让你那漂亮老婆伺候着,断了也保证让她皮酥肉爽,你信不信?……《从学霸到狱霸•第71回》

“那可不!他妈的徒刑大、心眼小,在队里混得还算不赖,可谁规定值星员一定得评上劳改积极分子?嬲他妈想不开死就死吧,还拉上好几条命垫背,还有老子这条腿!”王干事一边骂,一边愤愤然揉着老古董伤腿。
2016年8月13日

我不管你是哪家的王八蛋,回去给我冯玉祥带句话,有本事明着来,别那么下作!

写负责任的小说——遍地赞歌的时代,努力做一个扎米亚金一样的不合时宜者,“真正的文学,只能由疯子、隐士、异教徒、幻想家、反叛者、怀疑论者创造,而不是那些舔菊的奴才”。
2016年8月13日

抄写300遍“警察是依靠暴力的、强制的、特殊的手段,维护国家安全与社会秩序的武装性质的行政力量”……《从学霸到狱霸•第70回》

他是十八年的大徒刑,能够在阳光明媚的地面上呼吸新鲜空气,却身在福中不知福,硬说自己以前下坑时,挣的分多,活也不累(他是组里的大拿,专门负责打炮眼),可五哥非要把他抽回中队守大门,还点名让他专值夜班。
2016年8月12日

三省四市公安局长落马,这个女人为何让男人们真心点赞?

五专车包括:价值135万多的8缸丰田越野兰德酷路泽川QF6699、五粮液打假办扣押的赃车奥迪川QW9666、迈腾3.0排量川QW0999、市政府配备的大众川Q00069、从广安调到宜宾时所带的奥迪。
2016年8月11日

我要以失去智慧的方式,显现智慧;以失去名字的方式,让他记住我的名字……  《从学霸到狱霸•第69回》

连鹰营监狱头一号牛人五哥,也改为去生活科吃小灶,他最忌惮的是减刑材料要管教组签字认可之后,才可以上报,而郝教导是个惹不起的黑脸包公,犯不着为了一口好吃食,给他拽住辫子扣下材料,耽误了减刑的军国大事。
2016年8月10日

孙杨的守宫砂:查出来是兴奋剂,没查出来是高科技

一贯正确的白岩松老师,这回也说秃噜嘴了,“孙杨曾因误服治心脏的药物而被禁赛三个月,而重要的是:这种药物在2015年,已被国际反兴奋组织从禁药的名单中拿下,这一点,那位金牌选手不知道吗?”
2016年8月9日

流莺看不起暗娼︱鹰营监狱就像一匹钝马,而我就是一只不断叮它,让它具有活力的牛蝇……  《从学霸到狱霸•第68回》

五哥是见过大场面的,很懂得管理的艺术,他从来没说过“不要打有富”之类的话,也没有制止过大家虐待有富,他只是在楼道里碰到有富时,轻声细语劝他不要趴在墙上,还跟他闲聊几句,甚至给他根烟抽,拍拍他的肩膀。
2016年8月8日

我跑进库房,拖出尚马街看守所镇所之宝、48斤重“死脚镣”,“哗啦哗啦”拖到院子里,再“咣啷”一声扔在地上…《从学霸到狱霸•34》

而尚问鼎的抓捕过程相对简单得多,他骑摩托车去上班,身上没带枪。我机警的人民警察知道他柔道功夫了得,特意放出两条强悍的德国种警犬助阵——那尚问鼎再能打,总斗不过利嘴獠牙的警犬吧?于是一举擒获。
2016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