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势力”八问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宽和果糖的梦与现实

读小说探历史(二)|《死水微澜》:一个教民的复仇

01四川作家李劼人所书写的小说《死水微澜》,是以清末民初四川底层人民的生活为创作背景的。里面有两位男主角,一个是袍哥罗歪嘴,我在上篇文章中对袍哥的历史做了些整理(读小说探历史:袍哥的前生今世);一个是基督教“教民”顾天成。这里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这位人称顾三爷,家里有几亩薄田、两位长工的乡村小地主对耶稣是哪方神圣并不清晰,也不屑懂得。他只知道:信了洋教,连官府都不敢惹他,他可以就此实现复仇大计。顾天成的仇人,就是袍哥罗歪嘴和他的兄弟们。这些人先是用了美人计在赌博中耍老千,骗取了他的钱财;而后,在正月灯会上,顾天成又因为被罗歪嘴的美丽情人邓幺姑勾了魂儿,把十二岁的女儿弄丢掉;他在几个小混混的怂恿下在人群中揩“邓幺姑”的油,差点被袍哥们捉住毒打一顿,回家就大病一场,差点去和才死不久的妻子团聚。顾天成是被和他有露水情缘的邻居钟幺嫂用洋人的洋药治好的,昏睡半月之后醒过来的顾天成,内心燃烧着轰轰烈烈的仇恨的火焰。媳妇的死,女儿的丢,钱财的失,美人们的不可得手,他都算在罗歪嘴一伙儿的账上。但袍哥们可是黑白通吃的地头蛇,他哪里惹得起?顾天成想起了上次被骗诉苦时,钟幺嫂给的点子:去奉教。如果成了教民,不但可以报仇,还可以欠债不还,甚至,可以做官……钟幺嫂家交租的主人曾师母嫁了洋牧师,钟幺嫂的腰杆子就挺得直,三邻五舍都不敢冒犯。拜托钟幺嫂介绍,顾天成就信了耶稣,成了教民了。很快,罗歪嘴就得到了自己要被追捕的风声,逃命去了。一介平民顾三哥,做了教民,制台大人就派一个营的巡防兵来抓仇人,仇人跑了,情人邓幺姑的大铺子被砸了,丈夫被投了监牢。制台大人可是能管一个省的总督(武官),居然会派兵来干涉一个小镇上屁民们的纠纷。这一切,还不是因为,顾三哥信了洋教了,身后就是洋牧师,洋牧师的身后,是洋大使,洋大使的身后,是把大清朝廷打得落花流水的洋国家。(教士和教民)02我对近代到华的传教士,本来一直有着非常积极正面的印象。毕竟,他们带来的西方文化与文明,为我们国家从封建帝王社会进入现代民主社会,起到了不小的助力作用。孩子的奶奶,两次生孩子都难产,是在英国教会留下的医院里顺利分娩的。奶奶说,这个在福建闽清小镇上的教会医院,设备比县人民医院先进得多;老医生的医术也更高明。孩子的爸爸和伯伯都是70年代初出生的,中国已经解放了20多年,而在乡村的老百姓们,仍然认为教会医院更加值得信任。女儿所在德闳学校的“闳”字,取自“中国留学生之父”容闳的名字。出身于贫困家庭的容闳从小在教会学校马礼逊学堂学习,学校的名字是为了纪念罗伯特·马礼逊,在1807年入华的第一个基督新教传教士。是他第一个把《圣经》翻译成中文;编纂出版了中国第一部英汉字典
7月17日 下午 11:08

读小说探历史:袍哥的前生今世

01最近读书会在共读四川作家李劼人的《死水微澜》,按照进度,读完了前两回。在《死水微澜》第二回里,男主人公罗歪嘴出现,作者是这样描述他的社会身份的:十五岁时,加入了哥老会,打流跑滩(漂流各处谋生)。现在年纪三十五岁左右,是本码头舵把子朱大爷的大管事,人称罗五爷,手持名片,哪里都吃得开。手上经过很多银钱,但囊中羞涩,要不借给了兄弟们,要不就吃和嫖了。罗歪嘴每次回天回镇,都会有很多人来找他谈事,说的是别人听不懂的粗鲁黑话。罗歪嘴作为袍哥,曾受人之托,拿了舵把子朱大爷的信件去疏通官府关系,要打捞一个被粮户(地主)投进牢房的佃户,但因粮户自称教民,吓坏了知县,于是此次行动失败。“袍哥到底有背时的时候”的说法开始在坊间流传……朋友魔菇在写家族故事时,曾经提到过袍哥;这次读《死水微澜》,又是关于袍哥的故事,我不禁对袍哥文化有了极大的好奇心,查阅研读了很多资料,在此尝试八卦下袍哥的前生今世。02我们先对《死水微澜》描述的历史背景做一下初步了解。故事反映的时代为一八九四年到一九〇一年,即甲午战争以后,到辛丑条约签订时的这一段时间。甲午战争失败标志着清朝历时三十余年的洋务运动的失败,打破了近代以来广大中国人民以及某些仁人志士对民族复兴的幻想。割地赔款,主权沦丧,大大加深了中国的半殖民地化,国家地位一落千丈。辛丑条约是清王朝进一步屈服于列强而交出的卖身契,标志着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在政治上,清政府成为洋人的"守土官长";经济上,完全成为帝国主义的"税吏";在军事上:清政府无重组民族自卫战之可能,在外交上,各国公使是清政府的"太上皇"。这也是为何一个谎称教民的粮户会把一个知县吓住了的原因。在清朝政府沦为洋人傀儡的特殊历史阶段,袍哥扮演着如何的角色呢?先来了解下袍哥的前生。03袍哥,作为活跃于四川的江湖组织,最早诞生于清中叶。明末清初,张献忠的农民起义,吴三桂的造反,与清军在川地多次发生冲突,多年战乱让四川人口骤减。据说战后清政府派到当地的官员到了四川,发现人烟稀少,虎狼四窜。为了重振四川,著名的“湖光填四川”移民政策在乾隆年间开始执行。为了促进移民,土地政策相对宽松,几乎可以跑马圈地。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口涌入,大量劳动力与有限的生产资料产生矛盾,产生大量的闲散人员,便为袍哥的诞生提供了群众基础。袍哥的前身是“啯噜”,是移民中的
6月29日 下午 5:07

萧红《莲花池》 :何时去看大莲花

但萧红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五四青年,民族遭难,她有抗日救国的主动意识。《莲花池》里,连每日被关在家里的小豆都知道什么是“汉奸”,他在审讯室的喊叫,是集体抗日意识的代表,是国家终将解放的希望。
4月21日 下午 9:45

萧红《旷野的呼喊》| 一个优秀作家的示范

萧红的厉害,就是她所描述的场景,你也曾亲历,但无论是说还是写,你不会记得这么多细节。有的细节,是看到了忘掉了;有的细节,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注意到的,忽略了;有的细节,是笔头生涩,描述不了那样的生动。
4月14日 下午 11:56

萧红《朦胧的期待》| 战争与“李妈”们

利益集团各自获益,没有牺牲的个体,譬如金立之,也许因为立功而荣升,从而改变了命运。但那些在后方的“李妈”们,她们将继续无奈地接受命运的摆弄。这些个体的悲喜,也并不因为战争,而变得不值一提。
4月9日 下午 10:57

《盐丁儿》| 盐丁儿,被嫌(咸)透了的那个女孩

好在家里还有个思想开通的叔叔,抵抗祖母因相信“女子无才便是德”而不准女孩上学的规定,让颜一烟跟着家里的哥哥弟弟一起读书。老派的祖母不肯送孩子出去上新学堂,担心外边的野孩子污染了他们的皇家血统。
3月27日 下午 11:22

《寄小读者》与俄乌战争

茅盾的《大鼻子的故事》讲了一个在“一二八”事变中失去父母的孤儿在上海流浪的故事,每天在垃圾桶里与狗群竞争翻找食物。这篇小说的结尾,是流浪儿加入到学生反抗日本侵略的游行中,喊出了“打倒日本”的口号。
3月5日 下午 8:39

绘本《野兽国》| 野兽究竟是谁

他说:成人都以为儿童的世界应该是纯真美好的,也努力去营造这样的氛围。其实,孩子的心里,是有很多怒气、恐惧、受挫感和无力感的,大人视而不见,孩子又不知如何诉说,于是借助幻想来自我疗愈。
2021年12月26日

《那不勒斯四部曲》| 莱农:无法逃离

01“她们的身体都非常消瘦,双眼凹陷,颧骨凸出,或者是屁股非常肥大,脚踝水肿,胸部下垂,拿着沉重的购物袋,最小的孩子都扯着她们的裙子,想让她们抱……因为生活的艰辛,因为年老的到来,或者因为疾病,她们的身体被消耗了……这种变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因为要做家务吗?是从怀孕开始的吗?还是从挨打开始的?”
2021年12月18日

育儿苦经 | 咆哮的父母,怼人的娃

“你怎么还不做作业,放下IPAD,该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事!”“能不能专注一点,这样才效率高!”“做个自律的孩子!”“奶奶叫你吃饭,赶快下楼!不要让大家等你,这样不礼貌,不尊重做饭的人!”
2021年12月11日

​重温《刀锋》二到四章:做个美丽的小傻瓜

20世纪20年代,那些从欧美回来的中国知识分子,开始呼吁女性受教育的重要性。一批女作家,如陈衡哲、凌淑华、丁玲、冰心等,从女学生群体中涌现,开始通过作品探讨女性和家庭之外的世界发生联系的可能性。
2021年11月28日

重温《刀锋》第一章:美国梦与悠然见南山

毛姆的《刀锋》写的是一战前后美国青年拉里的故事,他没有按照美国人的常识,利用美国如日中天的经济发展势头,和自己拥有的关系资源,去追求个人财富和娶妻生子;在战争中朋友为救自己而去世的经历,让他不喜名利,开始游历东西方世界去追寻人生意义。
2021年11月19日

绘本《你很特别》| 那么普通,那么自信

曾在身心灵和心理学领域里飘荡过,懂得“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的道理;一直参加宗教文化学习,也理解“上帝创造了每个人,也赋予了每个人美好的特质”的说法;佛教也说,每个人都是佛,每个人都是神。
2021年11月13日

《百年孤独》|乌尔苏拉:我们所有人的母亲

-不要让红蚂蚁毁掉房子;-不要让布恩迪亚家族的人近亲结婚,生下长猪尾巴的孩子;-不要让蕾梅黛丝照片前的长明灯熄灭;(蕾梅黛丝是早逝的小儿媳,是最具有乌尔苏拉勤奋持家固守家园之母亲特质的家族女性)
2021年10月31日

《百年孤独》| 梅梅与黄蝴蝶

譬如,那个被蹁跹的黄蝴蝶围绕追逐的女孩梅梅的故事,就会让人慨叹不已。谁没有经历过青葱时代,它如烟花般灿烂,亦如黑夜般灰暗,我们人生图案的底色,在那时已经铺陈完毕。
2021年10月23日

《李尔王》|人生不易,一起咆哮!

遭受父亲追杀的爱德加,在荒野风雨中,也开始反思自己的好色本性,他也在敬畏因果。读到他的反省,会让人想到都铎王朝的亨利八世,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娶了六位王后,处死三个。弄臣的那句“老鸨和妓女建了教堂”
2021年10月2日

《成为简·奥斯丁》 |危险,她居然在写作!

“女人的特性,最充分地表现在她作为女儿、姐妹、最终作为一个妻子和母亲的责任上。这依赖于她那温柔的魅力,高尚的爱和清晨的安宁。如果一个女人碰巧生有所长,比如说,深远的智慧,最好藏做秘密。幽默更讨人喜欢,但智慧不是。拥有那种才华是最大的危险。”
2021年9月26日

窈娘之死

“乔家艳婢,美慧无双”的故事传遍了京城长安的大街小巷,无数贵族富豪都想重金买走,仿佛在争夺一件传世珍品。自家的“鲜花”如此招蜂引蝶,乔知之更加如获至宝,不肯放手。直至一位权高位重的皇亲国戚也要来摘。
2021年9月19日

《秋园》| 浮木漂摇,芙蓉盛开

掩卷之后,只觉幸运,生活在无衣食之忧,无“运动”战乱,可自由选择生活方式和尽兴攀登个人精神理想高度的时代,即使仍有汹涌的浪潮,但浮木已被雕琢修葺为舟船,有自己掌舵扬帆的空间了。
2021年9月13日

《西游记》| 唐僧母亲的故事:不如做个女妖精

“吾闻‘妇人从一而终’。痛夫已被贼人所杀,岂可觍颜从贼?止因遗腹在身,只得忍耻偷生。今幸儿已长大,又见老父提兵报仇,为女儿者,有何面目相见!惟有一死以报丈夫耳!”于是乎,温娇“从容自尽”!
2021年9月5日

​柳五儿,一位大观园贫困女性的奋斗史

王熙凤、探春只能在贾府这个大家庭里显示着她们的管理才干;宝钗、黛玉、湘云等,也只能在大观园的花前月下的吟诗作赋中展露着文学才情,她们唯一的未来,就是嫁个好人家,终身有靠。
2021年8月29日

《西游记》| 妖怪为啥爱吃人

这是明朝文人陶宗仪在《南村辍耕录》里对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北伐军荼毒百姓的记载,军粮物资匮乏,没有粮食了,就杀百姓充饥。据说占领一地吃光一地百姓,因此河北和山东在明朝初期人口稀少。
2021年8月22日

《她们》| 隐忍与不忍之间,有多长的河要蹚

阎连科的《她们》是一本描写家族和家乡女性的散文集。阅读的感受是果真太“散”了。文中提到诸多女性,但大多是根据记忆做了寥寥几笔的勾勒,看不清眉目。仿佛是深夜与朋友多饮了几杯聊大天儿,记得什么就说什么,不去探究每个人物和故事背后的“何以至此”。总觉得作家写此书是完成关于女性话题的命题作业,因为繁忙或懒惰而不去深挖,也或者因为写的都是亲人而不便说尽,总之感觉隔靴搔痒,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不够深刻与痛快。
2021年8月6日

三娘湾的肥海豚:先保护动物还是先保护人?

这也许是为什么在陕西秦岭保护了野生大熊猫和广西崇左保护了野生白额叶猴之后,潘教授又在2004年闻听钦州出现白海豚时,来到了北部湾,来“报恩”。到如今,潘教授已经在野外考察研究和保护野生动物40余年。
2021年8月2日

《天空的另一半》:太阳照不到的她们

克劳丁是卢旺达种族大屠杀的幸运者。胡图族的士兵们曾经排队强奸图西族的女性,导致她们下身腐烂,而后还被枪杀。克劳丁获得自由时已怀身孕,无处安身,乞讨几年后,被一个叔叔收留,却被要求用“性”来交换。
2021年7月22日

元春与袭人:不同的阶层,相同的孤苦

!”元春的这句安慰,听上去怨气十足,而且一语成谶,元春这次省亲之后,再也没有回来。看过《甄嬛传》的同学都知道,元春在宫里的日子不会好过,省亲三年后,终是在宫斗中或政治斗争中失宠而暴毙于皇宫了。
2021年7月16日

《老友记》:我是如何被资本主义文化“腐蚀”的……

受西方解放思想影响的现代中国青年,似乎在身体自由这条路上也愈走愈远,迷失了方向。诸多青少年尚未懂得情为何物,就动不动以身试“法”,往往导致身心两败俱伤,过犹不及,性教育仍是任重而道远的事情。
2021年6月27日

​诗来见我

去大海边会几个先行到达的好友,我带着酒,也带着诗,带着快乐与哀愁。“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有友,有酒,诗就会不请自来,徘徊左右了。
2021年6月18日

《​生命最后的读书会》| 我想成为的“母亲”的样子

“每当我把书放下来去买一杯摩卡,接收一下邮件,或者去打个电话,回来时我总会瞥见母亲悄悄地拿起书,迫不及待地读着,仿佛我放在那儿的并非是一本书,而是一袋饼干,她趁我没在的时候可劲偷吃我的饼干。”----《生命最后的读书会》
2021年6月10日

《丰乳肥臀》:上官鲁氏,一位中国母亲的履历

如果我们把莫言作品《丰乳肥臀》所讲述的故事看作一个圆,那么“母亲”上官鲁氏就是那个圆心,所有出场的角色,都和她有关。其一生履历,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山东高密市东北乡大栏村妇女上官鲁氏,原名鲁璇儿,生于1900年,生养八女一子,并将八个外孙子外孙女养大成人,卒于九十五岁高龄。
2021年6月5日

露营的气质:与风雨虫儿共眠

他带着一把同他一样高的大吉他,在酷暑的高温消退之后的黄昏来到营地。热风仍然袭击着帐篷之前的天幕,睿程弹起那首熟悉的《Yellow》,顿时让人觉得神清气爽,身旁的野菊花和我们一起摇曳扭动。
2021年5月27日

时光里的妈妈 | 从“童养媳”到大学生

对于女儿还要继续读高中这件事,奶奶阿娇的母亲并不赞同,但也没有明确反对。因为她估计只有一个月的功夫,阿娇应该是考不上的。阿娇每天必须先去山上田间割够家里黄牛需要的草,才能去学习,经常迟到。
2021年5月15日

“爱在”三部曲的亲子教育:父母皆祸害?

亲子教育,或者说,亲子关系,就显得尤为重要。时代发展,经济进步,我们这一代的父母,不像我们的父母那一代需要为生存日夜劳作,所以更加注重心理与精神的康健,我们也更善于学习与自省。
2021年5月2日

“爱在”三部曲的死亡意识:如果生命没有尽头

慢慢长大,越来越觉得,学业、工作与成就,并不能支撑起人生意义的全部,而是别的内在的精神情感相关的细枝末节,让活着的意义更有分量。观赏“爱在“三部曲,也是对这一模模糊糊的关于意义之问的答案的印证。
2021年4月26日

“爱在“三部曲的女性意识:我要独立,也要被爱

真正的爱情应该建立在两个自由的人互相承认的基础上;一对情侣的每一方会互相感受到既是自我,又是对方;每一方都不会放弃超越性,也不会伤害自身;两者将一起揭示世界的价值和目的。对这一方和那一方来说,爱情将通过奉献自身展示自己和丰富世界。
2021年4月18日

我和动物的距离

小孩子们似乎天生喜欢小动物,小女儿天天在她的奇幻世界里扮演着小动物,一会儿是小猫,一会儿是小狗,也可以是独角兽,还可以是九尾狐……她四肢伏地,在楼梯上速度极快地爬行,窜来挑去,灵活地很。
2021年4月10日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生命的轻与重,被谁定义?

如果生命的初次排练就已经是生命本身,那么生命到底会有什么价值?正因为这样,生命才总是像一张草图。但“草图”这个词还不确切,因为一张草图是某件事物的雏形,比如一张画的草稿,而我们的生命草图却不是任何事物的草稿,它是一张成不了画的草图。
2021年4月2日

​《波斯语课》| 你是我的兄弟

巴哈欧拉用此比喻,呼吁人类团结,他说,全世界应该是一个国家,全人类,都是这一个国家的公民。在信仰里,巴哈欧拉是上帝的传言者。所以,人类一体,这是上帝的愿望。
2021年3月26日

《万箭穿心》| 无人不识李宝莉

有了案底的马学武的生活就似丧家之犬,本来就口无遮拦的李宝莉在恨意之下更是日日痛踩。当马学武无意得知是妻子设计将自己钉上了耻辱柱,苟活的生命被压上最后一根稻草,投身而入在自家窗口可以俯瞰的滚滚长江。
2021年3月15日

对话奶奶:老人该不该带孩子

我:“妈,有空时联系下表哥,咱们家的线面快吃完了。我要请朋友们来家吃线面呢。”(孩子)奶奶:“好的,刚好趁着表哥还在闽清,可以帮忙买到当地最好的线面。可能他和表嫂也趁过年休息下,在福州帮俩闺女带孩子太辛苦。”我:“其实老人没有义务和责任去带孩子,他们也是抹不开面子啊。”
2021年3月5日

张爱玲与母亲:独立女性的荒凉与辉煌

母亲不是不爱,只是在结婚生子之后,黄逸梵所向往的独立,就无法那么彻底。她在个体自由与母职责任的挣扎之间心力交瘁。对张爱玲教育的鼎力支持,为张爱玲为日后“拥有属于自己的一间房间写小说”奠定了基础。
2021年2月22日

《西游记》女儿国:没有男人的桃花源

读到这里也有些忍俊不禁,中国坐月子的禁忌花样繁多。无论此传统是否科学,事实上女性孕育期间身体受损容易患病,且困扰于产后抑郁的也都有人在。这大自然赋予的繁衍使命,让女性背负了诸多身心考验,实属不易。
2021年2月3日

《鞋带》| 我要如何解放自己呢?

这种必须和习惯坚持了12年,两个孩子相继出生,每日如西西弗一样重复的家务也让时常让我觉得无聊,但相夫教子在那个年代,是妻子们天经地义要做的事情。丈夫的收入越来越稳定,我感觉到幸福,即使有些平庸。
2021年1月31日

全职妈妈,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还是同谋?

如果一位母亲愿意(有的是不得不)在家庭的岗位上多做贡献,且有很多调查研究的数据证明这份全年无休的“工作”所创造的价值不比一个企业的CEO差,那么她应该受到应有的理解和尊重,她应当为之骄傲,而非羞愧。
2021年1月24日

2020我的日记 (七)| 我是谁?

大概都有过这样的灵魂拷问:我是谁?我在别人眼里是什么模样?来到这个世界我是否有特别的使命?我是不是一个废柴?即使命运已经恩赐许多,但每个人都依然时常自我怀疑,好在有书有友,岁月的叠加也让心绪渐稳。“要享受,不占有“
2021年1月6日

2020我的日记 (六)古典文学

总之,对于现代诗,还是有隔阂,对于那些读上去特别晦涩,只有诗人自己能懂的诗歌,无法有共鸣。在某种程度上,甚至觉得诗歌是写不好长文的作家的偷懒方式,用分行的格式,写出几个好容易想出来的优秀句子。
2021年1月5日

2020我的日记 (四)| 书籍与作家之萧红、老舍与野夫

萧红对此类小人物的刻画,十分成功。老天给了他们生命,却没有给与他们好的命运与生活,他们行尸走肉般活着,内心也充斥着人性与欲望,只是,没有抗争奋斗的资本,于是就那么一天一天捱过去,似乎从来没有活过。
2021年1月3日

2020我的日记 (三)| 书籍与作家之鲍勃·迪伦《编年史》

而昨晚扫下手机,就看到印度尼西亚和吉尔吉斯斯坦依然有“抢新娘”的陋俗,即随便在大街上抢个不认识的姑娘,这个姑娘就必须嫁给抢人者,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事情可以发生在智能机器人即将取代人工劳力的年代。
2021年1月2日

2020我的日记 (二)| 书籍与作家之张爱玲

读《苏东坡传》,看到我们的旷世才子也会为旱涝灾害求天求地,拜神祭仙。遂想起来家乡的龙王庙也是清朝皇帝为治理黄河灾害而建,也就是不到100年前。我们从皇帝到黎民,都认为自然灾害是神灵发怒。
2021年1月1日

2020我的日记 (一)| 书籍与作家之杂篇

哎呀,最近减脂减得似乎已经清心寡欲,回忆却让人有去饕餮的冲动。但那时那刻因为胃肠里的内容常常清淡,偶尔打下牙祭就觉得无比美味,现在再去吃同样的食物,因为已经油腻很多年,大概再也吃不出当年的感觉了。
2020年12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