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陶杰:只有一个皇帝没有用,一国无才则大乱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孟晚舟在家中“监视居住” 现场画面曝光(高清组图)

“部门马上要被撤掉了”,金融业花式降薪裁员,这个冬天究竟有多冷?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林奇视角

对手的成全

这些,其实也都可以没有。狱中把一个人折磨成精神异常,大小便失禁,行刑时口里塞布,脖子上勒铁丝,甚至割断喉管,不但让你颜面尽失,而且什么声音也发不出来。这些,都不难做,这些,都有人做。
2017年6月27日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明白了这个,我老婆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怕狗还招狗,与此异曲同工。狗来了老远就看,走近了边躲边看,走过了回头还看——你设身处狗地想想,狗能不好奇?
2017年6月26日

英雄豪杰的流氓气

我们曾把革命当成是最辉煌的事业,那些革命者当然也成了我们推崇的英雄豪杰。且不说刘邦、朱元璋等草民变天子之流,就说这革命的英雄豪杰,他们有没有流氓气?当然有,在历史的故纸堆中随意就可以扒出一二来晒晒。
2017年6月24日

80年代风靡大学校园的外国迪斯科金曲

Rasputin即拉斯普廷,俄罗斯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宠臣,一个传奇式的“大神儿”。因装神弄鬼、荒淫无道,引起公愤,最终被杀。高凌风填词的《我的心上人》,激情浪漫,当年不知让多少人心潮澎湃。而Boney
2017年6月17日

警惕心里的那个魔鬼

我参观时,负责讲解的是当地研究纳粹大屠杀问题的学者,一位白发苍苍的犹太女士。她神情严肃,语言动情,在介绍了这幅照片之后,眼睛盯着我们,停顿了一会,一个字一个字地问道:他为什么会笑?他为什么会笑?
2017年6月13日

千万别说我是好人

所以,我写杂文,就是希望追求现实环境下个人表达自由的最大化。而这种表达,又会令某些“主流”人士,“主要”人士,“主旋律”人士恼火,被他们认为不是好人。
2017年6月11日

沙丁鱼的命运

大家团结在一起就是最安全的?和多数人一致就是最正确的?不见得,绝不见得。某些特殊时期的某一问题上,比如外敌入侵时在共同抵御这点上,可以万众一心。其余的时候万众一心,结局恐怕不会美妙。
2017年6月3日

校园四季—哈尔滨师范大学

以上图片都是近年在校园散步或发呆时的手机随手拍,现整理于此,分享留念。
2017年6月2日

你不可以不说话

这个问题还真不好说。米兰达警告中那句“你有权保持沉默”从范畴到地域都和咱不挨边儿,而且平时常听人说要争取发言权,没怎么听说要争取沉默权。尤其是,这沉默权即便有,恐怕也难以实现。
2017年5月31日

大学的“脾气”有多大

大学的“脾气”有多大?这个不能一概而论。许多大学的“脾气”那可是相当的大。
2017年5月23日

林奇│你以为你是谁

当你为一种力量的崛起而赞叹,乃至热血沸腾的时候;当你为一种力量的覆灭而悲情,感到愤怒屈辱的时候;当你为一种力量的肆虐而欢呼,感觉事不关己,幸灾乐祸的时候,最好先想一想这个问题:
2017年4月30日

万一理想实现了

有人疑虑,按需分配,就是需要啥给你啥,有人想多吃多占,不需要也说需要咋办?这时会有明白人胸有成竹地回答,到共产主义社会,人们的觉悟极大提高,哪还有这种自私自利思想,需要一个决不会说俩。
2017年4月18日

我的梦想是当一个领导

10.美国政治真够恶心,选个总统,公开相互揭丑泼粪,人民还得捂着鼻子从中选择一个不那么臭的。我更喜欢政治家暗里斗,人民省心,等结果出来表示坚决拥护就行了。
2017年4月7日

林奇│国歌,想要唱你不容易

爱国嘛,爱就爱他个腾云驾雾,爱就爱他个天翻地覆。对比之下,我对中国国歌的拘谨很是感慨。不敢随意唱,不敢尽情唱,不敢变风格,更不敢变调。也不仅是不敢,而是大多数人想都没想过干这种“离经叛道”的事。
2017年3月21日

有一点点不自信或许更好

再看看后来社会主义阵营里的领导人,差不多个个信心满满的样子,国民也及其认同。比如斯大林,敢称英明领袖、伟大导师、天才统帅、军队缔造者、全人类进步的旗帜……资本主义阵营的领导人,任职时少挨骂就算不错。
2017年3月10日

看我们是怎样铭记历史的

还说这四平战役,年代并不久远,但亡者大部分尸骨无存,连姓氏名谁都不知道。四平烈士陵园纪念墙上,只有1万零几十个名字,不到实际数字的三分之一,陵墓更是寥寥无几,这还是最后胜利的一方。
2017年3月7日

中医为什么少有医闹

就是病人少生意差,有充分时间沟通,不治急病。我老婆西医,同时抢救一个心脏停跳的老奶奶,一个煤气中毒的小伙子,3个酒精中毒的病人。这五个送中医哪儿都治不了,大家肯定都不考虑中医,直接送西医。
2017年3月6日

“丧尸”是怎样炼成的

一是把所有社会意识问题都还原为经济问题,把世间万物归结为经济因素,把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简单地曲解为经济决定一切。二是把达尔文的演化曲解为进化,把生物学做社会学解读,混淆自然界与人类社会的本质差异。
2017年3月1日

没有就是有

19世纪英国女诗人克里斯蒂娜·罗塞蒂有首诗叫《歌》,就是后来被徐志摩翻译过来又被罗大佑谱上曲子那个,开头是这样的:我死了的时候,亲爱的,别为我唱悲伤的歌;我坟上不必安插蔷薇,也无须浓郁的柏树……
2016年12月31日

中国大学校歌的魔咒

说山说水,只是大学校歌的陷入魔咒的表现之一,其余还有很多。比如,挺正常一个人,一写校歌,就好像不会正经说话了,仿佛穿越回过去,半文半白的。一口一个吾校,吾校一般还都宏都大,吾校一般还都矗立在中央。
2016年4月27日

不能让太太永远对

仅从这个角度看,一个社会里,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何尝不是如此?民众百依百顺,听政府话跟领袖走,后果是要么变得奴性十足,说谎成性;要么崩溃,酿成恶性后果。政府呢,专制蛮横愈演愈烈不自知,还一肚子抱怨。
2015年12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