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丁丁在上海

关于北京科兴生物违法犯罪的举报信

看懂当下和未来的三件事

人民日报:决不允许“文革”错误重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Anjana

喜马拉雅艺术中的手足印记(二):遗留世间的神圣躯体

久美多吉(གཏེར་བདག་གླིང་པ་འགྱུར་མེད་རྡོ་རྗེ་;1646-1714)
2021年11月24日

喜马拉雅艺术中的手足印记(一):理念世界的入口

मुद्रा/མི་འཇིག་པའི་ཕྱག་རྒྱ་/无畏印)。这些手印分别对应了佛陀生命中五个重要的时刻与五种显像。其中护法印,施予印和触地印为右手印,而说法印和禅定印(或左手)为双手印。
2021年11月20日

永不分离金刚的承诺|Anjana新款发布金刚戒

Vajra&Bell】当铃杵在一起时代表了心的证悟,究竟的无二。他们在密乘艺术和仪式中的存在可谓无处不在。比如说,所有密宗坛城的中心人物金刚萨埵总是被描绘成右手拿着金刚杵,左手拿着金刚铃。
2021年7月20日

起于威猛 止于寂静:金刚双器(Vajra&Bell)

多吉灵巴(རྡོ་རྗེ་གླིང་པ་;1346-1405)的法铃具有特殊含义
2021年7月4日

神圣之外:图像中的雪域鬼怪(下篇)

梦中的神鸟,无垢的光芒----龙钦巴
2021年6月9日

神圣之外:图像中的雪域鬼怪(中篇)

因为和南亚传统中俱毗罗的样貌相似(束偏髻的高贵国王),所以人们常常会将黄财神瞻巴拉认错为俱毗罗。瞻巴拉的仪轨与形象经由各教派学者不断地丰富后,现已出现了五色(红黄白黑绿)共十八种教法仪轨。
2021年5月28日

神圣之外:图像中的雪域鬼怪(上篇)

赞(བཙན་),堆(བདུད་)和鲁(ཀླུ་)都是本土概念。作为拟人化的鬼怪,它们都曾在文献被宣称统治了藏区一段时间,并拥有各自的文明标志(如工具技术的改革与宗教仪式的复杂化)。
2021年5月18日

人主与法主之间:八思巴

【正是贡嘎扎巴向元朝皇帝请求让之前流放江南的达尼钦波桑波贝(བདག་ཉིད་ཆེན་པོ་བཟང་པོ་དཔལ་;1262-1324)回到萨迦寺继承法座;这一举动延续了萨迦“昆”家族的血脉】
2021年4月21日

《什袭珍藏:博物馆里的喜马拉雅藏品》(一)

Gudwintsal的贸易中心。从贸易中心到军事指挥部,再到百货大楼;一直到1961年该建筑才被用于蒙古艺术家联盟的永久性展览馆,并于1966年正式建立了美术博物馆。
2021年4月5日

梦中的神鸟 无垢的光芒:龙钦绕降巴

用当代语境描述传统的喜马拉雅艺术
2021年3月16日

神山的故事|宇宙中心冈仁波齐

联系我们:info<u>@Anjana</u>himalayanart.com
2021年3月6日

尊胜佛母陀罗尼|婆罗门僧人献给五台山的礼物

Tara对传统唐卡的丰富经验和用色及笔触的独特理解,加上她本身是个真正的佛教修行人,使她作品中的佛像人物特别的栩栩如生和富有神韵。她的上师宗萨钦哲仁波切曾经逗趣说Tara是来自木星的艺术家。
2020年11月24日

公益| 钦哲诺布设计“起点”纯手工利玛铜吊坠

用当代语境描述传统的喜马拉雅艺术
2020年9月26日
2020年8月26日

创巴仁波切“法艺”精神的传承者,混血艺术家Emily Avery Crow

问:请介绍一下你是怎样开始艺术生涯的:最初的灵感来源是什么?从哪里学习艺术?对艺术的热情是如何成长和发展的?
2020年8月12日

当女嬉皮士遇见西藏唐卡 | 来自木星的艺术家Tara di Gesu

用当代语境描述传统的喜马拉雅艺术
2020年8月7日

Anjana喜马拉雅艺术|西方女性艺术家画笔下的绿度母

用当代语境描述传统的喜马拉雅艺术
2020年7月30日

用“符号”艺术表达古老的智慧 | 乌金督佳仁波切访谈

上一期我们为大家介绍了乌金督佳仁波切的个人经历和他的绘画艺术,这期我们与仁波切对话,带大家走进他的创作世界,进一步分享仁波切的精湛作品和其背后蕴含的深刻智慧。
2020年7月22日

Anjana喜马拉雅艺术首期发布|乌金督佳仁波切和他的绘画艺术

和爱普生宽幅打印机输出,配合收藏级原厂装置的广色域颜料墨水,可以呈现作品最真实的颜色和笔触!最后的成品保存期限更是长达至少100年之久!
2020年7月17日

即将启航:Anjana喜马拉雅艺术的愿景与承诺

用当代语境描述传统的喜马拉雅艺术
2020年7月9日
2020年7月2日

来自喜马拉雅精神修持传统的艺术,除了美,它还是智慧的媒介

Philippou)出生于伦敦,毕业于伦敦政经学院地理系。大学毕业后,出于对佛教哲学和喜马拉雅文化的浓厚兴趣与使命感,他成为了一名非盈利组织的志愿者,帮助将金刚乘佛教的智慧带到西方做出了重大的贡献。
2020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