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端木六香

新社会畅想:点外卖有人送新郎上门,九块九有平台包邮新娘

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49283元,比上年名义增长3.9%,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1.9%;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0133元,比上年名义增长6.3%,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4.2%。
1月17日 下午 2:14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我说,翻倍传呢?一人传一人,第二天4万,第三天8万……他不给我算了。在那些生命不至上的地盘,确实就是这样走过来的。他们现在干脆不带套了,生命至下。谁都拦不住。
2022年11月24日

不是中国造,还确实造不出这种味道来

中国食品与外国食品,到底哪个更安全,刨除掉印度这类与中国一样的发展中国家,如果只对标欧美发达国家的话,相信所有人,只要不是二傻子,只在不是喝三聚睛氨奶粉长大的,就知道中国食品长期以来存在的问题。
2022年10月9日

杨海鹏的政治观与历史观

杨海鹏的群叫咯吱群。我的群叫炕群。其实都是抱团取暖的意思。虽然杨海鹏在群里,经不住一些小朋友的疑问,总是给他们谈些政治,甚至宫斗八卦。有时候还用江湖切口。小朋友们听得大眼瞪小眼的。但,其实我们是不愿意小朋友们过度关注政治的。在杨海鹏的“三千万”(千万不要低估政治的阴险,千万不要低估知识分子的无耻,千万不要低估人民大众的愚昧)之后,其实,我还给小朋友们补充了一个“三没事”:人家宫斗,没你的事儿,别整的自己朋党似的;人家利益勾兑,没你的事儿,别整的自己正义之师似的;人家行为艺术网络炒作,没你的事儿,别整的自己领过盒饭似的。我一直认为,小朋友们应该首先解决的事情是财务自由。财务自由后,一切可自由。财务不自由,一切不自由。甚至,即使财务不自由。至少性情自由。就是传说中的“我爱你,您随意”之类。世间好玩的多了。玩物,才能丧政。处江湖之远,愣想指点庙堂。我认为,至少有500人小厂以上的管理经验。否则你在家就一个啥也看不惯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二大爷,凭什么自信,去指点江山。而且,越外行,瞅着还越自信。虽然我非常不欣赏杨笠针对中国男性搞出的“普信男”这种性别战,但,若普信男用来概括清谈政治的二大爷,我倒觉得特适用。诚然,人是政治的动物,特别是,人多多少少还都有些过屠门而大嚼的特性,所以,谈政治的偏好,我们是挡也挡不住的。杨海鹏太深知政治的风险了。他就是从政治角斗场上,带伤撤回的。他在群里的抱团取暖,不过是舔伤治愈的一种方式。他的左右互搏说,我是深以为然的。但我并不认为,所有的,都是左右互搏。总有傻子,以为都是真的,看不出哪是角色扮演哪是本色表演。至少知道存在这种表演嘛。即使现在的自媒体,也学会了这招。弄个媒体矩阵。N个经营方向。一个骂男人,女拳的钱挣了;一个骂女人,男权的钱挣了。一个骂左,右边的钱挣了;一个骂右,左边的钱挣了。跟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得意时是儒,失意时是道;年轻时是儒,晚年时是佛,类同。一个人甚至可以分演多个角色。千手观音似的。只不过,古代知识分子更多是真诚地生活(虽然也有表演给人看的成份),而现在的自媒体人设是虚伪地经营(虽然十句话里也可能有一句是真诚的)。酒中注水,与水中注酒的,区别吧?杨海鹏在群里多次说,我,他,李神童,如果拿才情去忽悠人,完全可发财,就是良知上做不出而已。额有没有才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些事额是真做不出来。人世间最大的事,不是外界看不起我,是自己看不起自己。因为自己是什么东西,自己最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自己会鄙视自己。我是对自己下手最狠的那种。下手狠的好处,外在可以失去很多,但内心收获更丰。那种良心的纯净又从容,很适意。杨海鹏可能政敌太多,所以为了安全,他竖了一根最高的护身符。我理解他,并且附议。毕竟我是研究近代史的。太知道转型时期,需要威权,而不是失控。我很吃惊,诸多公共事件中,特别是马金瑜事件,诸多小媒体人,貌右实左,普遍小黄左,历史不通,政治不通,甚至新闻基本伦理也不守。杨海鹏还替他们辩解,说都是穷家孩子出身,云云。我还是穷家孩子出身呢。我也凡事不讲事实判断,直接上价值判断,甚至站队,站立场么。很难得的,我与杨海鹏的历史观,完全契合。这种契合,首在保守主义的历史观。自媒体中,有些人保守、保守派、保守党、保守主义,都分不清。就开始给大家布道。真的是误尽苍生——普信男。其次,是中国近代史的通透。不知昨天,无以知今天;不知今天,无以知未来。有些人别说先见之明,后见之明都没有。第三,绝不用敌人的方式,去反对敌人。如果有敌人的话。其实,只有革命思维,才有敌人。凡是不同意我的,都是敌人,白刀子进红刀子出。而改良思维,没有敌人,只有可能性与包容性,道不同不相为谋,君子合而不同,做不了合作伙伴,顶多是路人。第四,不能用历史的方式,再去犯历史的错误。悲剧在历史的某一刻发生,那么接下来要做的是,不让它第二次发生,或者说,不让它换个方式再次发生。有多少人能认识到第一次的悲剧。又有多少人,能意识到自己在重复、轮回悲剧?坊间怎么说:假如生活欺骗了你,放心,它会接着欺骗你。历史何尝不如是?我和杨海鹏,都期待中国下一步的一个历史拐点。一个良好希望的开端。可惜,他没能等上这一天,就斯人已去。兄弟,你就安心,往生极乐世界。你可能太累了。世界以痛吻尔,尔报之以歌。带着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剩下的,我们替你观察、助推。我们都爱这片国土,但正如诸多父母也爱孩子,但最后的爱可以变成伤害一样。我们是,坚持爱,永远是爱的那种。快来关注我公号
2022年7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