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楼市下跌后,各路妖魔鬼怪都出来了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羽戈1982

贾敬龙案在拷问什么?

《天注定》最后一句台词,则可视为贾敬龙案的画外音:
2016年10月23日

《出租车司机》:在通往民主的年代,我只想做一个公民

Hinzpeter,看起来更像陪衬。这无关托马斯·克莱舒曼的演技,而出自导演的刻意安排,用Hinzpeter的眼睛与遭遇,托出了金万燮那一代韩国人的悲情命运。
2017年10月3日

令狐冲的自由主义转向

第二次诱惑,发生在黑木崖。令狐冲助任我行杀死了东方不败,任我行再度邀他加入日月教,并亲口作保,教主的位置,迟早都由令狐冲来坐。令狐冲再拒,理由是,他已经答允定闲师太,出任恒山派掌门。
2017年6月18日

昆德拉、曾国藩、胡适说过这些名言吗?

案:《“我没说过这句话”》竟遭举报而被判违规,莫名其妙,匪夷所思。考证文章,何至于此?补充一例,更换标题,重新推送。
2017年3月21日

妥协与底线

关于底线之高低,不妨参考两个故事。南非检察官P.J.Bosch曾担任曼德拉案的公诉人,有一次庭审之前,突然撂摊子不干了。他跑过去跟曼德拉握手,说:我鄙视我所做的事情,我不想把你给送到监狱里去。
2017年3月19日

愿未来的幺宁律师,永远不会遇到曾经的幺宁检察官

这并不是一项经得起推理和检验的指控,所以不久便成笑话,被纳入“顺我者昌,逆我者嫖娼”的新世说。其作用,除了印证控方的黔驴技穷与李庄的清白,还令国人记住了幺宁检察官的名字。幺宁的幸与不幸,皆系于此。
2017年3月18日

慈禧的知识

这段话出自《慈禧外纪》。作者之一濮兰德(John
2017年3月12日

“在最坏的时代,做最好的自己”

我不喜欢抱怨时代。相比从时代身上找病根,我更愿意从自己身上找出路。正如尼采所言:“在自己身上,克服这个时代。”以及朱学东所言:“在最坏的时代,做最好的自己。”
2017年3月8日

为什么说“有兵在”是“亡国之言”?

可悲的不是狂言“有兵在”的载沣,他和他的同党自绝于民,不亡何待;而是感慨“君民末世自乖离”,却甘作孤臣孽子的张之洞。他在病逝前夕,与载沣还有一段故事。年谱记曰:
2017年3月3日

文法

有人说张中行的行文特点是“有话则短,无话则长,该说的话,戛然而止,不说了”。然而其“不说”,却胜于“说”,因为读者已经心知肚明,心领神会。这就是“收”或者说点到为止的妙处。
2017年2月21日

“三品以上皆浑蛋”

羽戈新号。大道不行,各尽本分。
2017年2月13日

愚昧的力量

如此种种,可知与“下愚”对应的未必是“上诈”,更可能是“上愚”。换言之,愚蠢往往不分上下,当官民处于同一种思维结构,必将点燃一场举国的迷狂。
2017年2月4日

慈禧相信义和团的神术吗?

之二:失控的义和团与玩火的清政府
2017年1月26日

失控的义和团与玩火的清政府

《西巡回銮始末》(作者佚名)专辟一章,名曰“拳匪侮辱大员记”,足见义和团仇官之事,不胜枚举。我们且抄二则:
2017年1月24日

义和团忠于大清吗?

这出戏落幕之际,双方的政治态度终于图穷匕见。朝廷在流亡途中,下旨“剿匪”,通令各路官兵对义和团斩尽杀绝;1902年,景廷宾起义,赵三多参与,他们的旗帜已经改作“扫清灭洋”。
2017年1月17日

鲁迅为什么不愿要孩子?

由此而言,周海婴一生的壮举,恰在此刻:当出版方归还了鲁迅著作的部分版税、稿费之后,他犹不满足,继续追讨,并走上法院,一诉而再诉。这令一些国人大跌眼镜。然而,若起鲁迅于地下,该当如何?
2016年10月22日

从一段伪造的胡适名言说起

沉浮于微博时代与微信时代的朋友,想必对这段话不会陌生。倘若记性好,还能叫出作者名字:这不是胡适说的么!
2016年10月18日

傅斯年的死志

陈寅恪平生不善作虚词,凡推许人,必有所本。以傅斯年之才,完全当得起这一评价,傅斯年死后,胡适致毛子水信中有“眼中人物谁与比数”之叹(1951年1月7日),可视为“天下英雄独使君”的回声。
2016年10月15日

傅斯年与曹操

结合这两例,以及傅斯年的生平来看,要说他挟天子以令诸侯,所谓“天子”,只能是蔡元培与胡适(朱家骅这样的政客,只可能挟他人,而不可能被他人所挟)。
2016年10月13日

傅斯年之怒

1950年12月20日,傅斯年猝死于台湾省参议会。国士死在议坛,可谓死得其所。自此之后,历史进入了“一个没有傅孟真的假时代”(王小明语)。
2016年10月11日

为什么还要读鲁迅?

管理学大师彼得·德鲁克享年九十六岁,堪称高寿。曾有人向他请教长寿秘诀,他顿了顿,道:读书,我每五年把莎士比亚全集从头至尾重读一遍。冯象讲完这个故事,写道:我希望每三年,将《神曲》重读一遍。
2016年10月9日

【桂林讲座预告】袁世凯与杨度

知名青年学者,作家。皖北人,2004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致力于政治学与中国近代史研究。曾任浙江省作协签约作家、新浪智库特聘研究员等,现供职于浙江金众律师事务所。
2016年10月6日

民主何必分中西?

故而我实在难以苟同,把民主分出高低。这不仅容易掩蔽、抹杀民主之有无的前提,就其特色而言,并不符合民主的精神和进程。作为一种分类,它带来的不是清晰,而是紊乱,不是营养,而是病毒,使民主这潭水愈发混沌。
2016年9月30日

李敖:台湾的遗物

李敖一直喜欢抱怨台湾对他的禁锢与限制。然而他忘了台湾对他的成就,而且,他的晚年之局限,大抵来自他的妄自尊大、故步自封,台湾不曾败坏他,他反而拖累了台湾。刻薄一点说,早在三十年前,他便沦为台湾的遗物。
2016年9月27日

羽戈:你为什么要看《辩护人》?

电影的主角宋佑硕律师,原型是韩国第16任总统、后来跳崖自杀身亡的卢武铉。因此片中的每一幕,都浓缩了韩国民主转型的血泪史。韩国人为之涕泗横流,缘于电影触痛了他们的历史伤口。中国人哭什么?
2016年5月20日

羽戈:空谈怎会误国,多难岂可兴邦?

然而,摆古论今,你会发现,“空谈误国”的板子,常常落在知识人的屁股之上。一说空谈,我们如巴普洛夫的狗一般,首先想到知识人。如果说误国近乎官员的专利,那么空谈近乎知识人的专利。
2016年5月8日

羽戈:我为什么要在朋友圈谈政治?

第二种:你的朋友圈都不关心政治,唯独你喜欢谈政治,你的议论打碎了他们用育儿、炒股、旅游、养生与心灵鸡汤编织的美梦,令他们不胜其烦,为了朋友圈的和谐,你选择退让,归于缄默。
2016年5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