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郑州暴雨,一个关键细节!

都在等待命令!!!

可怕的不是郑州的大水,是有些民众脑子里的水

成年人才能看懂的80副图,看完羞愧难当!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熊窝

曹滨海和他的母亲

如果没见到何FC,我不会带人去曹滨海家。因为一直没感到樊西曼有问题。我原来对樊西曼印象还挺不错的。高一时候她来过几次。自从听说她迫害工农老干部,心里就警觉了,会不会有黑线?觉得应该把问题弄清楚。
2016年6月5日

苏晓康:妈妈的墓冢

父亲后来写信告诉我:“差不多有一年时间,她经常坐在自己屋里的沙发上,偷偷哭泣。问她哭什么,她说担心晓康,我说哭有什么用,她说她止不住。她陆陆续续哭了一年。”
2017年9月12日

张大中的母亲王佩英

近年有位年轻人在旧书摊上买到一份材料提供给笔者。这是在判处死刑之前发放到北京各个单位,组织“群众讨论”的材料。在“判决”前组织的所谓“群众讨论”,实际上是鼓动群众接受对这些“现行反革命犯”
2016年12月9日

慧园里6号的母子冤魂(下)

名,7月24日枪毙24名,12月10日枪毙10名。还有不少“现反”被个别枪毙,具体数字无法统计。这四批被枪毙的“现反”,到了1980年复查,全部为冤杀、错杀。也就是说,冤杀率为百分之百!
2016年12月2日

慧园里6号的母子冤魂(上)

先自报家门:方子奋,男,1941年5月24日出生,现年65岁(2006年,编者注),高级工程师职称,2001年退休在家。
2016年12月1日

胡发云:让我们记住,并不再踏入那一片疯狂之海

完整的真相!才是否定与反思的唯一前提。由此,我希望写出我所经历我所感受的历史真相,各色人等的生活真相与心灵真相。写出文革的前史与后史,把文革放在一个大历史的背景中去看,以此来解读这个诡谲的怪物。
2016年11月22日

知青下乡的意识形态

指示在第二天的报纸头版重新刊登。指示公布后,连日发表各种评论文章阐明“再教育”的含意。“再教育”应该可以帮助“知识青年思想革命化”及“培养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接班人”。
2016年11月15日

林豆豆的文革“罗生门”

北大人也说,她们两个道歉,对北大的受害者来说其实并不能弥补什么,但是,对我们共同生活在其中的这个社会来说,说清罪恶与是非,是重要的。她们不道歉不忏悔的做法,在今天的社会中散布着不道德的臭气。
2016年11月5日

卞仲耘命案争论拾遗

即使是在清华大学这样工作组同反对派学生严重对立的学校,在八月份,多数学生对所谓工作组的错误并不以为然。蒯大富等受到工作组迫害的学生虽然已经平反,但是大多数同学并不认为他们代表了正确的方向和路线
2016年10月28日

清华附中模式(上)

刘澍华死亡的时候,他的妻子已经怀孕,他老家还有一个瞎眼的老爹。年轻的刘澍华,是刚刚开始教学生涯的教师,是老人晚年要依仗的儿子,是新婚的丈夫,也是即将成为父亲的人。他的生活本来应该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6年10月18日

清华附中难忘的那一夜

后来听同学们议论说那是红卫兵在批斗杨爱伦,她主要“罪行”是修正主义苗子、黑五类狗崽子、资产阶级孝子贤孙,还有打击革干子女某某某。某某某是我们班的红卫兵头头、班文革领导核心组组长,响当当的红五类出身。
2016年10月11日

我那远逝的诗歌王国

艾秀兰悲痛欲绝。如果扪心自问,究竟是谁?毁了这个花季女孩子的爱情和婚姻的幸福?表面上是老姜的趁虚而入,进一步看,她家庭地位的卑贱无助,她在工厂里因为偷东西被众人孤立,对此我不能说没有一点责任。
2016年10月4日

63名受难者和北大文革(续篇)

1966年7月27日,聂元梓向全校革命师生员工发出建立文化革命委员会筹备委员会的倡议,得到广大革命师生员工热烈的欢迎和响应。另外,在聂元梓同志的倡议下,黑帮分子被革命师生员工揪了出来,实行监督劳动。
2016年9月26日

63名受难者和北大文革

六十三名受难者中还有校工。王厚是北大附中的炊事员,在1949年以前当过警察。1968年他为此遭到审讯和"批斗",他投河自杀。北大附中还有一个炊事员也曾因"历史问题"自杀,幸而未死。
2016年9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