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一路走好!李亚鹏:骨灰已经撒进大海,王菲依然很冷漠,网友:真过分!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3棵盆栽,每一棵都价值连城!你见过吗?

成都大学校长王清远最新动态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衣公子的剑

多难如何兴邦? | 衣公子

让我们回到人间地狱般的武汉医院,殡仪馆因为害怕传染不来收尸,医生仅有的口罩和防护服穿了一整天,正在用体力和意志的极限和病毒搏斗。床位早就满了,挤满病人的大厅陆续有人哀嚎着下跪恳求收治自己的亲人。
2月1日 下午 7:40

小镇青年的金融梦

眼泪中是一个小镇青年出人头地的金融帝国梦。命运的硬币翻转着落下,一面是“宁可跃过龙门与虎斗,不可碌碌无为过一生”的雄情壮志,另一面是铤而走险、践踏法律红线和不为人知的典当,这就是小军总的AB面。
2018年5月14日

义乌的切面 | 衣公子

因为情绪太激动,看上去像夫妻吵架,谢高华就把冯带进了办公室。在递上一根大重九的高级香烟后,冯爱倩用义乌土话飙起了自己压抑许久的怨恨,激动处敲了好几次县委书记的桌子。即使放在现在看,也是非常大胆。
2019年12月31日

寻找中国半导体 | 衣公子

龙争虎夺70年,世界半导体行业不但没有沉寂,反而派生出一番新的刀光剑影。中美间的经贸博弈,也给了日本灵感,两个月前宣布以限制材料出口的方式制裁韩国半导体,风光无限的三星、海力士顿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2019年10月21日

华为大航海:变与不变 | 衣公子

Minsky),每两三天就有一个重要的新发现,而且一切显得理所当然。1969年,他成为第一位AI领域的图灵奖得主,荣誉加身不久,便放出豪言:在三到八年的时间里我们将得到一台具有人类平均智能的机器。
2019年9月19日

为什么总盯着阿里巴巴 | 衣公子

马云既不懂银行,也不懂技术,并不是秘密。2000年前后崛起的互联网企业,他是唯一一个完全不会编程的创始人。几年前阿里云内部因为技术标准,吵得不可开交,闹到主席办公室,他也是两手一摊,说自己不懂技术。
2019年8月21日

少年借贷,则中国强 | 衣公子

澎湃记者的调查发现,在此之前他不仅每个月都在还花呗、借呗,手机里还装着13个网贷APP。消费金融的特点是没有抵押,办理方便,单人授信额度小,聚少成多,最终是区区5万,压垮了这个刚毕业踏入社会的孩子。
2019年8月6日

微博当然要靠蔡徐坤 | 衣公子

3G,一个时代要来了,但是又没人说得清它具体的样子。在中国,因为触及敏感性政治事件,Twitter最早的模仿者王兴的饭否网被关闭,出现一个空挡,机会稍纵即逝。新浪发布微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冲了出去。
2019年7月28日

垃圾大讨论:靠什么战胜垃圾 | 衣公子

两年前,无锡市检察院把上海市杨浦区市容管理局告上了法庭。起因是后者委托的垃圾处理公司将1670吨垃圾偷运并倾倒在无锡。跨省起诉兄弟省份行政部门,在中国实属罕见。法庭判决由垃圾倾倒人全额承担赔偿。
2019年7月6日

古稀老人和他们背后的电信兴衰 | 衣公子

从此人类的基础科学少了一位伟大的守护人,商业社会多了一位精明的探索者,这次功利的转型令舆论感慨万千。但是更令人唏嘘的是,不久后,为了资金周转,阿尔卡特-朗讯出售了位于新泽西霍姆德的贝尔实验室大楼。
2019年5月22日

中国造车记 | 衣公子

这一次,同样冒烟的还有总理的脾气,1984年北戴河会议上这位总理对红旗的生产者一汽开火,“红旗生产这么久了,质量还是上不去,这样的车还生产它干什么?”生产了25年的“中国的莱斯劳斯”,彻底停产了。
2019年4月6日

我为什么始终反感趣店 | 衣公子

银行让出校园市场的一片空白,趣分期和分期乐自然狼吞虎咽。在商业模式上,两位并没有创新之处,用的都是互联网最传统的那一套打法——疯狂的补贴,盲目的扩张,越亏损越光荣,反正是VC、PE最容易给钱的时代。
2019年3月23日

中国烟事 | 衣公子

褚时健的重度粉丝王石说过:褚时健一年创造300亿元税利的时候,万科的经营规模才30亿元,差距非常大;我们去年才缴了300亿元的税,而褚厂长在二十年前就达到这个数字了,那还是二十年前的300亿元。
2019年2月5日

解药何所似,养医何所为 | 衣公子

却让我独自在心中泛起一阵悲凉,因为一模一样的话,冯唐很早就说过。我想小余的笑和点头还是给了衣公子勇气的,一如多年之后再次读到自己的这篇文章。汽车向南,列车往北,是我们一老一少继续前行的两个背影。
2019年1月7日

漫漫有为路 | 衣公子

侯为贵感叹,那些年,中兴和华为只有在和国家争取政策的时候才会团结。年初,中兴在美国禁令下一度休克。归隐多年的侯为贵披挂出山,登上远赴美国的航班。深圳宝安国际机场,古稀老人孤独的背影,长使英雄泪满襟。
2018年12月7日

消费金融的浪漫和血色 | 衣公子

曾经,伴着瑞士达沃斯的皑皑白雪,马云在电话里喊“立刻,现在,马上启动支付宝。要坐牢,我去”,那时的他连银行和金融的基本概念都没有。后来还是工行姜建清给他讲解,“做银行需要资本金”这些非常基本的概念。
2018年11月18日

永红留名:一个中国典型玩家的逃亡 | 衣公子

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且多方调查,可以判断黄伟清,原名冼伟,是前深圳市副市长王炬的前女婿。王市长,在世纪初因受贿、滥用职权获刑20年。冼伟则因走私、逃税等四宗罪于2003年被一审判处18年。
2018年10月14日

地产活下去往事 | 衣公子

其次,政府也要想办法开源节流。比如惩治某明星案的税务局的所在政府,其隐形债务水平业内周知。针对逃税分子,开展“交钱就行”,是很好的创新。困难时候,希望大家不要苛责,要实事求是,共克时艰。共克时艰。
2018年10月8日

重温危机,亲历次贷 | 衣公子

52岁的戴蒙坐在那里,神似一只历经杀戮终称王的雄狮。狮口一开,都是极端苛刻的条件,比如针对贝尔斯登账上流动性最差的300亿美元资产,摩根大通最多承担10亿美元的亏损,其余的由美联储提供融资和担保。
2018年9月30日

贝佐斯没有闹钟 | 衣公子

贝佐斯常说,很多人关心未来十年会有什么变化,而我只关心未来十年有什么是不变的。我想无论世道怎么变化,民众还是会喜欢更便宜的价格、更快的配送、更多的选择。二十年来,亚马逊一直在做的就是服务于这个需求。
2018年9月20日

美团,接我一锅

万一王兴反击,“美团没有边界,只有核心。既然衣公子有这个需求,我们也不在乎摩拜和打车的天坑,我宣布美团进军……”OMG,龚总、田总、李博士要是知道我又给大家惹事,肯定要彻底封杀我的profile了。
2018年9月9日

互联网的边界:少谈点互联网思维,多回归产业思维

姚劲波后来反复讲这段经历,表示自己是从那个时刻开始,下决心要做房屋中介平台。但是58同城的创立是五年后的事,姚劲波那时候还在继续做域名生意。倒是京城里的左晖,挟着在保险里赚得的第一桶金,all
2018年8月28日

直播这些年:狂欢、裂变和虚妄

那些年,唐岩身上的匪气比现在重。出自湖南娄底厂矿的小痞子,在四川一所理工大学读了建筑系,又在工地上做了三年监理,再在亲戚家做了一年推销员。编辑部的人在猜,这江湖出生的男孩到底能不能胜任文字工作。
2018年8月6日

拼多多的多和少

衣公子觉得拼多多最大的意义就在这。电商行业已经那么成熟了,你可以杀;流量已经进入存量时代了,你可以杀;经济长期L型底部,居民口袋里没钱了,蒸蒸日上的中国市场不再了,你还是可以杀。杀,杀出一条血路来。
2018年7月15日

信托简史:1979-1999

信托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原本被邓公给予改革希望的信托公司,在中国经济开发信托投资公司的自我奋斗下,终于变成了朱相口中的“坏孩子”。未来的信托人要花上成倍的时间和代价才能找回行业的定位和市场的信任。
2018年6月1日

谁还记得上一个“资管新规”时代

1991年,海南GDP增长14.9%,1992年GDP增速更是暴增到41.5%,这当中贡献最大的是地产泡沫——一座总人数655.8万的海岛上出现了两万多家房地产公司,平均每300个人一家房地产公司。
2018年5月7日

币圈投资指南

孙晨宇的英文名是Justin,总让我想起一位另一位姓贾的老板。可能是衣公子太传统,如今愈发怀念那个“古典互联网”时代,那时候贾跃亭的PPT始终坚持原创,满满的匠人精神。我想,大概这叫做底线。
2018年4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