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国家发文:中医全面接管!对拒不使用中医药治疗,将严肃追责!

方舱是啥样?生活如何?全方位多图带你了解塔子湖方舱生活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这位武汉方舱医院护士的诗,令赞美变得羞耻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点遍青山船头直

蒋彦永:人民利益高于一切

1931年出生的蒋彦永退休前是解放军301医院(解放军总医院)的“普通外科”主任。像很多中国人一样,在SARS大规模影响产生之前的那一段时间,他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看美国攻打伊拉克的电视直播上。
1月20日 下午 1:00

人民利益是最高法律——一位前国务院秘书忆胡耀邦的“简法护民”

我这个资深立法工作者,遇到党的喉舌《文汇报》求援,指导他们搞好法治宣传,反而成了罪犯。那天我被押回牢房,沉重的铁门在我身后砰然关上的一声响,像是一声惊雷,把我震醒了。我想起了耀邦的严厉批评。
2019年4月15日

灾异是如何变成政绩的?

最爱“罪己”的是清世祖顺治皇帝。这位少年天子亲政后,灾异频繁,“水旱累见,地震屡闻”,“冬雷春雪,陨石雨土”。他把这一切归罪于自己“不德”,屡下“罪己诏”,言辞不可谓不恳切,自省不可谓不深刻。
2月15日 下午 12:27

首位获诺贝尔奖提名的华人医得了瘟疫,医不了国之病

1896年,伍连德从大英义塾毕业,考取了当年的女王奖学金——由英国殖民政府设立,每年只有第一名才能获得的奖学金。随后,他远赴英国,在剑桥大学医学院深造,并于1903年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1月23日 下午 3:26

眼看他楼塌了

唐代诗人杜牧在《阿房宫赋》中描写了昔日“天下第一宫”的豪华壮观:“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
1月7日 上午 10:37

2019,你的年度汉字是哪个?

而现在,没人再被冠以“港”的称号了。貌似人人都“港”得很:移动支付,抖音,票圈……
2019年12月31日

这不仅是我的乡愁,也是你的

1949年,苏州的有钱人又都跑了。的哥说,那以后,因为搞建设,城中老建筑多被破坏,大宅院里办起小工厂。“那是历史上最大的破坏,太平军、清军、日本人都没办到。”直到1980年代,旧城才保护起来。
2019年12月16日

1937,一本年鉴里的知识中国:用一切手段传播常识

朱自清为清华大学1937级写的级歌,饱含知识界的挚情热望:“莽莽平原,漠漠长天,举眼破碎山河。同学少年,来挽救既倒狂澜!去向民间,去向民间,国家元气在民间。莫怕艰难,莫怕熬煎,戮力同心全在咱。”
2019年12月9日

从夹边沟到天鹅绒监狱

(景凯旋:《高墙内的作家自白》,《天鹅绒监狱》,[匈牙利]米克洛什·哈拉兹蒂著,戴潍娜译,中央编译出版社2016年版,导读第5、6、10页)
2019年12月2日

有些鸟儿是注定不会被关在牢笼里的

今天,看了这位母亲的表达,想起福克纳短篇小说《清晨的追逐》里的这段话,想起“也许”后面的无限可能性。
2019年11月25日

孩子的歌声,震塌了假话国的疯人院

给我按摩的盲人师傅喜欢历史,说起前朝往事:“乾隆为什么不拿下和珅?不知道这家伙贪吗?是要他给自己办事,等他贪多了,让儿子来收拾他。收上来的钱,都是自家的。借他之手捞钱。这就好比养猪,等猪肥了才杀。”
2019年11月20日

墙高,并非强大|柏林墙倒塌30周年

1841年,英国议会表决与中国开战的议案时,当年马戛尔尼使团中年龄最小、会说汉语的成员托马斯·斯当东,现下院议员,毫不犹豫地投了赞成票。他的理由是:中国听不懂自由贸易的语言,只听得懂炮舰的语言。
2019年11月9日

北京法源寺的中国故事:这些可怜的同胞啊,他们永远不会知道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唐玄宗年间,安禄山和史思明先后节度幽州,安禄山在悯忠寺东南角建起一座高十丈的塔,两年后谋反,死于儿子安庆绪之手。史思明也在悯忠寺西南角建了一座塔,也反了,后来也被儿子史朝义杀死。
2019年11月7日

喝西北风的梵高,想当明星舞蹈家的女儿

梵高生前最后画的那幅《鸦群飞过的麦田》,看似沉郁的笔触背后,是一种“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清朗。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梵高真正看见并抵达了自己。
2019年10月30日

群众,您的说法太经典了

时代毕竟是不一样了。至少,我还有笑的权利。而冯骥才《一百个人的十年》的《笑的故事》里,那个不会笑的政工干部的“笑”,成为他的罪证:
2019年10月16日

把过剩的牛奶倒进河里

看到杨小凯在《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里谈土改:“土地改革从根本上动摇了中国人对财产权的信心,也挖掉了公民政治权利的财产权基础,对人们投资和经营私人财产和企业有根本性的影响。”
2019年10月3日

“女汉子”的袍哥人生,不需要解释

当年,女袍哥多为富家或官商眷属,底层女子一般无缘加入。沉默的大多数,如那位被袍哥首领父亲杀死的姑娘,成为被侮辱与被损害的。就连那些风光一时的女袍哥,后来也逃不过自尽、被暗杀、被枪毙等非正常死亡。
2019年9月7日

中国孩子,值得更好的未来

十年前,在博客上发了一篇《中国孩子》,贴了几张毒奶粉受害儿童、黑煤窑童工、沙兰水灾教室墙壁上孩子们手印的图片,还有周云蓬《中国孩子》的歌词。两位博友的留言,有些意思。
2019年8月29日

“为了后代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我愿意承担选择的代价”

戴晴说她是极端的悲观主义者,但生在这样的时代,又不能不保持希望。“中国需要社会和解。和解的基础是真相和正义。希望有更多的人说真话,做好自己的事。”
2019年8月16日

王朝末年,一块刻写历史密码的碑

作为“畿辅咽喉”的卢沟桥,自公元1192年建成以来一直是军事要冲。明末,农民起义烽烟四起,东北满人不断向关内侵扰。崇祯十一年(1638年),崇祯帝召集群臣商议在卢沟桥东建城,设兵防守,拱护北京。
2019年8月6日

只有枪炮没有玫瑰,世界就太丑陋和无趣了

燕国军队攻打齐国的即墨,齐将田单下令:城中军民在吃饭之前要祭祀祖先。鸟儿们惦记上了祭品,在空中盘旋。田单扬言:“这是天兵天将,来帮我们杀敌的。”燕军心虚了。
2019年7月27日

“黄河绝恋”的N种打开方式

另一个美国人李敦白,正是通过裴巴杰克飞过很多次的“驼峰”航线飞到中国的。1945年底,在昆明,他和地下党接上了头。次年,他赴延安担任新华社的英语专家,成为当时惟一的外籍中共党员。
2019年7月16日

“曼哈屯”是个什么梗,屯子里的许多事那是特别的哏

其实红卫兵是跟老祖宗学的——当年义和团入京,杀教民也杀用洋货的人,商家赶忙把洋货铺改称广货铺,从日本引进的东洋车改称太平车,并用红纸贴于车尾以防不测。
2019年7月10日

“最伟大战地摄影师”罗伯特·卡帕镜头中的抗战

武汉会战期间,蒋介石发表广播讲话:“中国人民和政府已被日本侵略者欺侮压迫到最后限度,中国军队为了民族之生存,决心在武汉地区与日军决一死战。”
2019年7月7日

我的三个外公

二〇〇二年夏天,我从报社辞职,要去北京。我对妈妈说,我不想过一眼望到头的日子。妈妈再次离婚已经两年了,为了离成,什么财产也没要,一个人租房住。听了我的话,她什么也没说,给我五千块:“拿去做路费吧。”
2019年6月26日

比战败更可耻的宣传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日本方面随军报道的媒体有数十家,一百多名记者深入前线。日方还发动驻外使臣大造舆论,将侵略行为美化为正义之举。而一些中国驻外使臣甚至不懂英语,在外交公关方面毫无作为。
2019年6月23日

讲真话者的鲜血,锥心般疼痛的舌头

历经宦海浮沉之后,曾国藩懂得了慎言之道,加官进爵,声名日隆。他在给弟弟曾国荃的信中写道:“凶德致败者约有二端:曰长傲,曰多言。”就像当年的贺若敦血诫儿子,他力劝弟弟为官要改掉多言的习惯。
2019年6月10日

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对不起,我的孩子不赛跑

女儿今年幼升小。非京籍。父母煎熬中。她问过我:“我在北京出生,为什么没有北京户口?”我不晓得怎么回答,只是说,虽然没有北京户口,但你不比任何一个有北京户口的孩子差。有时候,户口只是个笼子。
2019年5月29日

十八岁出门远行,带上三只有关尊严的锦囊

海粟,你知道你的名字是来自“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人生虽然短暂,个人虽然渺小,但仍然要努力活出精彩,享受美好,成为一个有尊严的人。
2019年5月27日

敬祝县革委会张三主任身体勉强健康

口述:姚监复,生于1932年,江苏南京人,农业经济学家,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9年5月16日

中国巨婴,源于“女人是老虎”式恐吓教育

民间流传中国孩子的四个阴影:不听话,医生给你打一针;拾荒的人把你抢走;警察把你抓走;黑黑的地方有吃人妖怪来吃你。一代代中国孩子在恐惧的哭声中长大,童年阴影挥之不去,成为或心理不健全或玩世不恭的巨婴。
2019年5月8日

吃饱饭,就是盛世?

此前,中国农业史不乏番邦农作物、农具输入的先例:小麦发源于中东,最初是长在水田里的;牛、轮子和犁也发源于中东,把它们带入中国北部的,是蒙古人;16世纪上半叶,源自美洲的玉米、花生进入中国。
2019年4月9日

拳头永远不会帮你获胜,尊严才会

“我想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勇敢,而不要错误地认为一个人手握枪支就是勇敢。勇敢是:当你还未开始就已知道自己会输,可你依然要去做,而且无论如何都要把它坚持到底。你很少能赢,但有时也会。”
2019年3月3日

一本被下架的书,关于被国家暴力碾碎的个体,历史的嘲讽

他不是个反抗者。“反抗不在他的性情之中,也没在他受过的教育之内。”在《古拉格气象学家》中,法国作家奥利维埃·罗兰写道,“他是个平庸的无辜之人”。
2019年2月2日

面对要压服你的强权,勇敢站起来

在2018年的德国影片《沉默的教室》中,1956年,东德,一班高中学生,因为收听“敌台”时了解到匈牙利事件的真相,在教室中为遇难者默哀,后来面对当局的开除威胁,勇敢站起来。
2019年1月19日

民营企业家的“有伤风化”原罪

继昌隆缫丝厂火了,风言风语也来了。简村附近的一些乡人议论纷纷:男女在同一厂内工作,有伤风化;机器那洋玩意儿容易伤人;厂房的高烟囱破坏风水。
2019年1月15日

从一个中国到另一个中国

《从一个中国到另一个中国》,是布列松出版于1954年的一本摄影集。1948年12月,布列松作为《生活》杂志特派摄影记者飞抵北平。他用相机镜头记录了变革时期的“决定性瞬间”。
2018年12月30日

“留髯以记国难”商界大佬:这样的政府产生这样的人民,还是相反?

其他企业的搬迁同样艰辛重重。特别是宜昌至重庆航段,敌机日夜轰炸,常有船只沉没、人员伤亡。到1940年夏沿海沿江地区民族工业大举内迁结束时,共有六百家工厂迁至后方,撑起了战时中国工业大局。
2018年11月30日

北京的老司机驾着纽约的金梦

熟读诗书,探春非最出众者,却只有她,因庶出的身份意识,警醒、傲强以自保,冷眼旁观,看清了要害。因这判断力,她得免过于凄惨结局——“忽喇喇似大厦倾”之前,远嫁而去,何尝不是一种明智。
2018年10月27日

江湖的样子,是人的样子

《江湖儿女》的高级感,体现在片尾的监控器粗砺画面中:男主——曾经的大哥,如今众人眼中的废人,微信里丢下一句“走了”;为情而举枪、为义而放下的女主,追至门外,人已不见,颓然回身,如经百年。
2018年9月28日

1937年7月的蒋介石,差点被这位名将挖个大坑

秦德纯、张自忠、冯治安联电国民党中央:“彼方要求须我方撤出卢沟桥城外,方免事态扩大,但我以国家领土主权所关,未便轻易放弃,现仍在对峙中,倘对方一再压迫,为正当防卫计,不得不与竭力周旋。”
2018年9月18日

重庆打黑,红旗下的笋

12月27日,任建宇的女友到劳教所,带来一本《南方人物周刊》。我看到其中一篇写李庄案,有一句记得很清楚:“天亮时,我会告诉你天黑时发生的一切。”当时我就给人说,王立军要出事了。管教不让我再看书报。
2018年9月10日

真正的“开学第一课”,应是公民常识课

在现场,我很难受。我自私地希望,在这样的活动中,自己的孩子是最不出彩的那一个。我在朋友圈写了几句:“作为家长,能说什么,能做什么呢?我会慢慢给孩子讲些常识。”
2018年9月2日

老蒋在报纸头条放屁

服务于政府,让媒体人蒙羞。1949年3月7日,易帜后的天津,《天津新生晚报》发表记者罗道庄的《新闻记者是中立的吗?》,自陈做过“反动派的帮凶”:
2018年7月24日

盛世的闯入者,强人头上的伞

暴雨突至。莫斯科卢日尼基球场颁奖台上的普京,头上罩了一把身后随从为他举起的大黑伞。而他身边的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法国总统马克龙、克罗地亚女总统基塔罗维奇等人,身上都淋透了。
2018年7月16日

“七七事变”的B面:“天下大乱,将来乱出一个新中国”

延安,新华社电台抄收到国民党中央社关于日军要求进宛平城寻找“失踪”士兵的消息。时任中央党报委员会秘书、负责新华社工作的廖承志看到消息后,当即吩咐担任编辑工作的向仲华、左漠野,把电报送到毛泽东住处。
2018年7月7日

敏感词不是“双峰”,是“金瓶梅”

今天,一位爱好文学的朋友在微信上跟我说,他在微博上写了几句,关于《金瓶梅》:“‘云霞满纸’评语甚好,原以为红楼梦是前无古者,其实错了;如果不能说红楼梦不如金瓶梅,那至少也是双峰对峙。”
2018年6月21日

这部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对世道人心进行“世纪审判”

1968年墨西哥城奥运会男子200米颁奖仪式上,美国黑人运动员汤米·史密斯和约翰·卡洛斯在领奖台上高举起戴着黑色手套的拳头,发出了对种族歧视的无声抗议。这一幕成为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经典瞬间之一。
2018年5月25日

中美贸易战之辩,出辩题的人会不会脸红?

但是天朝大国的臣民们不干。郭嵩焘的同僚讽刺他离开圣人的国度去为洋鬼子效劳,同乡为他的巴黎之行感到羞耻,要扒他的房子。压力之下,他于次年辞职。马建忠也未能幸免,有官员指责他为卖国贼和小人。
2018年4月24日

当领导爱好文艺时领导在爱好什么

1937年,“大清洗”拉开序幕,肖斯塔科维奇和帕斯捷尔纳克身边的朋友一个个被捕或失踪,两人惶惶不可终日。“等待枪决是一个折磨了我一辈子的主题。”晚年的肖斯塔科维奇说。
2018年4月17日

战争,有胜利者吗?

这是冯内古特一贯的黑色幽默。《五号屠场》里有一段对话:“听到有人写反战作品你知道我会怎么对他们说吗?”“不知道,你究竟会怎么说?”“我会说:你怎么不写一本反冰川的作品呢?”
2018年4月10日

另一场战争:为什么禁书的暴君必败?

美国作家莫里·古皮提尔·曼宁在其著作《当图书进入战争》里写道,二战期间,美国政府为军人免费提供了超过1.2亿册图书。他给自己的书取了个非常直接的副题:“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
2018年3月7日

1933,三个被现实狠狠嘲笑的“中国梦”

这一年,在中华苏维埃临时中央政府所在地江西瑞金,识字课本上有这样的内容:“谁做衣,谁造米,谁铸金钱,谁架房子?这都是工人和农民。哪个有衣,哪个有米,哪个有房屋,哪个有金钱?这都是土豪和劣绅。”
2018年3月1日

当老兵法官遇到反战者,他战胜了一个靠恐惧和鸦雀无声维系的社会

1919年11月,美国联邦最高法院,艾布拉姆斯诉合众国案判决结果宣布以前,三位法官建议霍姆斯法官把夫人请来。他们希望霍姆斯夫人能帮忙做做工作,让霍姆斯法官不再坚持在判决书中发表反对意见。
2017年12月7日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人被赶走了,婚纱照还挂在墙上。是走的时候太匆忙,来不及带走它,还是心太寒,把对生活的美好想象遗留在这座城?
2017年11月29日

狗日的北京,丢失了下半身

狗日的北京,我热爱的城市,一场火灾过后,寒风中,一些房屋被拆,一些人被迫离开。官方说,这是“安全隐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确保人的生命安全,确保城市安全”。官媒说,这事“干得漂亮”。
2017年11月26日

去他的“正能量”

我回:“我以前写新闻,现在写历史,对我来说,只有事实,没有‘负面’。‘正面’‘负面’之分,是意识形态的标准,不是新闻和历史的标准,从来不是。”
2017年11月21日

在广场上读《一九八四》

Club”的作品。人们用阅读的方式,进行和平抗议。图中女子正在读乔治·奥威尔的反乌托邦政治讽刺小说《一九八四》(来源:网易,浏览图集“带书去广场”请点击页面左下角“阅读原文”)
2017年11月16日

另一场战争:为什么禁书的暴君必败?

美国作家莫里·古皮提尔·曼宁在其著作《当图书进入战争》里写道,二战期间,美国政府为军人免费提供了超过1.2亿册图书。他给自己的书取了个非常直接的副题:“美国利用图书赢得二战的故事”。
2017年11月4日

士兵的不服从,公民的异议:在一场愚蠢的战争中送死是愚蠢的

“我不敢过去。”后来接受记者采访时,奥弗说,“我知道不论谁去都不会再回来。我知道如果冲过去,就意味着在这场愚蠢的战争中送命。”报纸上,奥弗受访的报道标题为《我为什么没有挺身而出》。
2017年10月23日

如果改革……学英语的末代皇帝,没有了“如果”

有这么一个懂西学的先皇作榜样,光绪学英语不过是发扬优良传统嘛。对于中国政治,洋人们总是过分敏感,过度解读,就像多年后他们从《新闻联播》播音员穿中山装还是西装上嗅出政治气息。
2017年10月18日

冯友兰:毛要我采取老实态度,我有什么不老实?

受到批判的冯友兰多次检讨自己的新理学“与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敌”,“反人民”,表示“我过去的著作都是没有价值的”。他写出《中国哲学史新编》;他受毛泽东接见后赋诗:“怀仁堂后百花香,浩荡春风感众芳。”
2017年10月13日

毛泽东选毛泽东,却有一个人没选他

戴晴在《在如来佛掌中:张东荪和他的时代》一书的后记中写道:“曾经一无所有的我们,清楚知道今天之所有,并不能体现完整的人类尊严,拼死也要争回本属于自己的东西:思想独立,言论自由。”
2017年10月6日

持证上岗的中国道士,用法力告诉你什么是玄学

2017年9月,中超联赛河南建业与山东鲁能比赛前,一名道士出现在远赴郑州为鲁能加油的山东球迷的看台区,拿着专业书籍,全力破克建业方面赛前的“法术”,助鲁能一臂之力。可惜,最终鲁能还是输给了建业
2017年9月25日

房顶上的张德富|小说

我问村支书,这个张德富是怎么回事。村支书说:“老光棍一个。他那个村在淹没线以下,全村人都要外迁到广东。其他人都走了,屋都拆了,只有他,死活不走,说要是哪个敢拆他的屋,他就跟哪个拼命。”
2017年9月15日

弗拉基米尔路

文学,艺术,历史。“风疾撑篙渡江阔,点遍青山船头直。”敬畏真实,追求内心的自由。
2017年9月10日

不是每位败军之将都有一个敦刻尔克

“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各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七十四军万岁,蒋委员长万岁,中华民国万岁!”
2017年9月3日

帽子是红的,但手套是白的

这话有点意思,我们可以拿到中国富豪圈来套用一下:“如果你爱一个人,就告诉他:‘帽子是红的。’如果那人是我,我就会回答:‘但手套是白的。’这样就能知道我们彼此相爱。”
2017年8月26日

“摘帽大师”文怀沙讲八卦:艾青好色,钱锺书爱拍马屁

他讲艾青的八卦:艾青年轻时到巴黎,遇到几个站街女郎,向他撩起裙子,里面什么都没穿,喊:东方人,来尝尝巴黎味道。“艾青本来很好色的,结果被吓跑了,哈哈。”
2017年8月21日

中印、中越战争战地记者刘铁生:我在前线拍的一些照片,当年不敢发表

西藏我几乎跑遍了。我喜欢藏族人,喜欢西藏这块土地,喜欢西藏的气候。人家就奇怪:那里缺氧,你还喜欢?我就觉得,西藏的蓝天白云,泥石流,暴风雪,雪崩,潜移默化地让我有了一种对天,对地,对人的认识。
2017年8月16日

拯救大兵“三克油”

一个飞行员昏迷过去了。有人掐他的人中,往他嘴里灌生鸡蛋,折腾一番,他终于醒转。看到很多村民围在身旁,个个满脸关切,嘘寒问暖,他很感动,竖起大拇指,对大家说了一句:“Thank
2017年8月14日

“良民”,被赵家老爷扇的阿Q,丁聪画的只是他那一代?

文学,艺术,历史。“风疾撑篙渡江阔,点遍青山船头直。”敬畏真实,追求内心的自由。
2017年8月6日

保卫卢沟桥的国军老兵“文革”挨整,却把“文革”纪念章别胸前

在卢沟桥,杨云峰认识了多年追访二十九军老兵的方军。在“卢沟晓月”碑旁第一次接受方军采访时,他胸前别了几枚“文革”时的纪念章,也许是想以此代替军功章,作为对自己当年在卢沟桥血战过的肯定。
2017年8月2日

权力的傲慢:从四不变到五不议

1862年,李鸿章的淮军得到洋枪队助力。他表示,清军“如能使火器与西洋相埒,则平中国有余,敌外国亦无不足”。奕訢说,治国要自强,自强以练兵为要,练兵又以制器为先,“我能自强,可以彼此相安”。
2017年7月27日

晚年巴金的悲愤:“双百方针”支票该兑现了,这么删文章,是给国家抹黑

生命的最后几年,巴金一直在病床上,依靠插管、鼻饲维持,痛苦不堪。他希望安乐死而不得。在还能够说话的时候,他对家人说:“从现在开始,我为你们而活着。”从此,缄默无语。
2017年7月22日

“不怕,有兵在”——王朝垮台前,权贵的“自信”

历史是一个爱兜圈子的老男孩。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当时的满朝权贵,甚至包括在美国的孙中山,没有多少人相信,一小撮革命党在武昌城里放了几枪,大清帝国会就此土崩瓦解。
2017年7月8日

这些好听的“靡靡之音”都曾“反党”“黄色”

1995年5月8日,《新闻联播》播出了一条讣闻:“台湾歌手邓丽君,在泰国因气喘急促去世,享年42岁。”这是邓丽君第一次上中央电视台。身份证上登记为“本籍河北省大名县”的邓丽君,至死都未踏足大陆故土。
2017年7月1日

颤抖吧,“低俗”号,来看看当年延安的二流子们是怎样被改造的

顽固不化的二流子,受到集中管制并被强迫劳动。绥德有个二流子戒烟所,对每个二流子登记造册,张榜公布其犯何前科、改造计划,二流子经所长考察鉴定、众人评议合格后,才可出所。
2017年6月9日

战地记者李木子:拍过卡扎菲身亡和叙利亚自杀式爆炸,想远离战争

死去的卡扎菲,是李木子到利比亚采访三十多天以来见到的第一具尸体。这位见证了“阿拉伯之春”冲突与战火的新华社开罗分社摄影记者,在这颇有戏剧性的时刻,脑子一下蒙了,之前设想过的许多种拍摄手法通通忘掉了。
2017年4月15日

白宫里的中越战争|随笔

战事初起之时,美方致函苏联,要求对方不要采取任何可能使形势变得更加严重的步骤,尤其是军事部署和其他的军事行动。“美国也准备保持同样的克制。”潜台词是,如果苏联不保持克制,美国也会采取相应对策。
2017年4月8日

炮打司令部|小说

一日午后,新婚的我爸和我妈在棋盘上打得火热。远处枪声起。我爸变脸:保守派那帮走资产阶级路线的龟孙子,又在打牙祭了。我妈说,你个造反派干将,要当心哟。我爸把棋盘拍得当当响:怕啥?兵来将挡!
2017年4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