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陀废论4

深度:“坚持法治等于放弃抗疫论”何以荒谬?

今天刷到一篇奇文,标题很直白,就叫《在法治轨道上抗疫,无异于放弃抗疫》。根据经验,猜想又是哪位专家院士憋不住跳出来实话实说,结果查了一下,作者只是一个无名之辈,算是为专家院士们松了一口气。
5月10日 下午 9:59

一场战争,两个世界:文明与野蛮

对此,有一个连珠炮反问可作为注解:你选择俄语作为学习的外语了吗?你用的是俄罗斯手机吗?你上班的地方是俄资企业吗?你留学会去俄罗斯吗?移民会去俄罗斯吗?
5月8日 下午 11:43

从俄国被西方脱钩看中式“韭脑”是如何作死的

什么是“韭脑”呢?就是地位卑微而又缺乏常识不明事理抗拒普世价值,对于被收割浑然不觉,或者知道了还主动配合被收割——明明与西方脱钩对普通人伤害最大,这些受到伤害最大的普通人支持脱钩却最为踊跃。
4月28日 下午 7:52

请对外部门给俄国人好好上一课:不要对乌克兰们炒领土问题冷饭

[冰封两年,感谢大家没有离弃。恢复更新后,尽量言说。另请加微博:陀飞轮第二]CNN日前报道,一座列宁雕像在被俄罗斯占领的乌克兰的亨尼切斯克竖立起来。7年前,这座雕像被拆除。亨尼切斯克与克里米亚接壤。俄罗斯这个时候在占领的乌克兰领土上搬出列宁雕像的意图,再明白不过,就是重申普京发动乌克兰战争时理直气壮所宣扬的
4月20日 下午 8:34

由帝国而党国,由党国而民国

要知道所谓的宪政,就是“限制政府权力,保护公民权利”;要让一个权力垄断者在没有制约的情况下,限制自己的权力,保护公民的权利,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孙中山及其国民党,不可能是例外。
2019年7月24日

特朗普开撕女议员四人组背后的“内涵”和“悲哀”

当然你可以说,奥马尔的反犹言论,一样是种族主义;然而这无法为特朗普辩护,因为种族主义在任何场合下都是错误的,特朗普就辩解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而不是大大方方地主张自己是在“以毒攻毒”。
2019年7月21日

揭开特朗普的真面目:他搅局,是为了交易

这“四化”的问题由来已久,其形成有着极其复杂的原因。老龄化是后工业社会的标配,产业空心化是全球化的副产品,精神气质的虚弱化则是高福利制度的产物,而文化构成的马赛克化则是移民浪潮冲刷的结果。
2019年7月9日

至暗时刻,凭什么度过?

这是民主的力量的最真实、最全面的体现:张伯伦差一点葬送掉英国表明,民主并不能确保每一次都选择出正确的主政者,但张伯伦的被逼辞职和丘吉尔的接任又表明,它能确保在犯错之后以代价最小的方式纠正错误。
2019年7月8日

霸王无法当霸王的香港,当然不一样

由于“致癌报道”的确不实,损失也重大,《壹周刊》及其职员罪责难逃,“慑于法律威严”,他们纷纷认罪悔罪,于是不用6年,只需6个月,就盖棺定论:记者编辑锒铛入狱,周刊则被罚得倾家荡产。
2019年6月25日

因法治水平落后而受辱的满清,最应该做的是“知耻而后改”

从此以后,香港岛以及后来的九龙和新界,被纳入了普通法系之中,无罪推定、沉默权、保释权等现代刑事司法原则和制度落地生根,香港的法治水平与日俱增,终于成为了令世人仰望的“法治高地”。
2019年6月24日

学习完《香港基本法》里的“无罪推定”条款,就豁然开朗了

沉默权与无罪推定之间,具有内在联系。无罪推定要求控方负证明责任,即控方在没有被告人配合时也应独立完成证明被告人有罪的责任,被告人则不承担证明责任,这就隐含着“沉默权”的要求。
2019年6月20日

认同了格力对撕奥克斯,就看破了美国政治中的这个“大秘密”

一直以来,总是有人对美国的“多元政治”鄙夷不已,说它的什么多党竞争、分权制衡、言论自由,搞得政坛鸡飞狗跳乌烟瘴气,而且本质上不过是在演戏,最后还是幕后的若干个“大资本家”坐收渔利,是既低效又腐败。
2019年6月11日

我写高考作文‖“欲外争国权,必先内争民权!”

辛亥以来,我国也有民国之名,国人也有国民之称,但名实之间,犹有十万八千里之远!公权仍为私器,法律仍为橡皮,国民仍为臣民,既无安定之秩序,也无充沛之自由,专制与愚昧之病根岿然不动,病入膏肓而生命垂危!
2019年6月8日

特朗普如果访问北韩,会有充气娃娃相赠吗?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民主已经成为普世价值,除了沙特等若干个君主国外,当今世界已经没有人敢公开背弃它,就如那个身高170体重也170的女文青一样,再高大威猛也会选择把自己P成瓜子脸小蛮腰。
2019年6月6日

“身高170,体重170”女文青的“自信”和某些人是一样一样的

然后就是当天夜宿苏州,然后就是该发生的都发生了,然后就是一夜过后暖男变渣男的俗套桥段:第二天睁开眼,身边已经空荡荡,拼命打电话,不接,发微信,得到的回复是“不好意思,我妈叫我回家吃饭”......
2019年6月3日

微软如果是伊朗的企业而非美国的,也必定引发恐惧与封杀

它发表声明说:微软致力于提供隐私保护以建立与客户的信任关系,微软知道客户对邮件内容的重视度,相信电子邮件只属于客户而不属于微软,且电子邮件需获得和纸质信件一样的隐私保护,不论它储存地点为何。
2019年6月2日

文化和制度上的“大落差”,是从墨西哥涌来的“逃美潮”的根源

自15、16世纪西方世界兴起之后,非西方世界与西方世界之间的“爱恨情仇”就成为国际秩序的主线之一,“如何看待自身和西方世界”则成为非西方世界在国家转型中的最重大课题。
2019年6月1日

别奇怪了,他这么牛是因为他有“无制约权力”这个“生父”

可一旦成为皇帝的“身边人”,就彻彻底底地换了个样,“存在感指数”瞬间爆棚,无人不识,连有过国史院大学士、保和殿大学士、议政大臣、领侍卫内大臣等一大串吓人头衔的索额图,都得来巴结讨好。
2019年5月29日

唯我独尊必将失败

2018年,这个新兴世界明星的经济增长率降至2.6%,通货膨胀率高达20.3%,失业率则高达14.7%,为近十年来最高,其中15-26岁的青年的失业率更是高达26.7%。
2019年5月27日

把伊朗当成一家企业,就知道“反美”才是最惨烈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不管它是“完美的”还是“最不坏的”,基于无时不在的利益上的龃龉,以及意识形态或曰价值观或曰文明上的冲突,反美的市场,始终是强大的;它的敌人,从过去的苏联、东欧,到今天的委内瑞拉、伊朗,不绝如缕。
2019年5月26日

小特朗普是当不成孙小果的,因为他的生父被关在笼子里

如果真实中的特朗普,能够和电视里的伍德盖特一样邪恶行事,他就不用整天像个段子手一样在推特上神神叨叨了,不用为了反驳洛佩西对他“情绪失控”的指责,还逗逼地让白宫工作人员出来录制视频为他作证。
2019年5月25日

大清的统治者当初要是有任正非的胸怀与眼光,不会亡还会强

大清之所以死掉,归根到底就是在“变天”的恐惧之下,拼死鼓吹“中体西用”,只学器物不学制度,等到眼看撑不住不得不学制度,必须搞“立宪”了,又弄出个荒唐的“预备立宪”搪塞,结果就把自己给搪塞死了。
2019年5月23日

真的爱国,就学任正非像个男人一样对待美国

他这一番系统性阐述,如果不是以真名发表,一定会被周小平之流扣上“西奴”、“美狗”、“慕洋犬”的帽子,然后抨击为“跪舔”、“卖国”和“自辱”,得到的是“民族败类”而非“民族英雄”的礼遇。
2019年5月21日

对“美伊对峙”的三个误读,是对美国和特朗普的典型无知

当今世界,无论是从军事实力、经济实力、文化实力还是综合实力等任何一个角度考虑,都无人能够挑战美国,是一个冷冰冰的事实;伊朗自诩有什么伟大的伊斯兰教义和有伟大的精神领袖,不过是自欺欺人的劣等语言游戏。
2019年5月19日

公园角落里的那些勾当,表明一旦崩起来伊朗要比北半岛快得多

这个体制,可以概括为“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与当年的苏联差不多:所谓主义,就是有着1400年历史的伊斯兰教;所谓政党,就是以霍梅尼为首的教士阶层;所谓领袖,就是高高在上的“精神领袖”。
2019年5月16日

封掉“独立”即寡德覆物,围住“自由”是自残断息

西方文明中的个人主义,并非天生就有。前面说过,在这里的语境里,“个人主义”是个坏东西;其实在西方语境里,在“个人主义”(Individualism)这个词于19世纪初期被造出来时,也是被视为贬义词。
2019年5月6日

“300亿会计差错”是当代所有“辱智骗局”的缩影

他们幻想一夜暴富,幻想比别人聪明,幻想在骗局崩盘之前能够胜利大逃亡,用带血的筹码,兢兢业业地把人家捧上“价值投资”的神坛,企图在神坛之前成为收割者,将其他跪拜者的筹码收入囊中,然后就是成为被收割者。
2019年5月4日

美国一面搞死伊朗一面勾搭沙特,是因为它不是圣人也不是超人

两相对比之下,美国的确不是圣人,它有私欲,也不是超人,它能力有限,它的确在一些流氓身上玩双标,然而那些从来就是在耍流氓,从来就是和流氓打成一片的大流氓,却是不折不扣的“恶人”,它们才是人类的公害。
2019年4月30日

“看到我的头发就动淫念?那你们应该自宫而不是要我戴头巾”

沙特之前用10下鞭刑的严厉惩罚禁止女性开车,理由也动听得很。当局说,妇女开车会导致卖淫,引发同性恋,推高离婚比率,同时还会损害她们的卵巢及骨盆,致使生出来的孩子有缺陷,这是“有临床研究”证明的。
2019年4月29日

伊朗的粪坑之路,其实和那个老大哥是同一套路

但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满腔热情地投入革命的伊朗人民,在推翻掉巴列维王朝之后发现,那个粪坑没有填掉,相反他们掉进一个更大的粪坑:专制依旧在,世俗化却一去不复返,整个国家笼罩在一个巨大的黑袍之下。
2019年4月28日

拒当黑右当“正右”

总结起来,白左滥用了博爱平等的精神破坏了共同体秩序,侵蚀原有的文化根基,激发了黑右的猖獗;黑右则践踏了博爱平等的精神,颂扬弱肉强食,鼓吹无差别的族群迫害,两者是一对谬误的镜像,都必须反对。
2019年4月4日

在多元化上,既要反白左,也要反黑右

黑右的问题就在于此:他们无视对存量多元化的尊重,在激烈反对新的多元化的同时,连同已有的多元化也一并反对掉,结果就是践踏博爱和平等的价值,公然与种族主义同流合污,甚至与种族屠杀勾肩搭背。
2019年3月19日

华为诉美国、《间谍之桥》、意识形态和信仰力量

多诺万接手的苏联间谍案,就是如此。在有“白色文革”之称的麦卡锡时代刚刚落下帷幕不久,在意识形态对抗带来的战争阴云之中,整个美国国家机器在此类敏感事件上,偏离了正常轨道,法律的尊严受到了损害。
2019年3月8日

不欢而散不改弃核逻辑,因为恶人也要计算利弊

在川普上任后一年就选择了谈判,表明八零后是十分清醒的。时间对他很重要,机会成本分秒都在增加,他根本没有资格以静制动:不谈判,既不会有战争让他的核弹派上用场,也不会有制裁的松动让他喘上一口气。
2019年3月2日

李莲英在白马会舌战群“雄”:你们的性能力出现重大问题

此中之荒谬,完全可以想像以下图景来确认:同时去除掉对“太监”和“名鸭”的道德判断,仅仅同样把他们都当成“男人”,让他们脱光衣服站在一起,谁干瘪无味死气沉沉惨不忍睹,谁又丰盛健壮活力十足赏心悦目?
2019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