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刚刚,李嘉诚在香港打了一个广告,所有人都无法指责......

2019年,首富们很难堪

大陆和台湾的真实差足巨,看完惊呆了!

女子开劳斯莱斯堵医院应急通道还怒怼交警!微博视频全删了,新京报都删了!

谁是废青?

Facebook Twitter RSS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闻道无先后

改革开放后,还有人因写书而被捕?有,《雪白血红》张正隆

胸怀正气的张正隆,在他的《雪白血红》的自序中愤怒地喊道:“10亿人的泱泱大国,那么多作家、史学家在做什么?”“一会吹捧,一会批判,变脸儿的史料可信吗?”“历史像个婊子,唯权势者可以弄它一下!”
8月10日 下午 4:28

未婚女兵的乳汁从何而来?来看看那些假照片背后的真相

“占领老山主峰是有的,战斗英雄是有的,但插红旗这件事情是没有的。那张照片不是真的,当时并没有记者随五连攻上主峰。当时根本就没有这张照片,后来部队方面也没有安排过摆拍,可能是一些媒体好事者干的。”
4月3日 下午 10:31

黑格尔认为:中国从本质上说是没有历史的

黑格尔用世界精神、两个太阳、幼年文化、空间国家和史前哲学等范畴指出,中国所在的东方是世界历史的开端;与此相应,中国精神是“绝对精神”自我认识的直接阶段,缺乏主体和客体的分离,缺乏内在性和主观性。
4月2日 下午 10:16

被清华“下课”的许章润,这篇好文值得读:天数——写在肝癌手术后

也许,我们扶病相倚,使得他老人家也觉得自己太过寡苛,因而,反躬自省,一时间软了心肠?倘若死神尚且如此,这世间还真的有些值得留念呢,何不多活些时候,再多受受!这是真的吗?抑或,只是自作多情、自我欺骗?
3月26日 下午 2:44

某些高校的政审确实一直在进行,重庆高招部门就不要顾左右而言他了

事实上,确实如此,没有搞错。但疑问也确实存在。毕竟上述情况跟我们的社会经验相去甚远。问题出在哪里呢?原来上述政审要求是北京电子科技学院自己搞的,而该学院虽然也号称普通高等学校,但却真不普通!
2018年11月10日

中期选举结果验证了我两年前的预言:相信美国政治的纠偏魅力,我们就别杞人忧天了

两年前我写过一篇短文,分析特朗普上台执政后美国会变成什么样子。今天看来美国仍然是那个美国,万变不离其宗;世界也差不多还是那个世界,和平发展仍是主流。我当时有7点看法,现原文转帖于后。
2018年11月7日

明明是司机在奋力往左转,你们为什么都装着看不见?

视频就摆在那里,任何一位具备起码理性和正常认知的评论者,都应该能够看明白那20秒中所发生的一切。但是,明明是司机在奋力往左转,撞了小轿车又“义无反顾”地冲下大桥坠入江中,你们为什么就装着看不见呢?
2018年11月3日

张维迎 | 人类犯错误有两个基本原因:多数人的无知+少数人的无耻

就价格改革来说,如果我们以为我们知道什么是合理的价格,我们要做的就是怎么调整价格,走进死胡同。如果我们承认不知道什么是合理的价格,思路就自然转到了如何放开价格上来,才会有双轨制的改革思路。
2018年10月22日

沙特的新时期,就是一边反腐一边走回头路

伊斯兰教内部派别林立,错综复杂,一时半会说不清。简单些说,瓦哈卜主义是逊尼派的一个原教旨主义派别,其主要信条之一叫“塔克费尔”教义,主张任何穆斯林只要做出侵害绝对王权的行为,就会被宣告为叛教者。
2018年10月19日

论卖情怀和做生意,崔永元和罗永浩哪个更能干?

不同的是,老罗的手机简直卖不脱,烧钱倒是一流。而小崔的网店大生意做得怎么样,我不大清楚,只知道他的产品卖那么贵,曾招来一些风言风语,他还在微博上告诫他人别穷咋呼,“再吵吵,还涨价,说到做到。”
2018年10月17日

李敖说毛后悔放弃“中华民国”国号,你觉得委员长会相信吗?

对我印象至为深刻的一件事,是四十六年某日,他阅及西方某记者报道,毛ZD上台后,颇为后悔改掉“中华民国”国号,因为这使毛增加了很多困难。老先生特命我查个明白。(《楚崧秋先生访问记录》,第65页)
2018年10月1日

“赵家人”究竟是怎么来的,来看美国人Hyland Lyon的权威说法

1934年11月,正在上海的里昂意外接到张学良的机械师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去组装张学良刚购买的新飞机。里昂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并因此结识了张学良,还成为了他的私人飞机驾驶员、飞机机械师兼保镖。
2018年9月23日

联邦既像一个小国那样自由和幸福,又像一个大国那样光荣和强大

只不过,弱邦小国就不那么容易实现“光荣和强大”的大国崛起梦了。所以近现代的人们,发明了联邦这一政治制度,来兑现托克维尔心目中“既像一个小国那样自由和幸福,又像一个大国那样光荣和强大”的梦想。
8月12日 上午 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