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清零”至今搞不懂的10个为什么

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比大棋论更荒谬的“大鱼论”,翻车了!

昨天,胡锡进被放在火上烤一回了

今天全体法律人要彻底沸腾了!这波惊喜来得太突然!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民国咖啡厅

蔡慎坤:除了胡锡进,还有什么人敢说话?

胡锡进近日不断就经济问题发表一些奇谈怪论,引发不少人起哄围观,连举国公认的大佬马化腾也跟着感慨唏嘘,足以说明淡出江湖的胡锡进还是蛮有影响力的。马化腾转发了评论胡锡进的那篇文章,标题很特别:除了胡锡进,没有人关心经济了!不是没有人关心经济了,而是连经济学家都不敢关心经济了。马化腾引用评论中的一段话,说部分网民关心经济的方式是: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裁员;企业可以破产,但不可以加班。至于什么叫中国经济?他们不懂,也不关心,他们唯一关心的中国经济就是芯片和所谓的硬核科技,至于衣食住行,都太俗不可耐了,不重要。当然,如果他们叫的外卖晚了10分钟,他们可是会骂娘的,骂起外卖小哥来比谁都狠。”大家知道,胡锡进在中国舆论场呼风唤雨数十年,几乎什么话题都敢说,如果只剩下他关心经济,是不是说明经济也成了敏感话题?在严控疫情的大背景下,连说话的人也寥寥无几了,特别是昔日一些活跃的意见领袖抑或网络大V,基本上都销声匿迹。难怪有人说,这个世界看上去越来越清静,除了胡锡进,几乎没有人敢说话了。实际上,嗅觉极度敏锐的胡锡进现在也是老眼昏花,看不清方向了。不仅是对经济问题看不清,连小粉红跟着喧嚷的抗疫大方向也看不清了。5月5日,胡锡进写过一篇文章《北京,背水一战》,文章中他提到“当抗疫付出的经济成本比疫情传播对经济造成的打击还要大,情况就会变得很糟糕”,胡锡进建议民间官方都要有心理准备接受“北京用这一套收拾不了奥密克戎”的可能结果,字里行间透露出对于抗疫战略的悲观情绪。胡锡进在文章中说:“北京市肩负着十分重大的使命:或者筑牢低成本抗疫的底线,或者把实情告诉整个中国社会”。这貌似是在责备抗疫中出现的虚假宣传和唐吉可德式的不自量力。“把实情告诉整个中国社会”是什么意思?更早在5月1日,胡锡进就对北京即将到来的封城发出警示:“北京决不能走到上海式封城那一步”,他认为上海的动态清零意义和效果都不理想。胡锡进或许没有预料到5月5日《新闻联播》传达的重要决定:“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要深刻、完整、全面认识党中央确定的疫情防控方针政策,坚决克服轻视、无所谓、自以为是等思想,始终保持清醒头脑,毫不动摇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如此鲜明坚定的官方定调发布后,胡锡进肯定吓得浑身发抖,不得不连夜删除了自己的微博和文章,继而转向关心经济,或许他明白再对抗疫说三道四风险太大,关心经济无伤大雅。5月15日,胡锡进发表《4月一些经济数据很刺眼,必须重视但不夸大它们的趋势意义》,强调:“只要抗疫而不计经济和其余,也决不会是中国的风格。”“中国怎么可能让北京上海这样的中心城市隔三差五反反复复搞封控,经济不要了,税收断崖下跌就印票子,企业爱倒闭不倒闭,老百姓没收入就喝西北风,我们的国家怎么可能会允许那样的情况发生!”5月16日,胡锡进发表《4月份经济数据不好,中国只要确认了的问题就有能力克服它》,再次强调:“信心不是用口号和头条文章能够随意带动起来并且维持的,它一定要由事实不断向好的实际情况,持续激发和支持。”“当我们反复用这个基本面来论证当前所遇问题是短期的时候就说明我们在消耗这个基本面,这样的消耗如果多了,它对人们信心的支持力就会不断削弱。”5月18日,胡锡进发表《此时的中国,更要团结向前看》,力挺民营经济和平台经济:“它们是中国经济决不能掉下去的绝对底线,和想要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必须走市场化道路和法制化道路的绝对条件。”胡锡进关心经济并没有错,只是谈经济并不是他的长项。他过去的长项是煽动民粹反美仇美,突然转向关心国内经济,或许是他意识到如果经济持续低迷,财政收入大幅减少,肯定会影响到他的高退休金高福利,甚至影响到被他忽悠过的普罗大众的基本生活。所以胡锡进关心经济,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更是关心自己的退休生活乃至自己晚年的名节。胡锡进还在【环球时报】总编辑任上时曾经说:“等我退休了,也当公知。批评政府,遇事多说美国、西方好话。遇中外冲突咱不用冲锋,不用着急,说一堆风凉话,还显得挺高雅挺有情怀的,国家好了咱跟着沾光,而且一边沾光边显示咱的犀利。国家如果出问题,瞧瞧,我说什么来着!还是当公知好”。在胡锡进看来,公知就是那种批评政府表扬美国与西方遇中外冲突说一堆风凉话的主!孙立平教授当时就嘲讽过胡锡进:“这公知你还真当不了。因为公知除了知识,还需要人格、尊严、独立的思想等等,你有吗?”想想胡锡进还真的没有,即使胡锡进披着华丽的职业外衣,依然也不配。美国哲学家雅各比在《最后的知识分子》一书中,最早提出“公共知识分子”概念,认为真正的知识分子应当有专业素养,有世界视野,有社会责任感,有改造社会的行动,有担当社会引路人的勇气。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在喧嚣的网络世界很难找到几个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恐怕从胡锡进到公共知识分子中间还隔着一个时代的距离,接着忽悠吧你,老胡,只有你行!
5月24日 上午 12:05

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俄已败!

近日,中国国际金融30人论坛暨中国社科院国际研究学部主办了一次内部视频研讨会,集中讨论俄乌危机对全球金融格局带来哪些重大的变化?对于中国会产生什么影响?中国应该如何应对?中国驻乌克兰前大使高玉生先生在研讨会上作了发言。他的基本判断是,俄罗斯在这场战争中的态势日益被动和不利,已经显露败象。俄走向失败的主要原因是:第一,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始终处于持续衰落的历史进程中,这种衰落首先是解体前的苏联衰落的继续,也与俄统治集团在内外政策上的失误有关。西方制裁又加剧加重了这个进程。所谓俄在普京领导下复兴或振兴是根本不存在的伪命题,俄的衰落表现在其经济、军事、科技、政治、社会等各个领域,对俄军及其战力也产生了严重的消极影响。第二,俄闪电战的失败,未能速战速决预示着俄开始走向失败。与其所谓的军事超级大国地位极不相称的经济力和财力实在难以支撑日耗几亿美元的高科技战争。俄军因穷致败的窘况在战场上随处可见。战事每拖延一天对俄都是沉重的负担。第三,俄在军事经济实力等方面对乌克兰的优势已经被乌的坚决顽强的抗击与西方国家对乌的巨大、持续和有效的援助所抵消。俄与美等北约国家在武器技术装备,军事理念和作战模式等领域的代差使双方的优劣之势更加突出。第四,现代战争都必然是混合战争,涵盖了军事、经济、政治、外交、舆论、宣传、情报、信息等各领域。俄不仅在战场上处境被动,在其他领域都已经打输了。这就决定了俄最终被打败只是时间问题。第五,这场战争何时结束,以什么方式结束已经由不得俄罗斯了。俄力图在确保主要既得成果的条件下尽快结束战争的愿望已经落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俄已失去了战略主导和主动权。
5月10日 下午 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