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卫生部,现在是承认失败的时候了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斗量

1月14日 下午 12:13
1月7日 上午 11:57

压缩人生,日野皓正的早期岁月

What”等。这种在现场播放影像配合音乐的方式,今日已经司空见惯,但在当时还是一件新鲜事儿,毫无疑问,这个创意非常成功,现场观众的反应非常热烈。遗憾的是,这次演出并没有录音留下。这一年的《Swing
2021年12月31日

泰姬玛哈旅行团,生生活在别处

Hall进行演出。在演出过程中,总有一些街头嬉皮试图上台,加入其中。小杉武久极力避免TMT成为类似公社性质的组织,于是开始转变思路,类似音乐组时期一样,把演出场地放在不那么地下的会堂或美术馆。
2021年11月26日

一九七三,灵感与力量

但随着美军地面部队的撤离,反战运动突然没了靶子,加之旷日持久的运动带来人员的疲惫、内部的纷争,导致左翼思潮开始退却,除了一小撮人还坚持嬉皮生活外,大部分参与者都选择回归社会,重新拥抱消费主义。
2021年10月29日

丰住芳三郎,纵横七海(下)

而第二天在Moers音乐节上的演出更是大获成功。时值六月,地处高纬度的Moers,晚上九点时,才刚刚露出夜色。面对台下五千名对日本爵士乐毫无概念的乐迷,F.M.T用七十分钟的出色表演完全令他们折服。
2021年9月30日

丰住芳三郎,纵横七海(上)

在第一代日本自由爵士乐手中,乃至整个日本爵士圈内,丰住可能都是游历最广,最具国际视野的一位。这里所说的游历,指得并不是每到一地,演出之余走马观花,饱览异国风情;而是指真正融入当地风土,并获得认可。
2021年9月28日

沖至,从东洋到西洋

神奇的是,刚到巴黎那晚,便有工作等着他。然而,事情并非这样一帆风顺,由于沖至不懂法语,以至于在接下来的半年,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这段日子里,他一直靠着炒大葱、法棍面包、以及一百日元一瓶的红酒果腹。
2021年8月25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100-101)| After Dinner与Noizunzuri

Yasushi),他是一位激进的声音制作理论家,有时也作为乐队成员。从一开始,他就寻找方法,让录音的行为更像听觉的行为,在某种程度上他创造了自己的技术。两首歌曲都是在宇都宫的家庭录音室录制的。
2021年8月17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98-099)| 須山公美子与Luna Park Ensemble

1985年,她在Zero又发行了一张7寸单曲“虫の時”,只有人声与钢琴,仿佛我们来到了另一个世纪。主题曲“虫の時”,伴着她崩溃式的钢琴强音和弦,女高音模式火力全开,这可能是她最引人注目的演唱。
2021年8月10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97)| 向井千惠的音乐之旅

P.M”,从名字分析让人很想知道A面结束后的7:47PM到B面开始的8:15PM之间发生了什么。在B面的内容中,进行了长时间的印度打击乐器即兴演奏,虽然很好听,但并没有发展出清晰的音调特征。
2021年8月3日

幻野祭,当音乐遭遇历史(下)

Union)进行制作。而这个电视人联盟是因为意识形态分歧,从TBS分裂出一个左翼组织,直到今日还在运营。当年分裂的原因之一,就是三里塚反抗机场建设运动中发生的一件事,所以他们被主办方视为自己人。
2021年7月30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95-096)| Boredoms

Soph签了一家主流小厂牌,但唱片并不是随处可以买到。Heretic有两张自主出版的唱片,对于低成本的迷幻类型来说,算是很好了。但是,缺乏演出,意味着他们不足以赢得追随者。
2021年7月27日

幻野祭,当音乐遭遇历史(上)

三、政府与民众的对立。上世纪六十年末七十年代初,正是全球左翼思潮风起云涌之际,日本也不例外。全国各大院校都掀起反权威运动,而反对成田机场建设,正好给这些激进学生一个试验场,可以践行他们的理念与主张。
2021年7月23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93-094)| 耀眼的Syoko

INU/牛若丸なめとったらどついたるぞ!”)。当然,确定了这个使命,基本上就固定了风格范围:朋克、噪音、迷幻。作为大阪独立音乐圈的中心,Eggplant
2021年7月20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92)| 吉田达也,真大爷

Lupus,吉田也有了另一支乐队Ruins,他们都不太在乎这个合约。有意思的是,他们在主流唱片公司(Invitation)出的这张专辑“Starship”,今天比那些在独立厂牌的出版还要罕见。
2021年7月13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89-091)| 迷幻回潮

Shikaku)等。在70年代早期的现场表演中,他们就打破陈规,很多当年的现场现在从CD和网上都可以听到。他们很少发行录音室唱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离大厂牌的要求太远,无法应对录音室工作。
2021年7月6日
2021年6月29日

一蓑烟雨任平生,高柳昌行的最后十年(1982-1991)

Concept”那样传统,但无疑是在爵士乐语境之内。高柳以自己挑选的曲目为动机,围绕着那些旋律做即兴演奏。他的演奏乍一听起来,并无行云流水之意,干裂,甚至有些涩滞,但却沁人心脾,让人欲罢不能。
2021年6月23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86-087)| Jagatara:本土南蛮

Sailor和她的乐队Amaryllis是另一支从dee-Bee’s浮出水面的乐队。Amaryllis既是一个表演中的艺术概念角色也是一个音乐项目,佐藤也参与其中,同时作为制作人与乐手。
2021年6月22日
2021年6月15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84)| “制作人”佐藤薰

084.在日本独立音乐史中,有这样的片段,它一直都在发生,有现场也有唱片,但经常被人们在历史和追忆中忽视掉。从佐藤薰的音乐生涯来看,这么说有点夸张,但事实就是如此。
2021年6月8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82-083)| 噪音浮出水面

Japan”。这里有一首罕见的Boredoms早期录音,乐手是山塚和ハナタラシ的竹谷郁夫;合辑当然少不了Null的个人表演;除此之外,他还参与了YBO²、A.N.P.;吉田達也(Yoshida
2021年6月1日

富樫雅彦,追寻东方爵士之路(下)

Journal》来说,一直都是放眼全球,他的金奖与银奖评审范围是全世界的爵士唱片,而在日爵唱片的获奖侧标上看到的奖项大多数都是范围缩小到国内的“日本爵士赏”,以及“最佳企划”、“最佳录音”等奖项。
2021年5月28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81)| 妹子宝,拼起来!

前期日本独立音乐101回顾(周更)
2021年5月25日

富樫雅彦,追寻东方爵士之路(上)

另外他还作为乐手参与了佐藤允彦三重奏的唱片《Palladium》、《Deformation》、《Transformation'69/'71》(部分录音在71年进行并出版),以及宫泽昭的唱片《Four
2021年5月21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79-080)| 混乱到毁灭的现场

Tatsuya)担任吉他手,名古屋朋克乐队原爆オナニーズ的Eddie担任贝斯手,ほぶらきん的Sugisaku担任键盘手,鼓手是Continental
2021年5月18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77-078)| JOJO的噪音冒险

Bide,开始探索大音量噪音。他的早期合作持续时间都不长,不过渐渐地,非常階段团队开始形成,并进行了一系列著名演出,这些演出在乐队后续出版中几乎都能听到(Jojo本人是一个资料收集狂人)。
2021年5月11日

【小心意】抽奖送黑胶

抽奖方式:前期研究了一下各种抽奖小程序,感觉并不好用,最后决定返璞归真,采用最土的抽奖箱方式,届时会附上一刀未剪完整视频。
2021年5月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75-076)| Kurt Cobain喜欢的少年刀

UK(代理)的专辑,即使这样,S.O.B在厂牌出版中也非常出众。这张专辑有9首歌,没有一首超过1分22秒,音乐的紧密性与力量感都非常棒,很快他们就成为了80年代中期日本顶尖的硬核乐队。
2021年5月4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71-074)| 早期关西硬核乐队

Sally的森康子成立了Funa,森康子写的歌很适合町田康的唱,但是乐队成立仅仅几个月就解散了,似乎只留下了一张现场靴腿唱片。这之后,町田康就去了东京,开始与各种音乐家合作。
2021年4月27日

内田修,超级乐迷修炼指南

1993年1月11日,64岁的内田修关掉了内田医院,结束了作为外科医师队的职业生涯。为了自己的收藏能传承下去,惠及更多人,内田把一生所藏寄赠给了冈崎市。他说:“我不想让这些收藏品只是沉睡在仓库里。”
2021年4月23日
2021年4月20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67-069)| 英文为什么这样红

70年代早期,日本消费者的需求被定义为3C:彩电(Color
2021年4月13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63-066)| 东京硬核先驱

Michiro)30岁。在70年代早期,他参与过越战的抗议活动,后来成为政治民谣乐队成员与独立歌手,在家附近的咖啡店听到早期朋克音乐后,他开始转变。经过了几次不成功的尝试,远藤成立了The
2021年4月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59-061)| 朋克从哪里来

059.我们今天所理解的“朋克”,其风格定义来自于一些乐队,而这些乐队实际是朋克第一次席卷音乐圈之后很久才出现的。在街头,朋克的定义来自于Discharge、GBH、Varukers、Chaos
2021年3月30日

片山広明,惟有饮者留其名(下)

不知道是不是丰住加入的原因,这场唱片是上世纪八零年代以降,片山少有的纯自由爵士风格,仿佛回到了二十年前,其中有些乐句来自1981年片山与丰住合作的《Masterpiece》,真是让人怀念啊。
2021年3月2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56-058)| 只我一个?(わたしたけ?)

Sally,EP是在Minor的现场录音,主唱声音疏远冰冷,歌曲有很多重复段落,发展常常出人意料,有时会落入自由即兴当中,虽然她们被认定为新浪潮风格,但有些实际是带有迷幻色彩的流行歌。
2021年3月23日

片山広明,惟有饮者留其名(上)

Trunks厂牌出品,这个音乐节名字听起来很吓人,其实就是爵士评论家、爵士咖啡馆店主村上宽(不是同名的鼓手),为了对抗当时商业化的爵士音乐节,自己操办的非商业音乐节。村上宽当时是高円寺的唱片Disk
2021年3月19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53-055)| 爱欲人民十时剧场

Workshop,她的即兴人声参考了日本的传统艺术,音乐中还有中国的二胡;再往下的Kino应该是这张专辑中最“摇滚”的乐队了;专辑的收尾是工藤冬里的Machinegun
2021年3月1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51-052)|​ 人见人爱的Non Band

Records。虽然比不上Pass那样专业的平面设计,但Telegraph也有敏锐的设计感,不像关西唱片那样手作DIY。
2021年3月9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47-050)| 坂本龙一制作的Friction

Tell有着紧凑的吉他律动,可能是受了国外新浪潮音乐的影响,人声加了效果,像是在另一间屋子唱的一样。B面的Pistol是纯正的朋克音乐,听起来应该是现场录音。
2021年3月2日

憧憬狂放:高柳昌行访谈录(下)

高柳:没错。这似乎是显而易见的,但多年来我们一直忽视这个问题。我们总觉得,仅仅是在场就能让你成为听众。但是,正如我们要求表演者有一定的技巧一样,拥有倾听的能力(和技巧)也很必要,应该要求听众做到。
2021年2月2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43-046)| 终末处理场的诡事

Club。发起者是INU的町田康,为此他还成立了一个叫“必要”的厂牌,但由于人员间的分歧,厂牌只出版了这一张唱片。这张唱片极具DIY精神,封套是在通用白色黑胶封套上手工贴上三角形彩纸,颜色多达五种。
2021年2月23日

憧憬狂放:高柳昌行访谈录(中)

高柳:喋喋不休地谈论品质会被当作马耳东风。我只想说两件事:提供机会拉低听众素质的音乐是劣等的;目前存在可以建立评价规范的系统性和基本理念。你可以期待未来收到更多关于这方面的消息(笑)。一如既往……
2021年2月19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37-042)| 如何假装老外打动唱片公司?

P.O.P.O.”。这唱片有个有趣的故事,一个匿名者冒充海外音乐人把demo从国外寄给了RM杂志,杂志对其评价很高,于是Vanity决定出版唱片,但后来阿木才发现演奏者是来自京都的佐藤薰(Sato
2021年2月1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33-036)| Aunt Sally,起点亦是终点

036.可能与町田康太钟情于本地小场地的演出有关,这一时期INU的阵容进进出出,前面提到的林直人的替代者小间庆太在这期间也宣布退出乐队,并很快成立了雷鬼乐队UP-Maker。
2021年2月9日

憧憬狂放:高柳昌行访谈录(上)

高柳为了自我追求,严于律己,并对合作者,甚至听众同样要求严格,给人留以孤高的印象。但他并不在意,一生不停完善自我。
2021年2月5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29-032)| 非常階段是怎样诞生的?

非常階段在日语中指的是逃生楼梯,高山本想讽刺这音乐让人想到一群人在灾难中慌忙逃生,没想到却阴差阳错成为日式噪音的一段传奇,这也被认为是非常階段的第一次录音。其中一段8分钟的录音,被命名为“Angel
2021年2月2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25-028)| 进军东京

这次演出很成功,在东京与大阪之间建立了联系,也在媒体中掀起了小小波澜,虽然关西依然缺乏资金与演出场地,但毕竟是进步了一点点。这次巡演后,林直人退出了INU,并找来了自己的替代者小间庆大(Koma
2021年1月26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21-024)| Kansai No Wave,风潮渐起

自由爵士的出现震撼了这些先锋音乐家,自由爵士融合了演奏与作曲,认为声音与音乐一样重要,有极强的音乐表达能力,不被作曲家特定的意图或审美所束缚。人们对技术持续着迷,但技术的定义挑战了正常的音乐标准。
2021年1月19日

福居良,例外中的例外(下)

反观福居良,45年跨度,两个长达十几年的出版空白,只靠网上的文字碎片很难去还原他一生的音乐历程,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巨大的遗憾。还好有五张唱片可以供我们反复聆听,让我们能在深夜追随福居良的琴声回望往昔。
2021年1月18日

【年终盘点】2020日爵名盘拍卖TOP15

5)全部价格区间17.5w~90w,日元,最尾一张大约我国有6亿人一年不吃喝才能买得起,非我等屁民可以承受,余认为无围观价值,故锁帖收费,打土豪。假以时日,或开贴大白天下。
2021年1月13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18-020)| 第三股力量:Ultra Bide的Bide

019.从1978年晚春起,每月Bide都会挑一个周日的下午,在自家车库举办小型演出。就像前文所说,大部分日本家庭并没有车库,Bide家虽然有,但仅仅能容纳一辆车,和小的咖啡店没啥区别。
2021年1月12日

福居良,例外中的例外(上)

Dream》。录制地点还是在札幌的雅马哈会堂,乐队成员也没有变化,这次一共花了两天(1977.08.17&18)进行录制,依然由伊藤正孝进行制作,而封面动感十足的飞鸟是由著名摄影师内藤忠行拍摄。
2021年1月10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15-017)| 林直人,以及Aunt Sally与INU

当时他的乐队叫Rude,主要翻唱Stooges,参加各种各样的高中乐队比赛。这种级别的比赛,充斥着热门歌曲翻唱,没什么音乐价值,不过却是一个好的社交场合,可以寻找志同道合的队友。
2021年1月5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12-014)| SS:日本高速音乐传说

014.关西的乐队采用了与东京一样的策略,利用演出造势,但是机会实在少得可怜。仅有可演出的俱乐部,老板给的也全是冷门时间,比如周一周二晚上。一个朋克乐队上场前,可能台上是一个民谣弹唱歌手。
2020年12月29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10-011)| 坂本龙一vs山崎春美

Technopop成为70年代末日本代表主流年轻人的声音,热度持续了若干年,其中以细野晴臣、坂本龙一为代表的技术系音乐人,还用这些风格来包装偶像歌手,这些歌曲被称为“Techno歌谣”。
2020年12月22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08-009)| 主流厂牌如何搞砸地下音乐

由于唱片是主流厂牌出品,所以至少能保证在主流杂志有评论曝光。不过两张合辑得到的评论用词都很负面,总结来说就是:只有喜欢这种东西的人才会对这玩意儿感兴趣。对于日本主流音乐媒体来说,这是极其负面的评价。
2020年12月15日

山下洋辅Trio初发声,<DANCING 古事记>的古事记

唱片的B面只有一首曲目“木喰”,这首曲子是中村诚一从诗人山尾三省的诗“东京No.1”中吸取灵感所作,是山下重要的演奏曲目,第二年他还以此曲为标题出版了一张录音室专辑。
2020年12月11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05-007)| 120万的唱片长什么样?

Masatoshi)取代了第一任吉他手后,迅速成了乐队招牌,比Reck更出名。今天当人们谈论起Friction,首先想到的就是他。不过他在每支乐队的时间都不长,后来加入了E.D.P.S.。
2020年12月8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03-004)| 一个不想办杂志的DJ不是好主理人

可以看到,阿木讓对关西的独立音乐已经有了一个设想,虽然有些不切实际,但种子已经埋下了。这表明RM不仅仅局限于介绍与定义酷的音乐,更想在关西掀起一阵音乐风潮,响应当时欧美的朋克运动。
2020年12月1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02)| 一切从DJ开始

Yuzuru)是60年代末,日本一个比较成功的流行歌手,现在他的唱片在拍卖网站还时有出现,证明大家并没忘记他。他的歌曲是典型的日本流行歌,受演歌影响,有饱满的管弦乐,配着节制的电吉他。
2020年11月24日

日本独立音乐101(001)

之前在微博中放生了一些草稿,经过修改后,会配上图文在斗量陆陆续续放生。目前计划是每周放生1篇,1000~2000字,文字部分基本ready,剩下的工作只是配图,调整版式,希望能坚持下去。
2020年11月20日

“生活向上委员会”考

Dance》是日本爵士乐迷耳熟能详的作品。巨大的发行量使得它们在今天的二手唱片市场中,价格一直亲民。但实际上,这已经是“生向委”概念的末期,本文试图从唱片入手,系统地梳理“生活向上“这一体系。
2020年11月1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