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3月15日 上午 10:3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北漂青年的“进城式”社交

上流工作室 虎嗅APP 今天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上流UpFlow(ID:heyupflow),作者:少伟,编辑:大锤


在河北老家的很多亲戚朋友眼里,来到北京这种高大上的一线城市工作生活,也就相当于走出了省城走向了世界,过上了西装革履出入高端公寓和写字楼的“精致人生”。


可是她们却万万没想到,在北京待了将近四年的我现在甚至都不能算是一个“城里人儿”。


▲ 图片来源:微博


一入北京深似海,从此成了“村里人” 


2015年11月的某一天,在北京的大雪中先后辗转多处隔断与小公寓后,我无奈得认清了一个惨烈的现实:自己一个月三千块钱的实习工资哪怕不吃不喝,也不够让我在五环外只有一张床的地下室里安稳地睡上三个月。


来之前在学校认真搜寻的房源已经看遍了,眼瞅着距离返回学校火车的发车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北京这“租房一日游”基本上就算是凉了。


就在这时突然接到了朋友的电话:


“考不考虑住远点儿?东沙各庄有个公寓我住过,400一个月。”


“行啊!你住过就行!诶等会儿,刚才你说沙什么庄?”


 “哦反正你就放心吧,是北京的地方。”


“那就行!”



现在回忆起来,真是佩服自己当时心大。像东沙各庄村这样的城中村,其实已经和北京不存在于同一个次元了。不过也不止我,北京活在“村儿”里的年轻们大有人在。


▲ 图片来源:douban


北京是一座包容性与矛盾性共存的城市,这一点在地铁公交以及分散于北京的城中村里可以集中体现


地铁里高跟鞋踩得咔咔响的五百强精英们与农民工们争抢一个座位;居民区里的老北京和外地打工者们共用同一个卫生间。有不少住在回龙观的互联网民工时常感叹自己的“都市异乡人生活”,却也有很多距离地铁十公里以外的城中村公寓上张贴着“谁言在他乡,寄身成故乡”。


▲ 图片来源:douban


你觉得每天从远离地铁的草厂地挤公交去酒仙桥上班已经足够让人身心疲惫了?殊不知草厂地东北两公里外还有个地方叫崔各庄;


▲ 图片来源:微博


你以为北五环天通苑里就算是蜗居了?你在地图上从天通苑北开始顺着立汤路再往北找,东三旗、平西府和东沙各庄这三个地方每个早上也都在公交站牌儿处上演着堪比大片儿的“生死离别”。


▲来源:google地图


▲ 图片来源:微博@北京公交


除此之外,北边的巴沟、唐家岭,南边儿的六里桥也都算是北京知名度比价高的的城中村了。曾经多少人在这些“村儿”里十几平米的小屋子起步,吃十块钱的盒饭维持生活直到最后扎下根来。


▲ 史各庄随处可见的小公寓们 | 图片来源:天涯社区@mattspace


很多人为了较为低廉的房租选择住在城中村里,但是也有很多住在城中村里的年轻人却并不只是为了图个便宜。


▲ 百度、网易、新浪、腾讯分别占据后厂村某个十字路口的一角 | 来源:百度地图


比如聚集在亦庄、中关村、后厂村的互联网民工们,他们纷纷抛下了四环里的朋友和繁华的商圈来到这些“城乡结合部”,为的只是早上能够多睡上30~40分钟,并且告别晚上加班后排队打车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