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财报背后的秘密,宁德时代如何布局明天?

缪凌云 野马财经 2022-05-27



宁德时代交出了一份让人疑惑的答卷。

 

2022年1季度,其营业收入为486.78亿元,同比上涨153.97%;扣非净利润却同比下滑了41.57%,只有9.77亿元。受此影响,5月5日,公司股价以-10.83%低开,不过随后迅速反弹。

在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如火如荼,众多公司赚得盆满钵满之时,作为世界级动力电池龙头企业的宁德时代,竟然出现了“增收不增利”的状况?为何大跌之下,又引来众多资金入场抢筹?

 

野马财经研究组注意到,这份财报蕴含的信息远不止表面上如此简单,当下的利润还是未来的成长,不同视角的投资者,看到的是不同的风景。




作者 | 缪凌云
来源 | 野马财经资本研究组
本文约5219字,阅读时长约12分钟


原材料掀涨价风暴

产业链谁在抗压?


2021年至今,能源类金属的价格涨幅,可以用“疯狂”二字形容。


图源:中泰证券相关研报

 

根据工信部、中泰证券研报等数据,不到一年半时间,电池级碳酸锂从不足10万元/吨,上涨至最高50万元/吨左右,四月以来有所回落,不过依旧保持在高位;金属钴价格自2019年底开始触底反弹,从30万元/吨左右,一路攀高至54万元/吨;沪镍期货2021年初约为12万元/吨,目前已超23万元/吨,且排除“青山事件”影响后,涨势未衰。

 

受此影响,不仅能源金属企业们赚得盆满钵满,很多材料加工、零部件制造公司也随之调价,“涨声一片”。

 

野马财经研究组统计,2021年A股主要锂镍钴原料提供商,对应产品毛利率同比上涨了10至30个百分点,或者本就处在极高位置;电解液环节最高增加了42.6%,有少数公司出现下降;正负极材料企业毛利率也基本小幅上升。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动力电池行业。 


上图信息整理自各上市公司财报


可以看到,2021年动力电池企业毛利率大都呈现下降态势。宁德时代降幅4.56%、国轩高科(002074.SZ)27.67%、亿纬锂能(300014.SZ)7.11%,比亚迪(002594.SZ)未单独披露动力电池数据,汽车及相关产品业务整体下降7.81%。

 

客观来讲,或主动或被动,这些企业以自身利润为代价,将来自原材料的涨价幅度部分截留消化,一定程度上减少了对下游的影响。

 

特别是占据着国内市场半壁江山的宁德时代。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2021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装车量国内占比为52.1%,如果其选择不断提价,绝大多数下游整车企业都会受到影响且只能接受,进而将更多压力传导至消费者。

 

究其原因,一方面,在先进技术、稳定工艺的加持下,宁德时代还具有全球领先的产能及以此产生的规模优势,短时间内难以出现水平相近的替代者;另一方面,整车行业2020年前十大企业市占率合计(CR10)仅为50.37%,市场集中度相对较低,与宁德时代相比,话语权有限。

 

当然,在为产业链下游消解部分涨价压力的同时,利润层面的让步也可以帮助宁德时代进一步抢占市场。

 

2021年,宁德时代实现营业收入1303.56亿元,同比增长159.06%;实现扣非净利润134.42亿元,同比增幅215.2%。2022年一季度,公司486.78亿元的营收,同比继续上涨153.97%,全球市占率亦从去年底的32.6%,进一步提升到35%。

 

更加重要的是,涨价毕竟不是长远发展之道。价格的暴涨暴跌,会加剧行业的周期性风险,使之可能陷入“供不应求——价格暴涨——盲目扩产——恶性竞争——价格暴跌——行业凋敝”的怪圈。

 

针对这一问题,工信部等国家部门同样保持着高度关注,并明确提出会“坚决打击囤积居奇、哄抬物价等不正当竞争行为,推动新能源汽车原材料价格尽快回归理性。”

 

而作为动力电池乃至我国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中的领军企业,宁德时代也正在从多种路径出发,探索良性解决之道。

 

多路并举

主动拓宽护城河


保障原材料供应最常见的措施,是签订“长协订单”。

 

近年来,宁德时代与天赐材料(002709.SZ)、容百科技(688005.SH)、联创股份(300343.SZ)、盛锌锂能(002240.SZ原“威华股份”)等众多供应商签订有长期供货协议,对相关产品的供给量、价格进行锁定。

 

这一措施的好处在于成本低,可操作性、可复制性强,但终究难以真正摆脱他人掣肘。相比之下,以投资、合作模式直接介入上游产业,正成为越来越多企业的选择。

 

早在2016年,宁德时代便入股了北美锂业,而后数年连续出手,先后布局北美镍业、澳大利亚锂矿企业PilbaraMinerals、加拿大锂盐商Neo Lithium等国际矿业公司,藉此涉足加拿大、格陵兰岛、澳洲、阿根廷等地优质矿山。

 

2018年,宁德时代旗下广东邦普与格林美(002340.SZ)、新展国际(青山控股旗下)等公司合资成立青美邦新能源,共同开发印尼镍资源项目;2021年,宁德时代与洛阳钼业建立新能源金属全方位战略伙伴关系,并参股后者所控中国香港KFM公司,KFM公司持有刚果(金)Kisanfu铜钴矿项目95%权益。

 

今年以来,宁德时代在矿业领域继续出手。

 

2月14日,其子公司四川时代新能源与甘孜州投资集团、宜宾三江汇达、四川省天府矿业签订合资协议,约定加快四川省锂矿资源勘查开发;4月14日,广东邦普下属公司出资39.37亿美元,与印尼“ANTAM”、“IBI”公司,在FHT等工业园共同投资建设动力电池产业链;4月20日,宁德时代控股子公司宜春时代新能源成功竞得江西省宜丰县一处锂矿探矿权。

 

对宁德时代而言,以投资合作形式亲身参与矿山开发等环节,不仅可以大幅增强原料掌控能力,而且能够加深对产业链的理解,在与其他同类企业打交道时,拥有更多底牌。

 

野马财经研究组同时注意到,宁德时代的投资布局,大多数位于国外。

 

我国矿产资源储量并不算少,但在强大的生产能力面前,仍旧称得上一个“贫矿”国家。原材料危机实则是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共同面对的问题。

 

基于此背景,出海寻矿,成为了我国很多企业的一致选择。在这一过程中,必然会遇见种种难题。

 

例如矿产资源开发往往需要大量前期投入,这对绝大多数企业来说都是不小的成本;又如矿山大都位于偏僻之地,基础设施较差,特别是在刚果(金)等国家,还存在合格劳动力缺失、社会治安不稳定等因素。

 

因此,与宁德时代等企业抱团取暖、合作共赢,也是不少公司乐见的状态。

 

涨价风暴下,加码原材料的并非只有宁德时代。

 

据观研天下数据,2022年1至4月份,碳酸锂行业至少有16家公司共计宣布扩充超34万吨产能,并在数年内投入运营,我国2021年碳酸锂总产量不过24万吨。至于钴产品,拥有刚果(金)TFM、KFM两大超级铜钴矿,手握全球最多钴资源的洛阳钼业(603993.SH),将2022年定调为建设年,正在推动“产能倍增”计划落地,华友钴业(603799.SH)、寒锐钴业(300618.SZ)同样在进行产能扩张。而埋藏着全球20%镍资源,因《流浪地球》为人熟知的印尼苏拉威西岛,正齐聚众多中国企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镍矿开发。

 

从市场整体观察,原材料紧张的状况亦有望缓解。

 

技术变革,打开更多可能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句话永不过时。

 

正是核心技术的领先,为宁德时代成长为全球领军企业打下了基础。技术的发展与突破,亦能帮助改善甚至解决原材料问题。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其一,工艺改进、技术革新能够有效带动成本降低。

 

目前动力电池以磷酸铁锂、三元锂(多元锂)两大路线为主,其中,三元锂电池原材料主要为镍、钴、锰,及锂盐本身。

 

结合第一部分可知,这些金属矿物中,镍、锂价格相对较低,目前高纯硫酸锰价格在1万元/吨左右,同样比较便宜。钴由于储量较少、开采加工难度等因素,价格最高,是导致三元锂电池成本高企的因素之一。

 

而随着工艺水平的进步,“高镍低钴”电池产品不断成熟,该部分生产成本随之逐步下降。

 

另外,在3月底刚刚落幕的2022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上,宁德时代旗下“麒麟电池”引发市场关注。据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透露,该型电池将有着更高的系统重量、能量密度及体积能量密度。

 

而这些指标的提升,自然能够对冲部分成本上涨带来的影响。

 

钠离子电池技术更加富含着想象力。

 

2021年7月29日,宁德时代召开发布会,正式发布第一代钠离子电池,该产品在热稳定性、低温性能、能量密度、集成效率等方面均取得了突破。成本方面,钠元素相比于锂元素,储量更丰富、分布更均匀,价格自然更低。据英国钠离子电池公司FARADION预测,规模化生产后,钠离子电池成本比锂离子电池成本低30%。

 

根据发布会信息,宁德时代彼时已经开始进行钠离子电池的产业化布局,并计划于2023年形成基本产业链。

 

其二,技术进步正在推动新思路、新赛道出现。

 

2013年,宁德时代将广东邦普收入麾下,后者创立于2005年,专业从事包括电池循环回收在内的再生资源业务。

 

事后观察,这一投资举措不可谓不超前。毕竟直到2018年,随着《新能源汽车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第一批企业名单的公布,“动力电池回收元年”才姗姗来迟;我国新能源汽车市场,更是去年才真正迎来爆发。

 

实际上,即便到2021年,电池回收业务对宁德时代的业绩贡献依旧十分有限;另一家龙头公司格林美,该业务占营收比重也不到1%。

 

但这却是一项充满“未来”的事业。


 

根据EVTank与伊维经济研究院共同发布的《中国废旧锂离子电池回收拆解与梯次利用行业发展白皮书(2022年)》,2026年,我国废旧锂电池理论回收量将达到231.2万吨,是2021年的4倍。且可以判断的是,未来数十年内,伴随着新能源汽车保有量的持续攀升,该行业的天花板将快速提高。

 

而预见性的布局,令宁德时代在技术层面有着充分的先发优势,其掌握的回收技术,锂回收率已经超过90%,镍钴锰回收率则在99%以上。并且,由于自身为世界第一大动力电池制造商,在广东邦普加持下,宁德时代业务将形成“电池生产—使用—梯次利用—回收与资源再生”的产业闭环,既可以解决部分原料问题,又有助于减少环境污染,体现着经济利益与社会责任的统一。


图源:宁德时代官网

 

经历近十年发展,目前,广东邦普已经拥有中国最大的废旧电池循环基地,年回收处理废旧电池总量超过6000吨,并能年产4500吨四氧化三钴、镍钴锰酸锂等电池材料。2021年10月,宁德时代公告宣布,拟投资不超过320亿元,在湖北省宜昌 市投资一体化电池材料产业园,废旧电池材料回收正是该项目的业务之一。

 

不止于国内,宁德时代还在与德国BASF进行合作,共同拓展欧洲市场。相较而言,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起步更早,渗透率更高,动力电池回收业务发展阶段有所趋前。

  

“拓路者”的责任与底气

 

如前文所述,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处在繁荣发展阶段,但随之而来的挑战不可不重视。

 

想要跳出怪圈,尽可能减少周期性风险,就需要更多企业家不只看到眼前的利润,还能有着更加长远的战略预判。

 

当然,无论是以投资合作重构产业链,还加大技术研发力度,都需要投入大量资金。

 

一方面在于研发需求。

 

梳理宁德时代近年财报,可以看到,近五年来,其研发费用合计近180亿元,研发费用率保持在6%至8%附近,且远高于销售费用、管理费用。

 

正是对研发能力的高度重视,宁德时代在锂电池工艺、钠离子电池、动力电池回收、储能系统等技术上多路并进,相继取得进展的同时,还拥有无稀有金属电池、固态电池等众多前沿技术储备。

 

另一方面是高额投资支出。

 

同样是近五年来,宁德时代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942.08亿元,其中仅2021年便高达537.8亿元。并且,投资活动转为资产负债表项目后,还可能因固定资产折旧等原因,拉低账面利润。

 

以2022年一季报具体分析。

 

财报显示,宁德时代2022年1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86.78亿元,同比增长153.97%,实现扣非净利润9.77亿元,同比下降41.57%,给人以“增收不增利”的感觉。

 

但倘若进一步分析。公司报告期内研发费用为25.68亿元,去年同期为11.81亿元,增幅117.44%,仅此一项差额,便覆盖了扣非净利润下降数值。与此同时,截至2022年1季度末,宁德时代固定资产较期初增加了149.87亿元,增幅36.32%,主要为产能扩充、研发基地等在建工程“转固”而来,固定资产则需以相应比率按月折旧,最终亦会对利润造成影响。

 

值得一提的是,相比同业公司,宁德时代在会计处理方面更加审慎。


上图信息整理自各上市公司年报

备注:均采用直线法(平均年限法)折旧


根据上图,宁德时代机器设备与房屋建筑两类固定资产,折旧年限都比较短,而这两个项目体量,在动力电池企业固定资产构成中分列一、二名,合计占比一般超过95%。

 

计提审慎性的对比,在存货上体现得更加明显。

 

2021年末,宁德时代存货余额430.15亿元,计提了28.16亿元跌价准备,比率为6.54%。其中库存商品余额193.05亿元,对应22.28亿元跌价准备,比率达11.54%。

 

库存商品以电池为主,按照市场行情,动力电池一直处在涨价通道,且随着需求快速增长,价格十分坚挺,这些计提大概率能够转回。野马财经研究组发现,其他上市公司计提比率也确实低上许多,基本处在2%至5%区间。

 

换句话说,产业布局的预见性与会计思维的审慎性,阶段性压低了宁德时代的利润,但无论是研发能力提升、产能增长,还是未来计提的转回,都有望给宁德时代带来更好的业绩,继续巩固行业龙头之位。

 

良贾不为折阅不市,应该看到,必要的深蹲,是为了更好地起跳。

 

不仅于此,宁德时代斥巨资布局未来而显示出的强大资金壁垒,同样少有企业能够触及。

 

2017年至2021年,公司经营活动合计带来885.79亿元现金净流入,造血能力强劲;公司实控人及一致行动人最新股票质押率也仅为2.21%,质押状况十分健康。

 

回首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历程,从1991年“八五”科技攻关计划首次出现“电动汽车”字眼至今,已经过去了三十余年时间。

 

一路上历经鲜花与坎坷,挫折与收获,终是一步步走到了世界前列。

 

与油车诸多环节技术受制于人不同,从动力总成、电驱、中控,到车身、底盘、内外饰,再到充电及配套,我国还拥有全球最完整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体系。宁德时代等企业对新能源汽车心脏——动力电池及其他多种关键技术的牢牢掌握,更使得我国在汽车行业真正迎来一次弯道超车的机会。

 

值此关键时刻,迅速完成产业重构,降低内耗,关系到的不仅仅是某个企业利益,而是我国新能源汽车产业整体能否保持优势。


你对宁德时代,对新能源还有哪些了解?欢迎在文末留言。



©野马财经原创内容 转载请联系授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