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6月6日 上午 1:17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650万美金背后的中国神药

王局的自留地 王志安

各位,我来接着给大家讲述中国富豪在美国通过贿赂让子女上名校背后的故事。

美国高考舞弊案曝光后,那位花650万美元、通过中介假造体育特长生履历、让自己女儿进斯坦福的中国富豪身份随之曝光——他,就是上市公司步长制药的董事长赵涛

很快,一些媒体扒出许多关于步长制药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如下内容:


步长制药宣传称:1992年,赵步长父子去新加坡行医,用针灸当场让一名瘫痪六年的患者站了起来。1992年12月8日,新加坡的《联合早报》专门报道了此事。

经查,当天的《联合早报》没有关于此事的报道。


步长制药在宣传材料上说,赵步长在研发脑心通时发现,树木结实,但是虫子能钻洞,地面坚硬,但是蚯蚓能疏通,于是,其用蚯蚓、全蝎和水蛭,开发出治疗中风和冠心病的脑心通胶囊。

其实,能打洞的还有耗子、蚂蚁,不知道为啥脑心通中没有这两个打洞高手?


赵步长担任董事长期间,为了让脑心通从地标升国标,在北京郑筱萸的办公室内,给郑行贿一万美元。郑筱萸被枪毙后,脑心通的国标并没有被取消;




步长制药早期主要靠广告创造销量,后期推广主要依靠药品回扣。按照上市公司公开资料,步长制药每天的销售费用高达2000万元,其中百分之九十是“学术推广”和“咨询费”——业内人都知道,这就是药品回扣费用。

中国裁判文书网的信息显示,至少有七起涉及到步长制药的药品回扣案。但这其实只是冰山一角。



接下来,王局要接力继续揭露步长制药。


步长制药这家公司一共有三大主打产品:脑心通、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全都是心脑血管药物。

这其中,脑心通和稳心颗粒是国家基本药物,全额报销,丹红注射液是乙类医保药物。



按照上市公司年报,这三种药物每年的销售额超过100亿人民币,其中丹红注射液2018年销售额有60亿,位列单品药物全国销量第四、中药注射液第二,是步长制药的“利润之王”。脑心通销售额30亿左右,稳心颗粒销售额20亿左右。

那么,步长制药这些销量巨大的药物,到底有效么?




我们先来看脑心通。

脑心通是步长制药起家的药物,并不是传统中药方剂,是当年赵步长看到蚯蚓打洞灵机一动发明的。






上世纪90年代,伪科学盛行,社会上流行往血管里打鸡血,贴肚脐治痔疮,还有很多人腰上都缠个505神功元气袋。脑心通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应运而生。

按照2015年中国药典的记载,脑心通的制法如下:


黄芪66克,赤芍27克,丹参27克,当归27克,川芎27克,桃仁27克,红花13克,粗乳香13克,醋没药13克,鸡血藤20克,牛膝27克,桂枝20克,桑枝27克,地龙27克,全蝎27克,水蛭27克,以上十六位中药,取地龙、全蝎粉碎成细粉,其余十四味药粉碎成细粉,与上述粉末配研,过筛,混匀,装入胶囊,制成1000粒,即得。




请注意,脑心通的这种制药方法并不是传统中药的做法,也不是中成药的制法。这种近乎于面粉粗加工的方式制药,差不多是步长制药的独创。

传统中药一般是将药材用陶罐加水煮沸,取其汤药饮用,这叫水煎法,是中药最常见的制法。这一做法的缺点,是很难做成成药销售。

现代中成药在制药过程中,发明了水煮醇沉法。就是将中药材先用水煮沸,然后往里加酒精,当酒精浓度达到一定浓度之后,汤药中的成分就会沉淀,之后再将沉淀物过滤收集,烘干制成片剂或者胶囊。

水煮醇沉法,其实就是模拟传统的水煎制药法,将水煎制药的核心成分提取出来,制成片剂销售。

但我们看一下脑心通的制法,它根本就没有经过传统中药的加工环节,只是将原料药直接粉碎装入胶囊了事儿。

形象地说,传统制药法相当于用猪肉和调料经过烹饪做成了红烧肉,中成药的制法相当于把做好的红烧肉装入真空袋包装,而脑心通的制药方法,是把生肉和花椒大料冰糖食盐在食料盆里搅一搅,就端上桌给客人吃了——或许步长制药认为,这些原料药进入人的肚子里,也能变成红烧肉。

遍查药典上的中药,除脑心通之外,只有以岭药业的通心络也用这种方式制药。除此之外,再无任何中成药采用这种制药法。

细心的读者可能有发现,脑心通曾经有数次检验不合格、被处理的记录,都是因为药品发霉,其实这和脑心通独特的工艺有关。

您想,根本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处理的原料药,磨碎混合一下,这其中还有蚯蚓水蛭全蝎的尸体,可不容易发霉么?


更大的问题在于剂量

脑心通的处方中,16味中药一共是415克,打成粉制成1000粒胶囊,每个胶囊含药约0.4克,按照脑心通说明书上说,中风患者每次吃2—4粒,取中间值3粒,实际药量为1.2克。每天吃三次,也就3.6克。

请注意,3.6克只是原料药的重量



中成药制药过程中用水煮醇沉法提取有效物质,一般滲出率在20-30%,我们按照上限30%计算,3.6克原料药折算出的实际有效药量,也就只有1克左右。其前提还是这些药在胃部可以互相配伍。

那一般传统中药的药量是多少呢?

按照中国药典记载,每味中药一般至少要3到9克,一付药一般十到十五味药比较正常。总重量一般在100到200克之间,这是一付中药的正常剂量。

但是,脑心通每天的剂量,原料药只有3.6克。大约只有中药常见剂量的四五十分之一,哪个中医会给患者开每天3.6克的处方?这么点剂量,能治什么病?

有人会说,许多化药片剂中实际药量都是毫克级,与之相比,3.6克并不算少。没错,但是,化药是单一成分,其有效成分经过药理和临床检测,其给药量有临床依据。

可中药并没有这么精确,16味中药中有几百上千种成分,谁也不清楚其中哪种成分在发挥作用(如果有作用的话),如果原料药只有3.6克,即便其中含有有效成分,其所谓的“有效成分”的剂量,也会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怎么进行治疗?

综上,脑心通的剂量远远小于普通中药的常见剂量,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疗效。



步长制药的利润之王是丹红注射液,单就这一个品种,一年的销售额就有60亿人民币,在所有中药注射液中的销售排名第二。




按照2015年出版的中国药典记载,丹红注射液的处方只有两味药,丹参和红花,都是非常常见的药材。作为一种注射液,其制法极其简单粗暴:


丹参 750g,红花 250g,以上二味药材,丹参用稀乙醇温浸二次,每次1小时,滤过,滤液备用;药渣与红花混合,加水温浸二次,每次1小时,滤过,合并滤液,浓缩至相对密度为1.10~1.20(65℃)的清膏,加入注射用氯化钠至等渗,调节pH值至6~7,滤过,冷藏24小时,加注射用水至规定量,滤过,灌封,灭菌,即得。



看清楚了吧,神乎其神的丹红注射液,就是把两种药材分别用酒精和温水侵泡一下,然后过滤浓缩一下就成了。和制备中成药的水煮醇沉法类似,只不过烈度低一些。

但问题是,传统中药这么煮一煮,滲一滲生产出来的中药,是给患者口服的,但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却直接把这付汤药注射到患者血管里了。

无论丹参还是红花,成分都极为复杂。经过水煮和酒精萃取,里面的成本至少有几百种,这其中有哪项成分是有效的?不知道。哪些成分是对人体是有害的?不知道。就是这么煮一煮过滤一下,就往血管里开始输液了。

诸位想想是不是很可笑?

可笑之后是不是又觉得很可怕?

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对外界的有毒有害物质形成了诸多屏障。如果是口服,会有消化系统和肝胆脾肾的代谢系统,完成对毒害物质的分解。

但是输液就完全不同,由于没有消化道的屏障,一旦液体中有身分不明的大分子直接进入血液,很容易产生过敏性休克以及中毒反应。中药注射液的危险,正在于此。


更可笑的还在后面,丹红注射液有三种给药方式,第一是肌肉注射,每次2-4毫升,第二种是静脉推注,每次4毫升,第三种是静脉滴注,每次20-60毫升。请注意,这三种给药方式的丹红注射液,制法和浓度完全一样。



诸位发现问题了么?

丹红注射液的静脉滴注的给药方式的药量,是肌肉注射的十倍到十五倍,是静脉推注的五到十五倍。

这说明什么?

先提供个背景知识,任何有效药物都有一个药量和治疗效果的关系图,也叫量效比。量效比中都有一个最佳值,超过这个比值,药品的治疗效果不但不好,反而会增加毒副作用。这也是为什么药物说明书上,都会提醒患者,每天最大剂量是多少,千万不能多吃。

诸位发现没有,步长制药的丹红注射液根本没有量效比,它的静脉滴注是肌肉注射的十到十五倍。

一般来讲,不同给药途径药量也的确会有差别,因为肠道吸收、肌肉吸收、静脉吸收三种途径的吸收率有差异。但问题在于,这三种途径一般静脉吸收率最高,而不是相反;另外,即便有差异,给药量也不会相差到十五倍。

还有,请注意,这三种给药模式中,静脉推注和静脉滴注其实本质上都是静脉给药。但丹红注射液的给药量,滴注是推注的10-15倍。

请问,哪种药物会因为滴注和推注的方式差别给药量差到10-15倍?要知道,从药物吸收角度,无论是静脉滴注,还是静脉推注,只有吸收速度的差别,但吸收量没有差别。

综合中国药典上丹红注射液的三种给药方式的药量,我们可以推导出如下结论:如果静脉推注的每次4毫升就可以达到治疗效果,那么十倍剂量的静脉滴注,就没有任何道理;反之,如果静脉滴注的每次40毫升才有效果,那静脉推注和肌肉注射的每次2-4毫升就是笑话。

所以,丹红注射液不同给药方式的巨大量差,只能说明一个结果,这款明星中药注射液,根本就没有量效比,没有量效比的药物,也就没有任何疗效。它的剂量差,只和副作用有关,和疗效无关

根据国家药监局的公开信息显示,丹红注射液因频发不良反应,曾经26次被列入监控和限制使用名单

但是,就是这么一款毫无疗效、不良反应却此起彼伏的中药注射液,不但没有停产,反而每年能卖到60亿,成为国内心血管科的第一大单品药物



步长制药的第三个核心药物是稳心颗粒,这款药物每年销售额 亿。




在步长制药的药品中,稳心颗粒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其制药方式也比脑心通和丹红注射液高端大气上档次:


党参,黄精,三七,琥珀,干松,五味中药,琥珀粉碾成细粉,干松提起挥发油,提取后的水溶液另器收集,三七粉碾成粗粉,用80%乙醇回流提取两次,每次两小时,滤过,滤液合并,药渣加水煎煮两次,第一次2小时,第二次1.5小时,煎液与上述煎液合并,滤过,滤液浓缩制相对密度为1。2—1.3的滲膏,加乙醇是醇量达到65%,搅拌,静置24小时,滤过,与三七滲膏合并,混匀,加入上述琥珀细粉,蔗糖518克,贝塔环糊精100克,阿斯帕坦6.5克,糊精适量,混匀,制粒,干燥,喷入干松挥发油,混匀,制成颗粒,分装,即得。


工艺看起来很有些复杂,但是,我们想问的是,这看起来玄玄乎乎的工艺,每一步到底是为了为什么?对最终的制成药,有着怎样的关系?稳心颗粒中,真正发挥作用的药物是什么?它的药物机理是什么?药代动力学为何?有临床检验的,随机双盲的检测数据么?

如果上述问题没有可信的答案,这种工艺不管如何折腾,在药物学上,都没有什么依据。




有人一定会问,步长制药这三款工艺和熬菜汤差不多,完全没有任何药代动力学做依据,没有任何临床疗效证据的药品,为啥能攻城掠地,每年销售上百亿?

道理很简单,就是回扣

在销售费用中,所谓的学术费用和咨询费用,都是用来掩盖药品回扣的巧立名目。弄个粉碎机,支一口大锅蒸煮熬汤的药企,有毛线的学术推广?咨询个鬼呀?药品行业谁不知道?他们就是用钱把一线医生砸晕,然后让这些医生昧着良心给患者开这些毫无疗效、只有安全风险的垃圾药物。

可以这么说,步长制药的发家史,就是一部以损害患者健康为代价、以掏空医保为前提、垃圾药物横行中国的历史。




2017年,赵涛的女儿赵雨思在英国高中毕业。

在国内药品行业浸淫已久、身家几十亿美元的赵涛董事长找到中介辛格。之后,赵思雨摇身一变,成了一名屡次获奖的帆船选手。再之后,赵雨思被美国斯坦福大学录取。



美国警方的调查显示,赵涛一共向中介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这个价码,是辛格其它那些美国客户出价的80到100倍。



  END  



|商务合作 | 授权转载 | 请加微信:wangjushangwu 



欢迎转发朋友圈|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 破获美国高考舞弊案,中国富豪立功了

· 庭审追番| 宝藏男孩方舟子(3):高举大旗反大旗

· 汽车三包,请不要让消费者坐在引擎盖上哭泣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