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Cool Trend| 抓住最真实的感觉。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7月6日 上午 10: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河南南阳的302个烂尾楼都没能阻碍书记们的升迁

chuzhaoxin 褚朝新 今天

新京报报道,河南的南阳2014年共有302个问题楼盘,经过几年的整治目前仍有问题楼盘124个待解决。


南阳只是一个地级市,这么多楼盘烂尾出问题。新京报报道说,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在过去的城市开发过程中,大量的项目扎堆,地方政府允许开发商先上车,后补票,手续不全也可以开工建设、对外销售,这就给后期补办手续埋下了隐患。大量项目扎堆,地方政府允许开发商先上车后补票,地方官的目的恐怕就是尽快要出政绩。


现在很多官员,在一个地方干三年就算长了,很少有官员干满5年一个任期。

 

2013年,我曾去四川大学采访时任川大副书记的罗中枢教授和他的同事王卓教授,当时他们做了一个“深化干部人事制度改革”课题。为了完成这个课题,罗中枢教授除了面对面与七十多位县委书记、县长和省、市、县委组织部部长进行了深度访谈外,还问卷调查了县委书记235人,县长211人。


调查显示:县委书记大多很难干完一届,多则三两年,少则一年半载就调走了。接受调查的县委书记和县长,任现职时间平均3.25年,61.2%的官员任现职3年及以下,71.8%的人任现职时间在4年及以下,任现职5年以上的只有14.5%,大多数县委书记和县长没有完整干满一届任期。


王卓教授和助手们还对受访县委书记和县长的前任任职时间做了统计,结果发现:10.8%的前任县委书记和县长在原职位上工作不满一年就调走了,工作1-2年的占26.3%,工作2-4年的占48.7%,没有一位前任任职时间在5年以上。


县委书记县长如此,市委书记市长恐怕也是如此。我们不妨看看最近十年四任南阳市委书记分别是哪些人、现在去哪里了。

 

近十年南阳的第一个市委书记叫黄兴维,任职时间是200611——20115月。20117月,黄兴维调任河南省政协任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黄已经去世,从他在南阳担任市委书记的时间看,与上述烂尾工程关系不是太直接。

 

接替黄兴维的叫李文慧,20115——20134月,李文慧干了不足两年市委书记。20134月,李文慧调任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干了又不到两年调任河南省委常委、秘书长。常委秘书长又只干了一年半左右,常委被被拿掉了,又回到了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任副主任,现在,已经62岁的他最多还有一年时间退休。



从时间节点看,南阳后来烂尾的有些项目就是他担任南阳市委书记期间上马的。

 

李文慧担任南阳市委书记期间,市长是穆为民。李文慧调到河南省人大后穆为民接任了市委书记,一直到201612月。从时间看,南阳烂尾的部分项目,有一些是在他担任市委书记期间上马的,穆为民也正是在南阳市委书记的位置上被提拔为省委常委的。


穆为民担任市委书记期间,市长叫程志明。程志明的任期,是20134—20165月。从时间看,南阳烂尾的有些项目,跟他也是有直接关系。如今,他也在黑龙江干上副省长了。

 

近十年的最后一个市委书记,就是现在张文深了。不过,南阳的302个问题楼盘在2014年已经成型,,张文深2016年才接替穆为民担任南阳市委书记,不是他的问题,现在正在背锅。

 

综合起来来,南阳302个问题楼盘主要是李、穆这二任市委书记手里上马的,而且这两个人在南阳市委书记的任上都没有干满5年的任期,尤其是李文慧,只干了不到2年。


他们都升官了,留下一堆烂尾项目,留下一堆交了钱没房住的老白姓。


干的时间这么短,如何能看出他们的主政能力呢,看不出主政能力如何能被提拔担任副部级干部?不难想象,他们担任南阳市委书记、市长期间仓促上马的项目应该都是作为他们的政绩被认定的。可是,组织考察干部只看上马了多少项目、制定了多少规划,很少看完成了多少项目、兑现了多少规划。


对于官员干不满5年一个任期的现象,罗中枢团队这样分析危害:“党政领导干部任期制在执行中流于形式。关键岗位上的领导干部频繁调动,严重影响了基层政府和政权的稳定,也助长了领导干部的不良心理。

 

“对在任期内干一两年就提拔或调动的干部,大家认为有本事;对任期满了才提拔的,大家说是轮到了才提拔;过了任期还没提拔的,大家会认为他要么有问题,要么上面没有人,于是乎老实人吃亏,歪风邪气盛行……”王卓教授说。


急于升官调走,因此时间紧、任务重这样的表述频繁出现在一些地方的官方会议和文件里。

 

发展地方经济,必须实事求是,要符合地方的市情,包括正常的经济发展速度、当地民众的消费能力;地方发展的规划可以强调前瞻性适当超前,但也要评估规划的可行性,不能为了前瞻超前就脱离地方的实际,要考虑地方财政的承载能力,开发商要考虑投入能力,也要考虑老百姓的消费购买能力,罔顾这些现实,项目违规扎堆上,有些项目烂尾也就难免了。


针对目前南阳出现的问题,我建议各省都要出台谁批准谁终身负责的制度,不能让那些急于出政绩的官员违规上马大量脱离地方实际的项目,然后匆忙剪个彩、奠个基,摘了果子捧着政绩拍拍屁股就走了,给下一任甚至下几任留下后患。


最后要告诉大家,在南阳交了钱没房住的人中还有很多人不是普通的老百姓。比如,2013年,南阳市房管局为了解决职工住房问题,向开发商团购了9栋楼,约定201611月交房。


呵呵,该项目,也烂尾了。

 

褚朝新

201975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