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2022中国主要城市住房空置率调查报告-PDF.19页

五大巨无霸集体撤离美国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小胡子”陈勋奇:最后一位香港电影全才

2015-08-04 庄客 香港电影

多年以后,在“王家卫为《一代宗师》筹备六七年”的消息传遍香港电影圈,黄百鸣却拎着甄子丹两部《叶问》抢先出街时,王家卫准会想起自己当年被黄百鸣赶出新艺城。新艺城之后,王家卫投奔了陈勋奇,担当编剧,由此引出了陈勋奇以《伊人再见》、《小狐仙》、《我要金龟婿》和《恶男》为代表的“时装爱情动作喜剧”。

通过《旺角卡门》和《阿飞正传》奠定风格后,王家卫拍摄《重庆森林》时请陈勋奇出山配乐。此后,《东邪西毒》、《堕落天使》、《天下无双》乃至于《一代宗师》的配乐名单中,永远稳坐着:陈勋奇。筹备《一代宗师》时,“墨镜王”花了3年遍访百余位民间宗师。但是王家卫不懂武术,打头阵的是谁?精通跆拳道、白鹤拳等各家拳路的,陈勋奇。

1

即便他自己一再否认,但陈勋奇或许真是最后一位香港电影全才。“他是香港导演里最出色的配乐,配乐里最出色的制片,制片里最出色的飞车指导,飞车指导里最出色的编剧,编剧里最著名的演员之一,演员里最成功的导演之一。”


即便《一代宗师》美得无可复加,但将“咏春拳”真正打出宗师仪态,绝非梁朝伟或甄子丹,而是1982年《败家仔》里的林正英。而《败家仔》大反派——打“龙形拳”的满洲公子——之所以令人怎么也恨不起来,很大程度是因为他的扮演者是“小胡子”陈勋奇。

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师承音乐家王福龄(作品有《我的中国心》、《狮子山下》、《今宵多珍重》),才30余岁却已晋身“电影配乐大宗匠”的陈勋奇有感于自己再不淡出,新人很难出人头地——毕竟他作曲的12年间,包揽了香港台湾75%的电影配乐——旋即转向导演。

“演而优则导”是成龙给陈勋奇的启示。当时香港影坛妖魔鬼怪横行,成龙眼小鼻大,洪金宝肥硕无匹,曾志伟五短身材;而形貌英挺又才华乱窜的陈勋奇欲行此道,易如反掌。

所以通过《败家仔》试水成功之后,“小胡子”开始将民初题材的“功夫”概念延伸到现代生活中。他和洪金宝合作的《提防小手》杂糅了“动作”、“爱情”、“喜剧”和“时装”等最具市场的电影元素;其后,洪金宝开启了他的“五福星”时代,陈勋奇也凭此走到幕前,并为人熟知。


洪金宝与陈勋奇


录像厅是80后的电影初体验,但对于我们90后而言,每天不停轮播周星驰、周润发、成龙、洪金宝和陈勋奇的“凤凰卫视电影台”则如张小北所说,“令人想起当初我们是如何爱上电影的”。

“凤凰卫视电影台”轮播的电影中,洪金宝的“五福星”作品和陈勋奇的导演作品气质上是最相似的。除了电影元素和题材,最让人怀念的大概就是选角了。

成人后有时回想,都非常惊讶制作方是如何凑齐这群演员,千奇百怪,绝不重样:洪金宝麾下有曾志伟、冯淬帆、吴耀汉、岑建勋、秦祥林(要知道岑建勋现实政治理念激进,而秦祥林一向是言情形象的范本……);而“小胡子”这边,“大嘴青”王青是蠢萌的恶人,廖伟雄市井猥琐,曹查理简直就是“衣冠禽兽”“性欲很强”的代名词……


王青、廖伟雄与曹查理

平心而论,洪金宝电影的群戏处理很高超,而陈勋奇对女演员的调教则更出彩。

贴上“凄美”标签倪淑君在《伊人再见》和《小狐仙》里变得灵动活泼,“琼瑶玉女”吕秀菱在《我要金龟婿》里变得顽劣倔强,看过了《恶男》里楚楚可怜的陈冲,也绝不能想象出她后来一身狠劲。

假如没心没肺的童年里,对“爱情苦涩” 能有一星半点的体验,多半也来自《伊人再见》和《记得……香蕉成熟时》。《伊人再见》里陈勋奇对倪淑君的爱“求不得”,《记得……香蕉成熟时》里,邓一君的绮梦对象,则是陈勋奇的另一位电影女主角吕秀菱。

巧合得过分,《记得……香蕉成熟时》主旨在于悼念已故编剧黄炳耀;而黄炳耀,就是《伊人再见》的编剧。


2

“小胡子”陈勋奇固守传统,而电影市场沧海横流,放大了他的“守成”。

王青垂垂老矣,廖伟雄开农场去了,曹查理在夜总会走穴,倪淑君和吕秀菱早已退出影坛,陈冲站到了华裔女演员的顶峰。而陈勋奇还在坚持着借电影“将中国武术传承给年轻人”。


吕秀菱、倪淑君与陈冲

在“古惑仔电影”大行其道,他将黑帮片、枪战片目为“宣扬暴力,教坏细路”。所以在他仅有的黑帮片《恶男》中,他残忍地将自己的结局设定“乱枪打死,横尸街头”。

乍想之下,这似乎和他“拍了一辈子动作片”是矛盾的。但借用《败家仔》对“会功夫”和“好勇斗狠”的论证,陈勋奇的解答逻辑大概如此:“会不会功夫都会好勇 斗狠,和不和人结怨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人始终会死。但假如各个门派都抱定‘会功夫’就会‘好勇斗狠’的话,中国武术很快就会没落。”这种 “尚武”而又“乐观积极”的思路深入电影骨髓,为不向青少年观众兜售暴力思想,他的电影从不涉及黑暗面,甚至连人生的苦楚部分,他也时常通过“光明的尾巴”加以稀释,如《小狐仙》和《伊人再见》。


然而现实生活远比电影操作要苦。2014年末,陈勋奇的女儿跳楼自杀,参与电影的摄像师又溺水身亡,即使在电影中兜售“乐观积极”、在微博上倾倒鸡汤的陈勋奇,在接受访谈时也不免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比起他的标志性的“小胡子”,现在更触目惊心的是60多岁的陈勋奇脸上厚厚的眼袋和瘫软耷拉的肌肉。

2008年,陈勋奇逸兴遄飞地说,想翻拍于邵氏的《十四女英豪》, “最后一场,穆桂英大获全胜,为什么呢,远远看过去,不是穆桂英在抡枪,而是杨宗保的魂灵在后面扶着她的双臂在抡枪。”而穆桂英的角色,原定是梅艳芳。“可惜她去世了。”

3年后,我为了对抗强烈的生理反应,在脑中重播了几遍《伊人再见》和《败家仔》,才将他的意念结晶《杨门女将之军令如山》看完。

永远”是很廉价的,即使你在承诺的时候,真心天地可表,但往往碍于实际操作。

多年后,我知道了陈勋奇才华乱窜、荣誉等身,或者由于“守成”渐渐为市场所不容,他所长久长久闪现出来的,还是“凤凰卫视电影台”里战无不胜的“小胡子”、“Robert仔”、“大画家”、“大灯泡”、“二哥”……

——年年月月逝去,越是觉得心爱你。


文章来源《庄客》,微信号:zhuangkemag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关注

或搜索微信号hkmovie

(END)


投稿或合作

请致邮箱ilovehkmovie@163.com 欢迎各位港片迷投稿

或微信:longprosperanita,谢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