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张军:打造开放生态,推动中国数字经济发展

张军教授,1963年生,经济学家。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并入选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现任复旦大学文科资深教授、经济学院院长、复旦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3月22日,在“科技向实·万物生长”2022钉钉发布会上,张军教授应邀以《从技术迭代看中国的数字经济》为主题发表主旨演讲。张军认为:技术的迭代,可以推动数字经济当中的头部企业,沿着创造更良好的服务生态的方向,推动中国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演讲摘要

近年来,中国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的发展令人振奋,而技术的迭代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的作用,比在其他传统行业当中都变得更重要。张军在演讲中指出,“技术的迭代,一方面造成数字经济具有巨大的规模优势,但是另外一方面也让这种市场权势只能维持更短的时间。”


针对这一问题,演讲中提到,中国的数字经济未来的发展,必然是要沿着构造开放生态的模式发展,这样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驱动技术不断迭代。某种意义上讲,现在去构造开放的服务生态,也符合国家对数字经济的监管方向和监管理念。最后,张军对于钉钉的开放生态表示认同,他提到:“像钉钉这样的公司需要去构造一个生态的服务网络,让更多领域当中的企业能够跟头部企业形成合理的分工,(这样)大企业可以更好的做定制服务,中小企业可以发挥他们的长处。所以这不是赢者通吃,而是一个共赢的市场格局的形成。”



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复旦大学经济学院的院长张军。很遗憾,这次没有办法到现场跟大家做面对面的交流。但我很荣幸,能够参加钉钉的发布会,在这里通过视频跟大家做一些交流和分享。


我是经济学家,很多人谈数字经济,我其实对数字经济当然是非常的看好。与做金融或者是做技术的朋友相比,在数字经济这个领域当中我们关心的不是同一个问题。现在数字经济在中国确实有比较大的发展,尤其是在过去十年,我们的数字经济按照国家的宽口径的核算,现在已经接近40万亿的规模,占到GDP大概36-37%的份额。


当然,我们如果对数字经济的范畴进行详细的分析,比如说你去看那些核心的部门,一些跟数字经济的制造能力、服务能力有关的核心部门,可能中国在这部分上面的占比还是相对弱一些,比如说跟韩国、美国去比,我们在这上面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但是我们从更广义的数字经济、经济数字化的定义来核算我们的经济活动的范围,我相信中国现在数字经济的规模应该是非常大的。现在有很多人讲,中国大概是仅次于美国的规模。当然,中美之间也在很多方面各有长处和短处,美国在机器人方面、AI方面,发展得更快一些。中国现在也在迎头赶上,中国特别是在5G这个领域当中,有了比较大的进展。现在据说我们的5G基站占全球规模的80%,也有人说90%。



数字经济对中国经济来讲,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展引擎,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就差不多十年的时间,中国的数字经济获得了超常的发展态势。很多人拿中国和美国做比较,看GDP在这当中有多大份额是数字经济。现在据说,中国的数字经济的份额已经占到GDP的36-37%,我也看到有说40%。这个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们对数字经济的统计口径。我也问过国家统计局的有关的领导,他们也给出不同的一个答案,国家统计局目前正在推进对数字经济核算的比较精准的一个方法。当然,拿中国跟美国、韩国去比,我们看到有些领域当中,中国的数字经济显然是比另外一些方面做得更好。这个可能跟我们整个场景的规模,多样性,我们的人口规模,市场规模有很大关系。比如说我们在电商、在平台上面显然都比美国、韩国做得好。但是我们在一些核心的数字基础部门当中,有些领域可能还不够。有人用所谓核心数字经济的这样一个统计口径,然后换算成GDP的比重,算出来的结果表明中国可能只有5%、6%,比韩国、美国要来得低。


总而言之,中国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的发展,非常令人振奋。我想中国是一个大国,尽管我们作为后来者,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最初可能我们的模型都是拷贝美国的,但是现在经过十多年的发展,我们也看到很多美国的我们的对手也开始向中国学习。Facebook的扎克伯格他就讲,其实我很后悔,应该早一点去学腾讯的微信,等等。所以可见,在数字领域当中,其实是一个非常开放的系统。我想中国不可能关起门来,在数字领域当中完全自我循环。同样美国也不可能这样做。所以数字领域在全球范围来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跨国的领域。我相信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中国也会更加鼓励开放性。而这个开放不仅仅是国际的开放,其实我们国内的数字经济领域当中的这些头部的企业,这些重要的数字平台,都面临开放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开放这么重要?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数字经济发展一个最重要的驱动力,这个就是我今天谈到的技术的迭代。其实技术的迭代在数字经济领域当中,可能比在任何一个其他的传统行业当中,都变得非常重要,都变得更重要。那么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就是因为数字经济有一个跟传统经济非常不同的地方。特别是像网络平台,你看它具有非常非常强大的网络效应,然后有规模经济,当然传统经济也有规模经济。但是数字经济的规模经济可能非常显著、更加显著,所谓Eeconomy Scope(范围经济)。所以,在这个领域当中,数字经济就保持一个非常容易实现的、更高的市场占有率。我们通常讲,赢者通吃,等等这些,其实都是跟我们讲的这个现象有关系。如果你看中国跟韩国、跟美国去比的话,可能由于我们的市场更大、人口更多,所以即便我们在同一个领域当中,我们依然能够看到,我们的服务平台不止一个,我们其实是一个多点均衡的生态或者说市场结构。这个跟在美国、在韩国是有很大的不同。其实即使在传统的领域当中,我们也发现中国的大企业包括零售领域当中的大企业,我们都看到在美国,每一个零售的大企业的市场占有率都非常高,但是在中国相对来说这个市场占有率都非常的低。这个原因是什么?我觉得原因还是中国的市场规模实在太大,所以很难做到所谓一家或者少数几家可以赢者通吃的局面。


在数字经济当中,我相信这个比传统的经济更容易实现赢者通吃。但即便这样,你看在中国几乎在所有数字经济领域当中,包括大的服务平台,我们依然是多点的均衡。所以我认为这很大程度上反映了中国这个市场的现状以及中国超大消费人群这样一个结构。之所以我们说技术的迭代是如此的重要,就是因为在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些平台经济当中,尽管它具有理论上说所谓的双边市场的结构还是多边市场的结构,很容易形成巨大的市场份额和市场的能力。但是,我们知道技术驱动的这样一种市场的权利都是短暂的,我相信我们任何一个服务平台,现在也许短短的3年、5年,我们很快就会能够看到它的天花板,原因就是因为技术的迭代所导致的市场的势力或者市场的份额,它无法像传统行业那样可以维持更长的时间。像钢铁、化工、石油、造船可以维持几十年,超过半个世纪。但是在数字经济当中,这个是绝对不会发生的。


所以,我想任何一个服务平台、数字服务平台,它的商业模式、盈利模式一旦确定,几乎马上就要面临未来它的发展的空间到底还有多大这样一个非常典型的数字经济的问题。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讲,我们说技术的迭代,其实是一方面造成我们的数字经济具有巨大的市场规模的优势,但是另外一方面其实也让这种市场权势只能维持更短的时间。所以,我想我们当下任何一个服务平台在发展的过程当中,都要去考虑怎么样去走向从单一的,在市场上作为头部的企业这样一种地位转向能够服务更多的纵向的或者说垂直的这样一个生态结构。所以打造一个平台的生态,或者说构造一个数字经济巨大的生态,几乎是所有的数字经济特别是数字经济平台所面临的问题。



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想在今天这样一个活动当中提出要打造一个服务的生态的理念,我认为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技术的迭代会让我们的数字平台很快就走向它的天花板。我们需要转变所谓我要赢者通吃、我要什么都可以做、几乎去包揽所有的业务领域的传统理念,而是要争取能够跟其他垂直的领域形成互补的关系,构造一个生态共同体。只有这样,我们的数字经济,或者这样的服务平台,才有巨大的未来。


打造这个开放的生态,其实也是能够推动整个中国数字经济未来的发展,从过去由ToC端来主导,逐步地转向ToB。因为中国跟美国不同,美国在ToB这个领域当中已经高度的成熟,而中国过去二十年,数字经济的发展,从E-Commerce(电子商务)开始,更多的是从ToC这个领域当中发展起来的,技术的迭代也是从这个领域逐步的开始推进。今天到了这样一个ToB的层面上,其实我们需要这些头部企业开始转变它服务社会的这样一种理念,更好的来带动更多的垂直领域当中的这些中小客户的生存和对经济贡献的能力。所以,某种意义上讲,现在我们去构造这种开放的服务生态,也符合国家对数字经济的监管方向和监管理念。因为我刚才说过,其实数字平台由于它的双边市场或者多边市场的特点,它很容易形成赢者通吃的这样一个市场的结构和格局,那么它本身带有排他性和非竞争性的这样一些特点。所以,我想如果我们的数字经济的这些大企业、这些著名的平台,大家有构建服务生态的这样一种理念,其实就可以在ToB层面上构造一个非常非常先进的一套服务的系统和服务的能力,这个对国家的经济发展也是非常重要的。反过来,我们这些头部的、大的公司实际上也创造了为其他领域当中的公司派生出相应需求和供应能力的良好的愿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中国的数字经济的未来的发展,必然是要沿着构造开放生态的这样一种模式能够发展。这样也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驱动我们的技术不断迭代。所以,我们看到美国今天在ToB领域发展的这样一个现状,我相信我们就可以更好的来理解,为什么像钉钉这样的公司,它需要去构造这样一个生态的服务的网络,或者一个社区的概念,让更多的领域当中的企业能够跟头部企业形成一个合理的分工,大企业可以更好的做定制服务,中小企业可以发挥他们的长处。所以这不是一个赢者通吃,而是一个共赢的市场格局的形成。如果数字经济沿着这样一个方向去发展,那我想它对经济覆盖的能力,以及它的结构优化的能力,就可以逐步培养出来。这个才是中国未来数字经济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方向。实际上我们看到,技术的迭代,可以推动数字经济当中的头部企业,沿着创造更良好的服务生态的方向,推动中国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我今天非常高兴能够在钉钉的发布会上跟大家做这样一个思想的交流,我想钉钉这样一个做法,其实也是代表了中国数字经济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我也希望这条路大家可以走的更远,谢谢大家。


来源 | 张军说

排版 | 悦悦


往期回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