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赋红码乱象何时休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阿拉斯加前州长宣布参选众议员,茶党领袖是否还能保持吸引力?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复旦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 Author 秦亦林

*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是由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



摘要


近日,阿拉斯加州前州长萨拉·帕林宣布竞选该州唯一的众议院席位,以填补前任议员唐·杨去世后留下的空缺。4月3日,特朗普宣布了对帕林的支持,将这位隐退已久的茶党前领袖再次带入政治聚光灯下。但阿拉斯加特殊的选民结构和选举制度决定了,特朗普的支持并非获胜的保障,帕林想要成功当选,仍有很长的路要走。



特朗普支持之下,

前副总统候选人“复出”的舆论评价如何?


据《纽约时报》报道,阿拉斯加州前众议员、共和党内任职时间最长的众议员唐·杨(Don Young)于3月18日去世。阿拉斯加州前州长、共和党人萨拉·帕林(Sarah Palin)于截止时间前一个小时递交了申请,决定参加这次因议员去世而进行的特别补选。4月3日,前总统特朗普在其“拯救美国”的官网上发表声明支持萨拉。在这份声明中,特朗普称萨拉为“了不起的爱国者(wonderful patriot)”,并称“萨拉在2016年非常早的时候决定支持我,震惊了很多人,(最终)我们获得了胜利。现在,轮到我(支持她)了。”特朗普的支持将这位自辞职后逐步淡出政坛的前州长再次拉到政治聚光灯下。


根据美国宪法,人口稀少的阿拉斯加州拥有两位参议员,但只有一位众议员。由于是本州唯一一位在众议院的成员,这一席位肩负着在众议院为阿拉斯加争取利益的重任,因此其也被称为“第三参议员”。已故的唐·杨便以为家乡争取建设资金而乐于跨党派合作而闻名——在其去世前几个月,他刚刚对拜登的基础设施建设法案投了赞成票(他是13个为该法案投了赞成票的共和党众议员之一),这一法案为阿拉斯加州带来了2300万美元的建设资金。


相较于其他竞争者,这位阿拉斯加州前州长拥有更高的知名度。在2008年的总统大选中,共和党候选人麦凯恩邀请帕林作为竞选搭档,她也成为了历史上第一位共和党提名的女性副总统候选人。同时,她跟特朗普在风格上也非常相似:她比特朗普更早地开创了“喧闹集会”风格的竞选活动,在这种活动中,她将自己描述为“华盛顿的局外人”,并在2008年大选的时候塑造自己反对华盛顿政治精英的立场。


这一立场在2008年的大选失败后依然保留了下来。2009年,反对奥巴马的高税收、高社会支出和医改政策的茶党运动(Tea Party Movement)兴起之后,帕林迅速成为该运动的主要领导者之一。在第一届茶党大会上,帕林作为演讲者登台,宣称“茶党是美国政治的未来”,并对记者称“美国已经准备好一场革命。”不过,她拒绝将自己定位成茶党运动的领导者,她认为这场“人民的运动不应该有国王或者皇后。”尽管如此,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一份调查,在茶党运动的主要组织者们被问到“哪个人物最能代表你们的团体”这个问题时,除了答案最多的“没有人”,得票第二多的答案便是萨拉·帕林。


萨拉·帕林在茶党集会上发言,图源:美联社


依靠着在茶党运动中的巨大声望和支持,帕林开始在2010年的中期选举中为立场亲茶党的候选人们背书。整个选举中她一共支持了64位候选者,而她的支持被视为候选人在初选期间的“重要资产”,得到她支持的大部分候选者都成功地赢得了党内的初选。帕林的背书最为效果显著的可能是后来在特朗普政府中担任了驻联合国大使的妮基· 海莉(Nikki Haley),她当时在南卡罗来纳州州长竞选的初选民调中排名垫底,但在帕林的支持后,她成功锁定党内提名并赢得了选举。不过,茶党运动给她带来的声望和政治资本并没有让她在政坛上更进一步,在2011年宣布了自己不会参加共和党党内初选之后,帕林便逐步淡出了政坛。这也与茶党运动“自下而上”的特征有关,这一运动本身是去中心化的,既没有统一组织,也一直没有一个真正的领导者。从某种意义上说,特朗普后来的“MAGA”运动继承了茶党运动的几乎全部特点:强调反对华盛顿精英政治、依靠广场式的大规模聚会进行动员、在政策上倾向于保守,反对大政府……唯一的区别是,成功问鼎总统宝座的特朗普将MAGA运动组织化,使支持者完全效忠于他,他再依靠这种支持去改造共和党,因而产生了远超茶党运动的影响力。


和特朗普类似的是,她也同样将她的名气搬到了真人秀之中——她参加的真人秀节目“萨拉·帕林的阿拉斯加”的制作者正是特朗普赖以成名的“学徒”节目的策划人。除了风格相似之外,两人的关系也十分密切。正如特朗普在声明中说的那样,在2016年,萨拉是第一位支持他的共和党高层,而《纽约时报》也报道称两人“视彼此为知己”。正因此,在这位于2009年辞职的前州长决定竞选众议院席位时,特朗普回报了她最初的支持,并在声明中称赞萨拉是“阿拉斯加价值观、阿拉斯加能源、阿拉斯加的工作岗位以及阿拉斯加人民的捍卫者。”


萨拉·帕林2016年宣布支持特朗普,图源:美联社


然而,跟特朗普相似的民粹风格也给帕林带来了和特朗普相似的争议。譬如在2010年中期大选中,共和党就指责由于帕林在党内初选阶段支持了茶党运动的克里斯丁·奥唐奈(Christine O’Donnell)而非更有希望战胜民主党的迈克·卡斯尔(Mike Castle),导致共和党最终没能赢得特拉华州的参议院席位,从而失去了参议院的控制权。此外,她也因与《纽约时报》的诉讼广受关注。2017年,帕林对《纽约时报》的提起了诽谤诉讼,认为纽约时报在2011年关于众议院Gabby Giffords受枪杀身亡的案件报道中指责帕林“煽动了枪击案”。经过了数年的诉讼,这一案件最终在今年2月被判诽谤不成立——为了保护美国宪法中的第一修正案所规定的言论自由权,在“纽约时报诉沙利文案”之后,美国确立了“真正的恶意”这一司法原则,除非民选官员能证明媒体的报道具有“真正的恶意”,否则诽谤通常不成立。最后,当年帕林在阿拉斯加州长任上的突然辞职也同样招致批评,The New Republic引用阿拉斯加州的民意测评专家的评论称,当年帕林辞职是源于对名利的追求,因为她的成名让她“无需再为(作为州长)每年仅仅收入150000美元而苦恼”。


政治上的常年沉寂和起诉《纽约时报》的失败让她在这次复出中受到了自由派的揶揄,美国喜剧节目主持人吉米·金梅尔(Jimmy Kimmel)更是讽刺称:“我猜‘蒙面歌手’(帕林之前参加的电视节目)的资金已经枯竭,所以她开始考虑重新竞选公职……特朗普称帕林坚强而聪明,永远不会退缩……即使是特朗普,在一个11个单词的句子中加入三个谎言也让人印象深刻。”


当然,这一切并没有阻止帕林的决心。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帕林对媒体称:“如果你不靠人的赞美而活,你就不会死于人的批评,所以我没什么可以失去的。”福克斯新闻评价称,应对媒体的“恶毒”对帕林来说并不新鲜。摆在帕林面前的问题是,她过去的声望和特朗普的支持是否能支撑她夺下阿拉斯加唯一的众议院席位?



特殊选民结构与选举制度下,

前茶党领袖能否突围?


与其他的选举不同,特朗普的背书的成效无论正面还是负面,在阿拉斯加州都会打上一个折扣。也许源于孤悬海外带来的特殊的共同体认同,阿拉斯加州拥有美国最为中立的选民结构:据《纽约时报》报道,超过60%的选民不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中任何一个党的注册选民,而且“阿拉斯加人不喜欢来自‘外部’的人告诉他们如何投票。”换而言之,特朗普的影响力在北极圈内的影响力是有限的,这一点从来自阿拉斯加州的共和党参议员丽莎·摩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在第二次弹劾案中投票支持弹劾特朗普也可以大概窥见。当然,特朗普的影响力不能被完全忽视。《安克雷奇日报》(Anchorage Daily News)分析认为,阿拉斯加的高流动性是特朗普影响力传播的土壤:每年有超过40000人进入该州(对于总人口只有72万左右的阿拉斯加来说,这是个很大的数字),他们可能更倾向于重视特朗普的支持。


阿拉斯加另一个独特之处在于其选举制度。在美国的两党制下,从总统选举到地方议员的选举,候选人都很难在没有两党支持的情况下赢得选举,通常情况下,两党的候选人需要先在党内初选中锁定党内提名,再去角逐议员席位。但阿拉斯加的众议员选举采取的两轮决选制削弱了政党的影响力:所有自荐参加选举的候选人需要先在第一轮初选中平等地接受选民投票,得票最高的四人进入第二轮,在第二轮中得票最高者当选。而本次参与这次特别补选的自荐候选人有51人——其中甚至包括一名为了选举改名为“圣诞老人”的人。由于并没有采取“胜者通吃”的制度,阿拉斯加的候选者更有可能在选举的过程中结成同盟,呼吁自己的支持者在第二轮将票投给其他人;同时,在这种制度下,由于众多候选人势必会分票,对于有希望进入第二轮的候选者而言,避免自己“不受欢迎”其实比让自己“更受欢迎”更加重要。


萨拉·帕林接受媒体采访,图源:路透社


对于帕林而言,这一选举制度可以说有利有弊。有利之处在于,她在阿拉斯加的共和党阵营中本就缺乏根基。据《安克雷奇日报》报道,共和党组织对她的参选反应平淡,他们中的大部分领导人已经承诺支持几个月前宣布参选的共和党人尼克·贝吉奇(Nick Begich),后者是一个出身民主党家庭的共和党人,同样是一个坚定的保守派。帕林可以借助她本人的名气和特朗普的支持通过初选;但不利之处在于,在通过初选之后,其他阵营的人很可能结成不利于她的联盟,她也很难找到自己的盟友。无论是她自己的民粹式、反建制风格还是特朗普的支持都是选举中的双刃剑,在为她带来支持者的同时也会带来更加坚定的反对者,这些人在第二轮竞选中很可能结成反对她的联盟。另一方面,帕林很难复刻她在2006年竞选州长时取得的成功——当时她团结了草根共和党人、独立人士和一些支持她的反腐败进步派,从而成功当选。但时至如今,退隐的这十余年里她再未参与过州级的事务,有阿拉斯加的地方议员甚至认为她此次参选“不是为阿拉斯加州做的事,而是为‘萨拉·帕林秀’做的事情。”因此,对于帕林而言,如何在第二轮竞选中拉到足够的盟友突围,是其能否赢得这次特别补选的关键。


不过,无论这场将在六月揭晓结果的特别选举最终的结果如何,对于帕林来说,都不会是她此次复出的最终结果——由于本次选举是对前众议员唐·杨的席位的补选,其任期其实只剩下四个月,在2022年的中期选举到来之际,所有参与者仍有机会进行下一次角逐。换而言之,帕林能否真正进入华盛顿、成为共和党夺回众议院的臂助,仍有待长达数月的两次竞选考验。



参考文献


1. Robert McFadden: Don Young, Alaska Congressman and Dean of the House, Dies at 88. (The New York Times, 2022.3).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3/18/obituaries/don-young-obituary-alaska.html

2. Endorsement of Sarah Palin. (Save America,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www.donaldjtrump.com/news/news-tmv2kgyg8u1806

3. Sandra Fish: Sarah Palin's Tuesday Picks Come Out on Top, Mostly. (The Politicsdaily, 2010.9). Retrieved from: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0916175657/http://www.politicsdaily.com/2010/09/15/sarah-palins-tuesday-picks-come-out-on-top-mostly/

4. Kate Zernike: Palin Assails Obama at Tea Party Meeting. (The New York Times, 2010.2). Retrieved from: https://web.archive.org/web/20100209220722/http://www.nytimes.com/2010/02/07/us/politics/08palin.html

5. Trish Bendix: Jimmy Kimmel Mocks Trump’s Endorsement of Sarah Palin. (The New York Times,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4/05/arts/television/kimmel-trump-palin.html

6. Yael Halon: Sarah Palin says she's prepared for media onslaught if elected to Congress: 'I've got nothing to lose'. (Fox News,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www.foxnews.com/media/sarah-palin-congress-media-onslaught-house-bid

7. Dylan Byers: Sarah Palin sues New York Times. (CNN, 2017.6). Retrieved from: https://money.cnn.com/2017/06/27/media/sarah-palin-nyt/index.html

8. Nathaniel Herz: As some question her commitment, Palin says she’s never left Alaska. (Anchorage Daily News,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www.adn.com/politics/2022/04/07/as-some-question-her-commitment-palin-says-shes-never-left-alaska/

9. James Brooks: Nick Begich, Republican son of Alaska’s leading Democratic family, will run for U.S. House. (Anchorage Daily News, 2021.10). Retrieved from: https://www.adn.com/politics/2021/10/22/nick-begich-republican-son-of-alaskas-leading-democratic-family-will-run-for-us-house/

10. Daniel Strauss: Remember When Sarah Palin Suddenly Stepped Down as Governor of Alaska? The Voters Will. (The New Republic,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newrepublic.com/article/166056/sarah-palin-quit-alaska-governor-voters-remember

11. Blake Hounshell and Leah Askarinam: Sarah Palin Knows How to Get Attention. Can She Actually Win? (The New York Times,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ytimes.com/2022/04/04/us/politics/sarah-palin-trump-endorsement.html

12. Geoffrey Skelley: Does Alaska's Special Election Create An Opening For Sarah Palin's Comeback? (Five Thirty Eight,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fivethirtyeight.com/features/does-alaskas-special-election-create-an-opening-for-sarah-palins-comeback/

13. Sarah Palin files to run for the late Alaska Rep. Don Young's seat. (NPR, 2022.4).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pr.org/2022/04/01/1090432180/sarah-palin-files-to-run-house-congress-don-young


本文版权归“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所有,如需转载请与本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欢迎关注本公众号!
微信编辑:王丹阳
如有投稿,请直接发至xinyanyan@fudan.edu.cn或zhongmeihuxin@163.com。
一经录用将有稿费奉上

“中美友好互信合作计划”是由复旦发展研究院和丰实集团共同打造的中美关系研究的学术平台,该平台通过课题研究和精英讲坛的联动运作方式,力求以最快的速度、最高的学术权威分析中美关系的热点问题。

往期回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