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突发!国内突然宣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广东特大洪水,百名师生被困,英德艰难救援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从段先念到王永康,两大强人是如何改造西安的?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咏絮财经 Author 莎莎

窥斑而知豹,见微而知著。

文/咏絮财经 莎莎
作者微信号:yongxucaijing1

01

前几天,华侨城原董事长、党委书记段先念退休离任,一时引来诸多朋友,特别是西安人的唏嘘。

是什么原因让关中百姓对一个房企掌门人的退休念念不忘?这样的场景,让我禁不住想起几年前离任的原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

在西安人的眼里,西安的城市建设,主要得益于段先念和王永康。

那么,段先念和王永康,到底为西安做出了什么贡献?

从人物标签看,段先念是一个典型的“红顶商人”、“地产市长”,在西安,他一手缔造了“曲江模式”。

▲抛开通纷繁复杂的阐述来看曲江模式,其实就三个词:文化—旅游—房地产,本质是讲文化故事炒地皮,它并不神秘,其实全国各地都在用,区别不过在于对此逻辑发扬光大的程度。


然而,段先念却之所以能够被西安人记住,在于这一套确实行之有效。

更重要的是,他帮助西安踩中了中国汉唐文化复兴的风口,从而成了西安文化复兴最大的功臣。

▲西安大唐不夜城

为什么?西安是十三朝古都,因为历史的原因,一环和二环之间有大量的城中村居住区。21世纪初期,西安想要发展工业区,但却限于无力拆除这些城中村,同时也没有钱修建新区(西安虽然有很多大型军工央企,但是这些央企的税收多交给中央,西安本身的收益其实很少,军工也不计入西安GDP。加上西安长期官本位文化主导,民间经济不如江浙活跃,因此西安并没有想象中有钱),于是,坐拥着汉唐皇家园林概念的曲江地块长期撂荒。

▲早年处处是农田的曲江

其实,在段先念他们接手前,老曲江管委会已经挖好了芙蓉湖,也修了半条雁塔南路,但因为无力开发,芙蓉湖长期荒废,无数钓友从北围墙上的大豁口进来钓鱼,这些人居然有中科院西安分院院士、陕核专家、长安大学教授等,清理闲杂人员时,时不时能逮到几个院士。

在这样的情况下,段先念带着在北京学到的港资文化地产开发理念,敏锐抓到了西安房地产商业化转型的良机。在西安高科(集团)履职期间,段先念先人一步建立了房地产企业的品牌意识,一举将公司打造成当时西安最大的房地产开发企业。2002年,段先念开始兼任西安曲江新区管委会主任,运用地产商业化开发手段,纵深渗透西安文旅江湖。曲江新区蕴含着丰富的汉唐历史文化资源,成了段先念打造曲江新区的最大助力。

由此,“曲江模式”风起云涌,文化助力经济,经济反哺文化,再加上段先念擅长在营销中讲好故事,风头一时无两。大雁塔广场、大唐芙蓉园、大唐不夜城、大明宫遗址公园等西安如今著名的旅游景点都是在“曲江模式”运作下的产物,再加上“梦回大唐”演出,段先念成功的将游客多留在西安1.5天。

不过,虽然从房地产开发商跃升为“文化+旅游+地产”的城市运营商,虽然帮助西安找到了“汉唐文化复兴”的定位,但段先念大搞建设,拆旧迁古自然毁誉参半。其中的一个舆论沸点便是“兴教寺事件”,2013年,埋有唐代高僧玄奘大师灵骨、距今已有1300余年历史的西安兴教寺,因“丝绸之路联合申遗的需要”面临拆迁,引发国内外舆论飞天。在这背后,便是著名曲江系公司的商业运作,“地产市长”段先念,也随之成为焦点。

不得不说,开发和保护之间的权衡是老大难的话题,曲江新区绕不开,质疑最集中的就是其过度商业化。敢想敢干的段先念,总体上还是被视为西安的改革英雄。

02

刚刚我们讲了段先念对西安的贡献,接下来讲讲王永康。

一定意义上讲,段先念和王永康在行事风格上是一类人,不循规蹈矩,不因循守旧,视野比较开阔,逮住机遇,就想大干一场。

其中最值得称道的是,西安能够成为“网红城市”,就源于以王永康为首的领导班子,积极改革内政和城市行销。

例如,2016年,王永康来到西安的第一件事,是在西安“捡烟头”。当时很多人说,新来的书记喜欢做秀,净做这些唧唧么么的小事。谁知王永康却顺势推行“烟头革命 ”、“厕所革命”、“车让人革命”,为后续西安做城市行销埋下了伏笔;

更重要的是,王永康还提出“行政效能革命,提出“最多跑一次,极大改善了西安办事效率低下的形象,为以后招商引资、推行人口新政创造了条件。

要知道,2006年到2016年,西安人管这十年叫“失去的十年”,这段时间西安被合肥、长沙、武汉、成都的光芒盖过,两任市委书记落马、秦岭违建问题不断、经济发展缓慢、地铁三号线塌方式腐败、“城墙思维”厚重、环境污染严重。


由此,当西安人看到王永康发起的西安行政效能革命,一时间,所有人都希望在王永康身上看到西安的新气象。

2017年两会期间,王永康向总理提出了三大建议,其中就包括希望国务院支持西安建设国家中心城市。

要知道,国家中心城市原本只有北京、天津、上海、广州、重庆、成都、武汉、郑州八个,正是因为王永康,西安成了第九个国家中心城市。

那么,成为这个国家中心城市有什么好处呢?

好处非常非常多,比如当地高铁的建设,以前出资比例是国家和地方5:5,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后,比例是7:3,当地机场的建设,以前出资比例是国家出15%,现在出20%,还会优先开工相关的高铁线路。

由此,在城市行销、内政改革取得成功的基础上,西安成功提升为国家中心城市,也就提前拿到更大比例的国家和民间资本投资。

而恰巧,王永康本身是从浙江来的,商业资源并不缺乏,西安陆续招进来阿里3000亿、华侨城2380亿、万达城600亿的投资,另有比亚迪、中兴、华为、三一重工西安产业园、三星动力电池二期等项目陆续落地。


▲2017年6月,华侨城2380亿文化旅游系列重大项目落地西安,两大强人再度聚首。

有了项目还得有人才,西安又放宽了户籍政策,两年内105万人落户,西安成为全国范围内落户门槛最低的城市之一。

于是乎,轰轰烈烈的三大革命、落户新政、城市行销联动起来,相辅相成,最终,西安城市的发展进入了正循环。

03

大刀阔斧、波澜壮阔、杀伐决断、壮心不已、敢为天下先,这是段先念和王永康这两大强人留给西安人的关中印象。

就像孙金龙之于合肥,耿彦波之于大同,仇和之于昆明,王国平之于杭州,当城市大破大立、而强人又远去,目睹改变的淳朴市民就会记他们一辈子。

然而,还是要说,是西安成就了他们,而非他们成就了西安。西安城市资质本身不差,坐拥关中沃野,又是国家军工重要基地,还有着数千年的悠久文明历史,只要时代的风吹起来,这样的西安也迟早会涌现段先念和王永康。

假如换个城市,段先念和王永康,也不一定会拥有如此一段激情豪迈、波澜壮阔的岁月。

如今,王永康已远赴东北,坐镇中国粮食生产第一大省,为中国坐稳粮食安全压舱石;

段先念于2014年履新华侨城,虽然从地理上看,曲江与深圳华侨城相隔甚远,但都殊途同归的选择了“文化+旅游+地产”的开发模式:华侨城是国资委下辖的一百多家央企之中与文化走得最近的一个企业,开发的诸多项目例如世界之窗,锦绣中华民俗村、因特拉根小镇等都是以文化为导向建立起的旅游商业项目,而且华侨城是唯一设立首席文化官的央企。

唯一稍有遗憾的是,在疫情的影响下,段先念执掌的华侨城,还需精细化深耕,2021年,华侨城A营业收入首次超过千亿,但净利润仅为37.99亿元,同比下降幅度高达70.05%,这一净利润水平尚不及2012年。

不过,从其个人经历看,从地产开发商到西安副市长再到华侨城掌门人,段先念一路走来,最终离任退休,也算功德圆满。只是留给继任者张振高的,将是一场新形势下的新挑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