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圳经济,突然失速。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成龙,这个“人渣”

现场视频曝光!老男人半年迷奸100多名女子,录418段不雅视频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王永利:他的职业是送走逝者,却因救人而被铭记

2017-09-07 王永利 大家 大家


| 王永利


我们大家都是平凡人,其实每一个平凡人都有一颗不平凡的心,至少有一颗不甘平凡的心。我“三哥”就是这样的人,他曾是我的摔跤师傅。

两年前,“三哥”走了,73岁,在考验男人寿命的坎年,他没有迈过去。我参加了他的追悼会,在追悼会现场,最让我感慨的,是那些曾被他挽救的生命。

过去,“三哥”一家是“抬杠的”,他本人也曾是“抬杠的”。但因为见到了一些人想不开而自杀,于是他决定改变这种现象,从送人最后一程的人,变为阻止自杀的“暖心调解师”,用一颗不平凡的心,挽救与他不相干的人的生命。



抬杠,是典型的北京话,有两个意思,一个是“顶牛”,又称“斗嘴”,即打嘴仗的意思。《红楼梦》第六十五回里,有一句话:“三人抬不过一个理字去”,意思是说纵使三个嘴巴奸巧的人“抬杠”,也斗不过一个“理”字。爱“抬杠”的人,往往“认死理”,是“杠头”,看什么都不顺眼,总爱找茬儿,总爱挑刺儿。

抬杠,还有一个意思,那就是专门“抬死人”的职业。抬杠的,和“白事班子”不是一伙的,因为在大多数时候,他们可以单独行动,不惊动任何人,只要有人招呼,他们就悄悄地去,悄悄地回,挣的是辛苦钱,是阳间的“牛头马面”。

“三哥”一家,住在万寿山后身。“三哥”排行老三,他因为力气大,喜欢摔跤,逐渐地在京城摔跤圈有了名气,曾在业余组比赛中拿过亚军。不过他多年内都没有打败过那个冠军,被戏称“千年老二”。后来,因琐事,他受了伤,是被一个不要命的“三青子”捅了一刀,差点儿要了命,元气大伤。从此他不再摔跤圈里混了。闲着没事时,看街上的半大孩子玩摔跤,他技艺痒痒,就指点一二,在他的带动下,这个小镇成为摔跤之乡,不少青少年都爱摔跤,但他没有正式收过徒弟,也没有谁正式拜他为师。

我初次认识“三哥”,是我十五岁时,全家刚落实政策从农村回城,有一把子力气,和小伙伴拉拉扯扯摔跤玩时,他看出我“脚底有根”,主动要教我两招儿。那年他三十多岁,一米七八的大个子,大长腿,干瘦,但身都上是腱子肉,长瓜脸,小眼睛,一只单眼皮,一只双眼皮,总爱穿一件不知道从哪儿淘换来棕黄色呢子将校服,那时候,青少年都崇拜解放军,以穿军装为时髦,军呢子更是代表衣服的前主人是“大军官”,令人羡慕。

“喜欢摔跤吗?”他问我。

“三哥,您能教我灭人的绝技吗?”我喜出望外,虔诚地问。

“三哥”皱了眉:“你这孩子,怎么光想打人?还往死了灭?摔跤和灭人是两码事!”

“摔跤不就是灭人吗,把人打倒,打服?”

“不对!摔跤是体育运动,是切磋技艺,有防身功能,但不是打人!更不是灭人!三年摔跤的打不过一年练拳的。”

“哦,您会打拳吗?”

“不会。只会摔跤。教你几招,但是记住了,不是为了灭人!”

他教了我几招简单的招数,如背摔、推摔、侧摔等。那时,真不讲究认师傅的礼节,不仅没有三拜九叩,甚至连“师傅”都不叫,只是叫他“三哥”。在他的指点下,我进步挺快,不久周围的小伙伴没有几个能把我摔倒。三哥看到我的进步,很是高兴。


老照片:80年代北京胡同的孩子们


一天一大早,我在运河游泳,那是一条从密云水库通向京城主要公园的人工河,我看到“三哥”从园子后门匆匆出来,白色的衬衫上,沾满了血。我大惊失色,爬上岸问他:“三哥,怎么了?你受伤了?怎么衣服上都是血?”

他见了我说:“我没受伤,你别和别人说看到我身上有血!听见没有?”

“三哥”厉害,他一瞪眼,能把对方吓死。我赶紧闭上嘴,看着他匆匆回了家。

在万寿山后身,“三哥”一家人比较奇怪,经常半夜或天蒙蒙亮出去,天大亮后回家,大白天睡觉,是这一家人的常事。后来得知,他家祖上是做抬杠的,旧社会干这行的社会地位低,往往在人前三缄其口,不透露自己的身份,怕别人瞧不起。解放后他一家大多还兼职做这个,经常一大早“抬杠”去了,白天需要休息。

这条街上的人常听到传闻:“又有人从万寿山跳下去了!”






万寿山有个地方,高台耸立,下面是一面人工砌成的陡峭的绝壁,有诗云:“神仙排云出,但见金银台”,可见其高,落差有一百来层楼那么高,云彩在其半腰缭绕。而不知何时,那里曾一度成为“自杀”的地方,在十年动乱年代,不知道有多少人从那高台上跳下去。

只要有人轻生,“三哥”一家人接到通知后,马上进园,负责把尸体抬走,还要把地上的污迹清理干净。改革开放了,人们有钱了,还是有一些人想不开,或者抑郁,选择在那个地点结束生命。跳下去的人,“嘎巴”一声,就了却了人间的烦恼,然而,留给“三哥”这样的人,是麻烦,是很大的麻烦。

生命是宝贵的,送走人最后一程,是对死者的尊重,但绝不是“三哥”愿意的。

他退休后,决定不要让美丽的园林再发生任何一起悲剧。于是,他成为志愿者,时不时地选择黄昏或清晨这个最易发生抑郁轻生的时辰,在那高台附近溜达,发现有人在那里犹豫徘徊,就主动上前搭话,劝说人家珍惜生命,不要干那个愚蠢的事情。

俗话说:“哀莫大于心死”,要劝说想轻生的回心转意,是非常难的事情。“三哥”摸透了规律,他知道夏天、冬天,想不开的人似乎多一些,而鲜花盛开的春天和色彩斑斓的秋天,想寻短见的人少。这和夏天闷热、冬天寒冷有关,抑郁的人,容易“苦夏”、“伤冬”。

有一次我在那高台附近遇见他,满头白发,还是那么干瘦,但精神矍铄。我问他:“三哥,干嘛呢?”他拉着我的手找个台阶坐下,问寒问暖,后来向我絮叨了他的动机。我对他肃然起敬,觉得他太伟大了。他说:“好多年了,这里没再发生那样的悲剧。这样多好!”

“三哥”告诉我,他学会揣摩人的心思,见到知识分子要轻生的,他就和这类人谈诗歌。他吟诵道“春湖落日水拖蓝,天影楼台上下涵,十里青山行画里,双飞百鸟似江南。他说,这么美丽的景色,你怎么不欣赏,偏钻那想不开的牛角尖?”

遇到下岗想不开的,他就和人家说:“那首歌唱得好,《只不过从头再来》,老天总会给人一个饭碗,只要你勤快,不怕吃苦,卖冰棍,扫大街,捡破烂儿都能养活自己和家人。不能等别人为你铺好路,而是自己去走,创造一条自己的路。有个叫马云的成功人士说过:‘生活是公平的,哪怕吃了很多苦,只要你坚持下去,一定会有收获,即使最后失败了,你也获得了别人不具备的经历。’”

遇到因家庭琐事和感情寻短见的,他就说:“洗个澡,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找几个朋友一起出去吃饭,聊聊天。人生有太多的际遇,风可以含情,水可以带笑。在心灵后花园里,其实总有让你留恋的人,值得珍惜的记忆。”

遇到情绪激动的,他就厉声说:“别动,站直了,深呼吸,举起手来,深呼吸,再来一次!”然后乘其不备,一把搂住,遇到反抗的 46 29349 46 13769 0 0 2989 0 0:00:09 0:00:04 0:00:05 2989就是一下抱摔。

先把生命救下来,再慢慢开导。

久而久之,他成为半个演说家、半个心理疏导师、半个抑郁症调解师。再加上他原来是练摔跤的高手,出手迅速,被他从数百米高台上挽救的鲜活生命确实有那么几条。




追悼会上,一位四十多岁穿着黑纱的女人哭得死去活来。

她断断续续地说:“干爸爸,是您给了我第二次生命。那年我失恋了,要从那里跳下去,是你一把抓住了我。我咬你,掐你,恨你拦住我去死。你说,多大点事儿呀,值得你搭上性命?不就是失恋吗?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这么年轻漂亮,再找一个中意的,不是什么难事。你楞是劝了我一个多小时,让我回心转意。你还认我为干女儿,后来为我介绍了对象。我一家现在生活很幸福,孩子已经上中学了,他爸爸也转业了,在小公司里当副经理。他们爷俩今天都有事,我代表一家三口送送您,干爸爸,一路走好!”

另一位60多岁头发斑白满脸褶子的老先生,在灵堂前鞠躬后就离开了,我出了灵堂见他坐在附近的台阶上,见我凑过去,告诉我,“三哥是我的救命恩人,那年我老伴儿去世了,我很难过,也想在那高台子上一跳了之。还没等我站上去,他拦腰把我抱住。我说,别拦着我,我不想活了。没想到他却说,我根本不想救你,只是告诉你,这么高的落差,你跳下去了,就像西瓜一样,摔得稀烂,把这么美好的园子弄得血腥四溅,你的肠子肚子会摔得到处都是,臭烘烘的,别人还怎么逛公园?满地是你的血肉模糊零七八落的脏东西,得动用多少人清理?还得消毒,你不是一走了之,你是给社会添乱,污染美丽的环境!他这么一说,弄得我真觉得对不住园林工人,对不住这么美丽的公园。我就不死了,决定好好活着!”

送行的人,陆续离去,不少人留下鲜花,我知道每一束鲜花,也许都是一个感人的故事。


(本文原标题:每一个平凡人都有一颗不平凡的心)


【作者简介】

王永利 | 腾讯·大家专栏作者,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制片人、高级编辑。

【精华推荐】

差点被拉到苏联去解剖的中国大胃王

每一把剪刀都有剪不断的故事,奶奶的更是

人生开挂,握拳而出,撒手而去


 ·END· 


大家 ∣ 思想流经之地
 微信ID:ipress  

洞见 · 价值 · 美感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转载将追究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联系iipress@foxmail.com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