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品读丨再清苦的日子,只要有爱相伴,希望就会生长

阿建 半月谈 2022-05-23




冬日的哈尔滨,下雪是最寻常的。这不,夜幕刚刚降临,天空便又稀稀落落地飘起了雪花。

一所高中侧门附近的路灯下,她摆了一个烤地瓜的小摊,简易的烤炉安置在三轮车上,旁边放着木柈子、蜂窝煤,还有一个陈旧的半导体收音机。

令人瞩目的是车把上挂着女儿用纸壳做的那个广告牌,上书“有人考北大,有人考清华,我烤地瓜”,戏谑中透着安然,幽默里藏着平和。

刚刚50岁出头,她却已经是白发苍苍,腰背微驼。丈夫去世12年了,她与女儿相依为命。特意选在女儿就读的中学门前卖烤地瓜,只为能每天陪着女儿上学、放学,母女俩可以多一些路上畅聊的时间。


女儿品学兼优,还特别懂事,时常带给她一些好消息:数学竞赛获奖了,作文被老师推荐在刊物上发表了,百米赛获得全校第一名,被评选上了“优秀班干部”……这些都让她欣然而骄傲,仿佛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有福气的母亲。

雪不紧不慢地飘着,路上行人越来越少,她守着寥落的小摊,不时朝校门口望两眼。女儿读高三了,教室在那栋教学楼三层的最左边。

每天晚上9点半,晚自习结束的铃声一响,女儿会第一时间走出校园,穿过校门口接送孩子的那些私家车,快步走到路灯下的小摊前,接过她递上的热乎乎的烤地瓜,一边美美吃着,一边兴奋地向她报告一天里学校发生的趣事。

今天,因为给同桌讲解一道物理题,女儿出来得晚了一会儿。当快步跑到她跟前时,热闹的校门口已安静下来,而路灯却将雪地映得更亮了。女儿指着母亲围巾上沾着的雪花,逗她:“我妈变成白雪公主啦!”


她笑着:“妈妈有你这个小公主就够了,快吃个烤地瓜吧,热乎着呢。”

母女俩说笑着收摊,推车慢慢朝家中走。路很滑,拐过一条胡同时,忽听背后有人喊 “小心”,回头看,一辆飞快朝她们撞来的电动车已猛然滑倒。她一把推开女儿,用身子挡住失控的电动车。

原来是一位快递小哥,看来摔得不轻。他一边关切地问她是否被撞伤,一边心疼地看着撒落一地的夜宵——那是顾客点的,他得自掏腰包补买一份赔给顾客了。

她的腿被重重地撞了一下,疼得有些发木。看到眼前的情景,她却安慰起快递小哥来:“我没事儿,快看看你的车摔得怎么样,还能不能再接单了?”

女儿本来想嗔怪快递小哥的车速太快,话到嘴边却也变成了:“你快忙吧,别让客户等太久。”


回到家中,她发现左腿被擦掉了一块皮,撞出一块淤青,却知足地说:“幸好你没伤着,那个小伙子也没伤着,我也不碍事儿。”

第二天,女儿起来做了早餐。她执意像往常一样出摊,女儿拗不过她,妥协了,但自己帮母亲推着三轮车到了学校侧门附近的那个路灯下。

看着女儿走进校园,她开始生火烤地瓜。雪又不紧不慢地飘起来,虽然穿了厚厚的棉衣,她还是冷得不停地搓手。又一天过去了,黄昏时分,昨晚那位快递小哥忽然出现在她跟前。

小伙子愧疚地说:“阿姨,对不起,我刚做快递这活儿半个月,昨晚只顾着抢时间,自己摔倒了,还碰倒了您。您真是个好人,没让我掏一分钱医药费。”

她平和地说:“一点儿小磕碰,没啥的。你以后多加小心就好,谁的生活都不容易。”

快递小哥立刻买了两个烤地瓜,不由分说地扔下两张百元钞票,说了声“好人一生平安”,转身跑开了。雪花落到两张钞票上,她心里暖暖的。


路灯又亮起来时,雪停了,她听着收音机里播出的节目,心里盘算着,今年春节,得给女儿买件新衣服了,不能让她总捡亲戚送来的旧衣裳穿,那些衣裳的质量再好也还是旧的嘛。

正想着,收音机里播出的一个消息,却猛地攫住了她的心:一位幼儿突患白血病,贫病缠身的父母,眼看着幼小的孩子被病魔肆虐却束手无措……她叹了口气,自己尚在为温饱打拼,今天在风雪中站了一整天,也只赚到三十多块钱。爱莫能助,她眼角有些湿润了。

也就在那一刻,她忽然想到了快递小哥的那200块钱,这么一想,心情竟好了许多。


女儿一走近,她就赶紧掏出刚才抄写下来的爱心账号,让女儿帮忙。母女俩站在昏黄的路灯下,像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将她微信里仅有的215元钱,悉数捐给了那个素不相识的患儿。

女儿还不住地安慰她:“结果一定会好的,因为您捐了一个吉祥数,谐音是‘爱要我’。有爱陪伴,自然会收获幸福啊,就像我一样。”说着,女儿撒娇地挽起了母亲的胳膊。

没有一朵花拒绝绽放,也没有一种生活会拒绝爱的照拂,再清苦的日子,只要有爱相伴,希望就会生长。就像那一刻,母亲的手那么暖,冬日的路灯那么明亮。



文:阿建 | 主播:子杨
来源:《品读》2022年第3期

责编:张初 田文(实习生) | 校对:黄琛茜(实习生)

©半月谈新媒体中心、新华社音视频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