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十问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章以诺:非典时期的北京遇见“耶稣”

2016-09-14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摘要

非典时期,百业艰难,神奇的四位天使出现,助我信心飞跃,要服侍那又真又活的神,要为上帝的名去奔走……



(2002年12月8日洗礼留念)


非典时期的北京遇见“耶稣”

 

题记:

 

2002128日,北京的天空飘着小雪,那是我生命中重要的日子。我穿着一身白衣裳,浸在水中坐着,汤博士立即问我:“你愿意与耶稣基督,同死、同埋葬、同复活吗?”我答道:“我愿意,阿们!”汤博士非常郑重地说:“我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给你施洗。”我就顺着汤博士的手势躺倒在临时的充气水池里,他再扶起我,带我从水里出来,就这样完成了洗礼。

 

洗礼后,我经历了很多的事情,本该信心大增。(请看完本篇回头点击“蓝字链接”阅读:章以诺:我在北京胡同里遇见“耶稣” )



(电影《同桌的你》剧照,这个场景正是非典时期)


可是,刚跨到2003年春天,我同北京城的人一起遭遇了罕见的非典时期。那时的北京的马路就像前几天的杭州一样空旷,只是杭州是是出自大国的大会特殊需要,而那时的北京是人人自危,情非得已的不出门。


那时不仅中小学长时间放假,大学如同电影《同桌的你》那样不让出门,许多的企业都放长假,我所在的大型国有企业北京分公司也不能幸免,虽然没有完全说放假,但已经不考勤,三年来不拖欠工资的企业,竟然将近三个月不发工资了。

 

这下可好,像我这样的“月光族”怎么得了?那时我的工资有三千元多一点,还有些小聪明,设计点款式换点零花钱,每月最大的一笔开销就是支付房租,剩下的对于光棍一条来说也算够花。可是三个月不发工资真是受不了啊!那年春节都没好意思回老家先且不说,没有收入或者说暂存在单位里钱都不是你的,只出不进如无源之水很快干涸,“钱”到用时方恨少啊!

 

这不,要交房租了,三个月一交正赶上趟,兜里只有几十块钱,怎么办?

 

我只有来到上帝面前祈祷,求上帝给我一条出路,那时祷告像个婴孩,只懂得要、要、要,上帝啊,你要给我这给我那……

 

当然由于之前经历过上帝的大能,晓得神叫万事相互效力,所以也还不算太急躁,心里清楚圣山上必有预备。不用上班,作息有点乱,我每晚都要跪在床上祷告很久,有时甚至祷告着就睡着了,要到下半夜醒来才晓得自己还跪着,那种脚麻的滋味啊,言语难描述。

 

再过三天就要交房租了,还不见祷告有回应。我心里还在等候神感动我所在的公司发工资,可是那几天多次打电话去问财务,财务都说集团的钱还没到账上,你一个单身汉,找人借点,再忍一忍……

 


(第一个就是孙弟兄,笔者第三个)


一、耶稣派来了孙弟兄

 

那天晚上,过了十二点我还在跪着祷告,忽然电话响了。

 

我接通了电话,原来是教会同一批洗礼的孙晓东弟兄打来的,我们在教会并未深入交流过,

 

他问我:“以诺弟兄,你休息了没,在干啥啊?”

 

我说:“我还没休息,在祷告呢!”

 

孙弟兄说:“我想先问你一件事,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

 

我很惊奇,反问:“是啊,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惨啊,我没有告诉教会任何人,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孙弟兄说:“神告诉我的!”

 

原来是这样的,孙弟兄开了个小的代办美国签证的小公司,其实也就是填一下英文表格那种事儿,现在闹非典,他也没有生意,闲在家里读圣经。他在灵修的时候,前一晚他忽然听到有声音对他说:“你还不快去帮助以诺弟兄,他有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再不帮他,他就要跌倒了!”

 

他说听得清清楚楚,却只有这么一句并没有下文。他就开始盘算起来,觉得以诺兄穿衣打扮不像穷人,再说,平时并无多少交往,冒昧的问人的财务状况,甚至要拿出钱财来帮助一个人,这本身就是一种挑战,更何况这是非典时期啊!

 

他跟妻子分享,妻子说我们先为以诺弟兄祷告,明天再说!

 

第二天很多人来家里玩,也就忘了联络我。到了晚上,孙弟兄躺下,怎么都睡不着,他忽然感受到心中在受责备,神在意念中再次跟他说:“我托付你的事,你怎么不办?”

 

孙弟兄“哎呀”一声拍拍脑门,“我怎么忘记了昨晚神跟他说过的话啊”,他赶紧跟妻子商量,虽然已是半夜,仍然从汤博士那里要来了我的电话,立即联络我。

 

孙弟兄的意思是,他家还空了一间屋,我可以般到他那里去住,免费在他们家吃住,并且给我一些零花钱,我们一起度过非典这个难关!

 

我当时口里虽然没有完全拒绝他的好意,我说三天后如果神不开道路发工资,我就搬过去。其实,我的心里是拒绝的,因为我爱面子要强的人,我觉得这是类似有点施舍了,我们并不是熟悉的朋友(当然后来我们成了好朋友,在一个小组学习《新生命》课程,离开北京后,我听说他已经成为传道人,当然这是后话了)要我住到别人家里总是不太方便,确实需要勇气……

 

我跪下来,彻夜祷告,我流泪感谢神藉着弟兄来帮助我,但我跟神说,我不要从人而来的帮助,我就要你的帮助,我不要施舍,我要单位发放我当得的工资,我不想求人,给人增加麻烦……



 (孙弟兄婚礼上与洗礼牧者汤博士合影)


二、耶稣派来耿姐妹

 

天亮的时候,内心有了平安,我才睡了一觉,十点来钟被电话响吵醒。

 

我一接通原来是已经回澳大利亚的耿姐妹越洋电话打给我的(那时候电话费还很贵),她是八九之后去了澳洲,她是回国时跟我做了几个月同事,传福音给我的,也是常关心我的人。我们关系非常好,那年春节我这个外地人没有回家,她主动邀请我去她怀柔的父母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春节。

 

耿姐妹长我十几岁,按理说该有代沟了,可是一起很聊得来,常常想,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主要是在讨论基督信仰,她真是耶稣派来的使者:

 

耿姐妹是清华美院的高材生,在海外获得过服装设计的大奖。留学澳洲期间入了教会,毕业后决定定居澳大利亚。她信主后一直热心传福音却没有果效,竟然还没有带一人信主,她在2002年夏天求主给她预备回北京边工作边陪伴父母的一段工作。她又跟神进一步说,求神让她回大陆不仅仅是陪伴父母和工作,更求神为她传福音预备“果子”。她说,她的要求不高,求神给她一个“果子”,一个可以藉着这个“果子”带千万人归主的“果子”……

 

她在网上找的工作,回北京后顺利面试进我们公司上班,海归待遇不错,面试那天第一个就遇见我,她在大陆期间仅仅结了我这一个“果子”。

 

感谢神的奇妙,后来神赐福我,广传福音,十几年里结了多少果子没有准确保留数据,保守估计已经有过千,也应验了耿姐妹的祷告呼求,愿神大大使用,不是一千一万的千万,乃是“千万”,“我  跟黑暗在比赛 带人归来” (注:“我 跟黑暗在比赛 带人归来”出自笔者写的一首诗,见今日同发的另外一篇章以诺诗词:《耶稣你是我爱》)

 

耿姐妹越洋电话关心我,在这非典时期更觉得温暖。我没有隐藏将现实的状况都一一跟她说了,她第一的反应就是:“快给我一个账号,我立刻转五千给你先用着!”

 

我说:“我不能要,要要,我昨天就答应搬去孙弟兄家了!”

 

她说:“我不是白给你的,我是借给你,下次我们见面你还给我吧!”

 

我说:“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你是照顾我面子,我真要借也是周围还有同学朋友,怎么会找你海外那么远的呢!真的感谢神,谢谢你!”

 

她跟我聊了很多,最后我缠不过她,我说,好吧,回头实在有需要我就不客气,发账号到你的邮箱。

 

其实,我内心仍然不愿意接受人的帮助,我特别担心别人误会我,带我信主这是多大的恩典啊,刚刚洗礼不久我就问人借钱借物或者哭穷要东西,信仰那么纯粹,怎能参杂?

 

那一夜,我继续祷告!我跟神说,我要单位发工资,我要你亲自给我帮助!

 


(年轻的服装设计师在工作,摄影:曹达慧)


三、耶稣派了还不信主的星川姐

 

第三日,也就是要交房租的那一日,早上十点来钟,电话又响了,我以为是耿姐妹催账号,接了才知道是一家公司的财务打来的,我想了半天才想起来是一家主做日本贸易的公司,我想起来了,朋友介绍我去这家公司做兼职,约定每周至少上班一天半,给我兼职工资一千元。刚刚才第一个月,而且我只上了半小时的班,帮那家公司画了两张服装效果图的草稿而已,对于我来说仅仅是五分钟随手画的小事而已,没有通知我上班,我早就忘了这件事……

 

财务让我去领工资,我告诉她无功不受禄,我都没上班领工资干啥呢,我坚持说不去。

 

她去问了老板星川姐,又来电话,转达老板叫我先去她公司,见面再谈,她要请我吃饭。

 

反正我也没啥事,我就去了,先跟她聊了聊,她中间就让财务进来将工资信封递给我,示意我收下。我说:“咱们是朋友不是,真不能要!”

 

她说:“这是你当得的,虽然这个月闹非典,没有怎么上班,但我不能亏待你,说好了的就该给你。”

 

我说:“我真不能要,虽然闹非典我也很缺钱,但不该拿的我不要,我是基督徒你知道的啊。”

 

她忽然严厉地说:“小章,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你以为我是钱多人傻啊,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也在考虑过要不要给你发工资;我的公公婆婆都是基督徒,我丈夫算是慕道友,我虽然不信上帝,但我也敬畏神,我可以亏待没有信仰的人,从来不敢得罪基督徒,我怕上帝惩罚我!”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她接着的一句话真的是使我清楚知道是上帝要使用我了,她这样说:“小章,来,拿着这个钱,你以后要为上帝的名去奔走!”

 

我的上帝啊,“你以后要为上帝的名去奔走”,这是多么标准的一句基督徒用语啊,竟然从不信主的嘴里传出,我相信一定是上帝在跟我说话!这是大使命呼召,为上帝的名去奔走……

 

我不在推辞,高兴地接过钱说:“感谢上帝,谢谢你!”


 


(来自百度,罗京与刘继红,罗京离世后作者曾写过一篇,可惜遗失在被关闭的新浪博客中了,以后看能不能找出来)


她驱车请我去了北京有名的蒙古餐厅,同去的有我老乡的太太刘继红女士,这个后来还没来得及见面,在2009年患癌去世的老乡相当遗憾,他当年可是有央视第一主播之称的中国魅力男音——罗京。


进了预约的蒙古包,清一色的草原菜,当然有第一次吃到“烤全羊”啊。“有我老章在,桌上无剩菜”,非典时期海吃了一顿,上帝的供应好神奇好丰富,很有戏剧性,昨晚还在担心没钱交房租,甚至会觉得饿肚子,谁想到才过十几个小时就能大餐。神供应经济还有美食,那一顿饭绝对不止一千元,饭桌上星川姐甚至关心起我的婚姻大事,要做媒将亲戚介绍给我……

 

总之,不说了,这个老板娘可是不得了的主,陈凯歌的太太陈红、歌手成方圆等都跟她很熟,她在上海、北京都有很多的房产,那时都有几千万的身价,是位入了日本籍的北京人,被上帝派来帮助我。(插播一点后话:2014年我在东京的学妹还没信主,被耶和华见证人缠着,问我是不是正统的基督教,我叫她去找星川姐,我才打听到她已经信主了,真是“哈利路亚”,我当年积极传过福音给她,为她祷告过,这也是多年后的祷告回应,有机会再见面要好好补写一篇。)

 


(2010年作者走向全职侍奉,图为2013年在主持耶稣受难日记念)


四、耶稣使用没信主的房东

 

房东姓啥我记不得了,只记得是个瘦瘦的大光头。我记得那一晚我揣着神供应的一千元回住处后,我跟神祷告:“虽然只有一千元,但至少可以交一个月的租金,如果房东不同意,我就知道要顺服带领搬到孙弟兄家去住!愿按照你的意思行!奉耶稣的名祷告,阿们!”

 

敲门,见了房东,我就实话实说了现在的难处,单位没有发工资。房东很理解我,不仅没有立刻收下我准备好的一个月的租金,还说:“你先安心住着,在北京身上没钱怎么行,叫我爱人拿钱给你先用着,啥时候工资发下来再给……”

 

上帝啊!我何德何能,耶稣竟然安排这么好的房东比邻而居啊!

 

当然我并没有要他拿给我的钱,我回到房间,我跪下来向上帝谢恩,这一天真神奇,首先谢谢上帝几乎是亲自递钱在我手上,又预备美食给我享受,晚上去交房租还遇见如此温暖的奇事,想想这三天,乃至遇见福音,在北京的胡同找回钱包等等,越数算越感恩……我在祷告中向神说,神啊,你看我一个单身汉在非典中这么为难,公司那么多拖家带口的同事怎么办呢?

 

我继续跟上帝说:“主啊!你可怜可怜我们公司的同事吧,求你开道路,叫单位发工资吧!哪怕先发一个月的都好!”

 

可能是祷告到神的心意上了,第二天电视上说,不允许因为非典而拖欠工资,工作小组已经开始查办……

 

第三天,公司财务通知我去领一个月的工资,几天后所有的拖欠都发下来了,我的兜里有了将近一万元的存款,熬过了非典时期。

 

我这个从来没有存留的月光族,北漂了三年没有存下一分钱,却在非典时期第一次有了积蓄!能不感谢神吗?(完)



(2008年冬天,作者在极重灾区绵竹建立志愿者工作站,为上帝的名奔走。右一是小平姐,在2002年洗礼时北京教会的司琴,上帝使用我们多年后灾区偶遇,感恩能再有一段时间同工,多年来她见证了作者的成长轨迹)

 
(2014年暑期作者一家在老家合影,嘴上的胡须是当时为患难中的弟兄们守望而留,摄影:张传道。明天是中秋佳节,也是作者太太的生日,作者因故在老家陪孩子读书一段时间,现实就是顾了小的和老的过中秋而特别抱憾难两全其美没能陪到太太,遥祝太太“生日快乐”,不日团圆再补过,多年来能坚持原创写作离不开太太的鼎力支持,贤惠的帮助者。苏格拉底说:“时间最珍贵的不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而是现在能把握的幸福。”)




|帖撒罗尼迦前书1:9|

离弃偶像,归向神,

要服侍那又真又活的神。




(关注ID:zhangyinuo2014 )

【章以诺的声响】一个人的福音文学世界


正在浏览此文章

您看此文用  · 秒,转发只需1秒呦~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