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火云邪神”之母的遗嘱叫人泪奔

2017-04-20 章以诺 章以诺的声响

电影《功夫》里的火云邪神运用蛤蟆功剧照

导读:阿龙不满两岁时因母亲的疏忽,脸被烧伤,那时《功夫》上演,被人开玩笑,起了“火云邪神”的绰号,读书期间受够了戏谑与霸凌,奋而报复,一战成名……


母亲的遗嘱叫人泪奔

 

阿龙生下来时白白胖胖,惹人喜爱。谁想,有一次母亲忙着煮饭,一时疏忽,他竟然爬到了火盆边,按翻了火盆,烧花了脸。阿龙的烧伤,母亲心痛,苦不堪言。阿龙还没到上小学的年龄,父亲又因海上事故,再也回不来。面对如此沉重的打击,亲友邻居风言风语,谁都不愿沾惹他家的晦气。

 

阿龙周围的小孩从小给他安了很多花名,“火烧”、“烧魔”、“烤红薯”、叫得最出名的是小学六年级,周星驰的电影《功夫》上演,周围的小孩从此直接叫阿龙“火云邪神”。


 

阿龙的母亲一直心存愧疚,生活是如此的苦,直到在一次布道会中她被神拣选。从此,藉着认识上帝,在祷告、读经、团契聚会中减少了内心的痛苦。

 

这个没有当家男人的家庭,除了阿龙和妈妈,还有一个小妹妹阿凤。阿凤跟妈妈去得久了,母女二人就成了教会的常客,在各种活动中常有她们的身影。

 

阿龙最受不了夜里母亲跪在床前,特别为他祷告,那种如泣如诉的声调,令他心烦意乱,睡不好觉。

 

所幸父亲获得抚恤颇丰,因此小学、初中母亲一直陪护着他。直到考上高中,学校统一要求住校。自卑的阿龙一下子适应不过来,性格孤僻难交友,成了校霸眼里的一盘菜,不仅侮辱他的长相,还讹他的钱财。

 

每个人的身体里都有反抗的因子,阿龙无法忍受这样的欺凌,他加强了身体锻炼。《功夫》里的周星驰那样,他自学了武功秘笈。半年的工夫而真有了些功夫,次反抗霸凌中以一敌五而一战成名。


 

一些常受欺凌的同学都来寻求他的保护,他这个受够了霸凌的苦的人,受人拥戴,受电影《功夫》的启发,将“火云邪神”的外号放大,一不小心就成了当地有名的火云邪神帮。

 

那时阿龙一身肌肉,享受媳妇熬成婆的风光。母亲见儿子一脸春风,似乎走出了相貌的阴霾,这真是上帝的作为啊,她到教会去做见证。只有阿龙暗地偷笑,妈妈真是基督徒,少根筋的天真。

 

阿龙与人打架,见证的“阳光形象”坍塌,后来被学校开除。破罐破摔,还进过少年管教所。尽管母亲每月准时去看他,他都爱理不理。阿龙心里一直觉得是母亲的疏忽造成了他相貌的丑陋,也因此而打架,造成了他的囹圄被囚。

 

阿龙出来后,身体更加的壮实。母亲赶紧带他到大城市整形医院去整容。体检完毕,住进医院,等待手术。妈妈告诉他说有要紧事先回老家去处理,留下妹妹阿凤守着他。

 

这是一项韩国传来的植皮手术,先要刮去伤疤,然后将买来的皮肤贴上去。这是谁卖的皮肤呢?阿龙躺在手术台上的疑问,到脸基本复原也没有弄清楚。他猜一定是个穷困的人,甘愿冒着火云邪神丑陋余生的苦楚。

 

他特别奇怪的一件事是住院期间母亲没有来看他。阿凤总是说母亲回家后生病了,受不得旅途的颠簸。如果他表示不相信,阿凤便急得直哭,他不敢再问。

 

他猜父亲的抚恤金快用完了,母亲一个寡妇,拖着两个孩子,一定是心疼这笔巨大的整容手术费。从小,母亲就是节约惯了的人,这么大的一笔钱,用在这个不听话的儿子身上,岂能不心疼?

 

母亲一直不出现,阿龙越发多想。他决定出院后到南方去打工,等赚了钱,还给妈妈。没有文凭和真本事,只靠一身肌肉很难找到体面的工作。阿龙在干过几分临时工后,去给人当保镖。

 

老板涉黑被抓,阿龙也被抓进去关了两年。这次出狱,母亲再次缺席。阿龙一直盼望母亲来看他,只有阿凤来探过监。来接他的还是阿凤一人。


 

他一踏出监狱大门就埋怨母亲。阿凤脸气得铁青,骂他没有良心。

 

“谁没良心?”他本不想跟妹妹吵嘴,但被人说没有良心,人本能就拉长着脸。

 

“就是你啊!脸整容好勒,你就消失了,一点讯息都没有,妈妈担心你都病倒了。”

 

“我离开不是正好,我这样的人给你们丢脸,反正妈妈又不喜欢我。”阿龙得理不饶人。

 

“哥,你这样说太过分了!”阿凤急了。

 

“我哪里过分了,妈妈如果喜欢我,为什么借故回家后,一直都不回医院照顾我,整整三个月啊,一次都不来看我?”

 

“妈妈,妈妈……她没有办法看你啊!”阿凤愣了一下说。

 

“我知道,她病了啊,鬼才相信,基督徒不是不说谎话吗?”

 

“那倒不是,妈妈一直在你隔壁的病房里。”说这话,阿凤带着哭腔。

 

“在隔壁的病房?为什么会这样!”

 

“还不是因为你!”阿凤激动起来:“妈妈割下自己脸上的皮,补到你的脸上去!”

 

“啊!我脸上的皮不是买来的吗?”阿龙吃惊地问。

 

“脸皮那么好买吗?这些年爸爸的抚恤金早就花完了;即使能买,妈妈哪有那么多钱去买,医生说,爸爸不在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自己和妈妈的皮肤是最合适用的。”

 

“为何不用我的呢?”

 

“妈妈坚持要那样做是为了减轻你的痛苦,也使她内心得安慰,她一直自责。”

 

“那就该小时候动手术啊,为什么拖到成年?”

 

“医生说,面部皮肤不宜补得过早,因为补的皮肤永远不能跟随你的身体发育成长,而是硬硬的一块,那样面部不是仍旧不好看吗?”

 

“那当时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妈妈为我做的事?”他颓废地说。

 

“是妈妈不叫任何人告诉你,怕你不肯接受。”

 

“妈妈!”这时阿龙仰天呼叫说:“妈妈!我的妈妈啊!我……错怪你了!”

 

阿凤欲言又止。

 

“妈妈,怎么没有来呢?她还好吗?”

 

阿凤脸上挂着泪,她颤抖的手递给他一封两年前母亲留给他的信:“小龙,妈走的时候到了,要先回天家。你要照顾好妹妹,你俩的一切,我都公正好了,委托张牧师安排。遗憾的是你还没有得救,不过上帝在祂的时间拯救你。上帝垂听我的祷告,拯救你是我最后的祷告。妈妈留下一句遗嘱安慰你,你思想圣经,做一个荣神益人的基督徒,就是最好的记念我:‘耶和华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华是看内心。’(撒母耳记上16章7节)

 

“妈妈啊!我记住了!我知道错了,我注重外貌,以致于夸大了自己的遭遇,失去了朋友,失去了好好读书的机会,还有我的慈母……”阿龙呜呜地哭了起来,妹妹掏出珍藏的妈妈生前绣花的手帕给哥哥擦拭眼泪。

 

阿龙得知是母亲绣工的手帕,颤抖地手,牵开,这泪水浸透的耶稣寻羊图,活灵活现。他邀请妹妹带他一起祷告,他要向神忏悔……(2017年4月20日早上初稿)

油画:耶稣牧羊图(作者不详)

注:福音文学故事依据听道中的见证而改写;牧师说人物原型阿龙悔改后,张牧师帮忙而重回校园,奋发读书,毕业后留学美国,成为社会有用人才,参与教会服侍;这母亲的遗嘱叫人泪奔,天家的母亲应感到安慰。阿们!


更多文字和摄影作品

请关注章以诺的声响

猜您还想阅读


章以诺:华人基督徒文艺兵当闻鸡起舞

章以诺:火车上传福音的人

原创|范学德:让我们一起挺挺这几个弟兄


章以诺的声响+天天谈


⊙  作者 | 章以诺

⊙微信公众号:

    1、章以诺的声响 ID:zhangyinuo2014

    2、快手笔  ID:zhangyinuodekoubei

⊙文章配图配乐:电影《功夫》截图

⊙媒体转载请联络章以诺的微信:

       Z13592742869

⊙转载务必注明作者和来源公号,请勿擅自修改文章内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