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又土又坏!山东电视台凭一己之力拉低了山东人的形象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我们走进响水爆炸核心区,看到这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云石:从“宫廷政治”看金正男之死

2017-02-16 云石 云石 云石

这篇本来是应该前天写的。不过正好赶上情人节,实在不想被金家的胖子们搅了,所以拖到昨晚上才动笔,今早仓促发出,算是赶个晚集。

 

214日,朝鲜已故二元帅金正日长子,三元帅金正恩之兄金正男,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机场遇刺身亡。

这无疑是这两天东亚范围内最具轰动效应的新闻。考虑到金正男的特殊身份,朝鲜金家错综复杂的内部关系,身居平壤的三元帅金正恩,不可避免的成为金正男之死的最大嫌疑人。

 

金正恩为何要刺杀长兄金正男?这个问题,也成为昨天媒体广泛使用的标题。不过云石君浏览了一下,大多是哗众取众,吸引眼球而已。它们一般都仅仅是把朝鲜王室内部关系罗列一番,最多写到一些朝鲜国家政治,对这场海外弑兄大戏的原因和动机,却都扯的不够清楚。所以今天,云石君从宫廷政治角度,来对这场骨肉相残的逻辑做一番解读。

 

经过铺天盖地的舆论轰炸,对于金正男的详细身份,大家相信都已经有所了解,云石君在这里就不加累述。而从逻辑上看,如果正男兄真是三胖小弟弟所杀,那这个理由应该是很清楚的:无非就是怕正男兄夺权!

 

但就是这个看上去最清楚的理由,偏偏却又是最不符合逻辑的:

 

首先,金正男虽是金正日的长子,但却并非嫡出。不仅不是嫡出,甚至连庶出都算不上——妾好歹也有个名分,可其母成蕙琳,只不过是金正日的情妇——也就是说,金正男是私生子。

野种的出生,再加上老妈在其出生后不久就失宠,后来又亡命苏联,所以无论从血统,还是与金正日的亲疏关系来看,都远远比不上嫡出的金正恩——甚至老二金正哲。

 

抛开血统和圣眷,即便从个人能力和经历来看,金正男也不具备君王之相。金正男虽然早期参与过朝鲜政治,但在2001年用假护照潜入日本被驱逐之后,便已淡出朝鲜政坛,其后更是在海外居住多年,基本再未从事政治。而且,金正男自身也在为数不多的接受外媒采访过程中,反复表示无意争夺大统——不管这番话是其真情流露,还是避祸的韬晦之策,总之其未直接介入朝鲜政治,也没有什么政治历练,更没有自己的政治势力,这些应该是没有疑问的。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上去与世无争,既无能力也无意愿夺宠的哥哥,金正恩却依然不肯放过,甚至在其流亡海外之后,仍旧坚持不懈的派人追杀,这又是为什么呢?

 

说到底,还是因为金正男的王兄身份。而这背后,又折射出朝鲜这个封闭的世袭国家的独有最高权力运行逻辑。

 

不错,金正男是野种。但野种也是种!不管他在金家内部的实际地位有多低,也不管弟弟金正恩、甚至老爹金正日有多么不待见他。但金正恩长子的身份,决定了他天然具备继承朝鲜大统的理论资格。

 

虽然金正男并无王者之相,但只要它有这个继承大统的资格,他就天然对金正恩的权力构成威胁。

 

当然,金正男没有自己的政治势力,看上去也没有什么政治才能。但这“两个没有”,最多只能表示其无法有效控制权力和治理国家罢了,在是否会上位夺权方面,这“两个没有”并无说服力。

 

这话是什么意思?

 

说直白点:金正男也许自己没能力,也没有势力去折腾出什么事。但他不能,不代表别人不能。不排除有别的势力,欲借金正男的身份,达到夺权的政治目的。

 

如果真有“其他势力”打金正男的主意,那他的无能和无势,不仅不是缺陷,反而是大大的优点!因为如果真能以金正男换掉金正恩,那么这个无能、无势力的新君,就会理所当然的成为“其他势力”任意摆布的傀儡——选这样的人物上位,绝对比选一个精明能干的王子,对自己要有利的多!

 

出身决定命运!既然金正男生在了帝王家,那不管他愿不愿意,终究逃不过政治的纠缠!

 

当然,如果朝鲜国家运行正常、政治结构稳定,那金正男的王子身份也未必就一定会给他招来祸患。但朝鲜这个国家,近年来一直面临着极大的生存压力;金家的世袭统治,也面临着国内外的多方挑战。在这种暗流涌动的环境下,金正男这位落魄王子,就存在被旁人利用的可能!

 


这就决定了金正男的悲剧!

 

那么,究竟哪些势力,有可能利用金正男呢?

 

这分为国内、国外两个层面。

 

首先说国内。理论上说,朝鲜政治体系内,除了金正哲,其他任何政治势力,只要他们有意推翻金正恩的统治,都有利用金正男的动机(金正哲如果有意,那也用不着借金正男的名头,自己的名头就已经足够了)。

 

对这些反对派来说,他们当然要推翻金正恩。但作为体制内势力,他们的力量、以及利益,又都是以现有的国家体制为依托的,所以他们不可能发动民众,用革命的方式来推翻金正恩,而只能用政变、逼宫的手段,在体制内予以解决。

 

但鉴于朝鲜的家国体制,以及金家在现行体制框架下的近乎“神明”地位,反对派要尽可能的争取支持者,为欺君犯上行为提供道德合法性支撑,以及在政变成功后确保体制的稳定延续,那么就有必要抬出一位具有承袭金家道统资格的继承者,作为名义上的领袖——这就跟曹操需要汉献帝一个道理。而流亡在外的金正男,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这就是坊间传闻张成泽与金正男关系密切的逻辑所在。当年金正日暴毙,金正恩仓促上台,根基不稳。值此主少国疑之际,张成泽等实力派若有意推翻金正恩,夺取权力;则金正男这个无权无势又看上去无能的流亡王子,就是最合适的继承者人选。

 

当然,随着张成泽的被处决,以及金正恩权力根基的逐渐稳固,这种内部威胁已有所削弱。但也仅仅是削弱而已。朝鲜这种极端独裁的体制,决定了其只能靠政治高压维持内部统治。而政治的高压,又意味着必然激起极强的逆反心理——这种心理不仅存在于民间,也同样存在于统治集团内部。也许大家平日不敢轻举妄动,但一旦政治高压因某些原因减弱,那反弹就会出现,那时,金正男不管愿不愿意,只要他活着,就会成为反对派的旗帜和精神领袖!

 

而朝鲜面临的国际形势,也使金正男的存在,在对金正恩构成潜在威胁。

 

金正恩上台后,秉承其父套路,大力发展核导,引发东北亚政治格局高度紧张。(朝鲜必须拥核的原因,详见《地缘政治1:朝鲜为什么一定要拥核》

 

这种行为,自然让一意维持东北亚稳定的中俄两国高度不满。而对这位桀骜不驯的胖元帅,两国自然也是恨的牙直痒痒!

 

但是,光恨是没有用的。要达到政治目的,还是得看行动。

 

可就是在这个“行动”二字上头,中俄又遇上了麻烦。

 

毕竟,中俄两国现阶段必须要维持东北亚地缘政治平衡——这种平衡的重要性,是在东北亚局势稳定之上的。基于这种逻辑,中俄绝不能让朝鲜政权灭亡。

 

中俄所能做的,只能是在确保朝鲜政权继续存在的同时,争取将金正恩换下,然后换个听话的——或者至少是不那么强势的人上来(只要当权者无法独裁,中俄就有利用朝鲜内部政治分歧,进而施加影响的空间)。

 

而对中俄来说,金正男同样是最合适的人选。鉴于朝鲜的家国体制,以及金家在朝鲜现行体制框架下的神明地位,如果要确保王位易主后朝鲜政权的稳定延续,台面上的领袖必须出自金家,最好还是金正日子嗣。

 

而金正男作为一个无权、无势、看上去也比较缺乏政治能力的王子,如果他上位,多半无力大权独揽。只要姓金的不能搞独裁,那么中俄就有可能借助异性实权派与金家的“名实之争”,或者各路牛鬼蛇神之间的矛盾,对朝鲜政坛施加足够影响力(只要朝鲜政权内部分歧达到一定程度,那大家为了夺权——或者防止对手上位,就必须用尽各种方法——包括引入外力。到那时,中俄对朝鲜内部各路政治势力的兴衰沉浮就能起到相当大的作用)。通过这种方式,引导朝鲜主动弃核,恢复东北亚的稳定。

 

当然,让朝鲜换帅,只是一种可能,并不代表中俄就一定有这种想法,更不代表已付诸实践。但就算只是可能,只要这种可能性存在,那金正男就是潜在的威胁。万一有朝一日风云突变,他就有可能被拱上前台,成为倒“恩”势力的一面大旗!


这就决定了金正恩对金正男的态度,也决定了这位流亡王子的今日命运!

 

当然,金正男本来也还有一条可能的生路——就是返回平壤,生活在金正恩的完全控制之下。只要金正恩觉得自己有能力控制全局,那也未必会对他下手。

 

只不过,这样一来,金正男就成了一个高级囚徒——而王兄殿下看上去又不愿意过这种捧着卵子过河的生活。何况,即便如此,也不能保证其之绝对安全。一旦金正恩的统治出现松动,有人打着迎立金正男的旗号出来夺权,那金正恩随时可以将他消灭,以绝后患。

 

再加上金正男之下,还有一个金正哲——他是金正恩的同母亲兄。就算金正恩念及王室男丁单薄,考虑到万一自己暴毙(比如烟抽多了得肺癌),儿子还在冲龄无法即位(如果是李雪主给他生的是儿子的话),要给金家留一个备胎,这个人选多半也是金正哲,而不是他金正男。而如果金正恩连这个都不顾的话,恐怕现在连金正哲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反正他是死是活外人也无从知晓),那金正男就更不用说了。

 

当然,以上分析和推理,是建立在金正男果真被金正恩所杀基础上的。如果事实并非如此,而是金正男在澳门借钱赌博输个精光,被高利贷追杀而死,那就只当云石君在这里信口雌黄,胡乱瞎掰吧!

 

那么,随着金正男的死,朝鲜,以及东北亚格局,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关注微信公众号:云石,云石君会根据形势发展,持续追踪解读。


本文为云石海外风云系列第1707章。喜欢本文的朋友,请关注本微信公众号,持续收看全部云石君原创文章。关注方式:长按下方二维码,自动识别,即可。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