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香港落幕:这可能是香港最后一次吸引全球关注

人社部发布2019知青下乡退休金补偿新政

中国学生思维有五大逻辑缺陷, BBC用一部趣味纪录片给解决了

重磅突发!千亿房企停止拿地,楼市寒冬真的来了!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谁说亚洲男人不能吸引白人女性?

2017-01-31 纽约时报中文网 NYT教育频道 NYT教育频道
点击
NYT教育频道
关注我们

(本文为时报观点文章,作者是黄颐铭)

这本书是一份礼物,是在亚马逊上发现的黑色笑话,是一个同事买来送给另一个同事的。我在办公室的一堆发票里看到了它:《如何与白人女子约会:亚洲男士实用指南》(How to Date a White Woman: A Practical Guide for Asian Men)。

“这本书太疯狂了。”我说。

“这下史蒂夫(Steve)有机会了!”乔(Joe)叫道。

如果有人还在猜测,是的,乔、我和史蒂夫都是亚裔美国人。史蒂夫刚刚第一次同一位复杂、完整的人类约会,此人碰巧是白人和女性。对此十分激动的乔,决定花20美元买下一本二手书捉弄他一下。

我拍了一张照片发到Instagram上,得到大概8000个赞,后来这本书在亚马逊的价格蹿升到了500多美元,因为只有五本在售。照片下面有了500多个评论,但完全没有人真正相信,这本书除了充当恶作剧礼物之外还有什么别的用途。

这本书是2002年由亚洲世界出版社(Asian World Press)出版的。如果你去他们那个web 1.0风格的网站看看,就会发现它是各种建筑、商业和旅行指南的死链接中的唯一一本书籍。亚洲世界出版社感觉像是一个意外,这本书则是一个严重的失算。但是,即使我们同意,为那些想和白人女子约会的亚洲男士特意出一本约会书,这种事发生在2002年是不合情理的——在2017年更是如此——仍然有人认为,亚洲男人在其他种族的女性眼中显得笨拙无能,毫无魅力。

史蒂夫·哈维(Steve Harvey)也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

1月6日,史蒂夫·哈维在他的脱口秀节目上做了一个约会书的综述,展示了这本《如何与白人女子约会》的封面图像,并说这本书其实只需要一页就够了:“‘对不起,你喜欢亚洲男人吗?’‘不喜欢。’‘谢谢。’”然后他问一个自己想象出来的黑人女性喜不喜欢亚洲男人,并表演了她的回应:“我连中国菜都不喜欢,小弟。吃完一会儿就饿了。我不吃名字读不出来的东西。”

正如我的治疗师可能会说的,我对他的观点有很多“感受”。

就算尚未读过亚裔美国人遭受歧视的历史——从“黄祸”到《排华法案》(Chinese Exclusion Act),到日裔美国人拘留营,到模范少数族裔神话,再到陈果仁(Vincent Chin)和二等兵陈宇晖(Danny Chen)——每个亚裔美国男性都知道主流文化是怎么看我们的。我们数学好,我们爱鞠躬,我们精通技术,我们天性顺从,我们的性器官差不多是U盘那么大,我们哪辈子也不可能对你构成威胁,偷走你的姑娘。

作为一个孩子,不管别人说你什么,你都会照单全收。但随着年龄增长,我发现有些观念开始崩塌。我不顺从,数学不好,讨厌鞠躬,除了下载黛西·富恩特斯(Daisy Fuentes)的动图,我的计算机简直一团糟。和中文学校里的所有人一样,我的最初反应是我有缺陷,像折扣店T.J. Maxx里的东西一样,注定要备受煎熬,乞求有人不顾这些缺陷将我选走。从小到大,我身边有那么多亚裔美国人认同了主流文化赋予他们的期待,尽一切努力去满足那些期待。我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到自己做不到,于是开始规划边缘的人生。

我意识到边缘人没有什么资本,可以荣幸地在美国成为一个复杂、完整的人;我们必须自己创造资本成为那样的人,我觉得正是这种经历从根本上束缚了我们。随着时间流逝,我开始认同自己的独特和不同之处。但有一个笑话依然会让我难过,那是哪怕最亲密的朋友也会触碰到的痛点,在某些最尴尬的床上时刻,我仍会错误地相信这个刻板印象——我知道乔和史蒂夫也是如此——那就是,女人都不想要亚洲男人。吸引力是一种充满偶然性的东西,不能被归结为身高或肤色,就像一份杂烩菜,但亚洲男性却被告知,不管调味蔬菜是什么,不管用不用调味蔬菜,我们连主料都没有。

这不意味着我们放弃了。史蒂夫去健身;乔买下自己买得起的所有Supreme牌服装;我则会讲笑话。这些是文化上的修正,被我们认为是解决自己男子气概问题的灵药。但不管我有多么成功,自我提高有多大,或者有多清楚刻板印象并非事实,总会有那样的时刻让我彻底相信,没人想跟我扯上关系。我告诉自己那是一派胡言,但各种媒体上呈现的亚洲男人普遍缺乏男子气概的信息,成为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让真实世界里的亚洲男性遭到了切切实实的排斥。

这也是为什么史蒂夫·哈维的那期节目让人极为不快的原因。他公开谈论黑人社区面临的问题,他笃信上帝,他拥有巨大的发声平台。不幸的是,他也是那种给自己点克鲁格(Krug)香槟、给其他所有人点库克斯(Cook’s)的家伙。为了个人的利益,他不惜将亚洲男性缺乏男子气概的形象固化,不管这种想法有多不靠谱。他不是唯一一个在2017年这么干的人,但就像我在元旦告诉自己的,我不会再喝他们试图倒给我的二流库克斯香槟了,你们也不该喝。

本文作者黄颐铭是餐厅经营者与电视主持人,也是《初来乍到:回忆录》与《双杯的爱:追溯家庭、食物与中国的伤心事》的作者。

翻译:常青、晋其角


更多文章:

当哈佛大学免费了,亚裔就不会被歧视?

一封公开信,致那位让我们滚回中国的女士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