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一大批城市,都揭不开锅了!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发现伟大儿童:从童年哲学到儿童主义 | 荐书

微信ID:sanlianshutong

『生活需要读书和新知



发现伟大儿童:
从童年哲学到儿童主义

刘晓东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2021-11

ISBN:9787108071958 定价:69.00元


【内容简介】


 “发现儿童”(或“对儿童的发现”)是教育学史中的重大历史事件。在东方,李贽以“童心说”完成了中国式“儿童发现”。在西方,卢梭在著作《爱弥儿》中实现了对儿童的“发现”。某种意义上,早卢梭185年出生的李贽是东方“儿童发现”的完成者。


本书对中西儿童观进行爬梳、融汇,让童年哲学走向一种观念体系:儿童主义。刘晓东教授是现代儿童哲学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他认为尊重儿童是儿童哲学的核心。尊重儿童,教育就不会缺位。


【作者简介】


刘晓东,教育学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紫江特聘教授、博士生导师,第十届全国青联委员,儿童学研究专业辑刊《新儿童研究》编辑委员会主任。现代儿童哲学最有成就的学者之一。主要研究儿童哲学、教育哲学、文化哲学、学前教育学等。著有《儿童精神哲学》《儿童教育哲学》《儿童文化与儿童教育》《解放儿童》《评儿童读经》《教育自然法的寻求》等,译有《童年哲学》等。


【目录】


前 言

序 曲

童年的月夜

第一章 丰饶的童年,伟大的儿童

从贫乏的童年到丰饶的童年

童年是人生的井

婴儿的话语

童年何以如此丰饶

向童年致敬

第二章 儿童本位: 从教育到社会、文化

童年在人生中的位置

幼态持续学说及其人文意蕴

童年资源与儿童本位

发现儿童与儿童本位

儿童本位:从教育原则、文化原则到理想社会

第三章 从童心主义到儿童主义

童心哲学论要

童心哲学史论

李贽童心哲学

日本童心主义

儿童主义论

尾 声

开辟通往“伟大儿童”的道路

参考文献

说   明

致   谢

后   记



【选摘】



《发现儿童:从童年哲学到儿童主义》是对我的童年研究历程的阶段性小结。


所谓“发现伟大儿童”,是试图阐释童年的丰饶以及儿童的伟大,并接续“发现儿童”的历史,进一步阐释儿童不只是“教育的太阳”,也是社会、文化进步的基础和须臾不可分离的根系,还是人文学科的开端和目的,直至将中西儿童观爬梳、融汇,让童年哲学走向一种观念体系:儿童主义。


所谓“从童年哲学到儿童主义”,是描述我个人的学术变迁,即从研究童年哲学,到研究童心哲学,到发现中国的童心主义,再到发现中西思想史均有一种可以称为儿童主义的思想线索。



所谓主义,是指某种特定的理论宗旨、思想主张、观念体系和学术方法论。在爬梳思想史的过程中隐约可见,以儿童为核心的一套“主义”正在演生、壮大。就中国来说,从老子、孟子到陆九渊、王阳明,再到泰州学派,尤其是到罗近溪、李卓吾二人那里,童心主义(即儿童主义)在历史推进中逐渐成熟。而在西方,儿童主义萌生于赫拉克利特的“儿童统治”思想,文艺复兴运动以后,在教育学、哲学、文学等领域又浮现“发现儿童”的历史进程(包括著名的“儿童研究运动”),直至尼采、海德格尔在各自的哲学体系中进一步高扬赫拉克利特“儿童统治”的思想。


所谓儿童主义,是“发现伟大儿童”思想史的展开、结晶、积淀,是话语体系、基本原则,是道路与方向,是社会、文化、教育的理想,是呼唤吁求,是对儿童、对童年、对赤子童心的应和与应合。在儿童主义的关照里,儿童与成人,教育、社会、文化、伦理,天地神人,等等,得以各就其位,如星罗棋布、日月运行。赤子其心,星斗其文,此之谓乎!


儿童主义亦可名之为童心主义、赤子主义、儿童中心主义、儿童本位或儿童本位主义。儿童主义可视为自然主义、人本主义、浪漫主义、存在主义、童心主义等思想的整合与发展。我以为,儿童主义可被视为彻底的自然主义和彻底的人本主义。


在人类思想史上,中国与西方均浮现出儿童主义。儿童主义可提供新的视角以理解中西哲学史,可以提供新的线索以贯通中西思想史。而儿童主义又与活跃于20世纪生物进化论领域的幼态持续学说可以相互支援。这是值得思想界关注的。



中文“儿童主义”的英文对应词是childism,至今依然有歧视儿童的意味。政治理论家杨-布鲁尔(Young-Bruehl, Elisabeth)在其关于childism的专著中,将儿童主义定义为“对儿童的偏见,它是基于这样的信念:儿童是财产,可以(甚至应当)被控制、奴役或剥夺,以满足成人的需要”。不过,也有人认为杨-布鲁尔的childism其实是adultism(成人主义、成人中心主义),因此,应当翻转childism的传统用法,而赋予childism以正面的涵义。


与英文childism一词相似,“童心”在古代中国一度也有贬义。《左传》有“昭公十九年矣,犹有童心”的说法,东汉服虔释之:“言无成人之志,而有童子之心”。(《春秋左氏传》“襄公三十一年”  服虔注)足见此处的“童心”是贬义词。李贽作《童心说》热情讴歌童心,但他的同时代人往往将“童心”视为做人之大忌。例如,王畿《与林介山》曰:“昨承手教,……其中间客气、童心,任情作恶,……兄所当速改。”(《龙溪王先生全集》卷一《与林介山》)李贽《童心说》开篇即转述以下这句话并作为批驳的靶标:“龙洞山农叙《西厢》,末语云:‘知者勿谓我尚有童心可也。’”吕坤亦有云:“童心最是作人一大病弊,只脱了童心便是大人君子。”(《呻吟语》卷一《存心》)又云:“童心、俗态,此二者,士人之大耻也。二者不脱,终不可以入君子之路。”(《呻吟语》卷二《修身》)可见,他们均以童心为恶。即便当今时代,依然有人以“童心”一词来讽喻“欠成熟”、“不老道”。


可见,彻底清除“童心”、“儿童主义”(childism)所蒙受的历史尘垢,并非易事。



当今的中国,尤其是教育学界,不能简单地满足于“对人的发现”,还应向前跨越一步,那就是“对儿童的发现”。也就是说,不应简单地止步于通常的人本主义,而且,应当意识到“人”有其“本”,应当意识到“以人为本”、“人本主义”自身依然有其“根”有其“本”。“儿童统治”(赫拉克利特“残篇52”)、“复归婴儿”(《老子》)、“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孟子》)、“儿童是成人之父”(华兹华斯:《彩虹》)等思想资源有助于我们发现“人本”、“人本主义”自身的“根”“本”。



我以为,看文化软实力,关键是看那守护赤子童心的一揽子措施和文化力量。《尚书·康诰》有云:“若保赤子,惟民其康乂。”  (孔颖达疏:“《释诂》云:康,安也;乂,治也。”)《大学》对此有所征引,云:“《康诰》曰:‘如保赤子。’心诚求之,虽不中,不远矣。”(按,“如保赤子”是“若保赤子”的异文。)由此亦可见古代中国人的儿童主义情怀与诉求。


一个民族向自己的幼儿所提供的教育、文化的产品,哪怕是一册薄薄的绘本,即可体现这个民族的文化魅力和文化实力。那能让幼儿感动的,必能感动成人的赤子之心。那能让自家幼儿感动的,必能感动天下的幼儿。能感动赤子,必能感动天下。若能保赤子护童心,便可得见天下归心。


━━━━━


▲ 点击图片阅读 三联书讯 | 2021年10月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购买三联图书

复制以下淘口令,打开手机淘宝进入三联书店天猫旗舰店
3fu置这个 a:/₤CEXmc9uWeYG¢回淘Ьáò



—END—

欢迎点“在看”分享转发到朋友圈



----

生活需要读书和新知

----

ID:sanlianshutong

▲长按二维码即可订阅

----

▲回复好文,阅读更多专题文章

▲回复听课,了解书店里的大学公开课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购买三联图书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