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突发!国内突然宣布!一场大风暴即将到来!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严打“恶意不买房”的时代来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4月1日 上午 12:1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比疫情更危险的,是对疫情的恐慌

随水 随水文存 2022-03-31

本文全长3781字


这篇不写很长,也不搞音频了,反正活不过一天。

 

最近的上海到了疫情开始以来最危急的时刻,如今上海的魔幻和去年的印度不相上下,因此很多人来问我看法和感想。像我这种经历过印度疫情,现在又回来经历上海疫情的人,恐怕不会很多。

 

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本人是疫情封控的极大受益者,因为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越是封闭的环境效率越高,最近公众号的更新速度正是拜封控所赐。我不敢说防控对我的生活完全没影响,但肯定要小于90%的人;我对物质的需求也要低于90%的人,别的不说,我早就习惯了没有绿叶蔬菜的日子,你们行吗?因此我对现在防控的想法,跟我的自身利益完全没有关系。

 

上海的封控分成了浦东浦西两部分,浦东完全封控之前的27号晚上,放大家出去买菜的那波操作,无数人在超市、菜场挤作一团,简直就跟印度去年封城之前专门开放一天让大家补充物资的情形一模一样。但我不得不说上海人民的购买力是印度人民所望尘莫及的,至少我在印度没看到人们把菜场超市里的东西一抢而空。透过最近朋友圈流传的那些人头攒动的照片和视频,我能感受到人民群众对封控的恐慌要远远大于疫情本身,有许多人都是因为聚众买菜中枪的。当然,这并不是说大家对疫情就不恐慌——疫情如“虎”,封控如“苛政”,苛政猛于虎也。在小区里放风的期间,听邻里之间的谈话,提到疫情所用的字眼尽是“厉害”、“吓人”、“危险”——尽管上海从2020年到现在死于疫情的只有7个人,并且这一轮疫情超过90%都是无症状阳性,可很多人潜意识里还是觉得这病毒一沾就死。

 

前两天有幸去了一趟超市,许多商品已被“洗劫一空”。这是我连在印度都没见到过的




超市工作人员为了能够继续上班,在卖场里已经关闭的美发沙龙打地铺


原本以为已经两年过去了,人民群众能够更加理性地看待已经严重弱化的病毒,然而事实情况却远非如此——许多人依然活在恐慌中,而这种恐慌的传染效应制造了更大范围的恐慌。就拿现在的上海来讲,人民群众除了害怕新冠之外,更害怕买不到菜、配不到药、看不了病、紧急情况得不到及时救治……现在上海人不怕确诊阳性,只怕确诊了阳性把你拉去隔离点却又不管你。凡是有老人、小孩的家庭,只能祈祷封控期间老人、小孩不要出事不要生病——平时的小问题,现在都可能成为大问题;平时的大问题,现在则可能成为致命的问题。

 

我住的地方就在小区居委会对面,每天早上都在居民和居委会的争吵声中醒来,有那么几次居民差点要动手打居委会干部。我听不清他们在吵什么,但不难猜想绝大多数人无非是因为买不到菜、看不了病,基本生存受到了极大的威胁。我们小区里的老人多,有些站都站不稳,还要在居委会排长队登记买药;小区里有个养老院,听说封控以来养老院里的老人已经离世了好几位。我亲眼见到了一位死在家中的老人尸体被救护车运了出去,子女却不能相随……


小区里的居民和管理方每天都争吵不休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许多人将传播病毒等同于“杀人”,我承认当时的毒株确实相当致命;最近我听到的言论是把感染奥密克戎等同于“杀死老人”,凡是主张开放的人都是不顾老人死活。我也承认老人在任何疾病面前都有更高的风险,但我看到的事实是,目前上海这边直接或间接因封控而离世的老人,恐怕远比死于新冠的要多

 

很多人举着“生命至上”的大旗,谴责那些主张与病毒共存的人。可是由于不理性的恐慌,让人们只关注到那些被新冠夺走的生命——只要你不死于新冠,随便你怎么死都行——除非发生在自己的身边,也少有人在乎那些得不到及时救治的哮喘患者、等不来透析的肾病患者、每天需要按时服药和接受护理的老年人——这就是那些人所谓的“生命至上”。

 


我深深感到现在我们整个国家都病了,这种病跟病毒没有关系,而是由于无知和恐慌导致的全民臆想症。这种病远比新冠更可怕,新冠最多让人脑袋发烧,恐慌直接把人脑袋搞坏了,丧失了基本的理性思考能力与判断力

 

舆论反复强调一旦开放就会有医疗挤兑问题,说什么按照中国14亿人口来推演,千分之一的死亡率也高达140万,所以无法接受云云……我们已经准备了两年多的时间,接种了那么多的疫苗,病毒已经弱化了那么多,且有这么多控制病毒传播速度的手段,假如依然还会造成医疗挤兑,那无非两个原因——1.疫苗覆盖依然还不够,且对于防重症无效;2.大量根本无需就医的轻症患者挤占医疗资源——这只可能是应对不力的人祸而非天灾。且不说140万的死亡人数推算是否正确,认为这个数字无法接受,本身也是非常不理性的。既然大家要用数据说话,那么我们就用数据说话。

 

中国每年死于饮酒的人数是70万,死于吸烟的人数是100万,死于糖尿病的人数是140万,死于高血压的人数是200到300万——有人恐慌了吗?有人觉得不可接受吗?为什么不把烟酒公司、甜品店、腌制品作坊都关闭呢?而且这还是每年持续产生的死亡人数,不是一次性的。我们只需要用钾盐替代普通食盐,中国每年就可以少死50万人,难道会比“动态清零”更难吗?

 

或许有人会说,人年纪大了,总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疾病去世——既然如此,为什么新冠就不能成为“这样或那样的疾病”中的一种呢?因为后遗症吗?

 

很多人对新冠的恐慌来源于对后遗症的宣传。我看过一些关于新冠后遗症的文章,数据中往往故意不提病例感染的是何种变异毒株,也不提病例之前究竟是无症状、轻症还是重症——这种误导不免会让有些人觉得,只要你感染了新冠病毒,就一定会有后遗症!我不知道你们大家究竟认识多少个得过新冠的朋友,反正我是认识很多个,轻症、重症都有。除了一个2020年第一波就被感染的朋友痊愈后肺部有异物感,其他人都没有听说过有任何后遗症。

 

自古以来,我国新闻媒体的传统内容就是“国外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即便人家已经渡过疫情难关欣欣向荣,也必须挖几个不具典型性的反面例子拿来大肆宣传,否则如何能证明自己的优越性?有些人必定会拿一些新闻或数据来反驳我,但大家想到过吗?你们能够看到的新闻、找到的数据,难道不是因为有人想让你们看见吗?

 

由于疫情问责制的存在,一些官员一方面在防控措施上层层加码人为制造困难,另一方面也会在舆论上纵容那些令人恐慌的消息——因为只有老百姓对疫情恐慌,才会积极配合上头的防控措施;一人阳性全区封控的“连坐”制度更是加深了人们之间的猜忌和敌视,造成了地域上的割裂。

 

“恐慌”从来是一门生意,世上有多少人都是在通过贩卖恐慌和焦虑,来说服人们消费各种不需要的东西、服从各种不合理的命令,以维持脆弱的安全感

 

最近网上有一个比喻,说国外的所谓共存是“所有人被蜗牛追杀”。如果大家有任何身在海外的朋友,建议你们最好直接问问他们是否赞同这一说法。这个比喻认为“每次感染都有极小概率重症”,且不说这个说法是否正确,但这难道不是一句废话吗?我们每次普通感冒都有极小概率重症甚至死亡,我们每次出门都有极小概率遭遇车祸……我们难道因为存在极小概率就放弃正常生活了吗

 

而且这样的比喻在逻辑上也完全讲不通——假如说中国以外的全世界人民跟病毒共存会永远处于一种“非正常状态”,难道中国人民的生活就能正常?难道我们能够永远处于这种“孤岛”的状态?中国疫情的结束,难道不是以全球疫情的结束为前提的吗?到现在都不肯承认甚至抹黑与病毒共存的可能性,只会让中国的防控更加骑虎难下没法儿收场

 


那些故意制造恐慌的言论,远比病毒本身的危害更大。放任这种言论的传播,而将理性的声音全部噤声,老百姓生活在这一信息茧房中,反过来又会加固这种恐慌的情绪。任何人试图澄清一些问题,说几句良心话,都会被恐慌的老百姓视为破坏“安定团结”大局的“敌对分子”——比如张医生。

 

极高传播性的奥密克戎毒株正是当下严防死守的恐慌形势一手制造出来的,虽然说病毒的变异没有规则,但我们人类的选择却是有规则的——谁冒头就灭了谁!自从有人类文明以来,从未有哪一种病毒享受过新冠这种严防死守的待遇,这就导致只有最狡猾、传播性最强的毒株能够在“人类选择”的生存压力下突围而出。“清零政策”起到了一个绝佳的筛选作用,确保了病毒向高传播性高破防能力的快速变异。新冠病毒的基本传染数R0一开始只有1.4到2.5,现在的毒株高达10以上——这意味着一个人平均可以传给至少10个人,如此逆天的传播水平正是我们逆天的防控措施“筛选”出来的。我们的防控措施升级非常有限,可病毒已经经历无数个世代更替,无数毒株前赴后继牺牲在沙场上只为突破人类的防线,只要有一个毒株突围,就有能力散播到全世界……你们真的的觉得“清零政策”会有胜算吗?或者说,你们真的觉得这样的代价值得吗?接下去只可能是全国疫情到处冒头疲于应对。

 

我看了好几位流行病学专家关于现阶段疫情的文章,前半篇拿论据说话,听起来觉得似乎不严重了;后半篇立马话锋一转,说了一些迎合政策的套话,意思就是还需要继续等待各种条件的具足……靠现在这样的“清零政策”来等,只会等来传播能力更强的超超级病毒,而且等待的成本已经变得越来越高,而且无论等多久,都不可能有十全十美的最优解——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特殊情况,怎么可能找到一个让所有人都满意的方案?

 

张医生说过:“抗疫不是目的,老百姓的安定才是目的。疫情不会终止,但我们都期盼过上正常的生活。”——这个世界上,先有了人们对某种疾病的恐慌,然后才有了“疫情”;哪怕这种疾病已经不再可怕,只要人们还在继续恐慌,“疫情”就永远不会结束,就永远没有办法过上正常的生活——最可怕的敌人,是来自我们内心的恐惧。

 

最后感谢所有投诉、举报、谩骂我这篇文章的朋友,你们正在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我的观点——你们是如此害怕别人不再害怕新冠,因而任何认为它不可怕的言论都必须被消灭





作者:随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