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一大批城市,都揭不开锅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护士柳帆、导演常凯,是一家人,他们都去世了,我们不需要这样的新闻反转! || 焦点

无冕财经团队 无冕财经 2020-09-09



武汉一位护士的离世,引发了一连串的谣言与辟谣,事实反转再反转,我们到底该如何抵达真相?


本文由无冕财经(wumiancaijing)原创首发

作者:海棠葉

编辑:陈涧

设计:甄开心

编辑助理:苏欣然


造谣与辟谣,轮番上演


护士柳帆离世的消息,最早出自微信朋友圈。


2月14日,微信网友“天天”发布一条朋友圈称,“请记住一个护士的名字:柳凡。她是武汉武昌医院注射室的护士,大年初二还在上班,当时没有防护服,基本裸奔,结果全家感染,父母过世。今天情人节,她也离开我们了。”


很快,该条朋友圈迅速被大量截图转发,并扩散至新浪微博。2月15日凌晨,网友@李不白的备用号 发布微博“记住她们的名字,不能让她默默地走”,引发9.5万个点赞、4.6万次转发,网友议论纷纷。


网友@李不白的备用号微博截图。


2月15日9:08,@绵阳网警巡查执法 判定前述微博为谣言。其在微博辟谣,“武汉市武昌医院确实有这么一名叫柳凡(音)的护士,不过早已退休,其父母情况也从未在网上曝光……这种短短的几小时的传谣事件,已经无数次的发生在这场疫情当中,有很多类似的谣言,甚至经过境外势力的恶意修改,广泛在外网传播后再倒灌回境内,多次引发负面舆情。”


不过仅1个小时后,@武汉市武昌医院 发布微博证实,柳帆为该院梨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室的一名护士,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月14日下午18:30在全力抢救后无效病逝,享年59岁。据了解,柳帆年资较长,没有安排去发热门诊导医台、预检分诊台等一线工作。


有网民批评警方做法,“辟谣式造谣,对公信力伤害很大”、“已经为了政治目的没有良心了”、“想起政府说肺炎没有人传人的证据”、“凡是不跟他走的,都是境外势力”、“这种论调太无敌了:官方不存在造谣一说,如果有错那只是判断失误”。


绵阳网警微博截图。


随后,绵阳网警再次编辑帖文,加入电话求证、柳帆确实因感染肺炎离世等字眼;另发长文来反击网民的批评,指医护人员牺牲是真事,但缺乏防护衣物则是假消息。文章还指境外势力为了破坏中国发展,将真和假的消息混杂在一起,目的是要蛊惑人心。


事实再反转


神奇的是,该事再现反转。


2月14日,湖北省电影制片厂发出讣告,其“像音像”对外联络部主任常凯因患新冠肺炎医治无效,于当日凌晨4时51分在武汉市黄陂人民医院逝世,享年55岁。


2月16日20时40分,在财新网《湖北电影厂员工一家四口接连去世 新冠家庭死亡率高企需关注》一文中,财新记者称从常凯大学同学处获悉,常凯和他的父亲、母亲、姐姐在半个多月里陆续患新冠肺炎离世,其同样感染新冠肺炎的妻子目前正在重症监护室(ICU)抢救中。


据财新2月18日报道,上文的“柳帆”,即这几日热议新闻中的常凯一家四口因新冠肺炎病逝中的姐姐。


据财新核实,他的姐姐即是2月14日离世的武昌医院梨园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注射室护士柳帆,姐弟二人分随母姓和父姓。


据报道,柳帆、常凯姐弟的父亲是武汉协和医院放射科一名退休员工。根据常凯的同学介绍,常凯夫妻和父母住在盘龙城小区,1月24日除夕夜,常凯还在家中掌勺和父母一起吃团年饭。


常凯生前照片,来自封面新闻。


1月25日,常凯父亲出现新冠肺炎感染症状,发烧咳嗽,呼吸困难,送至多家医院,均被告知没有床位。常凯无奈只能将父亲接回家,由他和姐姐一起照顾。


但三天后,常凯父亲即很快离世。2月2日,常凯的母亲亦因新冠肺炎去世。2月14日凌晨,常凯因新冠肺炎去世。当天下午,常凯姐姐柳帆也因新冠肺炎去世。


目前,常凯的妻子正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柳帆的丈夫作为密接者也在隔离中。


后真相时代


斯人虽已逝,相关争议未停。


有网友根据柳帆任职单位、武汉政府官方账号“武汉发布”、绵阳网警官方的发布和财新、凤凰网等媒体的报道,以及网传的整个事件最初源头“朋友圈截图”,还有常凯导演的遗言,做了一个按时间顺序的总结。


通过总的时间和染病原因来看,柳帆并非谣传的没有做好防护而“裸奔”,然后先自己在武昌医院被感染,后又感染了家人——其供职医院声明配有完好防护装备,且柳帆工作的地点为医院下属街道卫生服务站,不是在接收重症病人的医院里,医院因其年纪大未安排其到一线高危岗位工作。


朋友圈截图中写着,“大年初二,柳帆无防护服裸奔被感染然后又传给了父母导致父母过世”——实际上,其父亲大年初一(1月25日)就已有感染症状。


2月3日-5日,柳帆轮休三天,2月6日早上7点,其给科室护士长打电话表示自己身体不适有发热症状,随后当天被安排去医院全面检查,2月7日被确诊然后入院治疗——严格来讲,柳帆并不是工作中牺牲在岗位上的。


弟弟常凯2月14日凌晨去世,姐姐柳帆当天下午去世——并非网传朋友圈柳帆先去世了,弟弟当时还在ICU。


姐姐柳帆的丈夫和女儿都还在隔离观察期,暂未有症状——所以当时所传朋友圈并不能说是全家感染。


这个新年,新型冠状病毒相关疫情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截至2月19日17时,全国累计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病例74281例,累计死亡2009例。在医护人员奋战一线的同时,事实与谣言的斗争也在网络空间拉开帷幕。


从喝板蓝根可以预防新型冠状病毒,到各地封城封路的虚假通知层出不穷,与疫情相关的谣言遍布网络空间。


人类社会正在进入一个‘表述失实’的年代,学习如何辨别和应对‘失实表述’,成为一个更加审慎的批判性思考者,才能提高而不是削弱洞察能力。”正如耶鲁大学校长沙洛维给学生们提出的要求般,不信谣、不传谣,不仅是足不出户的人们为本次疫情防治做出的贡献,也是后真相时代媒介素养的必然要求。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版权声明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版权归无冕财经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商务、内容合作,请联系小冕(微信号:xiaomian0504)。

无冕财经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现已覆盖今日头条、搜狐财经、网易财经、凤凰新闻、一点资讯、新浪财经头条号、新浪微博、UC头条、百家号、企鹅号、雪球号、蚂蚁财富号等平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