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武汉市长的水平,从政经历让人担忧

医院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检测试剂盒短缺,这是真正的原因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月3日 下午 7:3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对2020已经没什么期待了

雷斯林 为你写一个故事 今天

01



又是一年新年。


以往新年会有新年愿望,会在朋友圈总结过去一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会倒数着时间发新年快乐,会想和人待在一起,不想自己孤独的度过这一天。


然而这几年渐渐不会了,这几年渐渐觉得新年也就是个普通的日子,过着普通的生活,台湾网络上有一张图:



我觉得我现在在“”打麻将到天亮“和”在家看电视“之间,睡觉也不是不可以,对新年也越来越没有期待了。


以前即使这天通宵复习,也要特别放首歌来改变心态,但昨天我在迪拜转机,特地去看了帆船酒店倒数,然而却没啥激动的心情。


一方面因为我老了。


另一方面也因为过去这些年,确实一年不如一年了,周围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过得变差了,就连中国最有朝气的互联网行业,在过去这一年其实也都表现一般,远没有前几年势如破竹,状如春笋的生猛。


美团王兴曾经在去年的时候发出预言:



去年是不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很难说,但是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确实实锤了。


人口红利走到了尽头,移动互联网用户不再增长:



人均用户使用时长也增长放缓:



这意味着蛋糕已经无法再做大,到了只能想着如何分蛋糕如何抢别人蛋糕的阶段,而每次从增量市场到存量市场的过程,都不会平静。


首当其冲的,就是互联网行业人员的待遇:今年几乎每家都有整个部门整个部门被裁掉的新闻,而在过去,这些部门即使被裁掉,也会流入其他部门,去做新的项目。


整个行业不再需要那么多人了。


许多认为“读研出来就能找到工作”的人(不算公务员),读了三年出来,发现就业形势更严峻了。而许多每年都会升职加薪的人,今年不但没加薪,反而还要担心裁员。


这很难让人相信,明天会更好。


所以你会看到,今年各厂因为裁员维权的案例特别多,引起广泛讨论的也远远多于往年,这不止因为今年这些公司做得更过分——更因为许多认的遭遇和他们一样,有同样的不甘和困惑。


马云说996是福报,今年很多人骂他黑心,其实大家都明白,中国互联网996加班是常态,真正完全按照劳动法的公司极少。以往大家不爆发,是因为觉得明天会更好,是在互联网狂热的增长气氛中拼命,觉得这一切都无所谓。


就像网易那个被威胁离职的员工说的:


“曾经我也把公司当成家一样,曾经我也相信马云说的996福报,相信到点下班就是浪费人生”


那会儿所有人都觉得互联网是国内最好且唯二好的行业,起薪高发展好前途不可限量,但是当增长停止,狂热气氛祛魅之后,所有人都重新开始思考自己过去的生活,会发现互联网这些年的高收入,其实不少是加班费,大家是在为未来拼命,如果未来不再光明,那这个年轻的行业,也就老了。


整个中国互联网,也已经中年危机,也对新年没有太大期待了。



02


和整个行业丧失期待相比,我们更容易注意到的,是一些人的倒下。


联想手机负责人常程离职,似乎标志着联想手机彻底进入低谷。


而罗永浩与王思聪成为”被执行人“,被查封财产、房产、豪车的新闻轮番上热搜,更是一次又一次锤击着其他苦苦挣扎,苦苦寻找投资的创业者那早已千疮百孔的内心。


当整个行业的狂热光环褪去后,大佬们纷纷亲自下来撕逼,仿佛一场早就开始的裸泳大赛,只是现在才被人发现。


举个简单的例子,过去十年,你哪能想象互联网大佬会像这样撕逼?



不可能的。


这样严重伤害公司品牌的事情,只有在公司做大没有希望,只能争财产的时候才会出现。你看世界首富贝索斯夫妇分手就异常和平——即使他们不是和平分手,而是有人出轨——因为他们知道,他们公开撕逼,受伤害的只会是亚马逊的股价。


而除了这些大佬,我们这些身处其中的普通人,也都有了心态上的变化。


比如我,虽然过了今年我才27岁,可能算不上油腻吧,但我却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中年人了。


而且像我一样的人,应该并不少。



03


从年轻人变成中年人的第一步,就是对任何事情既没有奢望,也没有期待了。


我不再期待出去玩,出去玩的时候最爱做的就是在酒店里躺着,或者最好就是不要出去玩,懒死在家里。


我不再期待吃,以前还喜欢在上海的大街小巷找吃的,现在就爱在家里凑合凑合点外卖吃了,如果一定有约要出去吃东西,永远都是那么几家——其实我也不爱吃那些,但就还是去吃那些了,因为每一家都觉得差不多,很无奈的那种感觉。


对人和人的关系是万万没有期待的,到了中年以后,见多了背叛,欺骗,口是心非,最难做到的就是完全相信一个人,绝对做不到的就是相信有什么天长地久的感情。


——从对谁都留一个心眼,到对谁都没有期待,再到最后心里没有软肋,浑身上下都是铠甲,从此再也不会受伤,但怎么都麻木了。


用那句话来说叫做:


时至今日,我开始对什么都可以理解,但对谁都不再相信。


除了心理上,生理上也是。


前几天,去做了体检,拿到报告以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二十七岁男人的身体,许许多多我从来只在中年人身上听过的病症,隐患,明明白白写在那里。


(如果你还没做过体检,建议你去做一个,不是入职体检那种很水的,而是至少带有胸部CT扫描,那种完全的体检,这不是广告,是真心的建议。)


想了想,也活该,虽然心理中年以后,酒吧夜店都不愿意去了,但酒却一直戒不了。于是在家里买了一箱酒,每天喝到半醉才能睡着。


毕竟以前每天心情起起伏伏的,不用喝酒也很开心,但现在似乎只有微醺的那一会儿,能找到年轻时候的感觉。



喝了酒,才不会整夜整夜在床上发呆,才不会早上5点钟就睁开眼睛。


哦对了,我大概快半年没睡过懒觉了,不管前一天几点睡,每天7点之前必定醒来。


王小波说,在他一生的黄金年代,他想吃,想爱,想变成天边的云。但是在受了生活的锤以后他就一天一天蔫了,不再有奢望,得过且过了。


我现在就得过且过了。


我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意,感觉明天并不会更好,最关键的是很难对任何事情有期待,想改变生活却又无能为力。


我想我已经成功度过青年时代,变成了一个货真价实的,娃娃脸的中年人。


年轻的时候,虽然每天都很焦虑,但每天也很躁动,都有非常多想实现却实现不了的愿望在催促着你。但中年以后,你每天除了无聊还是无聊,有时候就连无聊的感觉都没有。


就只有平静,死一般的平静。


就是他妈的一潭死水,什么事投下去一点涟漪都没有。


当你害怕失去比渴望拥有的情绪更强烈时,你就离中年不远了。


(本图来自公众号“老鼠什么都知道”)



有时候这种无力感带来的不甘心是没办法的。


到了四十岁,逐渐干不动又不能退休的新中年人,被公司的年轻人逐渐视为异类。因为没有结婚,也没有家庭的港湾可以依靠,只能每天去小酒馆借酒消愁。


到了四十五岁下岗,空有一身本事结果发现任何一个地方都只要三十岁以下的人,哪怕你再熟练,再有能力,都无法找到一份体面的工作,于是在家里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每天在焦虑里度过。


到了五十岁,儿女长大了,渐渐不听自己话的老中年人试图继续呵斥儿女,却被儿女顶回来,感觉无论在家里还是事业上都不再被需要,只能借口不回家在外面鬼混,抱团取暖。



这一切归根结底,都来自于过去和现在的落差感,以及成就感的缺失。


人活着是需要成就感的,是需要依托点什么东西的。


有人依托家庭,有人依托游戏人生,有人依托事业,总之必须得有一个目标,然后在这个目标上一点点前进,是我们快乐和安全感的来源。


特别当你曾经是名校毕业,曾经有过一份事业,曾经是家庭的支柱,而现在突然不行的时候,就特别容易中年危机,找不到人生的意义,直到最后认命。


现在这一切,越来越提前了。


和那些已经相对稳定下来的发达国家不同,中国现在还处在一个转型和发展的时代,代际之间的转型,更新换代太快了,常常你还来不及反应,就已经被时代抛到了身后。


所以这一代中国人可能很难享受西方年轻人那种不急不慢的惬意。


因为只要你不是家里分了五套房的土豪,就永远都没有安全感,永远害怕被时代抛弃,时时刻刻有人在身边,时时刻刻觉得孤独。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被像下面这样的表格刷屏就是证据。



其实毫无道理的一张表


这种表,显然是我国经济高速增长,新兴行业快速发展时的产物,而到现在已经越来越难。


无法发展带来的挫败感是巨大的,这会更加重我们的”中年危机”。



04


不止是互联网行业在寒冬,其实还有更多行业也在经历着更大的挑战。


三星把工厂撤离中国了,这个世界最大的电子产品生产厂商之一,走之前给每一个员工发了一大笔离职补贴,然而它的离开对当地经济依然影响巨大。


甲骨文中国大量裁员,发了N+6的补偿,,还有很多人不愿意走。


就连体制内的待遇也变差了,我那些做国家公务员的同学们,经常抱怨钱少事多福利还越来越少,有的甚至在考虑转行。


其实这些都不奇怪,2019年Q3中国GDP增长只有6%,过去二十多年来最低每个曾经高速增长的发达国家,都曾经经历过这样一段日子,这很正常。


然而我们有一点不一样的是,我们现在人均GDP还不到一万美元,然而我们的生育率已经比很多发达国家都要低,直逼人均GDP超过3万美元的日韩了。


梁建章博士在文章里算过一笔账:


但在此之后,由于堆积效应弱化,尤其是未来十年育龄高峰期女性萎缩超过40%,出生人口将面临雪崩。


对大部分人来说,生育率不过是一个数据,多高或多低都没有切身感受。特别是,过去高生育率时出生的人口依然在世,虽然每年出生人口已经显著少于1950年代初期,但总人口依然还在增长,使得极少有人会认识到未来人口衰减将多么触目惊心。上述国家统计2010年到2015年数据显示的总和生育率平均不到1.2。即便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对这几年的生育率低估了15%,实际生育率也不到1.4;在2.2的更替水平下,这意味着每隔一代人,年出生人口将减少36.4%,两代人将减少超过60%。如果生育率一直稳定在1.4的水平,那总人口也将以每50年减少一半的速度萎缩。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生育率高达卫计委所宣称的1.6的水平,那也意味着每50年减少超过40%;这也完全是一种不可持续的生育状态。


这种不可持续的生育率,直接导致的将是我国人口老龄化越来越严重,新增劳动力,新增消费越来越少,养老金亏空则越来越大。


2015年7月底,联合国人口署发布《2015年世界人口展望》,预计至本世纪末中国人口数的最低预测值为6.13亿,其中可能有超过一半的老人,想象着当你走进上海新天地酒吧街,发现那里和医院一样,到处都是70岁以上的老头和老太太,差不多就是这样一个情景。


如果真是如此,那你现在交的养老金很可能会变成一个笑话,因为没有哪个政府是把你现在的养老金留到以后给你养老的,而是用你现在交的养老金供养现在退休的老人。


但当我们老了以后,因为生育率低,人口老龄化严重,很可能举国上下全部都是老人,可能你必须工作到80岁才能退休,退休后拿到的养老金也根本无法支撑你的生活。


当然劳动力减少,人口老龄化还有诸如适龄劳动力消失,消费减少,人口红利消失等诸多危害,在此就不多说,各位可以自己思考。


日韩比我们生育率要低,然而日韩已经富了,而我们还没有。


今年是2020年,将会进行每10年一次的人口大普查,而那个数字出来,可能会更加触目惊心。



05


2019年过去了,2019年过得并不好。


2020年来了,我对2020年也没什么期待了。


-END-
下面是一个抽奖
很快开奖
(最近会有比较多的抽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