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谁盗取了华人的基因?谁制造了非典?

武汉关闭干线交通,应由国务院做出决定

48问武汉市长,请出来走两步!

即日起,恶意逃离武汉,造成新型冠状病毒传播的,可能构成犯罪!最高可判7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月12日 下午 7:5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拿33年前大兴安岭特大火灾出来吹嘘,不合适

雷斯林 为你写一个故事 今天

01


前天,有一篇叫《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厉害》非常热门的文章在朋友圈疯传。



文章说的是1987年5月6日,东北大兴安岭发生特大火灾,然后在28天之后被消防官兵成功扑灭,对比澳洲人在救火时的软弱和不负责任,显示出中国的厉害。


该文全篇煽情,说中国在扑灭大兴安岭大火的时候决策多么英明,指挥多么果断,绝对不会允许澳洲发生的事情,发生在中国。




而在文章的最后,作者借着澳洲的灭火不力,批评了整个西方世界。




——人民群众为自己的祖国骄傲自豪,这是好事。


中国的消防员确实是好样的,会冲在前线,挡在人民群众面前,这也是事实。


但这件事,实在没什么好拿出来吹嘘的。



02


普通人可以忘记过去,但媒体人不能。


1987年5月6日那场大火,最后导致1.7万平方千米的森林化为乌有,烧毁了63万平方米的房屋,各种机械设备达2488台,粮食650万千克。烧毁铁路专用线17千米,公路桥涵673座。受灾居民1万多户,灾民5万余人。

在这场大火中,有211人遇难,266人烧伤,烧伤的人中间很多都落下了终身残疾。


这是一场灾难,绝不是什么胜利。


更关键的是,这场灾难并不是不可抗拒的天灾,也不是由雷击树木导致的,而是一场人祸。


根据2007年的《瞭望》期刊所写,1987年大火最主要的起火点来自古莲林场,是一个刚到林场干活13天的外地农民(被称为盲流),没有人告诉他关于森林防火的知识,他启动割灌机引燃了地上的汽油,割灌机也着了,当时如果他脱下大衣一捂,火就可能被扑灭,可汪玉峰却拖着机器跑了七八米,等他叫人来时,火已经着大了。

而另外几个着火点,则是由于在最容易着火的季节,在林场吸烟所致。



因为人祸导致的火灾,实在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03


如果只是因为农民不懂防火知识引发火灾,那也就算了,中间还有更多堪称魔幻的地方。


在大兴安岭火灾发生后不久,因为火灾发生的原因实在蹊跷,火灾势头之大又闻所未闻,中国青年报记者叶研、雷收麦、李伟中以及实习记者贾永在火灾发生后迅速奔赴火场,开始调查火灾的原因。


历时30多天的采访,他们换回了中国新闻史上的一组经典篇章。从1987年6月24日至7月4日,三篇整版调查性报道《红色的警告》、《黑色的咏叹》和《绿色的悲哀》刊登在《中国青年报》醒目的位置。


《红色的警告》开头就给大兴安岭大火定了性:


“这是人祸。”

“五个火源都是林业职工违反制度和操作规程造成的。”




(注意:中国青年报是官媒,不是“别有用心抹黑中国的外国媒体”:




在《红色的警告》中,这样写道。


1,五千万育林基金,最后扣到用于森林保护的只剩下9%。



2,修道路的计划一推再推,各方都不愿意出钱。




3,本来漠河县应该是有专业的森林警察的,不但有专业设备,而且受过专业设备,结果这些森林警察,因为和县里领导发生冲突,被“请出了”林区:



请走森林警察后,县里成立了三十人的“快速灭火队”,然而这三十人一没受过训练,二没专业设备,遇到稍有规模的火灾根本就是束手无策。



在最近朋友圈刷屏的《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厉害》这篇文章中,说:



要知道,1987年的大兴安岭,交通不便、人烟稀少,缺少经费,消防设备极其落后。


这当然有中国当年落后,经济不发达的原因,但中间的各种官僚主义也难辞其咎。


这种官僚主义夸张到什么地步呢?夸张到消防车平时没发生火灾的时候也警笛长鸣,乃至于直到最后,没有人把消防车的警笛当回事了:



04


除了这些,还有更夸张的。


比如明明已经因为使用割灌机,造成过森林火灾了,所以林管局发通知说禁止在大兴安岭使用割灌机。然而等通知1987年4月28日到了地区防火指挥部指挥科一位副科长手里时,他偷懒,八个林业局他只通知了五个。

而惨剧,恰恰是他没通知到的三个局中发生的。

比如5月6号,山上明明已经冒烟着火了,然而领导们依然在开会,即使后来出现多处火情,领导们的会议依然继续,被《中国青年报》称为“烧不散的会议”。


要知道5月6号火还不大,如果能早点采取措施进行扑救,我们的损失本可以不那么大。就算扑得迟了,其实火势在5月7日上午也已经控制住了,然而这时领导没有尽全力排查是否还有余火,而是回去休息了。

于是到了5月7日下午,当地突然刮起了大风,使林场内再次燃起大火,烧了当地官员一个措手不及,而且火势越烧越大——就连这时,某领导还在瞒报火势,谢绝上面派来的增援力量:


于是,图强、阿木尔两个林业局葬身火海,大火一发不可收拾。到了5月9日,1.4万官兵进入大兴安岭地区,开始《33年前的中国牛逼》一文所说的“用人命去填火灾”的悲壮救火行动。


所以在这篇专访稿的开头,它才写明,这是实实在在的人祸。

在文章的最后,才有这样一段:


所以在大火之后,林业部一把手二把手都被撤职,一起被处分的还有许多官员。



05


去知网进行搜索,这三十年来,有关1987年大兴安岭火灾的文章,多半痛心疾首,反思当时中国在救灾中有多少做得不对,做得不好的地方,哪些可以改进的地方。


一直到2007年,大兴安岭又发生火灾的时候,当年的人祸还被拿出来当作例子,要求当地林管局进行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