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法制日报》新时代“枫桥经验”新亮点系列报道⑫|上城“亲民尚和图”成守护平安家园宝图

2018-04-21 法制网 法制网



引子

桥上车水马龙,岸边商铺鳞次栉比……画家张择端笔下的《清明上河图》,将宋代都市的繁华景象生动地展现于人们眼前。


如今,在南宋皇城所在地,杭州市上城区的繁华程度丝毫不逊于《清明上河图》。在这片18平方公里的区域内,居住着近50万居民,每年接待游客量超过3000万人次。


人多事多,如何传承“枫桥经验”精髓,做到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务不缺位?上城公安分局局长秦文提出要“画”一张“亲民尚和图”,画的立意是:亲近群众、集聚民智、崇德尚法、和谐与共。


靠着“亲民尚和图”,上城区近年来警情和发案数连年下降,连续第13年被评为浙江省“平安区”,群众满意度、幸福感、获得感水涨船高。


4月17日记者来到上城区,仔细观看“亲民尚和图”的每个细节。



  杭州市区有一条至今仍保持着历史风貌的老街——上城区清河坊。这里是外地游客必到的“打卡地”,短短400米长的街区汇聚了胡庆余堂、方回春堂等众多历史建筑及百年老店。


  4月17日一早,记者来到清河坊老街,找到了一位最熟悉街区情况的“导游”——社区民警吕勤。



图为民警指导清河坊历史街区“御街联盟”商户正确使用装备。


“御街联盟”
警民携手守护平安家园

  吕勤20岁出头,说起话来文质彬彬,显得很干练。别看他年纪不大,却是清河坊商户们的“老朋友”,460个商户都认识他。


  见到记者,吕勤直截了当地介绍说:“清河坊平均每天游客量在3万左右,高峰期达到12万。说了你可能不信,这么大的人流量,去年仅发生了14起扒窃案件。放在几年前,类似案件一天就有十几起。”


  吕勤说完,便带着记者开始例行巡查走访。


  大老远看到吕勤,朱炳仁铜雕艺术博物馆经理孙伟迎了上来,他是“御街联盟”的一名网格长。孙伟热情地介绍说:“顾客在店里丢了东西,往往会产生不必要的纠纷,这是我们最头疼的。

  自从成立了‘御街联盟’,这样的麻烦事几乎没有了,游客更安全,营商环境也更好了。”


  孙伟所说的“御街联盟”,是去年8月成立的,街区的460铺商户都是联盟的成员,他们被划分为12个网格。除了公安专业力量和辅警外,保安、医疗卫生等民间志愿者力量也纳入其中,群策群力、形成合力,构建群防群治大格局。


  “‘御街联盟’就是我们的千里眼、顺风耳。大家看好自己门,管好自己人,安全防范意识强了,我们的工作也轻松了许多。”吕勤说。


  在一家丝绸店前,吕勤停下脚步,冲着店主打起招呼:“程老板,今天生意不错吧,还没来得及感谢你帮我们抓到了小偷。”


  吕勤告诉记者:“‘御街联盟’建了个微信群,这个小小微信群有时能发挥大作用。前不久这家丝绸店店主发现一名小偷,将照片传到了微信群里,提醒大家注意防范,也帮助我们第一时间锁定了嫌疑人。”


  警力有限、民力无穷。除了“御街联盟”外,上城区还发起建立许多民间社团、公益组织,有外卖小哥组成的“岳王骑”、小区物业组织的“紫阳管家”、南星“鹰眼联盟”、湖滨“千眼卫士”等,他们都是默默守护平安家园的幕后英雄。


  吕勤的记录是:2017年以来,平安志愿者为公安机关提供有价值信息1.8万余条,协助抓获嫌疑人500多名,协助查获违禁物品4000多件。


  这一串数字的背后,是从“人人自防”到“携手他防”点滴跬步的积累,更蕴含着全民助力平安建设的蓬勃力量。



“邻里110”
矛盾不上交责任不下推

  “最多的时候我一天接到过300多个电话,手机经常打到没电。”余刚个头不高,黑黑瘦瘦,但能量很大,同事们都叫他“小金刚”。


  从部队转业后,余刚成为一名社区民警,渐渐地他和小区群众处成了亲人。


  在上城区紫阳街道凤凰社区,群众遇到大事小情会第一时间想到余刚,久而久之他的手机号码也成了社区“邻里110”。


  “大家给你打电话都反映啥情况?”


  余刚笑了:“也没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多数还是家庭邻里纠纷。”


  看到记者对“邻里110”感兴趣,余刚建议去上城公安分局望江派出所找“老娘舅”俞关祥聊聊,据说矛盾纠纷到了他那儿,都能化解。


  匆匆赶到上城公安分局望江派出所调解室,已接近晚上8点,俞关祥刚调解完一起家庭纠纷准备下班,可说起调解工作他顿时又打起了精神。


  年近花甲的俞关祥,退休前是一名老师,也是位“草根调解明星”,一开口就能听出浓浓的杭州味道。


  “调解工作其实挺辛苦的,要受得了委屈、压得住火气、理得清原委、讲得清法理、管得住小节。”俞关祥说出化解矛盾的秘诀。


  “有没有特别棘手的纠纷?”记者问。


  “棘手的纠纷有,但不一定难化解。”俞关祥十分自信。他给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


  2018年2月19日,望江派出所接到报警,说某浴场员工祝某某在上城区鸥江公寓一出租房内死亡。刑侦部门调查访问,现场勘验,初步尸检,排除刑事案件,死因为休假期间酗酒导致死亡。


  事件发生后,死者家属十多人找用人单位讨要说法,要求赔偿,双方产生纠纷。社区民警调解无果,找到老俞。


  一开始俞关祥没有进行调解,只是静静听着事情的原委,等死者家属发泄差不多了,他开口道:“失去家人的心情我能理解,但孩子是在休假期间酗酒导致死亡,换作你是用人单位,这钱你赔吗?”


  简单的换位思考,有时胜过一堆道理。老俞用自己的方式化解了纠纷,死者家属与公司最终达成了补偿协议,双方还特意送来锦旗以示感谢。



“公民警校”
探索社会治理新格局

  今年1月,上城区工商银行柳翠支行大堂经理傅洪破了件“大案”。


  那是1月3日上午,上城区吴山广场附近,一位50岁左右的女士拎着黑色塑料袋,在ATM机前四处张望。


  “当我走上前询问时,大姐支支吾吾,欲言又止。这时,她的手机响了,从电话里的只言片语中我听到了‘账户冻结’‘医保诈骗’等词,我立即警觉起来,详细追问,终于弄清事情原委。”


  原来,大姐接到一个来自天津的电话,对方自称是公安局,查到她涉嫌医保诈骗,要对她的医保账户进行冻结,为证明清白,需要将所有资金转入一个调查账户。


  傅洪确信这是一起典型的冒充“公检法”诈骗,为彻底打消客户的疑虑,她立即向辖区派出所报警。最终,在民警的耐心劝导下,惊慌失措的大姐醒悟,连连道谢。


  一年多时间,傅洪成功阻止了5起电信诈骗案件,其中最大的一笔高达400多万元。


  傅洪对电信诈骗的敏感源于她的另一个身份——“公民警校”学员。


  “参加过几次‘公民警校’的培训后确实不一样,如今最新的电信诈骗案例、常见的电信诈骗类型,我听到关键词就能识别。”傅洪对记者说。


  “公民警校”是上城公安分局2016年3月创立的。严格地说,它不是一般意义的学校,是针对当前突出的案件类型,对群众开展专业培训,目的是动员一切社会力量参与群防群治。


  听说记者要来“公民警校”看看,教导主任陈全江很高兴,早早出来迎接。他是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曾经把自己的头像和电话印在挂历上送给辖区群众,还上过新闻联播。


  “现在‘公民警校’有8万多名学员,他们来自社会各界。而专业培训不仅提升了学员的安全防范意识,更增强了学员对违法犯罪嫌疑人的识别能力。”陈全江告诉记者,比如,我们针对电信诈骗案件高发的情况,对学员进行多场培训。两年的时间,学员们主动发现并成功阻止100多起电信诈骗案件,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


  上城区的“亲民尚和图”可观赏的细节还有很多,无论是哪个细节,都体现着“枫桥经验”的精髓,展示着上城区创新发展“枫桥经验”的精神。



记者手记

  在采访过程中,“公民警校”引起记者浓厚兴趣。


  “公民警校”是一所面向全体公民的没有围墙的学校。


  在上城公安分局局长兼“公民警校”校长秦文看来,社会治理是一项综合性工程,已不能单靠“打、管、控、压”方式和手段。“公民警校”能够将不同层面、不同职业的社会成员又快又好组织起来,聚民心、集民智、汇民力,真正把“旁观者”变成“参与者”,将“局外人”变成“合作伙伴”,形成了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无论是“公民警校”“御街联盟”还是“邻里110”,“枫桥经验”的表现形式在变,但为了群众、依靠群众的核心要义始终不变,这或许就是“枫桥经验”55年历久弥新的关键所在。




文章来源:法制日报 (记者 张亚 陈东升 崔立伟 刘子阳 王春)


本期编辑 于澄 刘青 陈睿哲 李金素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