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适用 “ 他杀推定 ” 原则 !

胡鑫宇事件新闻发布会:那只高举的手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陈志武:中国政府规模多大?

去泰国看了一场“成人秀”,画面尴尬到让人窒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他亲手把妈妈,交给了那位好男人

白小琳 猪小闹一闹说 2022-05-27

文|苏叶 辑修改|白小琳

 公众号|白小琳(BAIXL518)

 01 
肖霖的记忆深处,是父亲无休止地打骂。
他也不知道那个男人哪里来的冲天怨气,打牌输了要回家发脾气,在单位和人起了争执要回家发脾气,甚至走在路上不小心踩了水坑,也要回家发脾气。
起先只是灌几杯黄汤,趁着酒劲骂骂叨叨,可有一次母亲劝了他几句,让他不要钻牛角尖,他竟然抬脚就照着母亲心口踹过去。
那一脚就像是踹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那以后,只要哪里不如意,父亲就用拳脚说话。
肖霖小的时候,拳脚只落在母亲一个人身上,等他长到七八岁了,母子俩就一起遭殃,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母亲将他护在身下,哭得声嘶力竭,只为求那个男人手下留情。
等男人打累了,一头栽倒在床上沉沉睡去,母子俩才敢窸窸窣窣地摸出药箱处理身上的伤。
母亲红肿的额头,嘴角隐隐的血迹,他胳膊上青一道紫一道的勒痕掐痕,都是这无望的生活留下的印迹。
那时他听人说了离婚两个字,回家同母亲商议,却被母亲撞个正着,又是一顿毒打。
日子就这么死气沉沉的,他和母亲活成了哑巴,生怕哪句话没说对,又招来一顿拳打脚踢。
 02 
转机发生在肖霖十三岁那年的暑假,父亲在外头有了相好的,自己回来提的离婚,母亲一口答应,当天就去民政局办了手续,又收拾了些行李,带他逃离那个家。
他们去镇上租房子,凑巧,老程头是房东。
具体怎么和老程头熟悉的,肖霖也记不太清了,他只记得,那会儿老程头在胡同口摆一个修鞋摊儿,见谁都乐呵。
他和母亲在那住了两年多,老程头从偶尔送一把葱,一把蒜,到后来恨不得把心剖给他妈,似乎中间也没什么过渡期。
不可否认,老程头是真的好啊,他自己的儿子那会儿读大学去了,他把全部的精气神都放在了肖霖母子身上。
肖霖上下学是他接送,那时候的孩子大都自己走,可老程头非说不放心,说是怕肖霖路上遇到那个混蛋爹。
每逢节假日,老程头都收摊儿,领着肖霖母子出去玩儿,肖霖第一次去县城的游乐园,就是老程头带他去的。
可是这么好的老程头,还是没能捂热肖霖那颗被亲爸伤透的心。
肖霖初三下半学期的时候,他妈和他商量,打算和老程头领证,他想了一整夜,坚决不同意,潜意识里,他觉得领了证后,老程头就要和他们住到一起,从前和亲爸住一起的那段日子,像噩梦挥之不去。
母亲试图和他解释,他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他说老程头如今的好,只不过是因为还没名正言顺。
 03  
那段时间肖霖作死了闹腾,他说如果他妈坚持和老程头领证,他就离家出走。
他妈怕了,再没提过领证这一茬儿,可自那以后,他看老程头的眼光也变了,满是抵触和抗拒。
为了不影响他考试,肖妈只能万事以他为先。
他说不让和老程头再来往,他妈应了,见到老程头都绕道走;他说搬去别的地方住,他妈也应了,三两天里就找好了房子搬出去;后来他考试结束,说想换个地方生活,他妈犹豫了几天,他就绝食了几天,逼得没办法,他妈只好带着他回了千里之外的娘家。
他们走的那天,他在火车站看见老程头了,是他妈跟他说,以后可能都见不着了,想好好道个别。
那天老程头大包小裹地提溜了一堆东西,说是给他们路上吃,他妈把那些袋子搂在怀里,眼圈儿是红的。
后边老程头嗫嚅着问能不能留个地址,以后也好通通信,知道她们娘俩好不好。
他妈从他书包里拿出纸和笔,刷刷刷写了个地址给老程头,他在边上看到了,也听到了,从鼻子里慢吞吞哼出来一口气。
 04  
回到姥姥家后,舅舅帮忙跑前跑后,办妥了他转学的事情,他和母亲就算扎了根,他以为他妈和老程头的联系会就此断了,没想到几个月后,他在姥姥家的村口收发室里,看见了老程头寄过来的信。
也没什么别的话,就是叨叨着问他们安顿下来没有,孩子的学校怎么样,里头还有几张钞票,说是给他们应应急……可肖霖却气得不行。
他把信撕了个粉碎,把钞票揣进自己口袋里,回家只字不提,只当没有过这回事。
后来的两年里,老程头断断续续又寄过来几封信,都是塞几张钞票,还有些碎碎叨叨的自说自话,肖霖每次都把信截下来,他妈从来都不知道这件事。
他读高三的时候,老程头写来最后一封信,说老房子拆迁了,他换了新地址,修鞋摊儿也不让摆了,他有了空闲时间,想来看看他们母子。
肖霖慌了,以他妈的口吻回信,叫老程头千万别来,以后也别再联系,说儿子会生气。
那之后,老程头再没写过信来。
后来肖霖考上大学,毕业后回城考公务员,端上了铁饭碗,半年前结了婚,和妻子组成了小家庭,搬出去和母亲分开住,那时候他才发现,每次回家看母亲时,老太太都一个人静悄悄的,活得孤独又寂寞。
他给母亲张罗了两次相亲,老太太提不起精神,直到四个月前,他无意中看见母亲在摸着手腕上的一只银镯子流眼泪,他才恍然大悟,那镯子,是当年在火车站,老程头送给母亲的纪念品。
再后来他就照着当年最后一封信里的地址试探着写信联系老程头,可写出去的信如石沉大海,他也想过顺着地址找过去,但信件没有被退回,说明地址是正确的,那就只能是对方不想回,他猜测,老程头一定是有了新的生活。
可他没想到,就在他心灰意冷时,竟突然有了回音。
 05  
小长假后复工的第一天,肖霖步履匆匆,提着一颗心,一头扎进传达室。
桌上散落着一堆信件和包裹,肖霖在那里头扒拉好半天,可揪出来的要么是银行发来的信用卡账单,要么是某个同事给孩子订阅的书刊,就是没有他日思夜想的那个地名和邮编。
失望过后,肖霖收拾好心情,迈开步子正要往办公楼走,大门口突然停下一辆邮政送货的三轮车,快递员从驾驶室跳出来,吆喝着问看门大爷:“大爷,肖霖是你们这儿的吧,好家伙,今天大丰收啊,我先来送一趟他的,不然今天的货就送不完了。”
说完,他打开三轮车的车厢,里头堆了大半车厢的东西,肖霖冲过去:“我就是肖霖,这些都是我的?”
快递员瞅他一眼:“那巧了,帮忙一起卸吧。”
忙活一阵子后,传达室的地上摊得到处都是东西,肖霖蹲在那翻找,捏出来一封厚厚的信,他就保持那个下蹲的姿势看完了,到最后泪水涟涟。
老程头在信里叨叨了很多,他说自己前一阵去了儿子家帮忙带孙子,回家才发现门缝里被塞了很多信。
他在信里问肖霖:“你妈妈现在身体怎么样?她那个头疼的毛病好点没有?”
他还准备了乱七八糟的一堆东西,从羽绒被到保健品,就是那些占了半车厢的包裹,他说:“现在天气渐渐冷了,你妈妈一到冬天就手脚凉,我给她备了些保暖的。”
信的最后,老程头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说想和肖霖通个话。
肖霖一屁股坐在地上,笑着抹眼睛,可前脚刚抹完,后脚眼泪又流出来。
谁都不知道,他有多后悔,又有多庆幸。
老程头的这些包裹,这封信,好似一针强心剂,给了肖霖莫大勇气。
 未完——下集在二条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Cuixx518

     ---往期热文推荐---    

倾诉|二婚老公太抠门,出轨终于舍得花钱了
倾诉|一场婚外情,让我万劫不复

“白小琳”

请点个右下角的“看”鼓励,谢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