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也许有坏人,但理客中可能不算人。

这是北京,你看谁怂了?

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艾滋病戒毒者被家人遗弃,民警上门播放了一段视频……

傅东晓 中央政法委长安剑 2022-01-08


导语

长安君(ID:changan-j):“反正也没有几天活头了,死也要死在戒毒所外面!


艾滋病戒毒人员刘某,收治之前曾经以贩养吸,常常拿着针筒在当地敲诈。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后,他同样不服从管理,以患有艾滋病为由,经常打闹、叫骂,多次制造混乱企图脱逃。


一次会见过程中,刘某同为艾滋病患者的妻子、弟弟,以患病和营养不足为由,要求给刘某办理所外就医,不答应就以在所内跳楼自杀相威胁。


刘某家属甚至多次故意朝民警吐唾沫,抵制、抗拒、以死相逼......


“每天的工作都是如履薄冰,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出什么事。”戒毒所民警这样说。


拍死蚊子后手上残留的血迹

都要反复洗上好多遍


李晰是海南省三亚强制隔离戒毒所的一名民警,因为工作调动,去了戒毒所特殊病管理区,专门负责艾滋病戒毒人员的管理工作。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所以选择了隐瞒。


每次下班回来后,他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衣服,还不让妻子帮忙,显得神神秘秘。


外形高大帅气,加上三天两头不着家的工作性质,以及近来的一些反常表现……想到这些,一股莫名的失落感和危机感涌上妻子心头,在妻子的“逼问”下他只好说出了实情。


“每天和艾滋病戒毒人员打交道,这要万一……”妻子无法接受,一气之下竟把李晰赶出了家门。


艾滋病是一种至今还不能治愈的严重传染病,由于缺乏对相关知识的了解,很多人都是谈“艾”色变。李晰和同事们刚走上专管岗位时,也有心理障碍。


那时候,专管民警值班区和戒毒人员病房是同一层楼,民警们拍死蚊子后,手上残留的血迹都要反复洗上好多遍才安心。


因为在这里,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出什么事。


艾滋病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我都是要死的人了,谁管我我就干谁,出去后杀了他全家。”


反复发作的毒瘾和艾滋病带来的心理阴霾,让个别艾滋病戒毒人员的情绪像一座休眠的活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


作为与“艾”共舞的专管民警,可以说危险无处不在。


“王某已经连续三天没有吃饭了。”专管大队民警小李提醒接班的同事,“他这样很危险,不要轻易靠近。”


30多岁的王某有10多年的吸毒史,被医院确诊为艾滋病患者后,开始自暴自弃,大肆挥霍财产,越发凶猛地吸毒,最后进了强制隔离戒毒所。


“叮铃铃!”


当天傍晚,一声警报响起。原来,王某把自己身上划了好几道伤口,满身都是血。李晰得知情况后立即赶到现场,与同事一起对王某采取约束性保护措施。


“我觉得自己可能撑不到戒毒期满了,不如早点死了算了。”王某说出了心里话。


李晰找来医生为他看病,并告诉他病情并没有他自己想象得那么严重。通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与心理疏导,王某慢慢地平静了下来,他的身体一天天地恢复起来,不仅有了食欲和精神,身上的出血点也越来越少。


艾滋病具有极强的传染性。按规定,在管理过程中,干警要戴上帽子、穿上防护服,但是这会让敏感多疑的艾滋病戒毒人员感到受歧视,从而不愿与干警交流。为了消除隔阂,2013年,担任专管大队长的李晰带头脱下防护服,主动和艾滋病戒毒人员“零距离”接触。


“我就是想告诉同事们,艾滋病其实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让他死在外面算了,我可以自己养活孩子”


“陈某曾经绝食,还曾试图自伤自残。”


毒瘾缠身、重疾困扰、亲人远离……让个别艾滋病戒毒人员走向了绝望的边缘。李晰发现,越是没有亲情的关爱,戒毒人员的逆反心理就越严重。


陈某,曾经就是这样的人。


40岁的陈某,生意已经做得风生水起。在一次与客户的应酬中,他不小心沾上了毒品。2014年底,陈某被送到三亚戒毒所。


入所后被告知病毒呈阳性,陈某才知道自己染上了艾滋病。除了苦苦哀求值班民警不要跟他家人说他染上艾滋病,陈某几乎不说话,甚至整晚都睡不着。


李晰决定帮助这些被家属遗弃的人找回亲情。



陈某家人都生活在一个小县城,李晰先是给他妻子打去电话。可当得知李晰来电的意图后,陈某的妻子立即挂断电话。


电话没法沟通,那就上门走访。


“让他死在外面算了,我可以自己养活孩子。”陈某的妻子冷冷地丢下一句话,就不再出声。


李晰预料到会如此,便将事先录好陈某忏悔的视频播放出来。一遍、两遍、三遍……看着视频中陈某声泪俱下的哭诉,陈某的妻子终于悲怆地哭出了声,所有的执拗也在那一刻彻底瓦解。


几分钟后,陈某的妻子含着泪轻轻地说了句:“我改天会带着孩子去探访,让他好好戒毒、治病,谢谢警官!”


得到家人的鼓励后,之前那个万念俱灰的陈某变得积极起来,也开始积极配合艾滋病疾病治疗。


后来,李晰到陈某家里回访时,陈某说他出所后体重增加了20斤,生意也重新做了起来,妻子也督促他定期去医院体检。


“活下去没有问题。”陈某说。


推荐:海南省委政法委新闻宣传室、海南政法网

编辑:张星、李茜、陈言





更多精彩推荐,请关注我们
长按下载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