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北大国发院院长姚洋:不要误判美国衰退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首例!70年住宅土地使用权到期续期”,按房价1/3收费!

江泽民的退休生活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乌东峰:一本学术C刊主编的财色江湖

2017-05-19 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南通张卫斌

近日,经湖南省纪委批准,湖南省纪委驻省委宣传部纪检组对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求索》杂志社原主编乌东峰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乌东峰


此前,乌东峰呈现给公众的一面是一位浑身浸透艺术细胞,思维活跃、气质儒雅、谈吐谦和的学者形象。其实,乌东峰早已污秽不堪。


湖南省纪委驻省委宣传部纪检组列出了五大违纪行为,其中三条是:违反廉洁纪律,违规经商办企业,直接参与投资多家企业;违反生活纪律,毫无道德底线,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育有多名子女;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长期利用党的学术期刊阵地和职务便利,伙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涉嫌受贿犯罪。


乌东峰身为党员领导干部,政治上无知、经济上贪婪、道德上败坏。这也是组织上给予的评语。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等有关规定,经省直纪工委研究批准,决定给予乌东峰开除党籍处分;经省社科院党组研究,决定给予乌东峰开除公职处分。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及所涉款物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乌东峰究竟有多会捞钱,有多会搞女人?


组织上的结论是:“伙同他人私自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育有多名子女”。


据新浪微博知名博主@复旦大学冯玮 在其微博透露 湖南社科院所属《求索》杂志原主编乌东峰被捕。乌东峰贪腐1亿多,有19处房产、与多名女性长期保持不正当性关系、有8个私生子。评:装得“很红”,实则“很黄”。

乌东峰究竟贪了多少钱?坊间的传闻不足为凭。


不过,乌东峰贪腐有没有一亿已经不重要,“大肆收取作者财物,数额巨大”是组织上给出的结论。乌东峰有几个私生子,也没有必要考证,“违反生活纪律,毫无道德底线,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并育有多名子女”,也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乌东峰何许人也?竟然有这等捞钱搞女人的能耐?


据百度百科提供的信息:乌东峰,山东茌平人,1955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先后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后、浙江大学社会学博士后,研究员,博士生导师。曾任湖南省社会科学院《求索》杂志社主编。


湖南省社科网公布的资料显示,乌东峰在2002年至2013年任《求索》杂志总编。其后不久,被华侨大学聘为学报主编。


或许预感到乌东峰要出事,上个月,华侨大学党委组织部专门下发《关于不再聘任乌东峰华侨大学学报主编的通知》,撇清与乌东峰的关系。



人们或许会感到疑惑,乌东峰不过是一个C刊主编,区区一个《求索》杂志,怎么会成为乌东峰求财索色的工具?


有必要介绍一下《求索》,这是一本湖南省社会科学院主办的杂志,创刊于1981年。乌东峰接手该刊物之后的第二年,《求索》在《新华文摘》的详载和观点转载全国排名第一,现在是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SSCI)来源期刊。


乌东峰虽然本身并无多少真正的学术建树,甚至可以说是不学无术之徒。据自媒体《杰人观察视角》透露,早年乌东峰曾在湖南教育学院担任后勤处长,后来突然卷款而走不知所踪。再后来,又离奇成为湖南省社科联的干部,这个经历本身让人匪夷所思。


虽然乌东峰不学无术,但他长期把持《求索》杂志,所以在中国学术圈是一位呼风唤雨的人物,不少大学教授为了职称晋升,在他面前低三下四。一些女博士、女教师为了生存,跟乌东峰睡觉生孩子,甘愿当二奶、三奶,甚至七奶八奶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利用学术期刊捞钱的,乌东峰并非第一人。


早在2005年,教育部就曾通报批评东北师范大学主办的《现代中小学教育》等期刊,称这些高校主办的期刊,受经济利益驱使,出现了一些违反出版管理规定的问题,如滥出增刊、一号多刊等现象,以此作为创收手段,牟取钱财,严重损害了高校期刊界的形象,腐蚀了编辑队伍,破坏了出版工作秩序,在社会上造成了不良的影响。


造成学术期刊腐败的主要原因是需求巨大。武汉大学教授沈阳披露,我国买卖论文2009年规模达10亿元。用反剽软件查询2007年的样本数据中,72%的文章是全文抄袭,24%的论文为部分抄袭,只有4%的文章不存在抄袭


乌东峰的财色江湖,暴露了当下学术评价机制存在严重缺陷。中国社科院2011年发布的《中国学术评价机制调研报告》指出,中国目前的学术评价体系存在重大问题,学术成果重数量、轻质量,抄袭、买卖论文成风,滋生了严重的学术腐败问题。近半数受访者承认曾向核心期刊付费发表论文。


学术腐败已经到了见怪不怪的地步。很多人对期刊腐败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本人几乎每周都能接到代写论文、包发核心期刊的电话。


乌东峰靠一本学术期刊捞钱骗色,折射的是整个社会群体浮躁。


不只是某些搞科研的已经不屑于“板凳要做十年冷”,“枪手”明码标价批量制造论文。其实,各行各工业的景象大同小异。微信上随处可见各种“速成班”广告,不乏“成功学”教程。一次电视相亲,可以给单身男女一个美满的婚姻。而官员们所热衷的,则是政绩的“速成”。要么不出手,出手就是大手笔,要么不搞,要搞就搞大项目,最好是全国第一。


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