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哥的错!“上面有人”,她创造了官场奇迹

律新观察 2022-05-16

来源:转自峰悦文摘

导  读
格日措仅仅用8年时间,便由一个乡医院的护士,逆袭为一个派出所的所长,并加速“成长”为一名正科级干部,令人叹为观止。要知道,在县级官场,能成为正科级干部,真是太难了。
经验告诉我们,神来之笔的背后,一定会有“贵人”相助。“格所长”上面的“贵人”是……


▲格日措 资料图


以前见过的女护士的简历,厉害的一般是从护士这个专业条线,一步步走到护士长、总护士长,然后转而向行政口、党口,出任副院长、院书记之类的。

路子再硬一点的,也有在医院获得提拔后,然后走出医院,去卫生局任职的。


要说最牛的卫生院护士,那应该是胡怀邦行长的夫人,在她纵身一跃结束自己生命之前,那可是呼风唤雨型的。不过就连胡夫人,也是在银监会医务室工作,自始至终没有跳出这个圈子。

就护士这个专业而言,仕途走出卫生系统任职的,我确实没见过。

因为护士是医院从事护理工作的辅助岗位,相比学历高、业务专的医生而言,护士的职业道路是比较狭窄的。大家可以看看医疗系统从政的,基本都是医生。

而走出医疗系统,去另外一个专业性极强的系统任职,那我就更没见过了。


护士转入了“刀把子”系统,成了公安干警。

  • 格日措,女,藏族,1979年5月出生,青海玛沁人,大学本科学历,2002年12月参加工作,2012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 2002年12月至2011年11月  玛沁县昌麻河乡卫生院护士;
  • 2011年11月至2012年5月  玛沁县大武乡卫生院护师;
  • 2012年5月至2013年5月  玛沁县司法局职员;
  • 2013年6月至2019年9月  玛沁县公安局德尔尼铜矿派出所所长、三级警长、二级警长(副科级);
  • 2019年9月至2020年5月  玛沁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纪检书记、二级警长;
  • 2020年5月至今  玛沁县县委巡察办主任(正科级)


NO.1 艰难的起步

格所长是23岁参加工作,还是大学本科学历,为何在任职卫生院护士九年后才成为护师呢?

护师是护士这个行业的职称,而且只是一个初级职称,按照规定,本科生在毕业后从事本专业技术工作满一年后通过考试即可获得该职称。

熟悉事业单位职称体系的人很清楚,这种初级职称的并不难获得。对于卫生院这种乡镇基层单位,难的是评中高级职称,也就是主管护师(中级职称)、副主任护师(副高级职称)。

那么格所长为何在医院这种高度重视职称的单位,工作九年后才拿到这个初级职称呢?

是格所长不积极?不要求进步?可如果是这种人,还会费尽心思往政法系统转吗?

大胆猜测下,格所长刚开始可能是非在编护士。也就是说她在玛沁县昌麻河乡卫生院的时候,很可能是临时工身份,这种情况是不能参评职称的。因为事业单位聘用的岗位是有要求的,初中高级职称有着严格的岗位数量限制、岗位比例限制,非在编的根本进不了这个圈子。


NO.2 神奇的跳跃


格日措在昌麻河乡九年,没有成为护师,也没有任何职务的格所长,在2011年11月,到了大武乡卫生院成为了护士。

这一步很可能是大武乡有空着的事业编岗位,格所长有路子,直接调到大武乡解决了事业编。

这一跨越并不轻松,毕竟大武乡卫生院肯定有很多已经排队多年的非在编护士,对于这个好不容易空出来的编制,他们的渴望一点也不会小于格所长。

不过他们也不用太伤心,因为格所长可不是冲着卫生院的小小护士来的。

半年后,格所长调入了县司法局。

由此可见,格所长的路子应该是很野的。她之所以选择在大武乡卫生院干半年,应该是为了解决个事业编,解决个体制内身份问题,只有先进入了体制内,就可以在公务员、国企等各种单位来回调动了。

而当一获得身份,也就是在事业编的试用期半年(社会人员进入事业编的试用期可以放宽至半年)结束后,她就一刻也不耽误的进入体制内更核心的岗位——公务员系统。

这种路子其实屡见不鲜。因为一步进入公务员系统,往往很难,而且还要考试,反而不如先进入个事业单位(录取事业编的操作空间较大),再调动。

更高阶的打法的是:先进入国企,因为很多国企的级别并不低,而且进入国企没有统一考试,操作方便。进入之后,利用国企晋升机制的灵活性迅速提拔,到了某级的领导岗位后,如果想从政,则可以通过政企干部交流、挂职留用等各种路子,转为政府系统的领导干部。

不过以上这些路子,仅做参考,因为一般人用不了。



NO.3 更为神奇的跳跃


进入司法局应该也不是格所长的目的。毕竟一个县司法局,管不了几个律师,也没有监狱,也就是搞搞普法、搞搞缓刑人员管理,实在没啥意思。

一年后,也就是公务员的试用期刚结束,格所长立马调任了玛沁县公安局德尔尼铜矿派出所所长。这一年,格所长34岁。

这个在级别上讲,似乎也没有问题,因为格所长在来派出所之前已经是拥有初级职称的事业编制人员了,这相当于科员级干部。那么调任一个可能是副科级的所长,自然也不算破格。

可是,派出所是中国基层治理中最重要的一环啊。

在乡镇,除了书记和镇长,民仲平我认为就是派出所所长最有影响力了。治安管理、户籍管理、一般刑事案件处置等等,这都是关系基层民众的权力。

正因为如此,派出所所长一般都是高配到乡镇副职。而所长的任职要求,一般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警察,即便启用年轻人,大多也都是担任过公安系统领导职务的(比如可能是刑侦队副队长之类的),或者先担任个派出所指导员来锻炼过渡下。

直接从外部单位调任一个人来当“一方提督”的派出所所长,确实较为罕见。更何况,还是一个护士出身的年轻女性。

作为青藏高原一个矿区,人们想象中的德尔尼矿区派出所,一定是面对着复杂的形势:众多的外来矿工、往来的大型车辆、相伴生的吃喝玩乐场所、当地形成的各种团伙势力······

但格所长显然工作能力很好,因为她在不久后,成功跻身玛沁县公安局的领导班子,并兼任了县局指挥中心主任,成为拥有几百名警察的公安系统的领导。


 
只想由衷的感慨——真女中豪杰也!

不得不服,有些人,可能真的是具有干政法的天赋!


NO.4 何止一个格所长


作为刀把子的政法系统,可能是因为充满了男性荷尔蒙的味道,吸引的不止一个格所长。

曾经风光一时的央视主持人沈冰,主持了《对话》、《经济半小时》、《新闻会客厅》节目。2008年北京夏季奥运会时候又担任中央电视台奥运频道的总主持人。

可能觉得主持这个工作干的没意思了吧,居然在2009年2月调任政法委影视中心副主任,直到2013年12月因涉某老虎案被带走调查。

沈冰副主任在外调研


还曾见过,一位地方法院副院长,原是一名戏剧演员,在舞台上能一气儿翻50多个筋斗的那种。也因为种种原因进入了法院系统。虽然她的专业能力曾被质疑。

但她这个专业出身的,也有优势,那就是擅长处理离婚案件。身材苗条、打扮漂亮、妆容细致的她,审理离婚案件时,总是能以自身为例鼓励女当事人打起精神,做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自信的女人。

如果把时间放到二十年前,你会看到政法系统更多的奇闻异事。

20世纪末的陕西省富平县,流传着“舞女当法官,流氓提院长”的顺口溜

这位舞女长期与一位当地的黑社会老大同居。后来黑老大在县城开办了个容留妇女卖淫和拉拢腐蚀干部的场所。舞女成了名噪一时的老板娘。

就是这样一个先在舞厅里做小姐,继而又经营舞厅的黑社会老板娘,不知道哪天突然来了兴致,想当专司主持公平正义的法官了。

在另一个相好,也就是县委副书记的一手操办下,舞女顺利地到了富平县法院执行庭任法官。

成为了法官后,人生也被重写了,她的籍贯改了地方,文化程度由小学改为高中,当年舞厅的工作经历也成了“县文化局文化馆工作人员”。

履历可以改,但是水平改不了啊。

舞女法官的工作能力和水平,几乎成了人们的谈资和笑柄。

“王爱茹办案,连一个懂事理的农村老汉都不如,完全是凭感觉。她写的判决书错别字多,语句不顺。她不知道适用的具体法律条文,常常空下来让别人补上···在法庭工作敢说敢骂敢打,经常收受当事人钱财私办黑案,甚至还趁办案之便诈骗钱财。”。

“连笔录都不会做,有时还找其他法官,许诺谁给我写调解书、判决书,我给谁买一条烟;甚至还让一方代理人律师为她写判决书等文书。”

据说在当时的富平县,无论剧团演员、招待所服务员,还是倒闭企业的工人……只要有门路就可以进法院。即便1995年《法官法》颁布后,也是屡禁不止。



NO.5 相信法治的进步


格所长从女护士到派出所所长,这事在今天看起来很荒唐。但是如果放在二十年前呢?可能人们会认为这是寻常事。要知道那时候三陪女当法官、小姐当领导的事都时有发生。

社会认知的改变,舆论容忍度的降低,背后反映的是法治的进步。

人们对政法系统工作人员,这样一个以维护公平正义为最高职责的神圣职业,期许越来越高、要求越来越高。

格所长至少不是社会闲散人员,更不是流氓三陪之类的,至少她也是在卫生院当护士,通过搞定事业编、进入司法局才一步步成为警察的。

这也可以看出,进入政法系统的难度在逐步加大。找找关系、篡改档案的方法早已行不通。

当前的政法干警分类管理制度改革、招录培养机制改革将会从源头上保证政法队伍的高素质、高能力,确保政法队伍经得起思想淬炼、政治历练、实践锻炼、专业磨炼。

随着现在政法系统教育整顿,未来的政法队伍,将会是更加干净、纯粹、担当。

这样的队伍,一定能做到“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

【延伸阅读】


2021年12月,受审的玛沁县委巡察办主任格日措因其“传奇升迁履历”而备受社会关注。


公开资料显示,格日措与玛沁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柔智同日被捕、同日被诉,同日受审,两人关系“非同一般”:



2021年9月5日,果洛州人民检察院依法对原玛沁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柔智(副处级)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单位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决定逮捕;


对原玛沁县委巡察办主任格日措(乡科级正职)以涉嫌贪污罪、受贿罪决定逮捕。


10月8日,玛沁县公安局涉嫌单位受贿罪,玛沁县原副县长、公安局长柔智涉嫌单位受贿、滥用职权、贪污、受贿罪,玛沁县公安局原政治部主任兼纪检书记格日措涉嫌贪污、受贿罪一案,由达日县人民检察院依法向达日县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12月8日,达日县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女护士为什么能当上派出所长?


2021年12月8日的庭审中,她露出了狐狸尾巴。


她的上面,果然有“贵人”!


那个“贵人”,就是她的顶头上司、时任青海果洛州玛沁县副县长兼公安局长柔智。


且看格日措升迁轨迹:


2002年12月至2011年11月 玛沁县昌麻河乡卫生院护士;
2011年11月至2012年5月 玛沁县大武乡卫生院护师;
2012年5月至2013年5月 玛沁县司法局职员;
2013年6月至2019年9月 玛沁县公安局德尔尼铜矿派出所所长、三级警长、二级警长(副科级);
2019年9月至2020年5月 玛沁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纪检书记、二级警长;
2020年5月—— 玛沁县县委巡察办主任(正科级)。

格日措从普通卫生院护士到派出所所长,再到县公安局纪检书记,再到县委巡察办主任,这份神奇的履历和开挂的人生让人很惊叹不已。


奇迹发生在2012年5月。


格日措在护士岗位上工作了10个年头、时年33岁的格日措,从乡卫生院护士岗位上转岗到玛沁县司法局,成了县司法局干部。这年7月,她还入了党。


她在司法局工作刚满1年,又华丽转身,成了玛沁县公安局德尔尼铜矿派出所所长。6年多所长生涯,成了三级警长。


2019年9月,格日措的仕途再传佳音:调入局机关,担任县公安局政工监督室主任,后升任局纪检书记、二级警长。


2020年5月,奇迹继续发生:格日措升任玛沁县县委巡察办主任,成为一名正科级干部。


格日措仅仅用8年时间,便由一个乡医院的护士,逆袭为一名正科级干部,令人叹为观止。要知道,在县级官场,能成为正科级干部,真是太难了。


经验告诉我们,神来之笔的背后,一定会有“贵人相助”。

护士专业的格日措为了“转身份”,为了“进步”,肯定会付出有异于他人的付出。她背后,肯定有个坚强的靠山。


很遗憾,格日措的职场“好运”维持了8年之后,玩完了。


2021年6月,格日措被查。


她被查前的几个月,副县长兼公安局长柔智就先她一步“进去”了。


接下来,就比电视剧的剧情还要“巧合”了:两人虽不是同一天被查,却是同一天被刑拘、同一天被逮捕,同一天同案被审判。也就是说,两个人是特殊利益关系人,是利益共同体。



2021年12月8日的庭审中,再次出现“戏剧性”一幕:


公诉机关指控柔智和格日措有共同贪污行为,柔智急了,当庭为格日措喊冤。


柔智称,“借26万和6万的事情(注:格日措受贿涉案金额),都是我的事情,跟格日措一分钱关系都没有……”


柔智说,“我也说句心里话,无缘无故的一个人替我背黑锅,让她进监狱,我确实忍受不了,是我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柔局,真的是“柔情男人”。


起诉书中还称,两人曾一同去买房。


柔智辩解,这套房子是他的,当时看房时候他没带身份证,所以用了格日措的身份证。


格日措也说,房子是柔智的,所以装修的事情她都没有过问。


他们一起买的房子究竟是谁的?已经很不重要了。


好一对“苦命鸳鸯”!


有一首歌这样唱道: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

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延伸阅读——

偌大个上海,容不下一个弱女子?

女子发布“义乌可能封城”不实信息被行拘,9天后义乌官宣“封闭管理”

被误判阳性警察上门强制带走?上海律师教科书级操作火了!

法大辩论退赛风波:道德婊的崛起?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