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解放军鹰派将领戴旭和乔良,近日分别发表了两篇比较奇怪的文章……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刚刚宣布!江苏增加超10万个!

武汉这家烧烤店投120万,刚开业就几乎血本无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合法性研究】为什么国家合法性信仰与国际合法性信仰有关? | 国政学人

国政学人 国政学人



简  介


【作者】

Lisa Maria Dellmuth,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经济历史和国际关系系Jonas Tallberg: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政治科学系

编译晋玉

【校对】彭小朵、黄运涛

【审核】丁伟航

【来源】Dellmuth, L.M. and J. Tallberg, Why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Legitimacy Beliefs are Linked: Social Trust as an Antecedent Factor. The Review of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2018.

【期刊】国际组织评论(RIO)集中于世贸组织、世界银行、北约、欧洲人权法院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政策、组织研究。该杂志采用定量或定性的方法,涉及现代经济、政治、经济和国际关系理论等学科。本刊影响因子2.686,现为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期刊。

为什么国家合法性信仰与国际合法性信仰有关:社会信任是先行因素

why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legitimacy beliefs are linked: Social trust as an antecedent factor

LisaMaria Dellmuth; Jonas Tallberg


内容提要


近期民意调查发现民众对国家合法性的信仰与其对国际合法性的信仰高度关联,有解释认为公民对国家机构的看法会对其形成对国际机构的看法产生启发作用。本文通过利用德、英、美三国公民对欧盟(EU)、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联合国(UN)和世界贸易组织(WTO)这四个国际组织的看法的原始调查数据,证明了社会信任是促成国家和国际合法性信仰的先行因素。通过研究,文章有以下三个发现:社会信任对国际合作的影响比已存文献所理解的更深远;影响国际机构合法性的政治努力受到个人偏好的制约;比较研究对于研究公众对国际机构的态度至关重要。注:本文中合法性legitimacy)其实是指国际组织、国内机构的权威为民众所认可的程度。文章中所提国家合法性(national legitimacy)、国家机构合法性信仰(national legitimacy belief)其实是指国家机构的权威的为民众所认可的程度;国际合法性(international legitimacy)、国际组织合法性信仰(international legitimacy beliefs)是指国际组织的权威为民众认可的程度。


文章导读



 

1

 引 言 


合法性(legitimacy)对国际组织有深远影响。缺少合法性不仅会影响国际组织的问题解决效果,也可能会导致国际治理的民主赤字。国际关系学者越来越关注国际机构合法性的潜在重要性,并已从比较政治、政治理论和社会学等不同角度开展长期、系统的研究,探索国际组织合法性的渊源和决定因素。

已有文献认为民众对国家机构合法性看法和其对国际组织合法性的看法有密切关系,民众对国家机构合法性的看法是其对国际组织合法性看法最强有力的预测依据。少数文献对两者产生密切联系的原因进行了解释,认为公民往往对国际机构知之甚少,因此他们会借助其对国家政治机构的认知对国际组织进行评价,但这些文献主要集中于研究欧盟,欠缺普适性。此外有研究认为可能存在一种同时影响两者的因素,但这些研究并未继续探究这种因素是什么。因此文章通过在德国、英国、美国这三个经济发展和权力地位相似的稳定民主政体中开展调查,询问三国民众对欧盟(EU)、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联合国(UN)和世界贸易组织(WTO)的态度,再次探究民众对国家机构和对国际组织合法性看法之间的密切关系。


2

 提出假设 


现有文献之间存在着显著的一致性:个人对国内机构合法性的看法通常是预测其对国际机构合法性看法的最强有力的依据。这一发现适用于不同的数据源和时间点,适用于不同类型的国家和国际机构,也适用于信任、支持和信心这三个合法性组成要件。那么如何解释两者之间存在的联系呢?

本文认为社会信任不仅同时影响了民众对国内机构和国际组织的合法性看法,并且也是两者相互关联的重要原因。文章将社会信任概念化为人们信任他人的倾向,社会信任因人而异、因社会而异。社会信任来源于个人的核心人格特征,这使个人信任成为相对稳定的个人倾向;社会信任也是社会、政治结构的产物,由于不同社会中社会信任不同,其产生的影响也不同。一个社会中,信任他人的公民更容易支持国内民主机构,而一个国家如果拥有更多这样的公民,这个国家就可能拥有更好的民主机构,并且更愿意参与多边组织。换言之,民众的社会信任越强就越愿意信任国内和国际上的政治机构。这意味着,公民对国家和国际机构的态度受到他们普遍信任倾向这个共同先行因素的影响。综上,基于社会信任文章提出三个假设:

假设一:社会信任不仅与国家合法性信仰有正相关关系,也和国际合法性信仰有正相关关系。

假设二:社会信任与国际组织合法性的正相关关系受国家合法性影响

假设三:在社会信任与国家、国际合法性正关联越强的国家,其国民的国家合法性信仰和国际合法性信仰关联度越高。

一些研究强调公民的政治意识是国家和国际合法性的连接点,即对政治了解不足的公民,会借助其对国家政治机构的认知形成对国际机构合法性的看法。按此逻辑,当民众政治意识越高,民众就会越了解国际组织时,民众会较少依赖其对国家政治机构认知。基于此文章提出假设四

假设四:民众政治意识越淡薄,国家和国际合法性信念之间的联系越强。


3

 数据验证


为了进行严格而全面的假设检验,文章设计了涵盖多个国际组织、国家的调查,收集了从201412月和20151月的网上民意调查数据。此外,文章还将利用已有的大规模调查数据再次针对欧盟和联合国这两个国际组织进行稳健性检验。

具体而言,考虑到研究对象民主水平、经济发展和其在国际组织中的地位,该调查在德国、英国和美国这三个西方先进民主政体间展开。调查选择EU,IMF,WTOUN这四个组织为研究对象,以控制国际组织职责范围及其成员国范围,此外这些国际组织在各自领域拥有较强权威,基本为各国民众所知,有助于落实调查目的。此外调查样本均来自于YouGov全球调查公司,由于三国互联网普及程度较高,且在线调查可以囊括来自各个阶层的受访者,有助于增强调查结果的可信度。

调查设置了一些问题以量化国内机构合法性”“国际组织合法性”“社会信任”“政治意识”“对国家机构表现的满意度”“国内民主程度”“世界公民身份认可度”“教育程度”“性别等内容,之后文章采用结构方程模型(SEM,利用以上调查所取得的数据验证以上假设,最后进行稳健性检验。


4
结 论




通过以上研究,文章有以下发现:第一,社会信任对政治的影响比预想要深远。已有文献只认识到社会信任在公民的动员效果、公民对民主的态度、公民对少数群体的容忍、政府绩效、经济增长等几个个方面有帮助作用,但本文研究表明社会信任对国际组织合法性也有影响。第二,国际机构合法性的影响因素在一定程度上不受这些机构及其成员国政府控制。如上文所述合法性信仰一定程度上植根于相对稳定的个人信任倾向,所以这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国家积极提升公民对国际组织态度的效果。第三,本文强调了研究不同的国际组织合法性时,研究模式和数据来源的重要性。已有研究集中于欧盟,不具有普适性。且本研究也表明,社会信任关系到人们对职能范围、成员范围不同的机构的态度。同时,研究指出,不同国际对多边合作的态度也存在差异。所以采用更加综合的数据必须成为国际合法性研究的优先事项。


原文链接:Springer Link  

https://link.springer.com/article/10.1007/s11558-018-9339-y

本文由国政学人平台独家编译首发



更多阅读

【重磅推荐】巴里·布赞:英国学派视角下的中国崛起 | 国政学人

【国际地位】ISQ杂志:承认国际地位:一种关系方法 | 国政学人


国政学人(ID:guozhengxueren)


为方便学人及时阅读高质量文章

别忘把国政学人设置星标哦~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