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高校国际化大跃进,“打肿脸充胖子”的低效与不公

洋垃/圾必须送走:40万留/学生半/年花光“希/望工程”30年筹/款(附30多年前日本是怎样驱逐境内50万黑人的)!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孙-小果身-世,果然牛-逼!坐-稳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1月7日 上午 9:4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揭秘神秘的湘西赶尸:胆小者慎入!

陆群文史博览等 法留香法律资讯


一、揭秘神秘的湘西赶尸,心脏病患者慎入!

作者:陆群,来源:质化研究、文史博览、人文经典等,感谢。


中国湖南的西部,是一个历史上土家族、苗族等多民族杂居的集聚区,五十年前,还有一种职业据说可以使死去的尸体站立、走路、住店,走回几百里外的故乡去。


人们把从事这种职业的人叫“赶尸匠”,把这种恐怖的邪术叫做“赶尸”。


扑朔迷离的民间传讲


为什么会有“赶尸”的营生呢?有人说湘西沅江上游一带,地方贫瘠,穷人多赴川东或黔东地区,做小贩、采药或狩猎为生,那些地方多崇山峻岭,山中瘴气很重,恶性疟疾经常流行,生活环境坏到极点,除当地的苗人以外,外人是很少去的。死在那些地方的汉人,少有有钱人,而汉人在传统上,运尸还乡埋葬的观念深,但是,在那上千里或数百里的崎岖山路上,即使有钱,也难以用车辆或担架扛抬,于是有人就创造了这一奇怪的经济办法运尸回乡。


赶尸匠,这个特殊的职业在湘西自古以来就存在,他们被懂行的人称为老司,而且是有着极高专业要求的一个行当,学这行业的,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是胆子一定大,二是身体要好,三是入这行必须要先拜一个师父,名为渡职,就是为了能有正式的赶尸资格。

真正的赶尸匠从不乱收徒弟。想要加入的学徒须由家长先立字据,接着由赶尸匠亲自面试。


一般来讲,要求学徒为男性,满16周岁以上,身高要1.7米,肯吃苦,有力气。同时还有一个十分特殊的条件,相貌要长得越丑越好。


首轮面试通过后,赶尸匠会让初试合格的学徒望着当空的太阳,然后令其在原地旋转,接着又突然停下,要他马上分辨东西南北,倘若分不出,则不能录用。据赶尸匠说如果此时你不分东西南北,就说明你夜晚赶尸分不清方向,因此不能赶尸。接着,赶尸匠要求学徒扛东西、挑担子,测试体力。


最后,还有一项考试,赶尸匠将一片桐树叶放在深山的坟山上,黑夜里让学徒一个人去取回来,只有这样,才能说明他有胜任赶尸匠的胆量。


这三关顺利通过了,学徒就正式被收在赶尸匠门下做事了。

具体赶尸的方法,湘西各地都不相同,但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在起尸和落尸的时候,都不允许有旁人参与,也就是在起运地将尸体扶出棺材以及到目的地将尸体落入墓穴的时候,都要由赶尸匠一个人完成,而不准亲属旁观。


在起了尸以后,一般都由赶尸匠口含符水,对准尸体脸上一喷,则尸体就像有了灵气一样蹦蹦跳跳地跟着赶尸人走了。落尸也差不多,不过要等尸体完全落入棺材里后,赶尸人才会再喷一口符水,以收回法术。

在湘西赶尸,还有“三赶,三不赶”的讲法,凡被砍头的(须将其身首缝合后才能赶)、被绞刑的、站笼站死的这三种尸体可以赶。理由是,他们都是被迫死的,死得不服气,既思念家乡又惦念亲人,可用法术将其魂魄勾来,以符咒镇于各自尸体之内,再用法术驱赶他们爬山越岭,甚至上船过水地返回故里。


凡病死的、投河吊颈自愿而亡的、雷打火烧肢体不全的这三种不能赶。其中病死的其魂魄已被阎王勾去,法术不能把他们的魂魄从鬼门关那里唤回来;而自杀的则很可能变成冤死鬼的替身。


另外,因雷打而亡者,皆属罪孽深重之人,而大火烧死的往往皮肉不全,这两类尸体同样不能赶。



鲜为人知的赶尸内幕


赶尸,人为操作的内幕之一:背着尸体回家。


这是一个目击者的自述:1949年底,四川的眉山、彭山、丹棱、青神刚刚解放。当时我在这一带的岷江水运交通管理部门做事。一天中午过后不久,我走在彭山地界的马路上。后面有人擦身而过,我立刻注意到他走路的样子挺怪,硬枝戳棒的,很不自然。我不由得停下步来回顾,耳边响起一个轻轻的声音:“吆死人的!”这时赶上来的另一个行人,他见我满脸狐疑的神情,特意点醒我的。


我恍然大悟,于是看得更加仔细:那“死人”穿着又长又大的黑袍,没有衣袖,有些臃肿气象,头上似乎有点黑而鼓,不知是衣领还是外包上去的,一顶草帽盖着,草帽稍向后翘。上身僵直,却一步步有节奏地往前移动。黑袍的前面又有一个穿短衣的人,左手腕上掩个竹篮之类的东西,手执一个旧灯,仿佛有点火光在前面亮着。这短衣人走路的方式也奇特:总是斜着身子,面对着黑袍;眼光紧盯住黑袍及其身后,时不时偏头朝前面看看。每走不多远,从他手里就飘下来一张“纸钱”,出于好奇心的驱使,我跟踪着走了老远一段路程。


遇到上坡下坡、上桥下桥,那短衣人还对黑袍呼叫;转弯倒拐,黑袍也听着短衣人的声音行动。那时,我想:说来是“吆死人”,其实称作“引死人”,倒更合符实际呢!

这算是我生平的一大奇遇。可惜当时有事在身,未能“跟踪”到底,探个究竟。然而说来也巧,第二天我从一个熟人那里,打听到黑袍和短衣人的下落,遂了自己的心愿。


原来昨天的傍晚,他们就早早落了旅店。旅店行业遇到过这起客人的,便懂得他们这种职业——他们投宿甚早,普通旅客还未光顾,他们就先到了。短衣人来到柜前,嚷道:“喜神打店!”老板一看此人身后那被草帽遮了半截脸的黑袍,不免又惊又喜:惊的是个死人,喜的是这进项较之一般要丰;而况“喜神”光顾,运气会大佳的。


于是立刻带他们到一处偏僻的房间。短衣人把黑袍引进去,安置在门角落处,把灯笼放在桌上,然后掏出钱来付与站在门外的老板,嘱他办一顿丰盛的饮食,买点灯笼用的蜡烛;余下的算是店号钱,数目也相当可观。


一般旅客,老板只准备好柴火和水在那里就行了,是不管弄饭菜的;但遇到这起旅客,则非代办不可。

饭食送上之前,先送茶水,并提来一只尿桶,因为短衣人要守死人,不上厕所。送饭食来食具要两套,其中一套用作敬“喜神”。老板照要求送到房门,由短衣人接进去。次晨清早离去,不再与老板接触。


那时,当地刚刚解放,有两位解放军战士被派往那里的警察分驻所。这天一位战士到旅店查夜,老板据实报告了。


解放军战士就叫老板领去查此号。敲门起初不应,高声敲喊了“查号开门”,只答应了一句“吆死人的”,仍不开门。于是猛敲高喊,听得里面应道“来了”,却又不见动静。


如此周旋约数分钟之久,才开了门。这位战士跨了进去,果然在门角落发现那黑袍,揭开草帽,确是尸体一具,短衣人报了自己的姓名以及死者的姓名,并说是从北边(大概是陕西与河南交界的某地)来的。


在电筒光下,桌上肴核已尽,杯盘狼藉,两双筷子还是湿漉漉的。再照各处,却也未发现什么。

战士回去琢磨了半天,觉得里面大有文章:首先,死人绝不会走路,走这么远更不可能!


其次,两双刚刚用过的筷子,又作何解释呢?难道死人还会吃饭吗?笑话!他立即约同另一位战士,匆匆又赶回旅店,暗中进行视察。夜静更深,鼾声四起。那个房里,倒也不见声响,甚至连瞌睡的声音也没有,大概是经过查号之后,惊觉得睡不着吧。距天明不远,这起客伙便无声无息地开门出来。


这时老板也早已开了店门,只见短衣人在前,用极低的声音导引着黑袍上路了。两位战士远远尾随在后……

天大亮了,两位战士快步紧跟上去。查号的战士这下才看清了短衣人的脸,立刻警惕起来:这是一张没有多少胡子的青年人的脸,而昨晚电筒下分明是满脸络腮大胡,看上去至少五十多岁。战士拔出手枪,喝令他们站住。

到了分驻所,这“吆死人”的秘密,终于彻底揭破:尸体是真的,但人则是两个,一个在前面打灯笼,明摆着,叫做“吆死人”的人;一个把尸体挂在自己的身上,整个儿一起套在既长且大的黑袍里。他挺起腰背,承提着这份重量,而手又是垂直的,想来也是用力分提着这份重量。眼睛看不见,凭耳朵听指挥以行使其脚。说实话,这样的劳动也算是惊人的艰苦!一天早歇早走,总得奔波八至十个小时吧,而且每天只吃一顿饭!


提灯笼的人要轻松些,这种轻松同黑袍的艰苦相结合,一日一换,所以那位战士看到了两张不同的脸;旅店老板看不到,是因为他们走得太早;路上行人比他们走得快,也只能看到一个,看不到第二个人。多年以来(实在无从查证到底是什么朝代开始有的),在封建迷信的外衣掩护下,不知骗了多少像我一样轻信肉眼的人。


赶尸,人为操作的内幕之二:把尸体肢解了带回家。

新中国成立初期,人民政府为了改造不务正业、以欺骗手段谋取钱财之徒,使其改过自新,为人民服务,曾经将端公、巫婆、测字卖卜、吆死人的等等组织学习,交待政策,指明出路。并责令其老实坦白欺骗手段,重新做人。一些赶尸匠在政府的感召下揭露了赶尸的秘密。


原来“赶尸”的骗局是由一人乔装死人,另一人扮成“赶尸术士”。“死人”头戴大草帽,将整个头部覆盖无余,连面部的轮廓也叫人难以看得清楚;身着青面长袍大褂;膀臂披挂纸钱、黄表。


行走时纸钱飘飘荡荡,活像旧剧里扮的孤魂野鬼;四肢捆上斑竹篾片,像是骨科用的夹板,其作用是不让手足关节弯曲,使举腿跨步显得僵硬,俨然一具僵硬死尸的样子!其状甚为恐怖,见者唯恐避之不及。“术士”引路走在前面,形神枯槁,满面倦容,踽踽斜行,时时掉头关照后面跟随的“死人”,边走边丢纸钱,名曰“买路钱”;“死人”则沿着“买路钱”向前挪动足步,实际上纸钱成为了路标。


引路人还提着一个灯笼,火光朦胧灰暗,闪烁不定,这也是为“死人”指明去处的暗号。背上高耸耸地背着一夹背,满满地盛着纸钱和香蜡。就这样,一前一后,缓缓地、阴森森地、幽灵似的走在荒郊小道或僻静的小街小巷里。傍晚投宿在鸡毛店中,点燃香蜡,焚烧纸钱,一时充满着阴风惨惨的气氛,使人不敢与之接近。

原来全部秘密都在那只夹背里,表面看来是装的纸钱和香蜡,其实这全是掩人耳目的障眼法,是分散人们视线的把戏。让人意外的是,夹纸底层赫然装着尸体。确切地说夹背内装的是死者的头部和四肢,至于主体部分,实在不知哪座荒冢下埋藏着游子的残骸了。

解读湘西赶尸


从所掌握的调查材料来看,并不存在一种技术能够使尸体真的走回家去,但可以肯定的是,赶尸在湘西特定的历史环境下成为一些法师的职业却是真真实实的。可以说,赶尸之真实,不在于“技术”之真实,而在于作为“职业”的真实。

有人结合所披露的一起操作赶尸的内幕,从这些“规则”出发,揭示了赶尸的虚假。对于赶尸人员的挑选,第一条,胆子大就不用说了,哪里有要天天背死人还胆小的。第二条,身体好,有力气。这条其实也不用说,天天背着100多斤的死人赶路,没力气怎么行?所谓的学徒要越丑越好,其实是为了不使行人对赶尸人的脸孔过于注意,以免在一天一换的过程中穿帮露馅。至于说非要拜师学艺,我们知道,没有两个人在一起,也演不了这双簧。

至于说赶尸的仪式不准人看,则完全是为了使自身的把戏不被揭穿。在举行赶尸仪式的这段时间里,背尸的人迅速地背起尸体,在尸体下面躲起来。接下来的活儿就是赶尸人的了,装模作样地喷口符水,背尸的人就会一蹦一跳地背着尸体前进了。外行看来不禁咋舌,而为赶尸人神奇的道法所惊讶,谁还会去翻死人的腿看看有没有假呢?落尸也一样,举行落尸仪式的时间里,背尸的赶紧把身上的尸体放进棺材里,自个则在三更半夜后帮着赶尸的整理死者的遗容。

一切安排就绪,将死者装殓以后,丧家才去认领。棺盖一揭开,须眉毕现,果然是丧家亲人,相貌宛如昨日,现在却长眠在棺材里了,伤心惨目,催人肺腑,顿时有的号啕大哭,有的泣不成声。赶尸者这时特意劝说大家不要过于悲伤,致使死者不安。说幸亏他生前积有功德,才得平安地返回乡土。刚经过长途的跋涉,急需安息。人们悲痛之余,也感受到一种已见死者后的踏实、满足、欣慰,谁还怀疑它是骗局呢?

那“三赶三不赶”其实也是有其道理的。“三赶”就不用说了,尸体完整,好掩饰;“三不赶”则要特别说明一下,病死的人不赶,背人不成反得一身病,没人爱干;自杀的人阴气重,怕引来真正的鬼,赶尸的人也很迷信的;被雷劈火烧的尸体则是出于对赶尸把戏的掩护考虑,尸体肢体不全则没法把背尸人完全遮挡住,很容易被人发现。

如今,赶尸行当已随着秘密的被揭穿以及湘西地方交通和经济条件的变化而慢慢衰落,慢慢地变成一种沉沉的历史记忆了。

当神秘的色彩被事实冲涤,迷信的积垢被科学清扫,我们发现,湘西赶尸原来是湘西特定历史文化环境下楚巫文化的一个小小延伸,是特定历史文化环境下特定人群(那些谙熟传统文化且把它转化为生存资源的人,如巫师)的生计方式的主动选择结果。


推荐阅读:

1、“套路贷”团伙覆灭:借款1300元,不到三个月竟要还215倍!


2、食人魔鬼手段残忍:7年杀害20多人,做成腊肉!


3、官媒发声:取消公摊,已在路上(公摊面积收费遭质疑:全世界只有中国这么干)!


4、当代有钱人远离监狱指南:切勿对规则漠视!


5、老百姓的心声:我们不能让他孤身奋战(附新歌)!


6、五千年历代首富沉浮录!


7、被撞身亡无法查明肇事者,法院判过路9辆嫌疑车辆全担责!


8、崔永元:实名举报彭奋和彭明达()!


9、一位派出所所长:被检察院刑讯逼供的50天记忆!


10、中央纪委:村委会、居委会开始纳入国家监察,重点打击农村“苍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